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 > 正文 164

正文 164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儒喝了一口清茶,说道:“想好了没?”刘启说道:“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不过这所谓的‘钟官令’是做什么的?”李儒叹了口气,说道:“让你去铸钱,钟官令当然就是主铸钱的官职!”刘启咳了一声,显然为刚才的“无脑问题”而自责,随后小心翼翼的看了李儒,说道:“俸禄呢?”

    声音很轻,犹如蚊子哼哼一般,但李儒所回答的声音也很轻,只不过在刘启耳里犹如天雷!李儒轻声道:“和你说,有用么?你又不领……”

    刘启有些郁闷的想要出门,李儒说道:“回来?做事还这么毛毛躁躁的么?”刘启翻了个白眼,随后见到李儒慢腾腾的从柜子的暗格中取出一幅毛制的的地图。

    李儒慎重的打开地图,整个长安一览无遗。和刘启前几次遛马的结果差不多,尽管很多地方都是禁区,禁止通行,不过说起长安这座城池,想到的永远是这是个宫殿之城!刘启感慨了一声,说道:“很难想象到先朝的时候,长安是什么模样?”李儒“嘘”了一声,说道:“噤声!看过之后,就忘了它!”

    刘启一愣,随后才想起,这个年代是个地图保密的年代,不过心中对李儒的谨慎更敬佩了!李儒手指划过了长安的西南角,指着那一片区域,硕大的三个字“未央宫”很是显眼!刘启倒是知道,皇帝刘协是住在那里,不过这么一看却是大大不妙,因为在未央宫的北面,北宫和桂宫都被拆了……

    李儒仿佛看出了刘启的疑虑,开口说道:“那两处宫殿年久失修,如今国库也是没钱,倒还不如用一笔钱修一修未央宫的宫墙!”李儒的手指接着往东,随后又点到了御道以西(东面是长乐宫),武库之南,说道:“这就是你当值的地方,我会安排人把守好的!也是你的老熟人,李傕这人还算是靠谱!”

    刘启点了点头,尽管历史书上把李傕说的残暴不堪,不过那几天一起并肩作战的时候,俩人确实相处的不错。李儒说道:“我给你五天空闲的时间,五天之后,你就搬到未央宫吧!”刘启说道:“这么急?处理不好,恐怕就是一场骚乱!”

    李儒说道:“怕什么!商鞅的法子摆在那里呢!利诱加上威逼,那些小民还不乖乖的交出兵器,至于大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只要面子上能过去就行!”刘启又倒上了一杯水,说道:“叔父,果然算无遗策!”

    李儒有些恼火的说道:“什么算无遗策!到现在雒阳还未搬迁完毕,你可知道,就在昨日,相国又把吕布派到前线了!”刘启对这一段历史并无印象,只记得罗大忽悠的演义,可到如今华雄未死,五斗米教都能逆袭,他感到更加迷茫了……

    李儒说道:“那些逆贼也不知道在拖什么,到如今也没攻破虎牢,甚至那些军队都躲在鲁阳一线!”刘启苦笑一声,说道:“如今都是春耕时分,他们想熬就熬吧,离着远拖就是,看谁先粮食告罄!”李儒和刘启并不清楚,由于诸侯的军队离开了驻地,一是春耕时节人心思种,二是黄巾势大,甚至韩馥、袁绍等人都调了一部分军队回援,不仅仅是粮道问题,而是很多地方已经成了黄巾治下,犹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三者,袁术摸不清刘表的态度,最令他心疑的是,刘表初控荆州,但很多消息表明刘表要对他不利,甚至连原本荆南势力范围中,除了长沙,其余三郡,都归了刘表……

    门外有人咳了两声,刘启小心的把那方铜印收回到囊中,说道:“好啦!我先回去了!”李儒卷起了地图,放回到暗格后,才说道:“有啥事儿我会再和你说,至于入宫的忌讳,到时候有专人和你说,算你走运,陛下还小,没什么妃子,否则,有你头疼的!”

