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135章 黑影黑人

第135章 黑影黑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因为程戈问题多,张紫君不得已再次停下脚步。再视程戈时,她的眸子里也尽是冷漠,不耐烦说:“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谁。还有,我父亲不会出现在这里。若他会出现,当初就不会派我来。”

    程戈当然也不走了,面向张紫君站着,又冷傲撇唇,小心翼翼问:“你?你不是跟樊绍东一起吗?”

    张紫君又立马摇头,冲程戈解释,“我们虽然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可是这一回立场不一。他跟我说,他急着出海做大买卖。我跟他说,我是出海寻找仙葩草。”

    “哦……”程戈又半信半疑,长长的应声,在脑子里思考着什么。至于其他的,他也不问张紫君了。一来他知道张紫君不会告诉他真实答案,二来他也看得出来张紫君很烦他。

    “怎么?你一直怀疑我爹也在背后跟踪我们?怀疑我爹也要一齐出海去寻找仙葩草?”见程戈表情狡黠,略有所思,张紫君又目光凛冽凝视他问。

    发现张紫君心存不满,程戈又连忙否认,说:“没有。好好的,我怀疑你爹干嘛。我只是觉得奇怪,这么多年,你爹为何隐居……”

    张紫君又不禁轻笑一声,说:“当年你爹跟溥侵明争暗斗,他不知道到底帮谁,最终选择归隐,这没什么奇怪的。如今,纵观整体形势,他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立场,所以让我先替他做几件事情。”

    “呵,原来如此……”程戈又似笑非笑,似叹非叹。虽然他没有再问张紫君,最终张垚确定的立场是怎样的。可是通过张紫君这番话,他变得更加确定,即张垚即将重出江湖。

    “时间不早了,我们去找船吧。”张紫君又冷冷催促程戈一句。说完之后她加快脚步,急往北面大船停泊的港湾走。

    倏然,程戈也不再思考,站直了身子,提步跟上她……

    同一时间,在距离他们二人,不到三公里路远的海边。身形如鬼怪般变幻的黑影人,正迅猛追逐着身材偏矮偏瘦的雨婆。

    雨婆一边挂着拐杖跑啊跑,一边一点一点脱着身上的黑色斗篷。

    跑着跑着,雨婆终于上下不接下气,变得没有力气,停下了脚步。

    这时候,她身后的黑影人身形也不再变幻,最后固定成为人形,降落在她身后不到两丈远的位置。

    “雨婆,你杀易浊风,未免性急了点。”降落下来后,黑影人淡然开口,直接对她说。

    乍时,雨婆的目光又变得像血淋淋的刀子,猛然回头刮着黑影人,声音凶冷至极质问,“你是谁?有能力追我这么久!还观察着我的举动……”

    黑影人倒是一点也不激动,始终冷静淡定,回答雨婆说:“我自然是云海护法的朋友,并且全力协助他完成他的大业。”

    雨婆又冷哼一声,傲慢的微昂着头,不相信黑影人的话。

    黑影人丝毫不生气,又笑了笑,跟提醒雨婆似的说:“云海护法命你掌管船上的事,也好名正言顺跟程戈等人一道出海。其中,可没让你杀易浊风。而且你杀了易浊风,对我们的计划,有百害而无一利。”

    因为黑影人提到了云海护法,倏然,雨婆自然也就相信了他跟他们是一伙的。

    她再冷冲黑影人说:“易浊风的手中有承影剑,将来他会妨碍我们聚合五株仙葩草,所以为何不杀他?留着他干嘛?”

    黑影人又语气悠悠说:“易浊风的确不能留,可是也不急着杀。而且由我们动手杀,你不觉得既费力又无趣吗?”

    “哦?难道你有既省力又有趣的点子?”雨婆又很是诧异问。枯槁般的目光,怔怔盯着黑影人。

    黑影人走开几步,再潸然讲述“我们的心腹大患,不是只有易浊风一个,还有一个程戈。尽管他的手中现在没有兵器,可是绝对不能忽视他或小觑他。我早看出来了,他的体内储有仙葩之力。这也就证明,他也是一株仙葩草的守护者。而他所对应的神器,极有可能就是那尚未现世的赤霄剑。”

    雨婆一边聆听黑影人的讲述、一边在脑子里认真思忖。这会儿,她还是有点疑惑,便再问黑影人,“所以你的意思是……”

    黑影人也不拐外抹角了,直接点破说:“让他们两个,自相残杀。你看,你现在用你的长剑杀人,而易浊风也用长剑。那么你杀的人,不正好就可以嫁祸给他吗?等到某一天,船上的许多人,包括你自己在内,全部都死在了神秘人的剑下,程戈和鹤千行便一定不会放过易浊风……”

