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230章 不要求人

第230章 不要求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史乘桴的这番话语,又惹得史如歌感觉甚是欣慰。她再次抬眸,咧开小嘴,微微一笑,看着史乘桴说:“好的爹爹,我知道了。只是,过几天你打算带我去什么地方?”

    史乘桴说:“现在别问,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上午爹爹还有得忙,先不说了。”说完之后他又急着走,临走之前还刻意多看了史如歌一眼。

    史如歌又点了下头,抿着嘴唇,转过身躯,目送史乘桴离开。

    等到史乘桴走远了,她又揪拧着眉,一边思忖一边嘀咕,“爹爹会带我去什么地方?今天程戈他去哪儿办事了?怎么都搞得神神秘秘的……”

    今天一大早,唐钰莹便收到了鸾凤山那边影空掌门发过来的飞鸽传书。影空掌门忽然催促她们回去,说过段时间鸾凤山会变得不安宁。

    临近午时时,唐钰莹和钰岚钰巧也已经收拾好了各自的包袱。跟史乘桴和鹤千行都道别之后,史如歌和副管家伍进一起,送她们下山。

    走在通往山下规禾镇的小路上时,史如歌和唐钰莹一边肩并肩的走、一边相互搀扶着。她们看上去对对方依依不舍,并且夹带着一些离别的感伤。

    唐钰莹还轻声细语叮嘱史如歌说:“如歌,等程戈回来了,你一定记得代替我对他说一声再见。我不是不等他回来,而是我师父真的催得急,我也不知道我们鸾凤山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史如歌又连忙点头、宽慰她说:“好啦好啦,你放心吧,我会跟程戈说的。程戈也一定会理解你的……”

    唐钰莹又笑了笑,点头说:“嗯,这样就好。”

    走着走着,史如歌又用有点娇气的语气询问她,“对了钰莹,那我们什么时候会再见面啊?”

    每想起这个问题,唐钰莹的神情也显得特别失落,说:“具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还是会有很多次的。”

    史如歌再次重一点头,表示非常赞同唐钰莹所说的这一点。反正她也说不上为什么,刚认识唐钰莹时,她便莫名其妙产生了亲切的感觉。仿佛她们之间,注定了这辈子要成为姐妹。

    到达规禾镇后,唐钰莹和钰岚钰巧,一齐驾马离去。这时候正好烈日当空,天气十分炎热。如此一来,伍进也催促着史如歌快点回去,免得中暑生病。

    而史如歌,她不想那么早回去。她想在镇上逛一逛,买点小玩意儿。

    因为到了大中午,所以规禾镇这边也渐渐变得热闹起来,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街边路边的店铺、摊位,纷纷开张了。

    逛了一会后,史如歌感觉有点饿了、累了,便走进一旁的广梦客栈,准备歇息用膳。

    伍进见此,又赶紧寸步不移的跟着她、保护她。

    这间客栈装潢极为简单,让人觉得它再普通不过。普通的就像一户农家小店,清新、自然、闲适。

    这会儿客栈内的顾客也特别多。踏进大门口后,史如歌张眼一望,乍时,坐在东面角落一张桌子旁、正忘我独饮的一名男子,立刻吸尽了她全部的目光。

    “浊风……他怎么在这里?”因为诧异,史如歌极其小声询问着自己。心情也变得凌乱不已,七上八下。

    易浊风一直在喝酒,拿着小酒杯,不停的给自己倒着。地上被他扔着无数空空如也的大酒坛,桌上那把精致优雅的承影剑安然静躺着。

    他的模样看上去憔悴不堪,下巴处胡渣邋遢,大大遮掩了他往日清秀的气质。如此史如歌也推断出来了,他大概在这里很久了,早已被酒精麻痹得萎靡不振了。

    看着看着,史如歌心中也油生一阵莫名的酸痛。她撇开伍进,走向易浊风,站在他的面前。

    突然间眼前便站着一位姑娘,易浊风自然也就停住了喝酒的动作。不过他没有抬眸去望史如歌,就望着她身上的衣裳。

    史如歌微撅着嘴,看着易浊风时,内心越来越紧张。她想说什么,却总是欲言又止。迟疑好久后,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小心翼翼询问着易浊风:“你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过来的?”

    原本易浊风面无表情,现在史如歌说话了,他的浓眉微微一皱,说:“我来找你爹。”

    “找我爹?做什么?”史如歌又急忙询问。现在她对他,有很大戒心。因为他在忘忧海境内的所作所为。

    易浊风依然没有抬眸看她,冷说:“无需告诉你。”说完之后,他又开始独自斟饮。

    如此,史如歌又有一种受到了轻视的感受,揪拧着眉,表情更加焦急的盯着易浊风。

    在这时候,伍进走进来,望了望易浊风,再望着史如歌,关心询问:“大小姐,怎么啦?”

    伍进的到来,并没有让专注于易浊风的史如歌有半刻的分心。仿佛这会儿,她整个的灵魂都只为眼前的他而存在。她闻到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重酒气,看到他醉生梦死般不停的往自己嘴里倒着酒。

    好一会后,易浊风似乎快要醉了,却还是没有停下。

    看着地上的酒坛子越来越多,而易浊风依然不停歇,史如歌终于忍不住了。她也无法再承受他如此冷漠的对待自己,直接大跨一步走上前去,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杯,将它狠狠往地上一砸。

    “砰”的一个声音传来,在场的客人身躯都为之一震。

    然而,那阵清脆刺耳的碎裂声,并没有激怒易浊风。相反他还嘲讽一笑,异常漠然镇定。

    见此,史如歌又很焦急的说,“你找我爹到底做什么?如果你不告诉我,我是不会让你进我们泉池山庄的!易浊风,你可不要忘记了,你还欠我师父两条人命!还欠仙灵域无数条人命!”

    如今,她并不希望易浊风去泉池山庄。一来她担心易浊风又是受溥侵的派遣,二来她爹和她师父现在都要杀他!

    易浊风又猜到了史如歌的心思,再次停下手中的酒杯。江老夫妇因他而死,现在他的心情很不好。可是他尽力不在史如歌面前流露,唇边抹过一丝苦笑,终于扭头目光平静望着史如歌。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