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305章 灵脩灵枢

第305章 灵脩灵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易浊风的表情冷漠如鬼,喝住她道:“把你的东西拿回去,不要在这献殷勤,恶心。”

    “倒了吧。”史如歌的语气更冷。她没有回头,因为她不想让易浊风看到自己的软弱、不想被他知道泪水早已肆无忌惮的浸湿了她的脸庞。

    待史如歌刚一离去,便有兵卫急着赶来参禀易浊风。

    “少爷,冥后要你去一趟漓心阁,说她有件重要的东西要拿给你看。”

    “我知道了。”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易浊风不禁深皱起眉来。玄衣突然找他,是要给他看什么?

    荷花池边的曲肠小径上,史如歌漫无目的走着,任凭淋漓的眼泪弄花了容妆。

    姝帘满面春光地从她对面走过来。

    一见史如歌花着个脸,神情恍惚的模样,姝帘不禁得意地招呼道:“现在,我是该继续地叫你史姑娘,还是改口称你为易夫人啦?”

    她们擦肩而过,史如歌却懒得理会她。

    “怎么,昨晚过得不开心?”姝帘追问道。

    “关你什么事啊!”史如歌停下脚步,怒斥道。

    姝帘笑逐颜开:“我是同情你,看你可怜而又可悲。新婚之夜,却独守空房。”

    “这都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另外,这琼华居是我的地盘,请你离开!”史如歌拭干眼泪,不客气道。

    姝帘面不改色道:“我这就走。只是走之前,还你样东西。”

    说完,她便从腰上衣束中掏出一块墨绿色的玉佩,递至史如歌面前道:“这你丈夫昨晚遗落在我床上的东西。现在,完璧归赵。”

    “你一一一你真不要脸!”史如歌恨的牙痒痒,直觉全身的器官都快被她气爆了!

    姝帘咬咬牙,窃笑道:“谁不要脸?你可不要忘了你是我哥的未婚妻。他那么爱你,你却背着他和易浊风厮混,最后还残忍得将他杀害!谁不要脸!”

    “神经病,你去死吧!”史如歌再也听不下去,她毫不客气地自她手心夺过那块墨绿色玉佩,正准备气喘吁吁地离去。

    “哈哈!”姝帘激荡的笑声令她讶然。

    史如歌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便停下脚步开始注目手中的玉佩。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金戈的,从小到大他都戴着的,怎么会在易浊风身上?”

    姝帘的笑容变得诡异无比:“金戈的东西为什么会在易浊风的身上,我想你应该去问问当事人易浊风,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漓心阁,玄衣寝宫内。

    易玄衣对身后易浊风道:“易浊风,打开桌上帛盒,看看里面是什么。”

    易浊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照着玄衣的吩咐拿起了桌上那大气的长形帛盒,又随手将它打开了。

    他不禁皱起眉头,冷问道:“姑母,您什么意思?”

    易玄衣的脸色亦然大变:“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提醒你,如果你真在意史如歌,那就不要再伤害她至亲的人。”

    易浊风觉得无比可笑,却没有笑出声来。他问她:“金戈在哪?”

    易玄衣痛苦地闭上了双眼,道:“我不知道。只是有侍卫在某个地方拾得了这柄赤霄剑。”

    易浊风冷嘲一笑,问:“哪个地方?”

    易玄衣摇头道:“我不会告诉你。”

    易浊风点点头,对于玄衣的做法十分的不满和不解。他道:“不说可以,我总能找得到他!”

    易浊风不愿再理会易玄衣,转身便要离去。

    “易浊风,你给我站住!”突然,易玄衣厉厉地喝住了他。

    易浊风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返身问道易玄衣:“你到底要我怎么样?自懂事前,你就一直教我,要我忠于溥侵,为他做一切我能做到的事。当我从北玄洞的废墟中拔出承影剑成为五堂主之首后,你就要我发誓,这辈子我若背叛溥侵,就让我爱的人承受无边的折磨。我听了你的。溥侵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从未有过二心。可现在啦?溥侵让我杀金戈,你却从中阻挠,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易玄衣紧闭双眼,任由那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流下,她痛苦道:“我不该那样教你,更不该让你发毒誓,我错了。易浊风,姑母太自私,对不住你。如今,我什么都不求你,只求你能答应我,不要再对金戈下手。”

    “现在才醒悟你错了?来得及吗?求我放过他,可以!就因为他是你姐姐的儿子?”

