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260章 寻仙宝诀

第260章 寻仙宝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没事,没事……玄衣,你放心,我会救浊风的……即使溥侵未容许,我也会救他……”凌无邪又咬咬牙对易玄衣说。

    “无邪!”易玄衣又大声且紧张的喊他一声,看出来了他在努力假装正常镇定。

    凌无邪还在艰难运功,跟控制他这具躯体的云海护法做着斗争。

    见他神情越来越痛苦,易玄衣又赶紧伸手,扶住他的双臂,说:“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情了,从前你为我做的实在是太多了!无邪,我欠你的永远也无法还清,我不会再让你冒任何险!现在你怎么了,你也要如实告诉我!”

    斗争着斗争着,凌无邪又笑了笑。再跟易玄衣对视,他的眸光清澈无比,因为中间蕴含的情愫是那么简单。他说:“你没有欠我,也无需偿还,因为在你难过的时候我也会难过,你困惑的时候我会更加困惑……所以,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我自己,为了让自己心情舒坦……”

    “无邪……”到了这一刻,易玄衣完全不知道再说什么,只是又喊他一声。而且她更加认真的凝望着他那副轮廓分明的面庞,同时也开始读懂了这么多年他心中的沧桑。

    反正此时此刻,她的眼中,尽是他。

    又有一阵清风拂来,松雅湖上碧波荡漾……暖暖秋风灌进阁内,吹得他们的衣发尽情乱舞……

    岩岭山庄,龚家的某个角落,月色凄淡﹑夜凉如水﹑鸟叫虫鸣。其中,还夹杂着两人细微的说话声。

    史乘桴叹道:“程戈被溥天骄打下山崖,一直杳无音信,我派人找了很久,依然没有消息,看来那孩子这次真是凶多吉少了……”

    他的身后,凌无邪站在那里。听完他的感叹,凌无邪跨前一步,宽慰他说:“乘桴兄太过担忧了,既然还没有找到程戈的尸体,那不就意味着他还没有死吗?”

    这会儿,史乘桴终于笑了笑,点点头。

    看见史乘桴一直紧绷的面部神经,在这一刻终于稍稍放松了,凌无邪本要轻吁一口气……

    可是突然间,他又想到了心爱的她,想到了此行他的目的是为了救人。而那项任务还比较艰难,要越过层层险阻。无奈,他摇了下头,改而变成叹息了一声。

    看出凌无邪有心事,史乘桴又主动询问他:“今晚你主动约我,所为何事?”

    凌无邪又沉思了良久,而后讲述,“乘桴兄,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顿时,史乘桴又蹙紧了眉。凌无邪还未说出具体事情,他却已经猜到了凌无邪的心思。他说:“你是否想问我,易浊风被囚困在什么地方?”

    凌无邪面不改色,又很快点头,重声讲述,“什么都瞒不过乘桴兄的慧眼!还请乘桴兄告之我答案!”

    史乘桴又发出一句冷笑,说:“告诉你只会让你白白送命。除开溥侵,没人救得了他。”

    凌无邪不以为然,又轻轻摇头,说:“我既然决定来救他,就代表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凌无邪的固执,令史乘桴讶然。他又不解询问凌无邪,“你为何要救他?少了他你就是天一教的第一号堂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的做法,十分离谱。现在连溥侵都不管他,你真要拼死救他?为了什么?”

    凌无邪又扳直身子,双目炯然有神,凝视着前方的史乘桴,说:“一面为了易玄衣,一面为了您。”

    他这样的回答又惹得史乘桴心跳一砰,虚声追问:“为了我?”

    凌无邪又点了下头,很是肯定回答,“对,为了您。”

    史乘桴的左边唇角不禁抽搐几下,甚觉凌无邪现在是一派胡言,说:“二十五年前,你和易玄衣都在顾柳烟的绿霞阁当差,那时候你已经对易玄衣暗生情愫,这么多年一直未变,你为易玄衣而救易浊风这不足为过。只是你说,你为了我而救他?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凌无邪又很快回答,“这一回,易浊风是为了救史姑娘才落入龚子悠之手。不然,就算八个龚子悠都不可能擒住他。若非易浊风相救,史姑娘早已命丧他手。难道乘桴兄不应感激他?就算从前他与乘桴兄之间发生过诸多不快,但于现在都应当另当别论。因为他确实是舍命救了您的女儿,这一回他确实帮了您。再且,等史姑娘醒来,若她知道易浊风因她被龚子悠所困,我想,她不会好过……”

    听着听着,史乘桴的面色更加不悦,但是又忍不住大声说:“好你个凌无邪!”

    凌无邪又微微躬身,恭敬对史乘桴说:“乘桴兄是个是非分明,有恩必报的人,更不会趁人之危……”

    史乘桴又气得恶哼一声,说:“哼,看来,今天如果我不告诉你,那我史乘桴就得背上那不仁不义的骂名了!”

    凌无邪不再吭声,但是他的脸上,有着一丝喜悦的神色。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史乘桴绝对会如他所愿……

    岩岭山庄,龚家府邸。

    东面一间客房,房门后垂着薄如蝉翼的纱缦,然后一挡珠帘纱屏,屏后罗帐低垂,帐中有人安然沉睡。

    忽然,史如歌无力的睁开双眼。经过岩岭山庄多位名医的医治,她的脸上终见血色。但是她还是觉得分外疲劳,脑海中也是一片空白,对于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完全没有记忆。

    她缓缓自床上爬起来,坐在床沿,眼珠子转动很慢,张望着这间大屋子里的装潢和布置。她脑袋里的意识也是懵懵的,她在想: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么陌生?为什么我又会睡在这儿?

    总之,她努力的回忆。然而,她只记得那天在碧螺江上,她遭到了骆姝帘那个女人。而后骆姝帘袭击她,将她拖下水。在水中有一双大手伸向她,最后她便没有了任何记忆。再后来,她好像又在一个树林里苏醒了,有人把她悬吊起来,点燃了雷火,想要炸死她。结果易浊风又赶过来救了她……

    想着想着,她的身子隐隐一颤。她开始忐忑,既然是易浊风救了她,那么现在易浊风又在哪儿?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