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181章 立马抉择

第181章 立马抉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最后,他们把自己探视到的具体情况,向大家公布。没错,那艘“天地号”大船确实已经沉入了大海里。船上还有几具死尸,乃雨婆的那几名下属的。而那条八爪火螭,已经不见了踪影。

    临时申时时,众人终于回到寺庙附近。而且这时候,他们都有些垂头丧气。因为船不见了,这样他们便很难回去了。

    当他们先后走在寺庙大门前的那道长坡上时,突然间,唐钰莹停下了脚步。

    她眼力极好,远远便看见前方一里外,路中心正躺着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穿着大红色的裙子。

    “钰莹,怎么啦?”由于她停下来了,愣愣的望着前方,目光中还带着一丝欣喜,程戈又走到她的身边关心询问。

    唐钰莹又扶住程戈的一根手臂,但是依然目视前方,说:“你看前面有人,好像是如歌……”

    程戈确实也看见了,前方的路中心正躺着一个人。只是他看不清楚,没有想到那会是史如歌。

    现在唐钰莹说那是史如歌,他猛然发觉还真是很像。自然而然,他的心情也开始激动加兴奋加紧张,再催促唐钰莹说:“那我们快点走过去……”

    “嗯。”唐钰莹点头应声。

    也由于他们两人忽然加快了脚步,本来走在他们后面的其他人也跟着加速。

    走上前后,他们看了看,真的瞠目结舌、愣了片刻。

    这是史如歌,的确是史如歌……

    程戈最先回过神来,而后蹲下身子,抱起史如歌,既欣喜又焦急的喊她,“如歌……如歌……”

    之前史如歌只是昏睡过去了,以致此时程戈喊她,她便立马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她也没有想到,再次睁开眼睛,她看见的人,居然会是程戈。

    “程戈……怎么……怎么是你?这是哪儿?”她一边看着大家低声细声询问、一边不经意挣开程戈的怀抱。

    发现她很虚弱,程戈又对她说:“这是哪儿,现在我不好形容给你听。如歌,我没有力气是吧?我来抱你……”

    说完之后程戈又张开了怀抱,打算再次去抱史如歌。

    然而这一回,史如歌又很是自然的缩了缩身子,小心翼翼避开了程戈,不让他碰她。

    蓦然,程戈又紧紧拧眉,心中感到很奇怪,连张开的怀抱也空在那里、愣在那里。

    记得往日,史如歌最喜欢亲近他、粘着他。可是今天,她娇羞得都不让他碰了。

    “如歌你怎么啦?你怎么会昏倒在这儿?”唐钰莹也发觉史如歌不对劲,所以也轻声询问她。

    史如歌又低下目光,柳眉紧蹙,望着地面凝思。那又长又翘又密的睫毛,衬托着她的可爱。

    想着想着,她还抬手挠了挠头,而后慢声讲述,“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在这儿。我记得之前我明明坐在一个半山腰等浊风。结果他好久没有回来……后来好像又回来了……”

    说到后面时,她又说不下去了,心中越来越迷糊。最后她想,应该是易浊风将她带到这儿来的。

    “易浊风?这些天你都跟他在一起?那是他将你带到这儿来的?”站在后面一些的楚绍龙听此,又连忙稍稍跨前询问。

    史如歌没有抬眸、没有应声,仍旧在使劲的回忆着,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如此一来,程戈也察觉到了什么。但是他不太确定,只是觉得心口有一丝酸涩。他又对史如歌说:“那如歌,我来扶你,你跟我们去前面寺庙吧。”

    这会儿,史如歌终于轻轻点头,一边慢慢起身、一边回应程戈,“好。”

    原本走在最后面的鹤千行和周康诚,也在这时候走上前来了。史如歌看见他们,分别喊了一声他们。

    鹤千行点了下头,然后也关心她说:“如歌,你的精神不好。今天暂且什么都不想,好好休息一阵。”

    凝望着鹤千行,史如歌又抿唇强颜一笑,示意明白了。

    鹤千行又不再说什么、不再问什么,继续往前走。

    不管史如歌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反正此时,他们见到史如歌安然无事,皆大松一口气。

    不一会工夫后,他们也回到了那座寺庙。

    而回来之后,他们看到的景象,令他们骇然变色、哑然失语,愈发觉得蹊跷。

    只见寺庙大堂里面一片杂乱,鲜血溅的到处都是、几具尸体横七竖八、血腥味浓烈而刺鼻、许多地方还被人翻找过。

    很是明显,寺庙里面的人,包括住持在内,全部死了。

    他们死在大堂之内,死在佛祖前面,那番景象,悲壮凄婉、惨不忍睹。

    极力调整自己的状态后,程戈终于嘶声询问,“怎么会这样?是谁过来这里杀了他们?”

