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155章 八爪火螭

第155章 八爪火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易浊风不再回应,任由程戈转身离开。

    原本程戈快步匆匆,可是走着走着,忽然他又停了下来。

    他在心里想:“既然易浊风没有出去杀雨婆,那么他剑上的鲜血是谁的?ca,难道是……”

    想完之后,程戈墨眸乍变凛冽,剑眉斜飞入鬓,脸色也如同厉鬼一般。

    “保重!”再次提步出门之前,他又重声对易浊风说了一句。

    他没有想到,完全没有想到,易浊风居然如此狠戾敢绝、如此孤傲独行。

    他的眼睛中了煞气,完全可以找唐钰莹的医治的……

    易浊风依然不语,只是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完美到至极的弧度。

    由于雨婆死了,大家便都觉得,在这艘船上,少了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也由于雨婆死了,所以大船航行的速度剧降,几近停滞不前。

    本来即将到达的溷岛,也因为大船的停滞不前,再次变得好像遥不可及。

    在程戈走后,易浊风终于紧紧拧眉,表情凄厉惨绝。因为又有一阵难以承受的剧痛,在他眼睛的位置弥漫。

    尽管他眼睛的位置,已经没有眼睛了。

    若他的眼睛还在,眼睛上面的煞气,早就像毒液一样,流动到他的全身,他整个人早就一命呜呼了。

    也就在他疼痛无比、嘶声声吟时,又有一道黑影,就像鬼魅一般,在他门口闪现。

    “谁?”易浊风倏然扭头,急声询问。同时手中的承影剑即刻出击,速度刺向门口。

    乍时,寒光冽冽的承影剑,直直抵在了来者的咽喉。.

    不过,比承影剑剑光更为寒冷的,乃易浊风身上的冷酷气势。

    然而,现在他的气势,丝毫没有吓到来者、没有吓到黑祭。相反,黑祭诡谲一笑,再慢慢悠悠的伸出右手,轻轻拨开了他的剑锋。

    “浊风,我是自己人……”黑祭还很是平静、很是冷淡的告诉他。而后,他再朝房间里走进,左手一直背在身后。

    易浊风没有功力、没有体力,他们都看得出来。

    因为黑祭阴阳怪气的话语,易浊风的唇角又轻轻抽搐了一下,一字一句很缓慢说:“谁跟你自己人?幽灵域魔尊……黑祭……”

    因为易浊风都喊出了他的名字,黑祭又只想拍手叫好。可是此时,他的左手一直拿着东西。

    于是,他只是刻意轻笑出声,说:“浊风不愧在天一教长大,见多识广,慧眼识人。哪怕昨天在甲板上只瞥了我一眼,也轻易识破了我的身份。”

    “你过来这里干什么?”易浊风又直接问,丝毫不想废话。因为确实无力,他也不得已的落下了剑。

    黑祭走啊走,当距离他越来越近时,又极慢的告诉他,“我刻意过来送你一样无价的瑰宝,可以令你望见别人所无法望见的东西……”

    倏然,易浊风又很是疑惑的皱眉,眉宇间也全是散不开的杀气。同时,他的内心也颇为好奇。

    黑祭又撇了下唇,然后他的左手终于从背后拿出来……

    只见在他的左手上,正躺着两颗暗蓝色眼睛。它们显得鲜血淋淋,那么狰狞、那么恐怖,同时也灵动明亮。

    尽管易浊风看不见,但是他很是强烈的感受到了什么,脸色又是一阵苍白。

    黑祭又直接告诉他说:“仙葩神鹰的眼睛,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看见隐形时的仙葩草的眼睛。我瞒着所有人,清理了仙葩神鹰的尸体,只为将它的眼睛挖出来送给你……”

    听完黑祭的话后,易浊风的唇角抽搐得更加厉害,想哭又想笑。因为突如其来的这一切,对他来说太过匪夷所思了。

    因为易浊风良久都没有再应声,黑祭便一直盯着他,又询问说:“怎么样?这对你来说,是不是雪中送炭?”

    盯着易浊风时,黑祭的目光也无比复杂,不像之前盯着其他人时眸中只有暴戾和阴狠。

    “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因为实在是疑惑,所以过了好久后易浊风也直接询问。

    不料,黑祭又轻笑一声,摇了下头解释:“我说了将它送给你。既然是送,那就是无偿的。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情。”

    “为什么?”易浊风又问,心中很是不解。

    黑祭的目光再从他脸上移开片刻,望了望手中的神鹰眼睛。只见神鹰眼睛好像还是鲜活的,暗蓝色的瞳孔就像大海一样幽深、美丽、奇妙。

    而后,他再语重心长告诉易浊风:“因为我想帮你。你中了雨婆的妲魔煞气,眼睛已经失明。不是吗?”

