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 > 正文 438

正文 438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破军、诛将!”刘启狂吼了一声破军剑在这一刻仿佛获了新生散发了刺目的光芒带着刘启矢射而出。只不过在刘启丧失神智之下,台上的王忠便成了唯一的目标。

    刘启左手几乎出于本能的挥出了这一剑,在破军剑将要临近王忠之时那快要消失的光芒中竟然幻化出了一只火麒麟。麒麟咆哮一声就扑向了王忠,王忠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破军剑在刘启的手中会使出他一直没能领悟的诛将,还将那近于寂灭的剑灵——火麒麟给召唤了出来!深深震惊之下王忠已经忘了闪躲,只是呆呆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刘启在麒麟咆哮声中恢复了神智,面对着即将被火麒麟击杀的王忠。刘启瞬间使出了极冻凝结,同时用自己的剑砍飞了要刺中王忠的破军。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之后,刘启顺手想将被极冻凝结冻住的王忠抱走。只是极冻凝结太过霸道,刘启一抱住王忠就立刻失去平衡翻滚在地。

    王忠不能死,刘启知道如果保王派的王忠死于自己之手将会给这风云飘摇的楚带来多大的影响!

    “哗、哗、哗!”一阵破冰声,刘启在火麒麟恢复行动之前终于将王忠给救了出来,只是王忠已经晕了过去。

    “忠良之将,王之佐臣。蛮荒麒麟现,王带兵斩之!百练成兵,名曰破军赐予忠良!”刘启脑海中出现了传说中的一段话,然后看着即使如格鲁一样巨兽在自己的极冻凝结下都被冻住了3秒可是眼前才1.5秒的样子!刘启暗地里吞了吞口水,还好是自己弄出来的。可是还没等刘启高兴,火麒麟如同刚睡醒甩了甩头然后看了眼已经晕倒的王忠,再看了眼被刘启砍飞在地的破军剑。

    “吼!”一声怒吼下火麒麟全身突然燃起了大火,扑向了刘启杀意凛然,好像刘启侵犯了它一样!

    “不是吧!”刘启连忙将王忠放在地上,然后拔腿跑开。火麒麟锁定了刘启这个目标,转身向刘启追来。

    刘启愤怒了,貌似是我把你召唤出来的吧!虽然搞不清楚状况,可是面对火麒麟巨大的爪子刘启还是选择举起自己的剑格挡。

    “好大的力气!”才一接触,刘启的手都快要被压断了,连忙选择了将火麒麟的力道转移出去这才躲过了一劫。

    “火麒麟不愧为火麒麟!”才一招刘启就知道了它的厉害。

    火麒麟当头怒吼了一声震得刘启头发都飘到了脑后,它刚刚拍刘启剑的爪子竟然没有任何的损伤。身上的火烧得更旺了,显然刘启反抗让它怒火中烧。还好刘启的剑也非凡铁,不然早就被火麒麟的火给烧没了。

    “你还真来劲!”刘启看着又要发飙的火麒麟心中也是一阵阵的狂怒。“我弄出来的东西我还搞不定你么?”

    “极冻凝结,给我冻!”刘启面对着这个火麒麟可是没有半点的保留,直接在火麒麟近身的时候一个极冻凝结然后对着它一顿狂砍,“砍死你个混蛋,让你嚣张,让你叫!”一阵剑雨后,刘启算好时间跳出了火麒麟的攻击范围。

    火麒麟摇了摇它巨大的头颅,身上竟然没留下一点伤只是全身的火焰明显暗淡了一些。一连两个极冻凝结过后,刘启也感觉自己快到了极限。可是火麒麟在恢复一会儿之后,又冲向了刘启。刘启只得痛苦再次举起手中的剑抵挡,“啪!”刘启手中的剑竟然被火麒麟给打飞掉了。

    刘启喉咙有些发涩,退后两步连忙踢起在自己身旁的破军剑。不过破军剑能给剑灵造成什么伤害刘启心里也是没有底,事到如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看着火麒麟再次的扑来,刘启突然转身而逃。

    “打不过,只能逃逃先了!”刘启此时心中就只有这个想法了,不过逃跑的时候刘启还是使出了极冻凝结的霜之衰伤来缓减火麒麟的速度。

    一人一兽在台上追得很欢,往往在火麒麟就要打中刘启的时候那爪子就是拍不下去。场下已经是傻得不能再傻了,麒麟?火麒麟我做梦做得太BI真了。一哥们一狠心又往自己的脸上招呼,“打不醒了!”

