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106章 准备妥当

第106章 准备妥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时间愈晚,夜色愈好。月亮也出来了,照耀得整个规禾镇,就像大海一样美。

    程戈急急忙忙,来到镇中心,来到那一座大石碑前。

    而这时候,一身紫裙、面容端庄、双手抱琴的张紫君,早在这里等候着他。

    “紫君!”还距离她较远,程戈便欣喜的呼唤她。

    张紫君立马循声而望,但是神色十分平静、淡漠。

    “程戈。”她也喊了程戈一声。跟程戈对视,目光也是那么深幽、冷冰。

    跨到张紫君面前后,程戈还是一脸微笑,桃眸潋滟凝视着她,深吸一口气问她,“今天这一天,你一直都在这镇上吧?”

    张紫君又点了下头,但是不说多话,就轻声回答,“是。”

    程戈又问:“仅仅为了等我?还是有别的原因?”

    这一刻,张紫君不再看着程戈,而是转过身躯,直接告诉他,“程戈,我找逆命罗盘,是为了出海。去忘忧海,找仙葩草。前不久我爹收到了消息,有一株仙葩草会在那边显世。”

    她不想跟程戈聊太多。聊得太多,感觉愈发复杂,并且令她产生羞愧感。因为她早就有了意中人,她跟楚绍龙,自小便订了娃娃亲。而她不想在感情方面亏欠楚绍龙。

    程戈也看出来了,张紫君一直都在避开他,不想跟他做过多的接触。为此,他愈发怀疑,怀疑张紫君跟他一样,自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

    所以,他又忍不住试探性询问张紫君,“紫君,那这些年,你跟你爹生活在哪儿?你过得好吗?”

    程戈还想,如果眼前的张紫君,真的就是他的恋人,就是他最爱的女人,那么,回不回去他都无所谓了。毕竟他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的生活,在那个世界,他只是一个孤儿,无亲无故。而从前他一直期盼着回去,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再见到张紫君。

    张紫君还是不看他,望着别处说:“应该告诉你的,我已经告诉你了。其他的,恕无可奉告。”

    “呵呵……”程戈忽然笑得很冷。记得在那个世界时,移情别恋后的张紫君,也是对他这副态度。

    程戈也不清楚张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更不清楚张垚找仙葩草有何用途。于是很快的,他又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片刻之后,他再对张紫君说,“逆命罗盘被我保管着,你们是拿不到它的。紫君,明天下午我们便会启程,去往忘忧海泊澜湾。如果你们愿意,那就随我们一道吧。”

    原本张紫君和楚绍龙也在发愁,去哪儿找船,哪时出发。因为这些年他们都深居内陆,接触的船只较少。现在程戈居然主动提出来让他们随同一道,她倏然挑眉,浅吃一惊。

    “我们随你们一道?你确定?”她的神色略显愕然,终于偏头,再次凝视程戈,不太相信程戈会做出如此决定。明明知道他们也为仙葩草而去,不但不阻止他们,反而欢迎他们,给自己增加一组竞争对手。

    程戈却不再看他,转身走开几步说:“得到仙葩草,也需要缘份。我曾听说,每一株仙葩草,都有它的守护者。它也只认自己的守护者,所以即使它就在你的眼前,而你不是它的守护者,那么你也别想将它占为己有。”

    对于程戈这番话,张紫君不以为然,眸光更为冷冽,说:“我爹只信四个字,人定胜天。我也是。我觉得只要能力足够强大,就一定能够掌控仙葩草。”

    程戈又冷笑一声,说:“呵,那你们大可随我们一道。到时候验证一番,今日你我所言,谁更占理。”

    张紫君再次点头,最终答应程戈说:“行。不过程戈,这一回只是我随你们一道,我爹并不会去。”

    程戈保持淡定,并不感到吃惊。因为他料想过,张垚故意躲藏这么多年,不会这么轻易便再次显身。他说:“随便你们。反正后天,忘忧海北面,泊澜湾见。”

    张紫君又不再说话,沉下心来,似乎在思忖什么。

    过了一会,她又特意告诉程戈,“对了,你体内阎悸花的毒,我一直都在想办法解,虽然迟迟没有进展……”

    程戈不想告诉张紫君,他的体内有一株仙葩草,加之太虚护法临死前将余下功力都传授给他了,所以那阎悸花的毒早就在他体内消散无踪了。因为他想,他体内的毒,乃张紫君对他的唯一牵绊。

    他就语气无谓,安抚张紫君说:“生死有命,尽力即可。实在没有办法,谁都不会怪你。”

    程戈的大度,以及对生命的坦然和释怀,又令张紫君觉得颇为欣慰。她娴静端庄的面容上,浮现一丝少见的笑意,凝视程戈,正要再说什么。

    不料这时候,史如歌和唐钰莹又手牵着手,自东面朝他们跑近。

    史如歌一边气喘吁吁的跑,一边还在虚声说话,“程戈,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

    程戈立马望向她们两个,浅浅皱眉,应着史如歌,“啊,我在这里啊。我不是叫你们在那边等我么?你们怎么自己跑过来了?”