    易玄衣摇摇头,眼泪沾湿了她的睫毛:“不是,这次,我是为了你。”

    “为了我?”易浊风不禁冷笑道,他觉得自己听到了这个世上最可笑的笑话。

    “你不要再找金戈了,他的身边有张垚,你不是对手。而且,你要善待史如歌,不要再做出夜不归宿冷落她的荒唐事。你伤害的不止是她,还有你自己。”

    “姑母,您管的事情未免太多了!”易浊风语气更冷道。

    易玄衣深深地叹了口气。良久,她才继续说道:“我爱溥侵,因为他是我丈夫;我爱天骄、漓心,因为他们是我的孩子;我爱你,因为你是我一手带大的,一直以来我也把你当做自己的孩子。”

    易浊风扭过头去,不搭易玄衣的话。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发誓,要你永远忠于溥侵吗?”

    易浊风敛目不语,他确实很想知道为什么。

    “因为溥侵,是你爹。”易玄衣说得很慢。

    凉风袭来,易浊风的身体丝毫未动。易玄衣看着他的眼睛,她本以为他会怒、会嗔、会狂,却没有想到他是如此的平静。

    易玄衣道:“二十二年前顾柳烟在落日镇产下的那名男婴并没有死,只是我偷偷地将它抱了出来,而后又用死婴掩住了所有人的耳目。”

    易浊风的脸上却泛起一丝冷冷的笑容:“所以,我只能永远的效忠他,因为他是我父亲?”

    易玄衣点点头,道:“我很自私,我只想着给天骄和漓心最好的,也只想着让溥侵多宠爱他们一点。所以,我一直瞒着所有人,也从未想过要让溥侵知道其实你也是他的亲生儿子。可是,你性格孤傲又日益强大,我便总是担心某一天你会与自己的父亲为敌。所以,我要你立下誓言。”

    易浊风仿若没有直觉的人偶静立在那里,沉默了好久才又问道:“那我娘是怎么死的?”

    “我亏欠你太多,还有你娘。你娘顾柳烟,确实是被我杀的。”

    易浊风的眼睛暗若悬河。

    “当年,顾柳烟好意地将我留在了她的身边。可我,却爱上了她的男人。那晚,她和溥侵大婚,她被人掳走,回来后昏迷不醒,是我,截断了她的呼吸。”玄衣的眼中毫无波纹。

    易浊风紧了紧手中的承影剑。

    易玄衣看着易浊风道:“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为你娘报仇。”

    易浊风痛苦地闭了闭眼,手中的的承影剑脱壳而出,直指她的咽喉!

    他问:“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易玄衣的脸色平淡如常,道:“我自私地在你心中根植了很多错误的东西。告诉你这些,只是希望以后的你做什么都能顺着自己的心意。”

    易浊风的眼神似尖刀般锋利,他感到无比滑稽:“我能顺着自己的心意吗?你弥补得了吗?”

    “对,我永远也弥补不了。可是现在,你可以带着史如歌远走高飞。”易玄衣泪如雨下,却又慈爱地看着他。

    易浊风歪过头去,躲开易玄衣的目光,道:“我和她的事,不需要任何人教。”

    易玄衣点头笑了笑,道:“好。你可以动手了。”

    她轻轻地闭上双眼,等待死亡的降临。

    黑暗中,她感觉有一丝微风从她耳边滑了过去。

    她睁开眼睛,却见得地上掉了小束墨黑的长发。

    易浊风轻巧地收回了手中的承影剑,转身道:“从此以后,你我互不相欠,再无瓜葛。”

    易玄衣笑着,道:“或许这就是天命、弄人的天命,可叹、可气,可谁也逃不脱。”

    漓心阁内室。

    金戈和黑影人盘膝坐于床榻上,前后相间。

    看着身前的金戈指尖轻轻抽动着,黑影人不禁欣慰得停止了运功。待金戈的身体显目地动了动之后,黑影人便走下床榻,自言道:“玄衣的挽心药果然神效,加之我运功予以配合,真让金戈在最短的时间内活了过来!”

