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185章 厉害青龙

第185章 厉害青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唐钰莹走过来,同样匆匆瞥了史如歌一眼。然后她也蹲到易浊风的身旁,拿起他的一只手腕,替他把了把脉。

    见唐钰莹在为易浊风看诊,史如歌又情不自禁欣喜一笑。因为有唐钰莹在,所以她相信易浊风最终不会有事。她也不会让他有事。无论他这是怎么了,她都会想方设法救他的。

    如此情形,程戈也暂且没说话了。待到片刻之后,唐钰莹放下了易浊风的手,他才再次询问她,“钰莹,易浊风怎么啦?”

    史如歌也连忙目光殷切的盯着唐钰莹,等待着她的回答。

    与程戈对视时,唐钰莹始终美目流盼,面容清纯秀美,说:“他受了较重的内伤。现在在他体内,有一股很乱的真气。不过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真气。我们快点扶他回去,给他疗伤吧。”

    程戈一听又立马点头,史如歌也是。随后他们三人一起,很快回到了那座破旧的寺庙。

    到了这会儿,鹤千行和周康诚等人也已经回来了,独剩楚绍龙和张紫君还在外面转悠。

    见程戈和史如歌和唐钰莹架着易浊风,鹤千行也感到诧异不已。

    “他这是……你们怎么遇到的……”他还白眉紧皱,支支吾吾询问。

    不等程戈或唐钰莹开口回答鹤千行,史如歌便用哀求的语气冲他说:“师父,您先不要问了……您行行好,救救浊风……”

    顿时,鹤千行又愣了一愣,一副迷糊不已的表情。

    史如歌以为他是不答应,又焦急的摇了下头,苍白如纸的小脸上,写满了对易浊风的担忧。

    鹤千行又跟着回过神来,见史如歌好像要哭了,随即二话不说答应了她,连连点头应声说:“行,行!师父先救他……”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在供鹤千行等人休憩的厢房内。

    易浊风闭目盘腿,静坐在床榻之上,双手搭于膝盖。鹤千行坐在他的身后,两臂向前撑平,挨着他的双肩,向他体内灌输真气。

    然而灌着灌着,鹤千行的浓眉却越皱越紧。原因倒不是由于他感觉比较费力,而是由于他十分的震惊。原本他以为他的真气灌入易浊风的体内,多半会受到绝情钉的阻碍。

    可是事实上并没有。他灌输进入易浊风体内的真气,并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它们宛如一泓强大的洪流,迅猛的冲击进去后,很是快速的便将那股混乱真气驱散了。

    “为什么会这样?莫非他体内的绝情钉已经……”想着想着,鹤千行的眸光也变得很浑浊,神情上还流露出心中的担忧。

    发现鹤千行神情不对,程戈又赶紧说,“道长,您怎么啦?要不还是我来吧,您休息一会……”

    鹤千行没有急着回应程戈,而是从容收回自己的功力,然后直接下床,再对众人说:“他没事了。休息一晚上,再吃点东西,便复原了。”

    史如歌又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望着鹤千行,高兴得差点跳起来,“这太好了!谢谢师父!”

    史如歌的激动令程戈更觉迷糊,花瓣形的唇上勾出一抹苦笑,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落寞。

    发现程戈好像藏有心事,史如歌又刻意望了他一眼。不过她暂且没有找他聊,直接走到床榻边,去扶易浊风躺下。

    看见易浊风的胸膛正轻微起伏着,并且其一呼一吸都极有韵律,她便彻底放宽了心。

    鹤千行也不看史如歌了,直接转身,面向门口的方向。

    待史如歌翩然转身、也准备离开这间厢房时,他终于口吻严肃说:“如歌你出来,我有话要单独问你。”

    也因为他的严肃,倏然,史如歌脸上的笑容一丝一丝凝敛。

    “哦……”她漠然应声说,心中完全没底,猜不到鹤千行会问她什么。

    见鹤千行和史如歌出去了,而楚绍龙和张紫君仍旧没有回来,程戈又觉疲惫的深吸一口气。随后他叮嘱范龙飞和范龙翔,好好照看易浊风,自己也再次往外面去。

    刚才鹤千行发现了,易浊风体内的绝情钉已经解开了。于是他很是担忧,只想弄清楚这两天在史如歌身上到底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师徒二人,乘着浓郁的夜色,一直走到南面的凉亭里。

    停下脚步后,鹤千行面向悬崖的那面,语带惋叹冲史如歌说,“丫头,你有事瞒着我们……”

    本来史如歌就很是忐忑,现在鹤千行这么说,她只觉自己的心脏都要窜到嘴边了。

    在稍稍调整自己的状态后,她又抬手挠了挠头,小心翼翼说:“没有啊,我没有事瞒着你们啊。师父,您干嘛突然这么说?”

