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175章 潜伏魔性

第175章 潜伏魔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随后,他又听见自己沉重而快速的心跳,发觉自己喉咙与小腹好似有烈火在燃烧,周身燥热,血脉贲张。

    紧跟着,欲念就像决堤的洪水,猛然汹涌的冲上来。

    “爱……”终于,他回答史如歌说。说完之后他的身子前倾,再次捧住史如歌的一边脸颊,温热的红唇向她颤抖的红唇凑近。

    史如歌本能性的躲避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又想起了跟黑祭的协议。而后,她立马不再躲避,安然且镇定坐在那儿,任由易浊风的唇慢慢贴上了她的唇。

    她嘴里的味道很柔嫩、很甜溺,充满芳香,易浊风很快便吻得越来越深。

    “嗯……”史如歌含羞带怯,极其笨拙的与他纠绕,还惊慌的闭上眼睛,只是睫毛还在不停的颤抖。

    易浊风修长的手指,还顺着史如歌白净的脸蛋,一路往下,先滑到她的胸口,再落到她的腰际,扯开了她的腰带,退去了她的衣裳……

    乍时,史如歌完美无瑕的身体,易浊风一览无余。那笔直的双腿、纤细的腰肢、修长的玉颈、乌黑如瀑的长发。

    她的身上还散发着一阵淡雅清香,整个人透露着一股惊人的魅惑力!

    看着看着,血气方刚的易浊风更加心痒难搔,连骨头都酥软下来。他再也无法将体内的欲火浇灭,扶着史如歌的背部,慢慢将她放躺到地上。

    史如歌也尽力将眼睛瞪得老大,皱着眉头,紧紧盯着易浊风。

    她知道她并不爱易浊风,可是她也不讨厌他,而且她也不希望他一直因她受苦。

    黑祭跟她说了的,采用“阴阳结合”的方法解除绝情钉,比“吸食鲜血”来得更为快速便捷。

    所以黑祭还在她眼睛上布施了蛊惑术,所以易浊风看她的眼睛时间久了,便完完全全被她蛊惑了。

    也是由于被布施了蛊惑术,于是她全身发冷,无论待在哪儿,都感觉如置冰窖,需要人温暖……

    若三个时辰内没人受到她的蛊惑,她还是处子之身,她也会全身僵冻而死……

    好久之后,史如歌也只觉自己的身体酥酥麻麻。同时,她还产生一种即将被掠夺的恐惧,娇躯不停的在打颤。

    易浊风嗅着她的体香,抚着她的雪肤,也愈发意乱情迷、不能自已……

    并且他还感到有点奇怪,为什么如此时刻,他体内的绝情钉却没有发作?

    不过,此时此景,已经容不得他做过多的思考……

    他就用着周身的单纯的力气,不止餍足的占有着她、掠夺着她,仿佛要将她碾碎,再揉进他的骨头里……

    外面月色温柔,旖旎多彩。洞内春色无边,尽情绽放。女人娇嫩的声吟声、男人粗犷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不绝于耳。

    许久之后,洞外湖泊中的湖水愈发森冷冰寒,洞内烈焰般的情欲也跟着冷却下来。

    连原本燃烧剧烈的那架篝火,也只剩下几许红灰……

    史如歌微低着头,抱膝坐在地上,目光空洞无光,衣裳凌乱不整。她正心思沉静,在想着自己的未来。

    从前她喜欢的人都是程戈,可是她知道程戈不喜欢她。现在她成为了易浊风的女人,所以她在想今后她应该怎么办。

    她还知道,这一回,易浊风是假装归顺她爹爹史乘桴。于是这会儿她还想,如今他们都有夫妻之实了,那么他是不是应该由假变真,变成真的归顺?

    易浊风却在运功打坐,闭着眼睛,面无表情。跟史如歌欢爱过后,他只觉自己好像重生了,有了新的灵魂。他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体内真气更是运行自如,不受任何束缚。

    自然而然他立马明白了,是他体内的绝情钉解除了。而史如歌之所以主动向他献身,大概是因为受到了黑祭的恐吓。

    此时此刻,他也在思考接下来他要怎么办。

    对史如歌负责?跟史如歌在一起?呵,这绝不可能!至少目前不可能!

    因为就算他顺利脱离了天一教,也没法再去摆脱幽冥域!毕竟现在他的眼睛,是仙葩神鹰的眼睛!当初黑祭将仙葩神鹰的眼睛送给他,刻意留了一手!黑祭在仙葩神鹰的眼睛上,种植了妖魔的根基,这也就注定了,他这辈子再也无法跟“妖魔”撇清关系!