    他一边询问,一边还往大堂迈进,一边观察着那些死尸。

    “是啊,怎么会这样?是谁这么残忍和狠毒?一口气杀了这么多人……”唐钰莹也自言自语着。她白净的脸色变得更白,苍白的那种白。

    她也往大堂迈步,观察着那些尸体。

    六位僧人,六具尸体,身上的致命伤口完全一致,均被快剑割喉而过。

    “又是死于剑下,跟雨婆一样,呵……”观察了一会后,程戈又苦涩的嘀咕着。

    因为现在程戈不再扶着史如歌,所以史如歌看上去更加站不稳了,愣在门口微微摇晃。

    “不是浊风,虽然他也用剑,也在岛上,现在还不见人……可是绝对不是他,他不会这么残忍,也没有必要这么做……”史如歌也在心中慌乱念叨。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死了,她想到的第一个有可能杀他们的人,便是易浊风。

    她也觉得这样很可怕,为什么她要怀疑他……

    见此,张紫君又不禁跨前一步,稍稍扶住她的手臂。不过张紫君潋滟的凤目,也紧紧盯着大堂之内。

    鹤千行和周康诚没有进到大堂,但是他们站在外面,也看清楚了这一切。

    鹤千行也是脸色阴沉、白眉紧蹙、目光暗淡。他就想:看来仙葩草确实在这寺庙附近,不然这些僧人不会遭人毒手……只是暗处人为什么要杀这些僧人?难道他们见到仙葩草?

    岛上东南面的大森林里,易浊风仍旧在跟那些爵冥鸟做斗争。

    爵冥鸟依然层出不穷,急速迅猛的直扑向他,攻袭着他。

    虽然斩死一批爵冥鸟很容易,可是前前后后几千批几万批,到了这一刻,他体内的真气,真的消耗得所剩无几。

    而且每斩死一批,它们的尸体便坠落到地上,跟而化为一团黑色的烟雾,最后变得子虚乌有,如同不曾存在。

    也就在他累得精疲力竭后,他终于无力的落下了剑。

    与此同时,又有一批爵冥鸟冲过来,凶猛的朝他冲过来。而这会儿,他连再次提剑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就将剑竖立在地,扶它站着。

    眼看着那些爵冥鸟就要接触到他的身体,然后一齐将他撕裂……

    乍时,两道银白色的流光自南面急速射来。

    流光恍若灵蛇,嘶叫着张开大口,直擦易浊风的右臂而过。

    在它过去之后,原本即将接触到易浊风身体的那批爵冥鸟,跟着纷纷失重,自行往下坠落。

    也不等易浊风去张望,这时候,又有一股极其强大的掌风,自他背后迅猛袭来。

    不同的是,这一回这股掌风的目标,是易浊风本人。

    易浊风完全始料不及,也没有力气再去抵抗。自然而然,他被那股掌风袭中,胸口立马涌上一阵剧痛,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高大的身躯也随之往后倒。

    “砰”的一声。

    在他倒地之后,先前层出不穷的那些爵冥鸟,也总算停歇了,不再重复出现了。

    随后,那两道流光也在空中折返,飞行速度也变得偏慢,飞回南面它们主人的手中。

    它们主人稳稳接住它们,再与一位女人一起,自半空降落,最后走向易浊风。

    望了望躺在地上的易浊风,凌无邪浓眉微拧,心藏忧愁。他询问身后的骆姝帘,“目前浊风的体力和真气都透支了,骆姑娘,我们找一处地方,再扶他过去休息,怎么样?”

    盯着易浊风的面容,骆姝帘凛冽的双眸中潜伏着杀机。因为她恨易浊风,恨他一直拒绝她,上回还刺了她一剑。

    当然了,凌无邪不知道她的恨,也不知道她爱过易浊风。

    于是她也一直掩饰,此时还刻意轻笑一声,再回答凌无邪说,“当然行。凌堂主,这样吧,你留在这里守着他,我去找找这附近有没有山洞之类的。”

    凌无邪又点了下头,但是没有再说话。待骆姝帘走后,他蹲下身子,扶起易浊风,并且给他灌输自己的真气。

    随着他所灌输的真气的入体,易浊风又渐渐恢复意识。然而此时,他的眼皮子仍旧沉重无比,怎么都睁不开。他想说话,也怎么都说不出来。

    他胸口的痛觉,更是愈发清晰、深刻、剧烈。

    刚才那一掌是骆姝帘打的,打得很重。原本凌无邪让她出掌,还叮嘱了她,无需太大力道,令易浊风昏过去即可。可是,骆姝帘阳奉阴违,她用了自己九成的功力,只为将易浊风打成重伤,以泄心头之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