    黑影人的声音犹如提神的药水,促使金戈缓缓地将眼睛张开了。

    “我还没有死?”金戈问道面前站着的黑影人。

    黑影人点点头,道:“幸亏我及时地赶到了飞云河边,不然你早就一命呜呼了。”

    金戈苦笑道:“你又救了我一命。”

    黑影人道:“何足挂齿?不要忘了,我们本就是同伴!”

    “是。拥有如此强大的同伴,金戈真是荣幸。”金戈静静地说道。他的胸口依然剧痛。

    看着他痛苦的样子,黑影人叹了口气,道:“真没想到这易浊风的武功居然如此厉害。看来,要对付溥侵,他就是我们最强劲的敌人了。”

    一说到易浊风,金戈再次怒涌上胸,更显难受道:“他只是卑鄙,出手暗算我!”

    黑影人一敛深眉,道:“我本以为他会为了史如歌而和我们站在一边,所以,我曾几次出面想要拉拢他。却没有想到,他总将我拒于千里之外。现在,我请玄衣出面,希望他能给玄衣面子。”

    “易玄衣?溥侵的老婆?”金戈惊讶道。

    “对,不过玄衣是个明事理、善良的女子。”黑影人笑了笑。

    金戈感到十分奇怪:“看来张师叔对她很是了解了。她还给了张师叔如此大的面子。”

    黑影人笑了笑,道:“当然,她是易香绮的亲妹妹,也就是金胤的小姨子。当年我和金胤夫妇关系甚好,那又怎能不了解易玄衣啦?”

    “易玄衣是我姨娘?”金戈的心猛烈地颤动着!

    “对。如果她不是你姨娘,又怎会冒死救你?又将你安置在这?”黑影人连问。

    金戈只觉脑海一片空白。他痛苦地摇着头,只希望能挣脱现在这状况。突然,一股腥甜的浆液自胸腔涌到了口中,他强忍着,却还是由它随着他的嘴角溢洒出来!

    “不好,你内力受挫,不宜多说话!”黑影人走近,一把扳过他的身体,再击出两掌将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地传输给他。

    黑影人的真气浩淼如海、博大精深。它好似游弋的骄龙,一条又一条慢慢地钻入金戈的身体里。进到他的身体后,更是如鱼得水地行窜着。它们四通八达,蔓延全身。瞬间,便吞噬了所有残存的戾气。将他全身的经络打得顺畅无比!

    很快便见得金戈苍白的脸上有了血气。

    金戈不禁暗叹:一直以来他都知道,黑影人的武功深不可测。可是,没有想过,他竟会赤霄心诀!

    黑影人体内暗存的浩瀚真气,正是金戈平日修炼的赤霄真气。此内力,只有使用过赤霄剑的人才有悟性修炼。可是,黑影人却真实地将赤霄真气灌输到了他的身体里。

    为什么他会赤霄心诀?难道还如刚才他所说的:因为他和金胤关系要好,他看到金胤修炼,正巧也就悟了出来?金戈在心里不停地问着自己。

    但是,他还不想揭穿黑影人。

    门外,响起轻轻的脚步声。

    易玄衣推门而入。

    金戈静闭着眼,装作没有知觉。

    走至床沿,看着金戈渐显红润的气色,玄衣赞道:“大哥真是神通广大,这才多久的工夫,便将他救活了。”

    见易玄衣强作笑颜,黑影人忍不住关心道:“玄衣,你脸色不好,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易玄衣有些受宠若惊,笑道:“没有,多谢大哥的关心。”

    黑影人点点头道:“没有就好。”

    易玄衣心不在焉地将目光从他们身上移开。

    黑影人依然注视着她,问:“玄衣,易浊风来过了吗?”

    “来过了。”

    “那他现在是否愿意和我们联手?”

    易玄衣摇了摇头,道:“他不愿意。”她不会告诉黑影人,她根本就没有规劝易浊风与他们站在一边。因为溥侵是他的父亲,她只能让他自己做决定。

    黑影人又叹了口气,脑袋也跟着大起来:“这易浊风的心思可真是难以揣测!如果他真心爱着史如歌,就应该和我们站在一边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