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104章 孤高冷傲

第104章 孤高冷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临时酉时时,凌无邪回到了天一教东面的集镇上。

    而回到这里后,他又直接来到落香楼,来找易浊风。

    他听人说的,整个下午易浊风都待在落香楼,独自沉闷的喝酒。

    当他跨进落香楼的大门时,果不其然,很快便望见了易浊风。

    酒楼内人满为患,并且易浊风还坐在角落,但是,凌无邪依然第一眼就看到了他。因为他的气势、气质、面容,格外引人注目。

    “浊风。”走到易浊风面前后,凌无邪轻声唤他。

    易浊风自斟自饮,很是忘我。截止目前,他的桌上也已经摆满了许多个空空的大酒坛子。

    听见凌无邪唤他,他醉眼惺忪,抬头看了看凌无邪,冷漠询问,“什么事?”

    凌无邪当然也看出来了,他差不多醉了。可是,该告诉他的,还是得告诉他。

    所以,凌无邪无奈的深吸一口气,跟而望了望四周,确认周围没有目光异样的人在盯着他们后,再对易浊风说:“史乘桴想见你。”

    原本易浊风还在喝酒,面无表情。倏然,凌无邪的话令他停止喝酒,皱了皱眉。

    “为何要见我?”他举着酒杯询问凌无邪,并没有看凌无邪。

    凌无邪摇了下头,再轻声回答,“不知道。”

    易浊风又思忖片刻,然后断然讲述,“不见。”

    蓦然,凌无邪大吃一惊,也皱了皱眉,偏头正视易浊风,“浊风你……”

    易浊风会选择不见史乘桴,这是事先他没有料到的,以致现在他很是不解。

    此时此刻,易浊风十分清醒、十分冷静。他的双眸释放着凛冽且寒冷的光芒,杀气腾腾说:“再见他时,我会直接杀了他!”

    说完之后,他也不等凌无邪再说什么,忿然将手中的杯子一扔,再扔一袋钱放桌上,拿起桌上承影剑,起身离去……

    凌无邪愣在原地,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呵呵,易浊风是死脑筋,同时喜欢自欺欺人,一时间他真的很无语!

    还有,溥侵一心想杀他,他却仍旧死死的效忠,他还能拿他怎么办?

    回到天一教后,凌无邪又给史乘桴飞鸽传书。他告诉史乘桴,今天晚上易浊风出行不方便。

    当泉池山庄的夜幕完全降临时,史乘桴才收到凌无邪的来信。随后,他还拿给鹤千行过目。

    鹤千行见之,白眉微微挑起,猜到了大概,叹说:“这个易浊风,看来确实跟传言的一样,孤高冷傲……连乘桴你主动开口约见他,他也不给面子……”

    鹤千行说话的时候,神色显得很是乐呵。因为像易浊风这么桀骜的人,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史乘桴却满面怨气,心情极为不悦,说:“本来我还想救他,让如歌助他,解除他身上的绝情钉。现在看来,我确实太过好心,没事找事,令自己颜面扫地。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难道我还真稀罕见他不成……”

    史乘桴因为易浊风生气,鹤千行看着却愈发想笑。因为他明白,史乘桴之所以生气,乃由于他对易浊风的重视。

    他又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须,无声一叹,对史乘桴说:“由此可见,易浊风始终立场坚定,站在溥侵那边,而不想跟我们有任何私底下的往来。”

    史乘桴又冷哼一声,说:“是。不过这样也好,航海途中你们若见到他,直接兵刃相向。如今他的身上有绝情钉,每当他心生情欲时,也就是你们杀他的最好时机。”

    对于史乘桴这番话,鹤千行就听听,不记在心,笑而不语……

    天黑之后,程戈便准备下山,去赴张紫君的约。结果,他刚拉开房门,史如歌和唐钰莹便出现在他门口。

    两个女孩子,手牵着手,本要敲他的门。现在看见他自己出来了,史如歌便询问,“程戈,你干什么去?”

    因为她们来了,程戈脸上原有的灿烂表情即刻凝敛,回答史如歌,“哦,我今天晚上有要紧事情办,现在出去……”他生怕史如歌和唐钰莹要跟着他。

    然而,史如歌和唐钰莹过来,就是为了跟着他。她们找他一起下山,去规禾镇上买点东西。因为明天就要去忘忧海那边了,所以她们想带点特殊的玩意儿到船上。

    听程戈说要出去办事,史如歌自然又撅了下嘴,很是不满说:“你怎么又有要紧事情办?而且每天晚上你都忙……”

    发现史如歌不满,程戈又心平气和,极其温柔耐心解释,“我真的很忙,时间很紧,你们就不要烦我了,乖……”

    史如歌还是一脸戾气,又比较大声问:“那你要办什么事情?我们跟你一起呀!”

    程戈当然不同意,又无奈的看了看唐钰莹,继续好声讲述,“你们不用知道。这是师父交代给我的秘密任务。”

    史如歌又轻哼一声,说:“秘密任务?我才不相信!程戈,老实说,你是不是要去逛青楼?”

    倏然,程戈的表情又变得特别严肃,冲史如歌拧眉瞪眼,语速急切说:“别瞎扯!我是那种人吗?我现在这具身体,可是纯洁的小处……”

    他本想说,他现在这具身体,还是纯洁的小处男,他才不会去找ji女满足生理需求,毁掉他的纯阳体质。但是说着说着,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忽然想起,说了史如歌和唐钰莹也不懂。

    也由于他没有说完,所以史如歌也不做声了。她就把眼睛睁得老大,定定的盯着程戈,眼神带着对他的怨愤、怀疑。

    唐钰莹站在旁边,一直沉默。此时程戈和史如歌都不说话了,她才轻声开口,对程戈说,“程戈,你去哪儿办事?我们过来找你,是想约你一起去山下集镇上玩。”

    今天的唐钰莹跟以往不同,以往见到程戈时,她都笑得明艳烂漫。然而今天她没有笑,只是美目流盼,安静的注视着程戈。

    程戈又跟唐钰莹对视。虽然唐钰莹的目光清澈无比、温柔无比,可是他总觉得那其中还蕴含着几样复杂的情愫。而且他想,他若不跟她们一起,说不定唐钰莹心里也以为他是要去逛青楼,以为他就是那种猥琐好色的登徒子。毕竟昨天下午那件事情,她便误以为是他。

    “正好,我就是去山下集镇上办事。既然你们也要去,那就一起吧!”最后,他对唐钰莹说。

    唐钰莹一听,再次温婉一笑,又冲他轻轻点头,说:“这太好了。”

    顿时,史如歌也挑了挑眉。她依然盯着程戈,不过没有生气了,改用巡探式的目光打量了程戈一圈。

    被史如歌这么打量,程戈又觉怪不自在,工整的浓眉拧得更紧,一副囧态。

    “这死丫头这是在干嘛啊……莫非还在怀疑我……”他也微眯眼眸,盯着史如歌,在心中揣测她此行为的目的。

    但是,他懒得询问史如歌。因为待会儿他还是得单独去见张紫君,他打算到了集镇上时,再将她们甩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