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9章 恩怨何在

第9章 恩怨何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吃完晚餐之后,程胤站在卧房的窗户前,将手中的信鸽放飞。

    易香绮脚步轻盈走到他的身后,轻声细语询问他,“今晚溥侵的人,真会过来这里?”

    程胤又转身望眼易香绮,点了下头后也用很轻的语气回答,“我以前的亲信部下,是这样通知我的。”

    乍时,易香绮面色阴郁,纤细的柳叶眉也因忧愁而凝蹙,再问程胤,“那史师弟多久可以赶到?”

    刚才程胤是在给史乘桴放消息,他通知史乘桴过来助他抗敌。他跟易香绮也不会再逃了,这十年来,为了躲避溥侵的追杀,他们先后更换了几十处住所。现在他们很累了,也没得其他合适的地方再换了。

    程胤又想了片刻,再告诉易香绮,“最快两天吧。”

    易香绮听之,眉头不禁蹙得更紧。但是她的长相,无论什么时候看,始终都显得那么端庄、那么娴静、那么优雅。

    此时她还无声一叹,而后一脸落寞,望着别处。

    年少的程戈走过来,看见易香绮面色不好,很是懂事安慰她,“娘,你别害怕。那个溥侵,他是杀不了我们的。要是他杀得了我们,我们早死了。”

    因为程戈过来了,程胤又望着程戈。

    他不会告诉程戈,这一回,溥侵是打算亲自过来这里,亲自要了他们的命。并且他还听说了,最近三年,溥侵都在修炼舞冥神功。而舞冥神功,乃当今天下间最为厉害和歹毒的邪功。攻击时掌爪齐施,练到第七层,刹那间便可以将对手劈撕成碎片。但是,发功人自己不会受到寻常刀剑的伤害。宝刀宝剑,若想伤到他,那个对手的内功也必须极为深厚。

    所以,他就对程戈说:“要是他们过来了,你就躲在榕树洞里,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也不要出声,听到了吗?”

    程戈暂且没有回答程胤,而是微仰着头,目光带着几分淘气跟程胤对视,好一会后还反问,“为什么?爹,你让我当缩头乌龟,缩在里面吗?”

    程胤依然很平静,又冲他摇摇头,解释说:“不是。程戈,你没有必要出来。爹一个人就能应付他们。”说完之后他又看向易香绮,补充着,“你也是。直到他们彻底走远了,你们再出来。”

    易香绮也摇头,自然不赞同程胤的安排,说:“我必须跟你一起,让程戈一个人躲。不然那伙人会怀疑,会拼命找我们。”

    程胤又睥睨着易香绮,又启了启唇,正要再说什么。

    不料这时候,外头的环境忽然不再死寂,响起一阵阵风吹草动声。

    “不好,他们已经来了!”程胤惊呼一句。

    程戈听之,剑眉一横,眼神也变得像一把锋利的刀子。

    程胤顾不上程戈的反应,直接看向易香绮,催促她说:“快带着程戈走,不然来不及了!”

    易香绮犹豫不决,不舍得丢下他,一副担忧凝瞅着他,说:“这……程胤……”

    “走!”程胤嘴里又吐出一个字,态度很是严厉和强硬。

    易香绮还是放心不下他,还是不愿意扔他一个人,但是又什么都没有说。

    转瞬间,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铺天盖地的杀气席卷而来。

    当程胤快速拿剑出门去时,易香绮也立马牵起程戈的手,悄悄走侧门,往老榕树的方向去。

    程戈更加不肯走,甩了甩易香绮的手。可是,易香绮牵他牵得那么紧。

    神不知鬼不觉间,齐榕小居便被无数手持刀剑的人包围了。而且他们的布局就好像一张活生生的蜘蛛网,将程胤等猎物稳稳的圈在了网中。

    而小居正门外,一位身着黑色长袍的中年男人正威风凛凛坐在一匹骏马上。又一阵秋风拂来,他的长袍灌风而动,衬托着他如地狱修罗般的气势。他的眼神也冷漠无比,甚至还带着嗜血的愤怒。

    他的身后不远处,还有几十名弓箭手井然有序的排列着。

    程胤跨步出门,随即便看见了他。

    天色已黑,今夜的月光也偏偏不似往日那么皎白和明亮。不过,程胤依然一眼认出了溥侵。哪怕他们十年未见,他也一眼认出了他。

    “大师兄,我找你找得好苦……”见程胤出来了,溥侵还用阴嗖嗖的语气,主动跟他打招呼。

    程胤提剑,停在距离溥侵一丈开外的位置,表情漠然,回应他说:“溥侵,详细说来,你我之间并无恩怨,你为何就是不肯放过我?一定要置我于死地?”

    溥侵看上去也是那么的平静。他轻声一笑,而后再悠悠反问程胤,“无恩怨?你确定?”

    不等程胤回答他,他又自己回答自己,“是你害死了柳烟,害死了我的爱妻。还有十年前,绝对是你潜回天一教,偷走了四株仙葩草。所以我不能让你活着,这个世上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程胤面容越来越冷,唇角也挂着一抹冷笑,又说:“柳烟的死与我无关。仙葩草,我也不知道它们的去向。你信也好,不信也罢。”

    “你骗得了别人,骗不过我。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一来为柳烟报仇,二来将仙葩草带回天一教。”溥侵说完时,内力已经凝聚在掌心。

    忽而,程胤的冷笑,带着一种顿悟世俗后的释怀。他缓缓拔出手中的青穆剑,对溥侵说:“那动手吧。”

    程胤不怕溥侵,更不怕死。

    这一刻,溥侵的面部神经微微抽搐一下,面部表情也变得极为狡黠。他自己暂且不动,而是轻轻挥手,示意身后那排弓箭手动。

    那排弓箭手听从他的命令,立马便向程胤开弓射箭。

    乍时,飞箭如雨,一齐射向程胤。

    程胤很是灵活,飞身而起,身形化作一条白影窜到他们面前,比较轻易便将他们全部干掉了。

    而后,溥侵再做一个手势。随之,周围又涌现出无数身穿盔甲的武士,他们动作迅速将程胤紧紧包围。

    程胤本想将溥侵等人引到旁边的树林里,可是现在看这形势,他难以脱身。

    见此,依然安然坐在马上的溥侵嘴角得意上扬,嘴边轻蔑的说,“程胤啊程胤,你就不怕顾犇气得从坟墓里跳出来吗?这十年里,你的武功居然停滞不前,没一点长进……对付这样一伙人,也是如此吃力,哼……”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