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312章 阳光灿烂

第312章 阳光灿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溥侵面容终于皱起,笑容全部丧失,声音冷得在颤抖,问:“那你就不顾你女儿以及整个泉池山庄的安危了?”

    史乘桴还是那样执拗,说:“依了你,我下地无颜面对师父。”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溥侵开始语带杀意。

    史乘桴说:“我向着程胤是因为他大仁大义,尊他为真君子。可你溥侵,实乃真正的小人。”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溥侵翻脸了。”溥侵说。越来越肆虐的眼神,似要将他直接撕碎。

    史乘桴始终无畏,又故意笑出明显的声音,说:“要杀要刮,悉听尊便。而且建议你快点杀了我,这样你也省了一些粮食。”

    溥侵又被气得唇角微微抽搐,也懒得再跟他多说了,望向易浊风,说:“史庄主就交给你了,好好伺候他。”说完之后他轻甩衣袖,忿怒而去。

    待溥侵走了,这处偌大的房间内,便只剩下史乘桴和易浊风两个人。史乘桴一直恶煞的瞪着易浊风,而易浊风一直望着别处,总之两人都没有说话。

    直到好久后,易浊风终于开口,询问史乘桴,“史庄主有什么打算吗?”

    史乘桴还是瞪着他,冷然而诧异反说:“你问我我的打算,莫非是想替我完成最后的心愿?”

    易浊风仍旧望着别处,侧身对着溥侵,说:“史庄主不合作,便只有死路一条。然后溥侵便想其他办法,找到你藏在泉池溶洞内的那株仙葩草。”

    史乘桴又气势汹汹说:“我不怕他!”

    易浊风又偏头望向史乘桴,最终目光落在他那盘踞在床榻上的双腿上。

    待他再走近一步了,他才注意到,史乘桴两边的膝盖骨上,各自穿着一条极细极细的白索,白索的另一端固定于床后石壁。

    “舞蚕丝!”易浊风心中惊呼。

    众所周知,舞蚕乃天一教深山独产的一类毒虫。它吐的丝韧质如程,除用火烧熔解,其余任何方式都无法使其断裂。且它毒性温热,能够慢慢腐化接触它的事物。

    想着想着,易浊风还心底一紧,断定下来:史乘桴的这双腿,算是彻底残废了!

    史乘桴又观察到了易浊风那细微的神色变化,再冷然一笑说:“素来心狠手辣的易浊风,也有心生怜意的时刻?”

    易浊风又跟史乘桴对视,目光中的凛冽确实退去了多分,说:“史庄主,溥侵是不会放过你的。不过我会念在凌无邪的情面上,不为难您,您珍重。”

    说完之后易浊风又转过身躯,准备提步而走。

    结果,身后的史乘桴忽然又朗声大笑起来,说:“也不枉凌无邪舍命救你!不过史某人倒不赞成他领这个情!”

    易浊风的脚步又顿了顿,背向史乘桴站着,依然面无表情,说:“他领不领情,是他的事,您好自为之。”

    说完之后他又急着走。

    “慢着!”史乘桴再次紧张喝住他的脚步。

    易浊风的神色带着一丝愕然,又缓慢回头,但是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后,史乘桴还是忍不住说出口,虚声对他说:“求你一件事情,如何?”

    “求?”对于史乘桴的措辞,易浊风又微微拧眉,怔怔的望着他。

    史乘桴又深吸一口气,说:“你进过我的泉池溶洞,知道了那株仙葩草藏在哪儿,却没有贪得之心,其实这一点,我很欣赏你……”

    “那您要我做什么?”易浊风又直接询问。

    早在不知不觉间,史乘桴的面容便变得平静如湖面。这会儿也是,他又无比平静回答易浊风,“杀了我。”

    易浊风听之震惊不已,平生第一次毫无主张,“这……”

    见他震惊、疑惑,史乘桴又主动对他解释,“我不想成为程戈和如歌的包袱。刚才你也看出来了,就算你不杀我,我也只是一个废人。”

    “可你一死,天下就乱了。”易浊风说。

    史乘桴又轻轻点头,眸底的平静和淡然却是前所未有的,又叹息一般说:“就是要乱,乱过之后才会平静,暂得几世太平。”

    “史庄主为人真是高深莫测,自己祸乱天下也就罢了,偏偏还要拉上我……”易浊风又说的意味深长,难得开一次玩笑。

    史乘桴更加认真凝视他,又好奇追问,“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不料,易浊风又摇了下头,不再跟史乘桴对视,语气深沉说:“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我不相信史庄主是真的不想活了。”

    说完之后易浊风又提步而走,这一回无论史乘桴怎么叫住他,他都不打算再回头……

    临近中秋,夜凉如水。习习清风伴随着优雅的桂花香,飘散在四周。整个琦华居,香气弥漫。

    仰望天空半圆形的月亮,只见不远处,巍巍天绝峰正与月交接。似乎,立于天绝峰顶,伸手便可摘得天上星宿。

    琦华居位于天一教西面,为庄罹的行宫。

    此时夜深人静,在琦华居内,忽见两条黑色身影飞速掠过,最后落于几丈高的围墙外。

    居内密布的守卫皆是累眼疲乏,加之两人轻功已到火候,所以并无他人发觉。

    而这两条身影,自然就是程戈和史如歌。话说今天白天时,他们便潜入了天一教,花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在各大院落寻找着或打听着史乘桴被关押的地方。然而现在到了晚上,他们也没有得到确切的结果。

    待身形完全立定后,程戈摇了下头,皱眉思忖自问,“师父不在这里,那么会在哪儿?”

    史如歌也柳叶眉紧蹙,一脸焦虑和愁色,说:“庄罹的琦华居﹑溥天骄的神霄居﹑凌无邪的灏原居,所有能够用来关押犯人的地方我们都一一找遍了,可是就是找不到爹爹!程戈,接下来我们到底应该去哪儿?”

    程戈还是摇下头、还是在思忖,说:“我不知道。让我再想想我们是不是漏了什么重要地方……”

    史如歌又抿着嘴巴,乖巧的点了下头,不打扰程戈思忖。

    程戈一边思忖一边还来回踱步。忽然他浓眉一散,偏头望向不远处高入云端的天绝峰。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