    史如歌若跟着他,只能过那种每日都提心吊胆的生活……甚至溥侵和黑祭,会直接想方设法杀了史如歌,以彻底斩断他的情念……

    “回去之后,你得向我爹爹提亲……成为我们泉池山庄的女婿……”忽然,史如歌用着不是商量的语气,轻声细语对他说。

    蓦然,易浊风结实的身躯微微一颤,也轻轻睁开了眼睛。不过,史如歌没有发觉他的颤动。

    恢复镇定后,易浊风假装冷漠,回应史如歌说:“如歌,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成没有发生过。为了你自己的声誉清白着想,保密。”

    史如歌怎么都没有料到,易浊风会这样回复她。倏然抬眸,目光带着深深的忧愁和怨恨,凝望着侧前方的他。

    “你在说什么啊?浊风,你是不是说错了?”她不可置信询问易浊风一遍,不相信他会是这种男人。

    易浊风又说一遍,“忘了今晚的事情,当成没有发生过。另外,多谢你助我解除了绝情钉。”

    倏然,史如歌又慢慢瞪大了眼珠子,情绪由之前的忧怨变为愤怒。

    “为什么?难道你不愿意娶我吗?你这么快便不爱我了吗?”她又激动质问。哪怕是激动的时候,她的声音也是那么轻、那么细,宛如猫咪的声音。

    易浊风依然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忽然,他还用讥诮的口吻说话,说:“我当然愿意,当然爱你……成为你们泉池山庄的女婿,那也是一件非常荣耀非常幸运的事情……只是有一点,太过可惜……”

    “可惜什么?”史如歌再次立马追问,一动不动盯着他。她又感觉到了,他即将说出口的话,绝对不是好话。

    果然,易浊风又悠悠的说:“可惜,在我生命中,有比你更重要的东西……所以我不能娶你……”

    顿时,史如歌的眸子里闪烁着白色的光芒。然而,很快她又狠狠咬了一下唇,令自己变得坚强,不让那些眼泪流出来。

    她还假装很潇洒很无谓的说,“那算了。你去追求对你来说更重要的那些东西吧。反正我也不爱你。今天本就是我自己愿意的,你没有主动,更没有强迫我……我的原意,也只是助你解除绝情钉,从此以后,我们互不相欠……”

    可是,说着说着,她的眼泪还是流出来了。

    这一刻,易浊风的目光终于移向她,望着她哭。望着望着,易浊风也心如刀绞。因为他不能去安抚她,也不能去告诉她,其实对他来说,她才是最重要的。

    片刻之后,他将手伸进自己怀中的衣兜里,拿出一块用红线吊着的碧绿玉佩,递给史如歌,说:“这个给你。”

    史如歌已经泪眼婆娑,看不清事物,又望着他手中的玉佩,声音有点哽咽问:“这是什么啊?”

    易浊风不多解释,就简单讲述,“这是我娘留给我的,也是藏有神力的神物。你拿着。某一天,你真正遇到危险,它会救你一命。”

    史如歌又漠然“哦”了一声,抬起一根手臂,用衣袖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而后抿唇缓缓伸手接过那块玉佩。

    在端详那块玉佩好久后,史如歌又忍不住望着易浊风,好奇问他,“等你追求到了那些更重要的东西,你会娶我吗?”

    她知道易浊风是真心爱她的。不然他娘留给他的东西,他不会交给她。

    易浊风忽然冲她轻笑一下,隔了好久后才微微点头,但是没有说话。

    因为他知道,不可能有那么一天。等到这世间的妖魔都覆灭了,江湖上恢复平静了,他也一定死了。

    因为易浊风的笑,史如歌纤细的柳叶眉又揪拧得更紧。她更加入神的盯着易浊风,因为在这之前,她从未见过他这样笑。

    直到现在她也才知道,原来他这样笑时跟程戈一样,是那么的阳光俊逸、那么的明艳动人。

    “那我等你,等你娶我……”又过了好久后,史如歌小声说。说完之后她再次娇羞的抿紧了唇、低下了头,注视着手中的那块玉佩。

    这块玉佩,其实也是易家的传家宝玉,质地上乘,绿光流传。

    倏然,易浊风的心口也淌过一泓惬意的暖流,暗蓝色的眸子更显多情、更显温柔。

    史如歌居然说等他,他很是欣慰诧异、受宠若惊。他还在猜测:史如歌如此,是因为她已经爱上他了吗?

    “你饿了吧,我去外面湖里,抓鱼回来烧烤给你吃。”忽然,他也对史如歌说。他的内心阳光灿烂,笑开了花,但是外表看上去还是那么冷漠、那么沉闷。

    他刻意找个借口,暂且避开史如歌,也并非不想搭理史如歌。而是由于现在,他不想让史如歌看出他很开心。

    “嗯,好……我早就饿了……”史如歌又小声应着。直到易浊风起身,走出了山洞,她才再次抬眸。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