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123章 与谁同眠

第123章 与谁同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骆姝帘又懒得再回应老鸨的话,直接提步,继续往大堂走,并且四处张望着。

    老鸨见此更加不满,又横跨一步,伸出一根手臂拦住她,并以警告的口吻说:“喂,我说这位姑娘,我们这边可不欢迎女顾客,你请出吧!”

    骆姝帘又停下脚步,细长的凤眸瞪她一眼,不耐烦说:“我只是找一个人。等找到他了,自然就出。”

    “哼,说的真是轻巧!找人找人,你以为这里是你家开的?”老鸨又说。说完之后再对暗处站着的、长得臂粗力大的几名武士,使了使眼色。

    那几名武士自然立马站出来,站到亮一点的地方,一脸凶煞瞪着骆姝帘。而且他们都握了握拳,展示着各自身上的肌肉,一副故意吓唬骆姝帘的样子。

    骆姝帘当然一丝都不害怕,只是觉得很是无奈。深吸一口气后她再回头,从腰上口袋里掏出一袋碎银,对老鸨一扔,说:“这些给你。我只是找一个人,不会影响其他人。”

    老鸨连忙伸手接过。因为袋子沉甸甸的,所以之前弥漫在她脸上的怒气转瞬间全部消散。她笑得合不拢嘴,还连声应和骆姝帘说:“找,找,找,尽管找,随意找……”

    骆姝帘早就没有再顾及她了。进到大堂里后,东西南北仔仔细细的瞅着。

    然而,整个一楼并没有易浊风的身影。如此,她自然又上二楼。

    二楼都是客房。房间内形形色色的姑娘,伺候着形形色色的客人。

    某间客房外,龚子期站在门口,却并不急着敲门,而是整了整衣袖。

    他鹰隼般的眸子里夹杂着一抹银荡的笑意,表情更显猥琐而轻佻。

    过了一会后他才抬手“咚咚咚”轻轻慢慢的敲门。

    房间里边,传来女人低低的声音:“谁啊?”

    龚子期回答道:“若幽姑娘,在下龚子期。”

    “吱”的一声,房门立马被拉开了一条缝,透出若幽那张美艳无瑕的脸。她的表情还略显羞怯,柔声对龚子期说,“公子这么晚才来,奴家等的都有点急了……”

    不等她将房门打开更多,龚子期便猴急将门完全推开,自行进到屋子里。

    “晚什么晚?我这不来了吗?那会儿忙重要事情去了。”龚子期又压低声音说。跟而他迈到桌子旁坐下,伸手扯住若幽的一只手,稍稍用力将她往自己怀中一带。

    霎时,若幽的身子翩然一转,整个人直直跌倒在龚子期怀里。

    也就在她翩然转身的这一瞬间,房间内起了一阵风。也就是由于这一阵风,原本敞开的房门自行带上。

    飘忽摇曳的烛火灯下,若幽狭长的脸颊白里透红,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

    总之她的容颜,风娇水媚,光艳逼人。

    若幽又开口说话,丹唇列素齿,声音娇滴滴,惹人身骨酥软,“那公子下回,可不许迟到了哦……”

    龚子期眸子笑意更为诡谲,一手从她的婀娜细腰慢慢摸索至丰盈酥软、一手还抬起她的又尖又翘的小下巴,目光银靡、语气邪恶说:“真没想到,你比我更急……”

    若幽又笑了起来,扬了扬手中的丝巾,让它自龚子期脸上拂过,说:“当然了,做买卖嘛。一桩生意,一笔收入,不然拿什么生存?”

    “哦,原来是这样……”龚子期又微微挑眉,似笑非笑。隔了一会后,他语气比较阴沉补充,“待会儿在床上好好表现,只要我开心了,我保你这辈子衣食无忧……”

    若幽笑得花枝乱颤,说:“人说表子无情,戏子无义……只要有钱,若幽自然不惜一切……一定将公子服侍得舒舒服服,并且毕生难忘……”

    龚子期又隐秘一笑,懒得再说废话。倏然起身,将若幽打横抱起,大步流星,往西面床榻边走去。

    他已经好久没碰女人,早就饥渴难耐了。

    锦帐低垂,衣带零落,两具躯体紧紧贴在一起。

    龚子期感觉前所未有的舒爽、前所未有的畅快。若幽身子很是柔腻,纵是其他部位也软绵得很,摸起来手感极好。

    若幽也用素手搂住了龚子期的厚背,惬意的嗅着他身上浓烈的青年男性气息,如痴如醉。

    好久后,黑暗中,若幽的笑声渐渐低了下去,变成微微的喘息。她的脸上荡漾着火红的光圈,美眸半眯半睁,不时还见迷乱的光芒。红唇半张,充满了无尽的渴望。

    久旱逢甘霖,干柴遇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走廊外边,骆姝帘依然慢慢吞吞的走着、慢慢吞吞寻觅着。九成房间的大门都关闭着,她逐一敲门,往里探了探。

