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量子永生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得到戒指

第一百一十九章 得到戒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却是葛叶在旁提醒,他是真怕萧炎傍上这棵大树,那退婚就麻烦了。

    “前辈偶然路过此地,自然是不知道,这萧炎可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怎么能入前辈门下。”

    “切不能因为那人说了几句漂亮话就随意收徒,倒时被别人知道了,岂不是大大的丢了面子。”

    葛叶说得动情动理,好像一心一意在为云天着想一般。

    而萧炎在下面气的牙痒痒,却没有半点办法,毕竟他说的是事实。

    萧战本来为儿子的机智点赞,却没想又横生变故。

    “葛叶,你!”

    萧战彻底的愤怒了,葛叶之前来退婚,便惹得他不高兴,差点出手,碍于族长身份,才没有动手。

    而刚才葛叶若未出声,看那前辈的意思却有收萧炎为徒的打算。

    一旦收徒了,就算日后他发现萧炎不能修炼,也不过是冷落他罢了,别人要敢找萧家麻烦,从今天起也要掂量掂量。

    而葛叶直接戳穿,那会不会惹得云天不快,直接反手夷灭了萧家?

    因此这样一想,萧战直接运转斗气,要把葛叶给杀了。

    现在云岚宗已经不在他眼中了,云天这个疑似斗圣才是他最要讨好的对象。

    “萧族长何必动怒,我这也是为了前辈着想,不想让他被奸人蒙蔽不是么?”

    他直接起身,手中青色斗气流转不已。

    二人一言不合,似乎要大打出手。

    “放肆!”

    一声怒吼直接打断了两人,同时二人只觉得自己双手如有千钧之力,即使有斗气加持也快要折断了。

    吓得他们连忙收手,那种感觉也消失不见。

    只见云天阴沉着脸,不发一言,正当萧战要出言,把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云天轻声说到。

    “萧炎,起来吧,我答应你。”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都是一愣,这剧本不对啊,随即就是萧战的狂喜。

    “还不快叫师父?”

    “是,炎儿拜见师父。”

    作为一个穿越者自然懂的见缝插针,虽然不懂云天为何还要答应收他,但是答应就是了。

    “前辈,不可啊,你,你,难道不知道他是个废物么?”

    葛叶知道自己今天这事是泡汤了,回去还要受到云韵的责难,情急之下再度脱口而出。

    云天缓缓的转过了身子,直视着他,葛叶望着他波澜不惊的眼睛,心中愈发不安。

    突然,他感觉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每一个细胞都收到了极大的压迫,似乎下一秒就要被压迫至死。

    第一次,死亡,距离他有这么近。

    还是没有斗气波动,仅仅一个眼神,就可以要了我的命!

    似乎是像看垃圾一样,扫了他一眼,随即云天就收了目光,而葛叶也瞬间瘫倒在地。

    旁边的纳兰嫣然震惊的看着这一切,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云天现在念力都是论吨算的,具体多少他自己都不知道了,区区一个斗师,还受不了他这无尽的念力。

    说他是强者也不算是狐假虎威,至少在座的生死都在云天一念之间。

    除了戒指里的药老。

    云天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穿越,是经过认真分析的。

    之前虽然有剧情是萧炎独处的情节,云天若是直接穿越,抢戒指就跑也不是不行。

    但是有药老啊,生前斗尊境界,死后残魂虽然吸了萧炎三年斗气,但是实力也不容小觑。

    云天不敢保证自己的灵魂精神力能抗得住药老。

    万一他看云天抢戒指,以为他是什么坏人,直接把他给夺舍了,怎么办。

    因此不能直接抢,而是利用这个世界的人,对斗气等级的严格限制,让他们误以为云天很强大。

    而药老也见过药族前辈,挪移空间,自然明白云天是真的跨时空而来。

    现在正怕云天发现他的存在,拼命往戒指里躲,哪里敢出来试探他?

    这才是云天选择在大庭广众之下出现的原因。

    只有这样,他才算是“展示”了自己的“实力”。

    才能不让药老轻举妄动。

    至于接下来怎么办。

    “炎儿,你可知你三年功法,寸步未进的原因是什么吗?”

    云天语出惊人,惊得众人一愣。

    萧炎更是震惊的看着云天,满眼都是希冀。

    能知道我的毛病,那他一定有办法治我。

    “求师父为徒儿指点迷津。”

    云天故作高深的挥了挥袖子,随即轻轻的指向了萧炎的手。

    “罪魁祸首就是,它!”

    药老觉得自己这缕残魂都要被吓散了,明明没有感觉到灵魂力的探查,这位,这位是怎么发现我的?

    药老觉得自己要gg了,只能静待其便,大不了拼个鱼死……额,估计只能死了。

    正当他有些绝望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云天的声音。

    “此戒指乃是用玄晶元铁筑成,乃是做空间戒指的绝佳材料,但是……”

    “他有一个副作用。”

    “那就是认主时要吸取大量斗气。”

    “也就是说……这三年,都是它。”

    萧炎有些明白了什么。

    “没错,你实力低微,因此被这戒指吸了三年也没能认主,如果你能坚持,那水滴石穿,早晚有一天,你能修炼,不过既然让我发现了嘛。”

    云天抬手一招,那戒指直接飞了起来,落在了云天手中。

    药老在戒指里听的一愣一愣的,这戒指就是他的,他咋不知道这戒指还要吸斗气认主?

    玩呢?!

    难道说,他看出了我在里面,只是故意帮我隐瞒了存在?

    看来他不是魂殿的人,或许等没人的时候,我们可以交流一番。

    药老自以为想好了前因后果,心安理得的继续躲在戒指里。

    “炎儿,等你成就斗宗之日,就是这枚戒指,还你之时,望你今后好生修行。”

    知道自己从此以后可以修行了,他自然是兴奋不已,连忙点头称是。

    一旁的纳兰嫣然看着这一幕,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个休了他的少年,真的就这么,一飞冲天了?

    萧薰儿也疑惑的看着云天,她可没听说过能吸人斗气的戒指,不过看了看高兴的萧炎,她也笑了。

    “或许,还是我孤陋寡闻了吧。”

    “你们两个,把这坨东西给我抬走,还有,纳兰侄女,你从今往后,与我家萧炎再无瓜葛。”

    上门退婚的反而成了被休的,大有自己上门自取其辱之感。

    听着萧战冰冷的话语,她和旁边的一个青年架起葛叶,匆匆的离去了。

    在路过萧炎的时候,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三年之约我可没有忘记,三年之后我要把今日之辱加倍奉还!”

    “我等着。”

    萧炎轻笑着,再不复之前的颓废,整个人都有一种焕然一新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