    看着火麒麟在霜之衰伤的持续影响下身上的火焰慢慢处于明灭之间最终还是无可奈何的熄去!刘启暗暗庆幸,终于快搞定这个大家伙了。

    怎么拍也拍不到刘启,没过多久火麒麟最终不甘地咆哮了一声,化为了光芒回到了刘启手里的破军剑中。破军剑突然亮起了红芒,凶戾异常。刘启此时才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王忠会如此冷酷了,试想天天带着这么个绝世凶神即使用木盒隔着也是顶不了多大用的。

    “他这也是为了我啊!”刘启长长的叹了口气将破军剑重新装回木盒,走到王忠躺的地方放在了他的身边。

    “这是?”刘启看着王忠那一张酷酷的脸,苦涩的笑了笑。但是当突然看到他耳朵的耳垂处竟然两边各有个小洞时轻咦了一下。

    因为据刘启所知,这个时代、这个世界男人是从来不打耳洞的!可是在王忠的身上竟然发现了这个,“难道他是个异类!”当刘启怀着这样想法开导自己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王忠脖子的肤色很白晰而脸孔却是不谐调的乌黄。

    “女人!”刘启喃喃自语道,同时回想起王忠被自己抱的时候感觉到他胸部有两团柔软的东西,那时刘启还以为是王忠胸肌很发达的缘故。

    刘启心中豁然开朗,“欣儿!”想起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此时就在自己眼前自己还误解了她,心中有些愧疚的叫了一声,同时丢下这个女扮男装王忠向暮娘走去。

    “忠表哥他怎么了?”暮娘见刘启走了过去,对于刚刚那比武的场面也是心有余悸。出于对王忠这个表哥的关心她还是弱弱的向刘启询问了一句。

    “放心吧,她只是晕了过去再等一会儿就好了!”刘启此时如同得胜的将军一样情意绵绵的看着暮娘。“先不管他人了,那我们的事呢!欣儿,我找了你好久、好苦!”刘启望着暮娘,即使戴着面纱刘启也是深情的注视着这个和自己穿越来的欣儿,自己的欣儿!

    暮娘没有刘启心中应该有的调皮一笑或者如同以前一样捣完蛋后跳进刘启的怀抱求得原谅,只是非常感兴趣的看着刘启。打量了片刻后,然后如同天籁的声音在刘启的耳边响起,“你为何会知道我的闺名?”

    刘启听到了这久违的声音,再也不顾其他动情的说道:“从小至今,我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你的名字,想听到你的声音。欣儿,我错了,我知道自己没有向你认真说过我爱你,但是我的生命中不能没有你的存在!我的爱,如同日月、星辰光辉常在!”

    暮娘听着刘启当着全天下人面说出来的表白,那清秀欣长的眉毛微微抖动着显出了她此刻的感动。对于刘启他是很满意的,一个如同传神一样的男人突然降临在自己的招亲大会上,这不是自己一直在期想的么?

    “欣儿,应了。你可以揭欣儿的面纱了!”暮娘如同一个幸福的新娘一样,婉转动人的宣布了这个结果。

    刘启开心的将自己的剑扔在地上,这一刻刘启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战斗后的虚弱也阻止不了刘启去抱欣儿的心。刘启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暮娘的身前,“欣儿,此生我们再也不分开了!”说完揭开了他心目中欣儿对他的恶作剧一样的‘面纱’。

    一张宜清宜美的脸出现在刘启的眼前,刘启想象中的欣儿会对他露出她洁白的牙齿恶狠狠的朝自己凶一凶,“让你这么久了也不了找我!”的场面没有出现。只不过当看清了暮娘的面庞,刘启愣了。

    美人如水,颜如玉。暮娘的容颜一现,刘启好像感觉自己顿时处在一桃花源之中,眼前一亮空谷绝响。这辈子看着这张脸仿佛就足够了,其他的什么也不想,也都可以不要。以李梦香的姿色来言,都会逊其半分。刘启经历了那么几秒的美后,然后身体直直的向暮娘倒去。在晕迷前的一瞬间,刘启看到了自己靠在暮娘的双峰之上,不过暮娘并没有推开她。只是接住了他后俏脸变得很潮红,羞涩的把头低得、很低。

    “我这是在做什么!”刘启在晕去后只余这个问题在脑海中久久没有答案!