    刘启又是一脸黑线,他起了身,看见李甲,对他一笑,随后出了门。刘启的耳朵很灵,隐约间听到了模糊的一段话,几个字眼略有些敏感,“李肃、孙坚……”刘启摇了摇头,想不出李儒在干什么。

    与其他访客不同,刘启要回家走的却是后院,毕竟那通着的门看起来更近一些。李儒的家可不似贾诩家一般,侍女倒是不少,可惜的是顶天了就是中人之姿,听说岳父李儒有两个妾,是李董氏的陪嫁(按理说这两个应该是媵,不过按周礼来说,媵的地位比妾高),可惜了,一个都没生出后代的……

    刘启有些聊赖的听着侍女说道,“少主好!”声音很好,可惜了,脸却有些惨不忍睹,至于舞女,李儒府上必须有,不过在那个母老虎的眼皮子底下,估计那些有姿色的,只能陪客人了(腐败吧,客人上门还有女奴陪睡,万恶的旧社会)……

    “嘎吱”一声门响,刘启一回头,有一只仍旧有些“朦胧”的萝莉拿着一个小杯子和刘启来到这个世界后所创造的第一个福音——牙刷,走进了院。刘启笑了一下,想不到李婉刚睡醒的时候更可爱啊!

    花白底色的曲裾,乌黑的头发编成了“燕尾”(分髫髻,即反绾髻,只不过留了一个发尾,垂在肩后,是未出阁的小娘子的发型),小嘴哼着欢快的小调,来到一个小“池子”,开始了“左刷右刷”……

    刘启猫着脚步,在萝莉身后的侍女本想提醒她,但看到刘启那作怪的眼神,还是忍了下去。四月的天已经很暖和,太阳渐渐升起,给了大地无数生机,可惜的是,萝莉似乎依旧没有睡醒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个看似是池子,事实上,仅仅是个排水池,这个年代已经有了排水系统,尽管是在地表……

    “哇”的一声,随之而来的就是李婉那高亢的童音“啊……”这个年代没有牙膏,看不到李婉脸上的白沫虽然有些可惜,不过侍女却是捧着肚子笑了起来,因为李婉下意识的一回头,整个刷牙的口水喷了刘启一脸!

    李婉丢掉了往日的矜持,把小杯子放到一旁,两只手不停地拍打他,小脸红得像苹果一样,“臭启”的喊声顿时惊掉了满院子正在栖息的小鸟……远处的李董氏看了看正在玩闹的两人,随后先前那有些惊慌的心又沉了下去,甚至隐隐间还有些羡慕她那个女儿,因为李董氏的丈夫李儒可不会像刘启那样,他可是块木头……

    刘启恐吓了萝莉之后,心情大好,回到了家,连早饭都多吃了些。香喷喷的贴锅子(锅巴),伴着盐梅子,看着就令人口水下咽,尤其是大锅巴黄酥酥的类似碗一般大小,一口一个香!刘启有些诧异的看着田氏,想不到这个很低调的侍女还是很有一手的!贾诩喝了杯清茶,就去当值,今天的任务有些重,毕竟是李儒收铜器的第一天,贾诩去压场子,防止出意外……

    小萝莉今天来的时间似乎有些晚,一看到刘启脸就红红的低了下来,小手在背后似乎是摸着什么,心痛她的贾氏一看就把这个温柔女子抱在她怀里,多好的小娘子啊!刘启正在忙着收拾东西,尽管他在家里还能“呆五天”,不过刘启觉得有一句话说的很对,“计划没有变化快”,说不准就在明天,他就要去“未央n日游”了。

    李婉倚着贾氏,在刘启的房内看着一些衣服裤子渐渐被包成个包裹,还是忍不住道:“启?你这是要去哪儿?”刘启右手把一件长袍叠好放在包内,嘴中说道:“叔父给我找了个活儿,过两天就要搬到未央宫去!”

    李婉声音有些焦急,说道:“未央宫是哪儿?”刘启没好气的叹了一声,随后走到小丫头面前,摸了摸萝莉的“燕尾”,说道:“未央宫是陛下的住所,自然就在长安喽!”李婉仿佛放下一件心事,说道:“那就好!不过,竟然是在长安,启,你为什么要收拾东西?”刘启左手把玩着小丫头的“燕尾”,惹得贾氏都有些不高兴,随后手一松,说道:“未央宫是陛下的住所,哪里是能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

    李婉小脸一皱,随后想到:“哇!这样的话,岂不是以后见不到你了!”贾氏一把捂住她的嘴,嘴里喊着:“呸呸呸!说的什么话!仅仅是几天而已!”李婉被憋得脸有些红,等到贾氏松开手时,眼睛有些不敢看刘启,说道:“你……你一去,几天啊?”

