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章维突然,猛地一咬牙,面孔一抽,想说什么却停住了。半晌后,他还是昂着头,闭上了眼睛,缓缓地说:“找杨大人,找董大人。让他们交出凶手加以惩治。要按照法度,不可说报仇,就拉了有关无关的人给人家一刀。”

    田晏风在人搀扶下寻他,站在门口看,对他们的话一清二楚。他眼睛渐渐就涩了,鼻子也在酸。

    在自己的眼中,不管章维再怎么安静,但也是反复无常的枭雄,天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跟朝廷翻脸,什么时候会造反。但这一刹那,他觉得对方变了。这个汉子再不是意气用事的豪杰,而成长为一个可以治理国家的人物。

    法度,一直是关外可望而不可求的东西。

    不管他是具备了一个君王的素质也好,变得可怕也好,他是自己看着成长起来的,田晏风心里难免有些激动,他默默地看了一阵,发觉章维头上扎起了爵后,发出了一声欣慰的叹息。

    “田师!”章维看到他,连忙吐了一句,快步走到他跟前,换成自己搀扶。他亲热地说:“您怎么来了?有事让文骏给我说一声就好了。你这身子骨是硬朗,但也顶不住这吹暴人皮肤的刀子风嘛!”

    “你刚才说什么?”田晏风问。

    “怎么了?”章维不明白,连忙追问。

    入了内室坐下后,田晏风又问:“你刚才说什么?我听说有孩子被官兵杀了,你刚才说要怎么处理?”

    章维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把自己的原话重复了一遍,看住田晏风,感慨夫子说衰老下去就衰老下去了。

    “你怎么会想到这样处理的?”田晏风不舍地问。

    章维有些伤感,他转移情感一样四处看看,低沉地说:“我想到了我妹夫。他一直都给我说,人事变幻太快,人心悲喜不定。要想长治久安,非要让行为,惩罚和褒奖有所依从,人心有判别的标准。这的确需要纲常,法度,礼仪,道德。”

    田晏风有些感叹,眼泪扑簌欲下。他又问:“我听说了他的事。你准备怎么办?听说小姐还没有找到,是吗?”

    章维说:“我想还是先向朝廷要回他的尸体,好好发葬。我?不是不想报仇,可是——。此地乃交汇沃土,贸然向大国兴兵,怕横生动乱。我们这里盐铁等物都需要关内的供应,一旦开战,又能打多久,还是日后再说吧!”

    田晏风知道这又是刘海曾用过的说辞,心里“呼呼”地冒着各种念头。

    他出来后,风雪又紧。一片雪光里,有藏在厚棉里的几个武士望门厅往里进,见了他竟然齐齐打礼。他又是一阵的意外,仰头任雪花沾过胡须,看天喟叹:“刘兄,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可以安息了,此地必然兴盛。”

    ※※※

    夏侯武律冒雪赶回了飞马牧场,家臣,亲戚都已经聚得齐齐的。他面无表情地进了阁楼的大厅时,里面的气氛压得人大气都不敢出,数条汉子都齐刷刷站起身子,看到他那里,只有刘英和余山汉疲乏冲着灵堂跪着,泪流满面。

    他扫了一眼,清楚地知道,余山汉是太过悲伤了,老三是崩溃了。

    随即,一个家臣凑在他身边低声地说:“老余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

    他又何尝不是。相连的血脉是不争的事实,让他早就有了一种大祸临头的预感,等他从内线中得到噩耗,数日来,脑海里总是重复出现大哥的音容相貌,大哥对他的严苛,爱护,因不愿意使用筷子而给他一巴掌的往事便不停在他心头翻过,盘旋,一点、一点儿膨胀,让他吃不下,睡不去。

    他一路回来,只觉得心凄楚得发胀,胀得几乎把胸膛也裂破了。

    他用冰凉的手挥了一下,似乎是想挥去这恍惚一样,却反挥出了人影出来。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大哥拿了一个饼子,掰了一半给他,剩下的给了旁边的弟弟,他吞吞结结地问:“哥你呢?”而哥哥却还在那儿笑。

    他终于忍不住了,在众人面前挂上了两行眼泪。

    秦茉和他一块儿回来,一下车就跟着他,知道他被折腾了数日,连忙挽上劝孩子一样地说:“先进去休息,休息。啊?!”