    雨婆又微微点头,觉得黑影人此计妙哉。

    然而,想到那会儿她杀易浊风,已经被史如歌撞见了,便又声音沙哑告诉黑影人,“问题是,我的兵器也是长剑,已经被史如歌那丫头看见了。”

    黑影人又摇摇头,语气无谓说:“这点大可不必介怀,船到桥头自然直。而且就她一个人,就见到了一次,到时候认真讲述起来,可能谁都不会真信她……”

    说着说着,黑影人稍稍停顿,而后刻意补充,“另外,那个史如歌,你一定不要碰她……好好留着她,将来可是大有用处的……”

    雨婆再次点了下头,表示信服黑影人所言。也趁着黑影人无提防间,她灰色的眼瞳再次瞠大瞠圆,释放着老鼠般的精光,手中的拐杖,急速往天空一抛。

    随之,那根拐杖脱去了外壳,变成了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雨婆稳稳接住长剑,再急速攻向黑影人。

    察觉到有危险突然逼近,黑影人的身形又灵活一闪,很是从容躲开了雨婆的这一攻。

    不过,在避开之后,黑影人依然没有太过生气。他就侧身而站,睥睨着雨婆,冷然询问,“您这是什么意思?”

    见自己刚才那一剑,连黑影人的身子都未触及,雨婆也不由得冷笑,再回答说:“没什么意思。因为是一条道上的人,所以我更加想看看你的真面目!”说完之后她也不等黑影人再说话,双手举起长剑,再次对着黑影人一劈。

    蓦然,长剑剑气如虹,漾起月虹,荡起银光,排山倒海般往黑影人扫去。

    面对雨婆的再次进攻,黑影人就轻蔑一笑,巍然不动。眼看那道凌厉的剑气,就要侵袭到他的身上,突然,他涌出一道极为强大的功力,打出雷霆般的一掌,凶猛反攻雨婆。

    乍时,剑气与掌风相撞,气浪席卷四方,发出嗡嗡的声响。

    二人心头同时一震,为对方剑气的强大,或对方掌力的强大。跟而他们的脚步,纷纷不由自主,退开了两三尺。

    待他们的脚步终于定住了,黑影人的唇角还抽搐了一下,再阴声慢声对前方雨婆讲述:“见过我真面目的人,一个个都死了。雨婆,暂且留着你的命吧。”说完之后他也不等雨婆再应声,身形化作一团黑色的烟尘,很快便消失在雨婆的视线范围内。

    雨婆见此又显得有些焦急,她立马收回长剑,本打算反追上去。

    可是才跑了几步,她的脚步又立马止住。

    抬头看看天上月亮所在的方位,她断然决定不追了。因为她推算到她出来至少两个时辰了,再不回去,船上的人都会怀疑她。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不知不觉间,海边的天色已经微微透亮。

    过去的那一个晚上,也就是在船上的第一个晚上,大家睡得也还算安稳香沉。

    当红彤彤的太阳完全从海里跳出、仿佛一块光焰夺目的玛瑙盘、缓缓向上移动时,程戈和张紫君也回到了船上。

    而回到船上后,程戈并没有急着补觉。相反他直接来到玄字第一房,找鹤千行询问昨天晚上在他跳海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吃完早膳后,史如歌和唐钰莹又结成了伴,轻倚着四楼的船栏,眺望着远处的海景。周围弥漫着凉丝丝的雾气,令她们感到心旷神怡、神清气爽。一阵阵海风迎面扑来,撩起了她们的缕缕黑发。

    此时的史如歌心情并不开心。因为她总觉得她有一份未知的牵绊,她总觉得她有一项任务还没有完成。而那份牵绊到底是什么,到底有什么任务还没有完成,她自己又实在想不到。所以她还有点小郁闷。

    “对了钰莹,那个骆姝帘,她回来没有?”突然,她询问唐钰莹。

    因为昨天晚上,骆姝帘一直没有回房,船上其他地方也不见她的人,她们都留意了。

    唐钰莹也望眼史如歌,一边摇头一边回答,“还是不见人,还没有回来。”

    史如歌又抿抿唇,想了一会心事。然后她也懒得观赏海景了,站直了身子,有点无力对唐钰莹说:“钰莹,你先一个人看海吧,我到处逛逛……”

    今天的唐钰莹也有一点不开心,也藏着一丝心事。史如歌说不看海了,她挥了挥手,连声冲她说:“去吧去吧。”

    史如歌当然不再说二话,转身离开了这里。但是,离开之后,她不是到处逛逛,而是直接来到膳房。

    膳房里面食物很多,有热的凉的、荤的素的。她随便拿了一些,再往三楼去。

    她想:骆姝帘不在,那易浊风肯定没吃早膳。而昨天晚上,他的脸色是那么难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