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246章 胜者为王

第246章 胜者为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骆姝帘说:“他是我未婚夫。我们一起长大,一起生活。是溥侵为我们指的婚。”

    史如歌说:“你胡说!他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他有未婚妻!”

    “那是因为他根本没把你当一回事!他凭什么要将自己的事情都告诉你?你以为你是他的谁?再说我犯得着骗你吗?如果你实在不信就去天一教随便找个人问问。而且你扪心自问,易浊风他对你好吗?他根本就不喜欢你,要不是为了执行特殊任务,他都懒得看你一眼。他的心中只有我。他认识你就那么几天,而我一直都在他的身边。”骆姝帘说。

    “你给我住嘴!我不想再听这些,你马上给我离开!”史如歌终于忍不住捂住双耳,愤然道。

    见史如歌越来越激动,她又矫揉一笑,带着无尽的轻蔑和深刻的鄙夷,说:“其实龚子期也不错,岩岭号称天下第一富庄,能嫁过去也算你修来的福。”

    史如歌又怔了怔,此女人的这番话令她有点明白不过来。但是她也懒得再去理会,只是在心里想着这番话的意思、猜测着此女人的身份。她想:这个女人明明是溥侵的亲信,溥侵一直害怕泉池史家和岩岭龚家联手,可是这个女人不但不阻止自己嫁给龚子期,反而还说龚子期好,这到底是为什么?

    想着想着,一阵阴寒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口,她准备转身回舱。

    忽然,那个女人又叫住她,说:“史如歌,请你以后不要缠着易浊风,不然……”

    史如歌断然停下脚步,将她打断,没好气说:“请你不要乱说,好吗?既然他那么爱你,那你好好看住他啊。滚回天一教,滚回他身边去啊。不要再烦我了,好吗?”

    她又抹唇冷笑,眼神似刀,玉笛横卧于手,恶声讲述,“我今天是来杀你的!你这臭丫头哪里比得上我?既不及我温柔,又不及我漂亮,可是凭什么你整天自由自在,无忧无虑,还让所有的男人都围着你转?程戈和龚子期两个加起来都还不够,还要勾引我的男人!”

    “你疯了吧你!”史如歌又厉声驳斥她一句。

    然而,不等她说其他的,那个女人又立马自牙缝间挤出三个字,“拿命来!”说完之后,她将手中的长笛轻轻抛出。乍时,长笛宛如离弦的利箭,飞速攻向史如歌。

    史如歌的目光于一瞬间凝结,迟缓片刻,长笛已到眼前。而这一刻,她也似乎被什么给迷惑了,完全忘记了要去躲闪。

    接下来的一瞬间,又有一道极盛的剑气冲击到这边。

    随之,四周的空气立马凝固!那根长笛定格在空中!

    程戈的身影跟着出现,轻风一般悄无声息窜到史如歌的身前,将她护住身后,再凝望着前方面容完全陌生的女人。

    见是程戈出来了,史如歌又觉欣喜,咧开小嘴微微一笑,而后连忙告诉他,“程戈,我们进船舱吧。这种阴阳怪气的女人,我们少跟她废话。”在她说话的时候,她长长的睫毛灵动的跳跃着。

    程戈没搭理史如歌的话,始终凝望着前方,轻笑一声对那个女人说,“骆姝帘,好久不见……”

    “什么?骆姝帘?她是骆姝帘?”史如歌又是一副诧异且懵懂的表情。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后,她也不觉得奇怪了。这个女人的确就是骆姝帘,不然不会说出那样的话。

    毕竟骆姝帘跟易浊风的关系,确实就是那样的,曾经她还亲眼看见他们在一起……

    见程戈认出了自己,骆姝帘的嘴角又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她没有回答程戈的话,身子突然似轻燕般腾空跃起。随后无数粉红的花瓣,似雪花般从她身体周围慢慢散落下来。

    刹那间,那些美丽的花瓣又于半空中凝聚,化作一条长长的彩色花绸。

    花绸拖到江边卷起无数的江水,江水慢涌齐向船舱。

    这时候,不知道从何处漂来的一只乌篷小船,小船船头重重地撞到了泉池小船上。

    紧跟着,周围的空气中木屑纷飞,船身也开始摇摇摆摆。

    史如歌又感受到一阵窒息,千万层浪将她轻轻卷起,她的手上突然一紧,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带入了江水深处。

    程戈见状脸色大变,也很快跳入了水中。他担心史如歌,担心她出意外。虽然史如歌会游泳,可是现在水中有旋涡,浪花也翻滚的那么急促。

    果然,掉到水中后,史如歌的身子被那道旋涡卷得直接往下面沉,连眼睛都睁不太开。

    恍恍惚惚中,她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宛如大鱼般游向自己。然后他搂住她的腰,带着她在水波下穿梭起伏。

    而此时的骆姝帘,翩然的身形安然降落在那艘乌篷船上。而后,乌篷船好似离弦的快箭,飞速向前驶去。

    才一眨眼工夫,它便已经距离他们之前的位置有了好几丈远……

    乌篷小船随着江水的漫溯向更远处漂。程戈宛如戏水的野鸭,在深浪中不停地翻滚打圈,寻找着史如歌的身影。

    情急中,他怎会料想到乌篷船的另一头也有人暗潜入水?

    被惊醒的史乘桴和伍进匆忙出舱,见江面水流时缓时急﹑时高时低,两人不由一怔。再看前方不远处飘飘晃晃的乌篷船,史乘桴略感事情的不妙,凌乱中他也轻一跃身﹑箭步直向前方飞去。

    而伍进还处于木讷的状态,一眨眼工夫,却见史乘桴的双脚已经安然落在了几丈之外的乌蓬船上。

    乌篷船漂泊于湖心,他掀开布帘,走进船舱,见得里头空空荡荡,没有一人踪影。

    而这时的江面也显得异常平静,毫无波澜起伏。偶有细微的水珠轻抚人脸,让人感到透彻的凉。

    史乘桴定了定心神,只觉脚下的木质船板脆脆作响,声音很轻很轻,断断续续。若是常人根本不会察觉,而他却很是清晰的听见了。过了一会后,那清脆的细声渐渐变得嘈杂。史乘桴立觉不妙,他再次飞身而起,仿佛擎天的蛟龙般脱舱而起。他的头冲破船顶,直窜半空。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