    文武招亲大会,开得轰轰烈烈散得也是让人如傻如痴!暮娘选中了那个穿得像乞丐一样的小子了,当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不过相对于蛮牛的抱美而归,这个结果似乎能让人满意那么一点点,毕竟那小子可是身怀绝技啊!最让观众过足眼的是刘启与火麒麟的人兽大战,以及暮娘在除去面纱的容颜。当真是惊为天人,可惜的是天人终归是天人与自己再无可能。

    几多欢喜,几多愁!蛮牛自然是欢喜的一个,拉着张文说个不断关于刘启怎么文试,说得是厉害至极!百事通则陷入了深思之中,因为他从刘启的举动以及表现之中好像发现了什么。这个大胆的念头,他始终不敢轻言肯定因为太难让人相信了,即使包括自己都不能!

    “大王,你不要梦妃了么?”、“啊!”、“刘启哥哥,欣儿好痛苦啊!欣儿快要死了,刘启哥哥你在哪里?”刘启突然看到了李梦香一身鲜血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哭诉着叫自己回去。一会儿刘启又看到了卧龙光线齐齐的从自己身体上呼啸而过,然后刘启在卧龙光线之下变得骨灰飞扬。一时刘启又听到了好像欣儿痛苦的哭诉,自己却对此无能为力。

    “欣儿,不要!不要啊!”刘启模糊间好像看到欣儿终于忍受不了煎熬自杀的时候,手舞足蹈的叫着,然后才发现原来是在做梦自己正躺在一张香气迷人的床上。刘启捂着自己头痛的脑袋,打量了一下这房间。房间里挂满了各种书画,有一张梳装台和一张琴桌。

    “姑爷你醒来了,实在是太好了!幸好你现在醒来了,不然要误了吉时就不好了。”刘启看到一个小丫环出现在房间里,然后说着让刘启莫名其妙的话。

    刘启移了移自己的身体,还好勉强能动!“姑爷?”刘启奇怪的重复了一声。

    那小丫环捂着嘴笑了笑,“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你要取暮娘为妻你不是我的姑爷是什么?”说完小丫环开始整理一件红色的衣服,同时边说着:“不过姑爷对暮娘的感情还真是深,我刚刚还在门外听见姑爷唤暮娘的闺名呢!”

    刘启这才意识到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了,季家庄、暮娘的婚礼?自己是新郎!

    看到小丫环拿着自己的新郎官礼服走过来,想为自己更衣的时候刘启连忙说道:“不用了,我自己来!”

    小丫环甜甜的一笑,“没想到姑爷还这么保守呢,不过只要姑爷愿意小环迟早都是姑爷的人!”说完小环又是妩媚的一笑,“不过等姑爷有了暮娘后,恐怕其他女人再也难入姑爷的法眼了可怜小环是没这个福份了!”说得甚是楚楚可怜。

    刘启被这个小丫环调戏了一遍后,只是很无语的看着这个还有点姿色的丫环在那里自顾自叹。心里却是非常的难受,“此欣儿,非彼欣儿。我现在又该何去,难道从?”

    “还是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来就好了!”刘启哪敢让这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女人给自己换衣服,在小环的几番催促下刘启只得支开她。

    一起身,刘启才发现自己的破衣服已经被人换下来了现在正连同自己的剑放在床前。刘启坐在床上傻傻的看了看新郎官礼服然后再看了眼自己的脏破衣服,过一会后刘启还是将自己的衣服穿到身上。不管怎样刘启都不愿意放下欣儿,更不用提自己刚刚的那个恶梦了。

    刘启却作不出一走了之,表错了白,求错了爱!刘启想起暮娘那和欣儿一般无二的声音只觉得心里很难受。“天下人认为我刘启负心寡意!”刘启摇了摇头,“那又怎样?只要自己用心爱便可以了”只是作为一个女子特别是这个世界的女子,刘启想到的是暮娘会悬梁自尽。刘启有些烦躁的走到暮娘的书桌前,看着暮娘娟秀字迹刘启觉得自己处于进退两难之间。

    让刘启留下来取暮娘刘启他做不到,李梦香那是意外。刘启没得选择而暮娘却不同,可是突然意识到是自己来应这门亲事的。文武招亲,谁能想到,世界上会有两个人的声音竟然是一模一样的呢!也许当欣儿在刘启的身边刘启能识别出来,暮娘不会是也不可能是欣儿。可是欣儿与他失散,让他已经对关于欣儿的任何消息都失去了方寸没了判断力!
437章节目录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