    铮燕茹看到飞孝站在父亲的身后,浑身披着冰屑,心疼不已地挽到身边,可和夏侯武律铁板一样的面孔一个照面,不知怎么,竟一下晕了过去。

    一群女眷慌了神,连忙七手八脚地带了她下去。

    等章维到达牧场时,夏侯武律正把自己独自关下,以求冷静决断。

    章维带人进了不远的议事堂,立刻看到十数个膀大腰圆的大汉,见他们全身甲胄,如同欲食羔羊的老虎一样,或坐或卧,不发一言地等待着,他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到了晚上黑,闭关三日的夏侯武律终于用了些饭,出来见人。他没有给任何人打招呼就穿过众人中间的道路上走到章维的同侧,只给拱过来的汉子们说了四个字:“血债血偿!”

    一言既出,下面嗡嗡着响。

    他沙哑的声音不大,却一下将包括章维在内的一些人震撼。

    章维心中不安,连忙好言劝阻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靖康虽然衰落,但不乏雄兵猛将。此次报仇,必是一场难以想象的血战。我看还是先要回阿哥的尸体,好好发葬吧?”

    人人都知道,夏侯武律的脾气更暴躁,靠近时就能让人感觉到寒意,就连牧场的狗见了他都不敢叫,也只有章维才能这样劝解一番。但劝是劝,夏侯武律却也极不满,冷冷地说:“我只要你出一万人马!愿不愿意随你的便。”说完,他就大步出去。

    章维叫他不及,“唉”了一声,吐了一口郁气。

    刘英走到他身边,好言解释说:“章爷别在意,我二哥脑子浑着呢。”

    章维点点头,心中稍安,觉得他还没犯浑,但还是郁结了一股不痛快。

    下定决心后,夏侯武律轻松了许多。

    两日后,他把议定的各部人马颁布而下,给出他们一个月内的准备时间后,而那时正是冬雪未化时,冬去春来,马瘦食乏。

    一圈部落首领只好来闹腾章维,都不想这样出军,只觉得夏侯武律疯了。

    夏侯武律不管章维和许多部族的首领多么的不满,心中只凝了一股劲:不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的敌人!并在稍后将此话放遍草原。十二月二十六日,他让刘英率八百人袭击了放地的千余驻军,并决意要将数百俘虏人全部祭天祭山。

    当天,武律山下来了许多抵触靖康人的下野各部贵族。

    他们暂时把预计的征战劳苦抛在一边,观看这盛大的人祭,觉得这些让草原不得安宁的外来者的确应该流尽鲜血。

    山下冰旗如浪。大雪混卷,无数羽花般的乱片从空中糊过人面。

    整个雪地雪上又盖雪,混着脚印马蹄,就像山羊啃过的草地。

    盛大的祭礼就要举行。在轰隆的流云空翻下,一队一队的俘虏被押解出来,眼看一声令下,一个一个的人头便会斩落,一腔一腔的鲜血便要将此地的鲜血染红。浑浑噩噩的余山汉陡然醒来。

    他看到绩麻一样的人众,清楚无比地反应过是什么事发生,立刻寻到站在一处平坦山台上的刘宇,跪于面前,泣不成声地说:“我也是这些人中的一个,承蒙主公不弃,引为左右,才有我的今天。您要拿这些祭天,我何以自处?!主公在天之灵又怎能安歇!”

    夏侯武律看看他积毁销骨的面容,和盖过腮面的铁茬乱须,伸手挽他,说:“我并不是要发泄仇恨,而是在进行一场战争。我放过他们,他们会不会在战场上放过你们?!他们人的鲜血是鲜血,我们的人流的也是鲜血,与其让自己流血,不如让敌人流血。”

    “可是……”余山汉木然。

    “没有可是,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是我大哥的手足兄弟,也是我的手足兄弟。”夏侯武律边说边挽他起来。

    “上天有好生之德。二爷,你就留了他们,分给各族做奴隶吧!”余山汉站了一下,却又跪下。

    “你不觉得这样是在侮辱他们吗?勇士可以战死,却不能苟且偷生!”夏侯武律哼了一声说,“若是勇士,必然不愿意屈辱地活着,若不是勇士,杀了也不可惜!”

    正在这时,一人小跑上山,在夏侯武律身边停下,眼睛里满是泪花。他一来就说:“辛爷思念主公,说去就去了!”

    夏侯武律一下转身,眼睛射出寒芒,不敢相信地冲来人大嚷:“怎么可能?辛燕他只是偶感风寒,昨天还在替这些囚犯求情!”