    鹤千行当然不相信,又目光凝愁,语气冷漠说:“易浊风体内的绝情钉已经解开了,你一定知道的比我早。说吧,你是怎么助他解开的。”

    蓦然,史如歌又显得很是难为情、低下头去、吞吞吐吐说着:“师父,我……我……”打死她她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现在她成为了易浊风的女人。而且她答应过易浊风,就当那件事情不曾发生过。

    鹤千行的神色更显忧愁。因为史如歌表现出来的慌乱,令他洞悉了真相。

    过了片刻,他很无奈说:“希望他不会辜负你。也希望你这么做,是真的拯救了他。”

    “为什么?师父,您为什么这么说?”鹤千行的话语,又令史如歌感到更加不安。

    鹤千行仍在怀疑,那座寺庙里面的僧人,全部都是易浊风所杀。而且那天他也看见了,易浊风正与黑祭为伍,所以他还觉得,总有一天黑祭会将易浊风带入魔道的。

    片刻之后,鹤千行又将目光放远,语重心长回答史如歌,“因为你不了解他。未跟我们商量,便贸然助他解开绝情钉,这酿成了很大的隐患。将来一旦他误入魔道,也就没人能够制住他。”

    “不会的,他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他的心中没有魔念,他是一个善良的人,我相信他……”史如歌又连忙摇头,否决鹤千行。尽管她也不知道,她凭什么替易浊风保证。

    鹤千行深知,现在这时候,无论如何史如歌都会维护易浊风。于是他也不多说了,就告诫史如歌,“算了。如歌,既然你已经助他解开了,那么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好好跟着他、盯着他。将来或许只有你,才能控制他。”

    蓦然,史如歌的心口又涌上一丝恐惧的情绪,望了望远处、再望了望近处,哑然失语……

    时间临近子时,山上山中,环境尤其悄寂、清冷、阴暗,连之前那些鸟鸣兽吼声也消失了。皎白的月光穿过树叶的缝隙照耀下来,使得每个地方都染上了神秘和诡谲。

    离开寺庙后,程戈也往南面走,一面还是为了探寻仙葩草的踪迹、一面则为了寻找楚绍龙和张紫君。因为时间这么晚了,楚绍龙和张紫君却还在外面晃悠,迟迟不归,这令他觉得有些奇怪。

    随着程戈的离开,此时此刻,寺庙里面便只剩下几个武功很差的人。即:唐钰莹和她的两个师妹,周康诚和鹤千行的两个随从。

    鹤千行的新徒弟周康诚,在程戈离开之后,他也忽然不见了踪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朦胧月光下,一道倩影似清风一般刮来,最终落在寺庙的后院。

    这来者乃骆姝帘。傍晚她甩开了凌无邪,独自来到这山上,好不容易找到了易浊风。

    这一刻,骆姝帘的目光凌厉如刀,紧盯着易浊风所睡厢房所在的方向,嘴边极轻絮叨说:“哼,易浊风,看来教主交代你的任务,你是完成忘记了。既然如此,那我来提醒一下你,便好好助你一把!”

    鹤千行的两名随从,听从程戈的话,仍旧守在易浊风的床边。骆姝帘即刻发出两支毒镖,准备将那两人全部杀害。

    不料,她的毒镖飞至半途,便被突然而来的另一阵清风刮落,坠在了地上。

    “谁?”骆姝帘一怔,连忙虚声询问,同时偏头望着东面。

    原本她都没有察觉,现在她察觉到了。东面有着一道黑影,正如鬼魅一般,向这边徐徐飘来。

    待到她心中的惊慌稍稍退去了,那道黑影也随之降落在她身旁。

    黑影一身黑色装束,全身上下只有露出的那半张脸乃肉色。他整个人的气势,也宛如鬼魅一般阴暗、狰狞。

    如此,骆姝帘只觉一阵畏怕,声音压得更低询问:“你是……”她不认识黑祭。但是仅仅看他一眼,她便可以断定,黑祭并非善类。

    黑祭不回答她的问题,也不看她,看着地面悠悠反问,“你亲自动手杀人,这多没意思?何不让易浊风动手?”

    倏然,骆姝帘更加疑惑的蹙眉。黑祭也懒得在这跟她解释,趁着她不经意,抓住她的一边肩膀,带着她飞身离开了这里。

    不久之后,寺庙北面,这座山峰的最高处。

    黑祭站在那儿,任由猎猎山风,将他的黑色长发,吹拂得更加凌乱。他摊开手心,两颗血引珠躺在上面熠熠生辉。

    骆姝帘站在不远处的一颗巨石上,望着他战战兢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