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319章 自有方式

第319章 自有方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时间很晚了,天绝峰之巅,仍旧是秋月骏赏,霜露沾衣。

    平日威严肃穆的天绝正殿,此刻却弥漫着一股阴寒且浓郁的肃杀之气。周遭空气如同凝滞了,已容不得一丝其他气息的介入。除非走进者内功底子深厚无比,不然便会立马死于这阵强劲的肃杀之气下。

    程戈等人仓惶逃出溥侵寝宫,很快便又进入天绝正殿这层层的包围圈中。

    因被伍进偷袭而负伤的易浊风咬牙起身,挣扎着追赶逃跑的程戈等人。

    此时天绝殿上,溥侵正站在上方巨型檀木椅前,黑影人岿然立于门前!

    瞠目一看,两人拱手发功,黑白两道气流,交汇于大殿正中,久久僵持着。

    也就是这两道气流,将一切动态的事物羁绊,令整个世界仿佛变得静止!

    见程戈等人逃到了这里,黑影人撇了下嘴,露出了一丝久违的笑意,喊道:“程戈,快杀了他!”

    程戈仰头,看到天绝殿上的溥侵眉目紧蹙﹑面红耳赤,便知他处于下风。

    对,此时不杀他,还待何时?

    程戈立马扬剑,涌出了体内全部真气,向着殿上的溥侵劈去!

    霎时,一道粼光,折射到溥侵头顶!

    溥侵目光暴长,因为被黑影人牵制住,所以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如果他停止与黑影人对峙而去回击程戈,黑影人高深的内力不说将他震死,至少也是九死一生。如果不回击程戈,赤霄剑也会直直要了他的命!

    眼看着赤霄剑即将劈上自己头顶,溥侵倏然抽出一只手,反手一掌向着前方攻进的程戈击去。

    与黑影人的较量使得他消耗了大半的功力,于是他的这一掌并不算厉害。程戈身子一偏,轻易成功躲开。但是它也好似带着斥力,足足将赤霄剑排斥在丈来远外而难以再向他靠近。

    由于程戈的赤霄剑没有伤到溥侵,以致黑影人的掌风便如料想的那番,重重击在了溥侵的胸口!

    顿时,溥侵只觉胸前血浪翻滚,泛着一阵四体分裂般的剧痛!

    紧跟着,他的身体重重一坠,跌落着倒向身后的檀木椅。

    溥侵的嘴角还有一丝鲜血溢出,坚忍的咬咬牙,厉视前方程戈说,“好小子,你还学会卑鄙了,居然趁人之危!”

    程戈又冷笑一声,不以为然说:“卑鄙?你说我卑鄙?你杀了我爹、我娘、我师父、反倒说我卑鄙?而且当年,你可是连一个十岁的小孩都不放过!”

    溥侵立马变得有些激动,说:“史乘桴不是我杀的!杀你爹你娘全因他们该死!至于当年杀你,只是为了斩草除根!”

    “你给我闭嘴!”程戈又斥他一声,眼中的怒火燃烧得更加旺烈。

    溥侵又撇了下唇,对他们解释着,“程胤夺我所爱,而后又趁机祸害天一教,杀他也是顺应师父的意思。”

    “你放屁,当年我爹与我娘,早已结为夫妻。我爹爱的人不是顾柳烟,而是我娘。他根本就不会对顾柳烟怎样!”程戈说。

    因为受伤了的缘故,所以溥侵已经无力发飙。他动手抚了抚自己胸口,再说:“对,程胤不爱柳烟。可是柳烟对他情有独钟啊,他就是利用卑劣的手段,骗取了柳烟的心。而他最终想要的,便是深藏在北玄洞底的四株仙葩草以及天一教教主这个位置!”

    “不许你侮辱我爹!”程戈抱拳又要打向他,但是手到半空却顿住。

    又听得溥侵放声一笑,再补充说:“当年你爹被囚禁在北玄洞底,一个黑衣人将他救出。那人假作好人,最后弄得你爹背了一个畏罪潜逃的罪名。哼,那人算不算你的仇人?你是不是该去查清楚他到底是谁?说不定,他就是你眼前的张垚或者你一直尊敬的师父史乘桴!”

    程戈凛冽的目光转视一旁的黑影人,黑影人的眼中满是焦虑,立马劝慰和告诫他道:“程戈,他这是在挑拨离间,你不要听他的!我根本就不姓张,就算我姓张,当初救出你爹那也没有错!那时候你娘正巧怀上你,如果没有那人救出你爹,你和你娘早就丧身在他的魔掌之下了!”

    见黑影人难得紧张,程戈又苦涩的抹了下唇。因为哪怕如此时刻,他依然没有断定黑影人的身份。只是,他再次假装赞同黑影人的话,冷说:“你说得对。虽然那人不怀好意,可是罪不至死。没有他劫狱,我爹便无法带我娘远走,最后也就没有现在的我。”

    见程戈仍旧坚持跟黑影人站在一边,溥侵又恶哼一气,说:“张垚啊张垚啊,就你最高明!只是如今史乘桴已死,你上哪儿去知道那株黑色仙葩草的下落?”

    “仙葩草在哪儿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先杀了你,替天行道!”黑影人又气势汹汹说。

    溥侵又无畏冷笑一声,说:“你躲了二十年,不就是为了等五株仙葩草再现吗?怎么又不重要了?难不成你已经知道其他所有仙葩草之所在了?”

    黑影人说:“我尚且什么都不知道!至于那株黑色仙葩草的下落,你还得去问你的好侄儿易浊风!”

    “易浊风怎么会知道?”程戈又生出一丝疑惑。

    黑影人又转身看眼一旁虚弱苍白的史如歌,解答程戈的疑惑,“你问问史如歌,几个月前,易浊风在泉池山庄是否勘察了泉池溶洞。”

    “是。”史如歌立马点头,她知道那晚确实是的。

    “难怪我找不到那株仙葩草!”程戈又很快明白了一切。

    溥侵又冷笑着插话,否定他们的猜想,说:“那一回,是我派易浊风过去的。当时,他并没有找到仙葩草。”

    “找到了,只是他没有跟你说。”黑影人说。

    溥侵眉目再敛,明显不悦,又睥睨着黑影人,装出一副诧异的神色,“哦?这么说,他背逆我?”

    黑影人又摇了下头,说:“他只是不相信你。”

    “什么意思?”溥侵大惑不解。

    “不要和他说这么多了,他在拖延时间!先杀了他,不然等他的属下赶来,我们都难以逃脱!”一旁的伍进忽然又提醒着、催促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