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243章 极其震惊

第243章 极其震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突然间,史乘桴却“呵呵”冷笑了一下,而后他表达他的不赞同,说:“当今武林,虽说高手如云,但是能够敌得过溥侵或易浊风的人,着实寥寥无几。何以要推选武林盟主,让其成为众矢之的被天一教那群人紧盯?”

    “溥侵和易浊风武功虽高,但是并非不可战胜。比如:不吹掌门自创的百步清风神功笑傲江湖四十载,至今无人能敌。所以我也说了,推选盟主,就得选取武功最高的人!”赫重天又对史乘桴说。

    隔了片刻,他再补充,“而且溥侵那伙人,我们愈是畏怯他们,他们愈发得寸进尺。史庄主,若你们泉池山庄实在不愿意跟我们联盟,那我们这些人中,谁也不会勉强……毕竟你跟溥侵,师出同门……”

    史乘桴又思量了一会,再正视赫重天,语重心长说:“非也。赫掌门,虽然我跟溥侵确实师出同门,可是我们之间,早就结下了深刻的仇恨。因为溥侵自坐上天一教教主之位后,并没有尽到当教主的职责将天一教武学精髓发扬光大,反而他嗜血成魔、杀戮无数。既然如今各位都协商一致了,那么史某当然也不好扫各位之兴……正好史某也想早日杀了他,为师父清理门户……”

    “史庄主确实深明大义,不吹钦佩……”不吹又望着史乘桴,轻声一叹说。.

    史乘桴说:“不吹掌门过奖了。不过,对于这盟主的选法,史某倒有个提议。”

    不吹说:“庄主请说。”

    史乘桴说:“我等分别掌管着自家的门派,年龄多已不惑。于是史某认为,我们应当退位让贤,推选我们的下一辈,担任这个武林盟主。”

    “我也正有此意,我们这些人都是门派掌门或家族主事,并不善任武林盟主。推选后辈,这样一来既公平又公正。”影空忽然附和史乘桴,说完之后还站起身来。

    “不如这样吧。我们这些人,分别推荐两名自己的后辈,参加比试。最终获胜者,便为武林盟主。诸位意下如何?”不吹跟着起身,背手而立,看了看众人说。最后他的目光,落在龚战脸上。

    龚战的脸上隐出一道古怪的笑意,迟缓好久后说:“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后浪推前浪。诸位所言甚是,龚某十分认同。推选年轻一辈为武林盟主,这最适合不过……”

    在龚战说话的时候,史乘桴深邃的目光,一直悄悄注视着他。他就是明白龚战的内心想让自己成为武林盟主,所以故意提出推选年轻一辈。

    “今日为六月十五,既然各位都没有异议了,那么一个月后来场比武推选吧。到时候天下英雄齐聚一地,让那些年轻后辈都展示一下身手,最终以胜负定时局。”东道主百川住持最后拍板钉钉说。

    座下各人你看看你,我看看我,然后纷纷点头。最后他们再次静坐,皱眉略有所思。而他们思量的内容比较一致,都是有关于一个月后空前绝后的那场武林大会。

    很快,四大门派和四大家族的领导人在百叶寺聚首的消息,传到了天一教溥侵的耳朵里。此外溥侵自然也知道了,一个月后他们会召开一次武林大会、推选一位武林盟主。

    至于武林大会召开的具体地点,四大门派和四大家族的那些领导人,暂且没有对外公布。

    近段时间,楚绍龙和张紫君终于回到了芫莨大陆。除开黑影人便再也没人知道,在溷岛时,跟程戈等人分开后,他们两人去了哪儿、经历了什么、得到了什么。

    现在楚绍龙又回到了天一教,像从前一样听从着溥侵的差遣。

    而最近惹溥侵最为头痛的两件事情,一是到底是谁潜入天绝峰后殿偷走了那株蓝色仙葩草,二是怎样才能阻止四大门派和四大家族召开那次武林大会……

    七月的黎明,一轮旭日自东面冉冉升起,浓艳的朝霞红映半边天。

    川州城,缥缈楼,一袭白衣的楚绍龙折扇轻摇,立于二楼长廊边,看着楼下各式各异行色皆是匆匆的路人。而后,他悠悠询问身边的凌无邪,“无邪,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何楼下行人都显得如此慌张?”

    凌无邪放眼一望,一边回答、一边思忖,“上个月百叶寺佛光大会,许多掌门齐聚在那儿,商议推选出一位武林盟主,以更好的应付我们天一教。这个川州城,恰好处于四大门派和四大家族的地域交界处,想必眼下路人皆是为了赶赴七月十五的武林大会。”

    “哦?赶赴武林大会?具体地点定下来了?”楚绍龙又微微挑眉,语气玩味追问。

    “对。而且那个地点,应该距离这不远。”凌无邪又点了下头说。

    “真是天助我也。”楚绍龙又嘀咕说,说完之后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七月十五,还有半月。”凌无邪也开始默念着。

    “恩。教主有何指示吗?”楚绍龙又询问凌无邪。

    霎时,凌无邪幽暗的眸子里杀气腾腾,说话语气也甚是狰狞冷厉,说:“有。杀!”

    “好!”楚绍龙又重声一喝,而后讲述,“真想看看四大门派和四大家族,到底拿什么胆量与我天一教作对!”

    “没错!绍龙你说得没错!他们选出武林盟主又能怎样?我们天一教雄霸半个武林何曾畏它?”突然间,溥天骄脚步轻盈的从里边雅间走出,介入他们二人的谈话。

    “天骄?你什么时候到的这里?”凌无邪疑惑,再看其身后,庄罹紧随。

    “一盏茶的工夫前!”庄罹依然满脸横肉,面孔死板。

    楚绍龙倒是温尔一笑,又耐有寻味说:“不知道今天刮的什么风?除开易老大大家都到了!算算咱兄弟四人多久没在一起喝酒了?最近一次好像还是三年前!今天趁我缥缈楼菜美酒满,大家痛饮千杯!如何?”

    “喝酒固然是好。俗说酒逢知己千杯少,只是千杯之后……”庄罹话到嘴边又止住。

    “千杯之后希望我们相互间是可以讲真心话朋友,而不是酒肉兄弟。”凌无邪话中有话。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