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211章 那些过去

第211章 那些过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听着白晁的话,易浊风又立马抬眸,再次厉恨的瞪着他。

    白晁的话,在他听来是那么的可笑!要他束手就擒,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他易浊风,宁死也不会屈服于任何人!

    他又冷笑一下,慢声对白晁说:“呵,是不是被魔念控制了,对我来说无所谓。我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走到了这一步,我便不会回头,不会后悔……”

    说完之后易浊风再次急速运功,龇了龇牙,站直身子,扬起承影剑。

    他会如此执迷不悟,不受训导,这又惹得白晁浅吃一惊,泼墨般的眼珠子再次瞠大瞠圆。

    这一回,易浊风的攻势更快更猛,快若闪电、猛若惊雷,又似大风大浪,直直横扫白晁。而且承影剑上的蓝光再次如渔网一般铺开,笼罩着他们两人的身躯。

    一时间,白晁还失去了意识,忘记了要出掌发功反抗……

    不料,当易浊风这一剑即将砍在白晁的右肩时,突然间,又有一股强大到极致的真气冲涌进来,直接而迅猛冲入承影剑剑光所结成的光网中。

    易浊风始料不及,而且他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真气。情急中他的身躯微微一偏,顺利躲过了真气的主流。但是真气的一小部分,还是急速冲进了他的胸口。

    随之,他高大的身躯完全不受控制,猛然往后一踉。他的脚步也自行后退,哪怕他使力想要定住,可是怎么都没法定住。

    待到终于定住身形和脚步后,易浊风已经处于距离城门口十丈多远的位置。随后,他扶着承影剑愣站在那儿,嘴边呕吐出大口黑色的鲜血。

    也就在这时候,第三张城门打开了,白庆和程戈和唐钰莹同时走了出来。

    拧眉凝望着前方出现的这三个人,易浊风又忿气难平,暗自咬牙。

    此时程戈的手中拿着方天画戟。走着走着,他望见了易浊风狼狈的样子,不禁无声一叹,说:“易浊风,你疯了你?你这么做,对得起如歌吗?亏她那么相信你的人品,总说你不是一个坏人……”

    程戈不说史如歌还好,他说起史如歌,易浊风听着更觉气愤、心口更加酸涩。因为胸口剧痛难忍,他便用手微微捂着,再吃力的站直身子,声音冷狠冲程戈说:“不要总拿她压我。程戈,我提醒你,我跟她没有一丝关系。我不会因为顾及她的感受,而放弃做任何事情……”

    此时唐钰莹的手中则拿着困龙锁,她也望着易浊风,不自觉摇了下头说:“易公子,你这么说就太不对了,如歌可是一直把你当好朋友的。而且不止她,连我们也是把你当朋友的……”

    现在望着易浊风,唐钰莹的目光也显得那么浑浊、那么复杂。看得出来,她也对易浊风很失望。白庆的意思是,让他们使用困龙锁,拿下易浊风,最后将他困在仙灵域,以引得幽冥域的人过来自投罗网。然而她和程戈却比较犹豫,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么做是否妥当。

    他们担心这么做了,反而会害了仙灵域,不仅惹来了幽冥域的人,甚至连天一教的人也会惹来。天一教虽然深居芫莨大陆中心,并且教内都是凡人,可是其综合实力绝对不容任何人小觑。天一山内的神兵利器、珍奇异兽、仙药灵草,不计其数。天一教的镇派神功舞冥神功,练到最高境界,能够杀神斩魔。所以如果天一教要对付仙灵域,并没有多大难度。

    然而,哪怕唐钰莹说的语重心长,易浊风也没法听进去。他也不应唐钰莹,始终面容冰冷,面无表情,浑身的杀气也没有消弭一分。

    白庆过来后,首先望了望身旁惊魂未定的白晁,跟而他再望向前方的易浊风,好声对他讲述,“易堂主,白某虽然一直远居忘忧海的东侧,不过问世事,然而你的大名白某却听说过好几次。芫莨武林,总是传闻易堂主武功盖世、气宇不凡、万人敬仰,所以白某也一直憧憬,哪天能够跟易堂主见上一面,交个朋友……”

    说着说着,白庆刻意停顿了一会,轻叹一口气后再补充说:“真是没有想到,今晚易堂主竟主动光临我仙灵域……只是今晚易浊风你的所作所为,很不给白某面子啊……”

    白庆说话的语气听上去很是客气,而实际上带着很大的敌意,易浊风很是轻易便感受到了。

    面对白庆这样的老江湖,并非涉世不深的他又从容回应说:“圣尊,我来这里最主要是为了找程戈,冒犯你们的地方还请见谅……”说完之后他再次凝望程戈,说:“程戈,我为什么找你你心底清楚。交出那株仙葩草吧,否则这里是你的葬身之地……”

    面对易浊风的冥顽不灵,程戈又昂了昂头,一副无比无奈的表情。不过他暂且没有说什么。因为他对易浊风无语了,真的无语了。

    “哈哈哈……”白庆也发出冷冷淡淡的笑声。他听易浊风说话的口吻,还是那么冷漠、那么傲慢,由此推断,易浊风仍旧没有一丝畏意、没有一丝悔意。

    白庆又对易浊风说:“易堂主,程小兄弟是白某的客人。你若坚持在此跟他过不去,那么你也就不能够怪白某跟你过不去了……”

    易浊风早就料定了,他杀了仙灵域这么多人,白庆是不会放过他的。现在白庆终于表明了态度,他又抹了下唇,冷说:“既然圣尊选择维护程戈,那我跟圣尊之间的确没什么好说的了,拿命来吧!”

    说话之时,易浊风已然将体内余下的内力和真气,灌注于承影剑剑身之上。也由于刚才他受了内伤,现在又不顾筋脉压力,肆意运功,于是他的伤势更重。嘴边再次溢出一丝鲜血,脑袋里面更是传来了一阵眩晕感,抬剑时连右手都在控制不住的颤抖。

    同时他也很清楚,今天他一个人,绝对不可能是白庆加白晁加程戈加唐钰莹的对手。然而他还是要拼死一战、不会退缩,因为认输投降或束手就擒,从来都不是他的风格!

    见易浊风又要攻过来了,白庆连忙跨前一步,准备去迎战。不料他才迈开半步,程戈拿着方天画戟,匆匆拦挡在他的身前。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