    “妲魔煞气?”易浊风又不解重复,声音也变得虚弱、轻细。

    黑祭又点了下头,继续告诉他,“雨婆的拐杖里面是妲魔剑,跟承影剑极其相似。而妲魔剑,乃芫莨山的灵枢子一手打造的。后来灵枢子成魔了,便将妲魔剑交给了他的左护法雨驽,也就是雨婆。以你现在的功力,是对付不了妲魔煞气的。你彻底废了你的眼睛,也是对的。不然等到煞气漫延到你身上的其他部位,你的皮肤会跟着慢慢腐烂、头发全部掉落、四肢变得瘫痪……”

    “芫莨山灵枢子?怎么会牵扯这么远?”易浊风又觉更加诡谲。之前他进了幻象空间,便看出来了这艘船的真正主人乃云海护法。但是他不会想到,云海护法便是芫莨山的灵枢子。

    现在黑祭都告诉他了,他自然也就明白了。

    然而,他再生疑惑。黑祭这个人,为何突然出现在这艘船上?又为何刻意过来跟他交好并且告诉他这些?难道是……为了引他成魔?

    “那你到底为何帮我?哼,肯定不是因为善心或同情……”隔了一会后,易浊风又冷冷的说。

    黑祭暂且不会告诉易浊风过去他的身份,因为他知道就算他告诉了,易浊风也不会相信。

    他说:“不为何。为所欲为,自得其乐,是我一贯的性格。相信这一点,你也耳闻过?”

    黑祭这么无谓这么敷衍的回答,易浊风自然也是不相信的,冷说:“那多谢你。我不用了。”

    蓦然,黑祭又睥睨着易浊风,目光中变得全是诧异和不解,问:“你不用了?你宁愿一辈子当一个瞎子?”

    易浊风又很快说:“瞎子没什么不好。有时候眼睛看见的事物太多,并不一定就是幸福。永远都看不见了,灵魂或许也会跟着逐渐平静下来。”

    倏然,黑祭厚实的身躯浑然一颤,易浊风会是如此一个人,之前他万万没有想到。之前他也听闻过有关于易浊风的事迹,他对易浊风的了解也不是这样的。以前他所了解的易浊风,是心狠手辣的、是追名逐利的、是志向高远的。

    而眼前这个,完全不是。那么,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他?

    如此,黑祭当然也生气了,语气很是不满说:“你追求灵魂平静?哼,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你没有了眼睛,就是一个废人,很多人都能轻易杀了你!而且我告诉你,只有死人的灵魂才最平静!人活在世,争、杀、抢,是永恒不变的规律!你想安逸的过,门都没有!就算你不践踏别人,总有一天,别人会因为各种缘故,欺负到你头上!”

    易浊风又完全沉默下来,一声不吭,眉心也一直紧紧压拧着。在他听来,黑祭的话并没有错。

    因为易浊风的沉默,黑祭又面露诡谲之笑,身子悄然前倾,凑到他的耳边,极其小声提醒说:“还有,你不是喜欢史乘桴的女儿吗?你这个样子,以后怎么保护她?连眼睛都没有了,到达溷岛之后,你怎么去找那株仙葩草?得不到那株仙葩草,回到天一教之后,你怎么向溥侵交差?你父亲易虔的死,将来你如何才能弄得清楚?”

    因为黑祭一连问出这么多,说出这么多,顿时,易浊风修长的剑眉又变得就像两把刀子。

    “你不是黑祭,你是谁?”他又略显激动询问黑祭。黑祭不仅知道的多,居然还知道他跟溥侵之间的事情,他真心始料不及、感觉蹊跷至极。

    黑祭仍旧淡然自若。浅浅一笑后,他又在易浊风耳边,很阴声说:“我是黑祭。只是在成魔之前,我还有另外一个重要身份……”

    “什么身份?”易浊风再低声问。

    黑祭又一字一字且很轻很轻回答:“断、鸿。”

    也就在他说完之后,易浊风高大的身躯猛然一晃,精神也显得有些恍惚了……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转眼间,又到了一天的巳时。

    在这艘船上再次查看了一遍后,程戈来到唐钰莹的房间内。恰好,史如歌也在。

    史如歌正坐在唐钰莹的床榻上,嗑着瓜子。看见程戈来了,她连忙停止嗑瓜子,喜出望外望着程戈。

    “程戈,怎么样?雨婆是怎么死的,弄清楚没有?”她问着程戈,声音一如既往轻柔清脆,宛如夜莺低吟,

    程戈直接走到她的面前,然后才停下脚步看着她,双手叉了叉腰说:“怎么可能那么快便弄清楚?你以为我是神啊?你先老实向我交代吧,你的手怎么受伤的?”

    因为程戈问起这个问题,史如歌的精神看上去立马蔫了好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