    刘启摸了摸脑袋,说道:“这可不是我说的算,啥时候叔父点头了,啥时候我就回家!”李婉的声音有些嘶哑,低声嘀咕着,不过听力极好的刘启却是在心中笑了起来,因为小丫头说的是,“爹爹坏”!

    真是天真可爱的小娘子啊,刘启有些好笑的看着她,嘴里继续说着:“或许十天半个月,或许三四个月,或许一两年……”贾氏的脸色一变,但她看到了刘启的一脸怪笑,随后还是咽了下去,有些怜爱的看着这个单纯的小丫头。李婉的眼圈彻底红了,有着水花,努力的不让它流出来,真是我见犹怜(注意情绪,想歪了的通通小黑屋)。

    刘启叹了一声,装作情圣那般,拿出块丝巾替她擦了擦,不得不说,丝绸所制的丝巾就是柔滑,一点粗糙磨手的感觉都没有……

    小丫头的声音很低,听着就令人有些难受。李婉轻声道:“启!不去好不好?你走了,谁还陪我玩?”刘启苦笑一声,果然,这个年纪的小娘子永远还是玩乐为主啊,不过想想这样也好,无忧无虑的长大,总比那些拴在牢笼里的“痴呆文妇”要好得多……

    刘启低下了身子,望着近在咫尺的那一张小脸,说道:“婉儿,难道除了我,你就没有别的玩伴了么?”李婉点了点头,小脸竟然有着一丝“愁苦”的模样,低声说道:“没入洛阳前还有一两个,可是如今一个也没有了!白姐姐老是对着一个人发呆,她才不理我呢!”刘启感到有些苦笑,说真的,董白和他差不多大,和李婉就差了三四岁,可听李婉这个口气,竟然“思春”了,难道少女真的这么早熟么?

    贾氏一把抱住她,说道:“没人陪你玩,我陪你!”李婉点了点头,眼睛却看向刘启……刘启有些无奈,要说李董氏和贾氏当然会关心她,可惜,年龄有代沟,至于李婉没找到玩伴的原因他也能猜出一二,一来环境换得太快,这总得有个适应期,二来也与大臣依旧和董卓对立有关,毕竟在这个“阶级社会”里,找朋友也是“门当户对”的(袁绍就因为“礼贤下士”而天下闻名)……

    刘启苦笑一声,说道:“真要忍不住了,就和你爹爹说就是,大不了你陪着我去皇宫住!”李婉的眼睛发了光,但刘启却深深的后悔,就连贾氏都惊呆了,她实在是没想到刘启竟然会这么“胆大包天”,带着“闲杂人士”住进皇宫,天哪,他疯了么……

    一阵马鸣声传了进来,刘启如逢大赦,他知道,这个时间一般是徐晃练完武后,固定的“痴呆时间”。同样,这个时间段是前院马厩中绝影最烦躁的阶段,因为它能感受出,它的主人的部下老用一种“痴迷癫狂”的目光瞅着自己最疼爱的妻子,或者说是它妻子的肚子——那个未出世的小马驹!

    好吧,刘启确实感到了什么叫“幸福的烦恼”,有智商的马很好很强大,但过于聪慧的马就令人很无奈了,尤其是绝影最近迷上了酒,尽管每一顿的量不大,仅需要一点,但如果刘启或是贾氏忘记添酒的话,它会毫不犹豫的打着响鼻,脖子一拦,不让人走……以至于,贾诩前院的马厩,又加了一个新的马槽,两匹马都有专用的,很是奢华……

    刘启出了门,轻轻地咳了两声,回过神的徐晃装作没事儿的人一般,好吧,刘启是不会对这个男人说什么的!自家的亲兵,当然是由自家养着,出兵器出马匹都是天经地义,更不用说,如今在这个世界中,可能是最好的座驾之一即将“出厂”,换做别的男人,只要是“爱车族”,恐怕他们的所作所为会更疯狂……

    刘启摸了摸绝影的脖子,绝影贴进了刘启,大鼻子闻了闻,蹄子终于镇静下来(注:马的视力实际上算是近视眼,不过夜光下视觉较好,马辩人主要靠听觉和嗅觉),不过刘启有些恶趣味得想,“白加黑”能生出什么来,不过杂色的可能性不大,毕竟都是大宛的纯种马。刘启看了看“黑白配”的另一方,尽管小白依旧有些警觉,不和先前那般亲热,不过想想这也是应该的,毕竟小白也是怀孕的,母性的警惕本身就令人感到敬服……(未完待续。)
163章节目录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