    来人吓了一蹦,连忙跪下去。夏侯武律收回自己的目光,任一股雪花冲击在脸上,却仍出神地看向白皑皑的远山。过了良久,他才疲倦地说:“就分给各部族做奴隶吧,稍后以牛羊祭祀!”

    渐渐小了,最后终于停下,祭祀的时辰到了。

    身着重甲的将士一簇一簇拥在半山山台下,举目上望。

    夏侯武律雪白的毛缨子微微飘动,浑身被雪光镀了一层光环,开始祭拜。

    山峦如炬,绵延如章。天地昏黄,荡生烟云。

    夏侯武律看着下面素裹的群雄,突然抬头望天,惊雷一样怒喊:“哥哥!你等着!我给你报仇来了!”

    三军将士冲天怒吼:“报仇!报仇!”声势冲天,荡得天地震撼,难知几处雪崩,几处兽惊。

    秦台猛地一震,从床上惊跃。

    他似乎听到何处的怒吼,似曾听到漫天的杀声,爬起身子,看一看新宠泰雪儿抱着腿蹲在角落里,面色发白,也知道自己吓着她了。

    对他来说,刘海的死就好像雪泥鸿爪,做了攻击秦林旧臣的武器后,早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做梦也想不到数千里之外的事情。

    魂魄悸动之后,他只是想起了秦纲和秦汾,觉得梗在心里跟刺一样。

    他揉着眉心听泰雪儿倾诉自己的怕,搂住就哄宠一番。

    他的正妃黎菲是不用这样的,她只会安慰男人,劝告这那,也许正因为这一点,秦台不知道怎么就对她提不起兴趣。看着这个人儿在自己的怀里娇喘嫩哼,他就觉得怀中这才是自己的寻了大半辈子的最爱。

    正是他整个人都为了几句撒娇烂醉得一塌糊涂,浑然不愿意想任何事情的时候,泰雪儿突然一撅嘴巴,推拒不休:“不嘛。不要碰我?!”

    “又怎么了?我的心肝宝贝?!”秦台大为意外。

    “我不喜欢你的妻子,她总说我是狐狸精!”泰雪儿愤愤不平地嚷,“你说你多么疼我,为什么要我看她的眼色?”

    “她年纪大了,妒嫉宝贝的青春貌美不是?!好坏她是我的发妻,你就迁就她一下?”秦台现出那黄脸婆的面孔,无可奈何地说。

    “那她怎么不迁就我?她会弹琴吗?她会跳舞吗?你怎么不每日都去搂着她睡觉?!想要人家的时候就哄人家,不想要了,就知道让人家谦让。”泰雪儿给了个白眼,爬出他怀里,揉揉粉团一样的鼻子,坐在一边。

    秦台抖了两下两人合盖的被子,假装生气,可见她嘟嘟着花瓣一样的粉唇,粉脸涨得通红,只好安慰说:“改天休了她!让你做晋妃!”

    “不行。要我做皇后!”泰雪儿头一抬头,不依不挠地说。

    “皇后?!”秦台愣了一下,眼睛里狐疑不定,问,“你要嫁给我小侄子?!”

    “你别骗我。整个长月城都知道,皇帝被贼人胁迫。为了不让他们要挟,满朝的大臣都打算要推你做皇帝。我就想做皇后!”泰雪儿乐颠颠地说。

    秦台不安的灵魂骚动,好像是感到苍天的震怒,脸色一沉,一下变得严厉,连忙问:“你听谁说的?你就不怕——”说到这里,他也不知道泰雪儿要怕什么,立刻爬起身子,脸色难看地就往外走。

    “我数十声,准回来!”泰雪儿在被窝里偷乐道,说完,她这就在心底念叨,一直吐“九”还没有见人影,心里不由发慌,只得看住帷幄,拖延这个第十声。

    她等了半晌,却再也看不到秦台回来,渐渐失望,低哼了声“十”,埋在被子里难过。

    正在这时,秦台那熟悉的声音在耳朵边响起,说:“宝贝,你可不要把这些说给别人,知道吗?”泰雪儿抬起略红的眼睛,推着他笨重的身子说着“不”,最后才问:“为什么?”秦台叹了一口气,不再瞒她,说:“时机还没有到。皇帝是被人胁迫了,但有些人却以为是我故意不接他回来。人言可畏呀,秦纲都不敢加皇帝号,闹了还政一出,我们要等待,慢慢地等待!”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