    她下了决心,今天要找到易浊风,一定要找到易浊风。

    走到龚子期和若幽所在的房间门口时,她的秀眉凝愁凝惑。因为这边的房门,打开了一条极其狭窄的缝隙。

    自房间里面,还传来一个令她觉得耳熟的男人声。男人一边放纵的跟人欢爱,一边说着一些龌龊的话语。

    由于甚觉奇怪,骆姝帘轻轻推开房门,站在外面。

    “谁?”听到房门发出的一声“吱呀”响,西面大床上,龚子期连忙虚声相问。

    然后,他掀开锦帐,并且从中探出一个脑袋,望着门口的骆姝帘。

    “是你!”

    “是你……”

    这一刻,他跟骆姝帘几乎同时发声。

    “是我。真是不好意思,龚少爷,打扰你的好事了……”过了片刻后,骆姝帘又回复龚子期说。她远远凝视着龚子期,目光凌厉如刀,心中则充满了对龚子期的无尽鄙视和鄙夷。

    她想:这个男人,得有多负心、有多无耻、有多坏啊?上午许芝兰才死,晚上他便瞒着大家,偷偷来到青楼……

    因为骆姝帘打扰了他跟若幽正酣的好事,所以龚子期也显得很是不满。他望着骆姝帘,也面浮煞气,不耐烦问:“你是过来找易浊风的吧?”

    “是。”骆姝帘又直接点头回答,而后再面无表情询问龚子期,“请问你看到他了吗?他在哪儿?”

    龚子期又冷哼一声,说:“我上哪儿去看到他?我没有看到,你自己继续找吧!”

    骆姝帘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又冲龚子期点头,随后正要转身,准备离开这里。

    结果背后龚子期又在说话,懒声提醒着她:“话说骆姑娘,其实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人,都是为溥侵做事的人。所以现在你看到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说出去。不然以后我在泉池山庄那帮人面前,可不好做人……”

    骆姝帘的脚步再次顿了顿,又极其简单告诉龚子期,“懂。放心。”说完之后她后退一步,临走时替他们带上房门。

    离开飘香楼后,骆姝帘一边在大街上走、一边很疑惑的想:为什么浊风不在飘香楼,而龚子期在飘香楼?记得我向别人打听,我问的是身穿蓝色布衣、手拿一把长剑、面容冰冷俊逸的男子……为什么别人会把龚子期认成他……

    走了好久后,终于,在这条街道的尽头,她又看到了一家酒楼。

    此时此刻,时间已经很晚了,大多数店面已经打烊了,外面来往的行人也变得寥寥无几。

    如此,骆姝帘突然很是肯定,感觉很是强烈,易浊风就在那家酒楼。

    她不禁加快脚步,来到这家酒楼。

    果不其然,偌大而空旷的酒楼里,只剩易浊风一个人。他坐在一个角落,正自斟自饮,忘我的喝着酒。

    倏然,骆姝帘的面容上又浮现一丝喜色,美目盼兮,含情凝睇。

    “浊风!”她立马迈到易浊风身前,大声喊道他。

    发现她来了,易浊风抬眸瞥她一眼,醉眼惺忪,冷冷询问:“你来这里干嘛?”

    “我来找你,找了你好久,也有急事找你!”骆姝帘连忙回答说。

    “什么事?”易浊风又悠悠的问。在他心中,就算天塌下来了,那也不是急事。

    骆姝帘早习惯了他的这种态度、这种状态,又慢声讲述:“傍晚的时候,县令周焘周大人被人杀了……”

    “杀了就杀了,与我何干?”易浊风又冷漠的说,手中的酒杯一直没停,依然在喝着酒。

    骆姝帘又赶紧补充,“程戈和鹤千行和史如歌,他们都以为是你杀的!因为周焘是被持剑者所杀,一剑毙命!而且从下午到现在,他们都不见你的人!”

    “哦?”易浊风这才略显诧异,停止饮酒。不过总体上,他始终平静、冷漠、淡然。

    “是不是你?”骆姝帘又一本正经问他一声。因为她的心底,也有点怀疑是他。

    易浊风听之又冷然撇唇,迟迟没有回答骆姝帘的问题。因为这样的问题,他实在不愿意回答。

    “程戈和鹤千行,他们现在在哪儿?”过了好久后,他再次询问骆姝帘。

    骆姝帘说:“酉时时,他们都去县衙了,现在应该回到海边酒楼了。”

    “行。”易浊风又漠然点头应着,而后他站起身来。

    这家酒楼也要打烊了,他决定回去了,去会会程戈和鹤千行。

    扔了一锭银子在桌上后,他拿起桌上承影剑便走。骆姝帘见此,也匆匆提步,紧紧跟着他。

    (创作不易,求订阅啊啊啊啊啊,求各种支持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