    张紫君本打算连忙闪避,不见她们两个。然而她们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她完全来不及闪避。

    停下脚步后,史如歌和唐钰莹都只看了程戈一眼,而后他们一齐注视着张紫君。

    只是,注视张紫君时,唐钰莹那对美目仍旧清澈明亮、温柔如水。而史如歌,她好像又有点生气,撅了下嘴,冷问程戈,“她是谁啊?”

    因为史如歌感觉很不好。史如歌隐隐猜到了,程戈喜欢眼前这位紫衣姑娘。不然他不会急着甩开她们,只为悄悄跟她见面。

    跟史如歌对视时,张紫君的目光倒是一如既往平静、冷冽、深幽。

    发现史如歌在吃醋,有几分敌对张紫君,程戈又很是认真回答,“她叫张紫君,是张垚张师叔的女儿。也就是你师姐,哦不,师妹。你被掳去天一教时,她还救过我们泉池山庄呢。”

    史如歌一听,又漠然应了一声,“哦!”然后她再扭头,看着唐钰莹。

    程戈不喜欢她,她一直都清楚。所以她还极力按捺自己的醋意,不让自己再敌对张紫君。

    “那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呀?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逛街?”她又好奇询问他们。

    张紫君又看眼程戈,再对史如歌解释,“我跟程戈约定来这里见面,不是为了逛街,而是在商量要事。现在我得回去了,你们逛吧,失陪。”

    说完之后,她不等史如歌再问一句,衣裙飘动,身法轻盈,翩然往上一跃,顷刻间便消失在夜色中。

    见此,程戈又连忙伸出一只手,准备抓住她的衣裙,不让她这么快便离去,“喂……”

    可是,张紫君消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以致他伸出的手滞在半空,抓不住任何。

    史如歌又不禁歪了歪脑袋,自言自语念叨,“不愧为张师叔的女儿,这轻功,算得上一流了……”

    听到史如歌的念叨,程戈又没好气白她一眼,叹息一般说:“唉,人家被你吓跑了……”

    因为程戈这么说,史如歌又不服气辩驳说:“才不关我的事呢!是她觉得尴尬,所以不跟我们一起。她也不想跟我们做朋友!”

    唐钰莹站在一旁,也冲程戈点头,附和史如歌说:“是啊。程戈,这位姑娘她觉得跟我们还不够熟悉……”

    程戈又摊了摊手,做一个手势表示无奈,说:“好吧,那你们走吧。继续逛街去,我陪着你们。”

    尽管程戈很讨厌逛街,但是今天晚上他若不好好陪她们,他知道她们一定会生气……

    夜入阑珊,泉池山庄内,龚子期和史乘桴和鹤千行正坐在一起,一边喝茶、一边交谈。

    天色刚刚变黑,龚子期便过来找史乘桴,跟他商量出海相关事宜。

    听说龚子期和许芝兰也要出海,史乘桴和鹤千行纷纷大吃一惊,因为程戈还没有来得及没有告诉他们这一点。

    瞅着他们惊愕的神色,龚子期始终彬彬有礼、笑容和煦如风,轻声讲述着:“出海的船只以及其他物资,皆由我们龚家提供。史叔叔,我们龚家长居沿海沿江地带,对于航海掌舵,可是很有经验的。而且这一回我们决定协助你们出海,不图其他,就图一份安心。因为只有你们得到了仙葩草,对于不久后这天下大势的走向,我们才能感到放心。”

    龚子期狡猾的言语,惹得史乘桴在短时间内无言以对。

    史乘桴想:由此看来,有一株仙葩草即将显世这消息,早就不胫而走,天下皆知了。如此的话,我们也只能顺应龚家的心思了。因为如果连龚家都玩不过,那又拿什么跟天一教的人玩?

    想完之后,史乘桴也淡笑一声,再对龚子期说:“哈哈,龚少爷的好意和诚意,我们却之不恭……明日下午,鹤道长便会率领程戈等人前往忘忧海北面的泊澜湾,到时候龚少爷随同一道便是……”

    “哦?史叔叔不去?”龚子期又微微挑眉,诧异不已询问,感到不可置信。

    史乘桴立马点头,在月光下,一边喝茶、一边回答,“嗯。我就留在泉池山庄,驻守大本营。防止有人趁虚而入,攻到这里。”

    (感谢“木木三寿”“很好不放弃”“九月青鸟”“山上水中”“叶逗”“百晓锋”“ly离”“最爱杂烩饭”等同学的打赏……)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