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 > 106.夜袭

106.夜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张宁开了个小会,说是会议,但与其父张角的作风完全不同,直接就是下达命令。渠帅碰上这不讲理的小娘,有任何委屈也得忍着——打也打不过,拼背景也拼不过,最关键的是,小娘能一直带着大家赢!不过这些话也只能是心里偶尔抱怨一句,小天师不是白叫的。渠帅听了听命令,各自唱了声“喏”就下去了,其实这也差不多是老一套,这几个月实在是太熟练了——“疲兵战法”!

    夜晚,汉军大营边角处,刘关张正商量着以后的出路,卢植倒了,董卓则是想见也见不到。刘备有些不甘心,他的乡勇就剩下几十个人!离乡的时候,刘备意气风发,带着五百人冲向战场。在刘蓟州手下当官时立了功,部曲又扩编了五百人。

    可如今呢,凄凄惨惨几十人,甚至其中一些士兵已经残了,战斗力又打了个折扣。刘备猛然醒悟到当年为什么项羽不敢过江东了,不是自大,而是不忍!他不忍心见到江东父老失望痛苦的样子,说到底,还是一个“仁”字!

    关羽和张飞罕见的静默了起来,尤其是张飞此时更加难过,张氏是涿郡豪强,甚至不少精兵都是张飞的家生子,好几个都是与张飞同时长大的,可想而知这其中的悲痛。原本卢植在的时候,还有个立功的盼望,如今也仅能心如幽水了。

    低沉的号角声,打乱了三人的思绪,甚至使得三人有些茫然,这是做什么?事实上,以号角声为号的军队多是少数民族如羌、匈奴等,再者就是在北方的边军了。刘备当初建军的时候是野路子,不过张飞家里藏着些浅显的兵书倒是能糊弄过去,不过等到他们投奔卢植后,倒是恶补了好一大段时间,勉勉强强有了些章法。只不过卢植被押解后,刘备没人教导,对正规军的军法还能说得上是略知一二,但对于边军的战法可就是一头雾水了。

    三人出了营帐,喊过一个小校方才知道,前军大营已经被偷袭了三次,董卓此时有些恼羞成怒,准备“出击”了。即使是粗神经的张飞也感到此番出击似乎是很“不妥”的,但董中郎的命令可是不敢违反的。刘备等那小校走后,对关羽张飞说:“既然董中郎没对我们下令,我们就不用去了,不过今晚告诉手下们,精神点,别睡得太死!”这其实也不是刘备三人故意偷懒,实在是白天的时候击鼓点将时,刘备所部被西凉军“排外”了,无他,没有当官的——就连刘备也仅是个白身而已。虽然西凉的军吏打着官腔说什么感谢协助云云,但眼角里那丝蔑视却能把刘备等人眼刺瞎!

    董卓其实也很烦躁,还没入虎牢关的时候,路上的败报一个接着一个,似乎一点喜气都没有,唯一令人有点高兴的是地盘似乎损失的并不大!但董卓知道,这也仅仅是表象,地盘虽然丢的不多,但死去的士兵太多了,更可怕的是,当这些“精兵”都死干净的时候,用什么去挡黄巾引发的洪水,黄巾走得慢只是手下的难民太多了。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董卓最烦心的是京里宦官的信,说什么速速破敌云云,若不是前天的捷报能让人舒口气外,董卓都有些厌倦了,似乎回乡是个好主意?董卓所在的中军大营离着前军是有些远,但是董卓本来此时就睡得轻,一有些风吹草动就醒了。

    董卓此时骑得并不是赤兔马,而是黑灰色的马,穿的衣甲也算是有些普通,这也是董卓的经验,夜袭的时候穿些明亮亮的,让敌人一看就是活靶子。董卓其实也是逼不得已,每一次黄巾的夜袭虽然丢下百余个首级,但军中的将官一看就知道那些是老弱,瘦的快皮包骨头了,但如果不冲出去,等到几天精疲力尽后,就又成了卢植的翻版。

    此时已经算是七月末,月亮差不多亏成了芽儿,不过星星还算是明亮。董卓带着4千人“浩浩荡荡”出了营门,带的人并不多,但至少营里的人部分能趁机休息一下。在董卓刻意的“照顾”下,林间不时的有惊鸟飞出,但过了一会儿,董卓凝重了起来,看着前方静幽幽的小树林,吩咐手下说:“前方必有蛾贼,你带着人……”

    黄巾渠帅彭牛笑呵呵的听着“声势浩大”的骑兵队顺着林边路过,丝毫没有想到危机已经来临了,还在幻想等到董军过后就带着手下弟兄再去前营干上一票!事实上,彭牛的手下也不多,几百个人,不过在董军路过的时候,老百姓天生胆小的性子硬是让他们没敢发出一点声音,即使被蚊虫叮咬的很厉害。当然,彭牛这种高官自然有小天师赐下的符箓,驱除蚊虫。

    彭牛正准备招呼人从林子里出去的时候,忽然听到“呼啦啦”的声音,刚想怒斥什么,突然火把一亮,然后就看到了几名士兵死死的盯住了他。彭牛的脸色一白,他的手下可是严令熄灭火把,刚想逃跑,但此时杀声叫声传了过来,他心里踉跄了一下,知道这一次他是栽了!

    董卓用同法炮制了几处“暗伏”,连带着手下的士气再一次高涨了起来,尤其是几乎大多半士兵的马鞍前挂了一两个首级,这就是军功啊!而且是在主帅眼底下的军功,谁都抢不走!4千士兵已经想好了明天回去后如何向同袍炫耀,这就是白捡的!

    董军的士兵睡了一个好觉,天亮的时候,在军营的辕门处又高高挂着几个人头,其中一个正是彭牛的!这几个人头其实也是昨夜破伏的时候被俘虏认出的头目的首级,当然董军手下是不留俘虏的,他们唯一的作用就是军功和认人而已。

    事实上,昨夜董卓并没有把所有的伏兵都一网打尽,有部分奸猾的渠帅似乎是嗅到了不妙的气味而其前撤退免过了一劫。还有个渠帅,仗着幻术躲过了一劫,不过他也见识到了董卓的小花招。

    张宁此时的脸有些狰狞,虽说有些恼恨那些提前撤退的,但再一次见识到边军的战斗力还是让她心里敲响了警钟,头一次认识到父亲先前的战略比她想的好多了,边角果然是不好占得!张宁思索了一会儿,又笑颜如花,朝着侍候的道童吩咐了几句。

    城门口挂着免战牌,董卓在赤兔马上气的吐了几口唾液,想要硬攻但井阑早已经被黄巾毁去,想到这里董卓越发的恨卢植那个老匹夫了。两排手下小校轮着队骂着黄巾,什么张宁该给我们大帅暖床云云,城门上如同缩头乌龟一般,竟然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是当小校大胆的走近几步时,从某个隐藏的角落里必然射出几只箭,倒是令那帮子西凉汉子缩了胆子。董卓暗骂一声晦气,就退了军,大热天晒上一天确实很难受,更何况,白天他一点好处都没沾?

    城里的黄巾有些躁动,事实上董军的骂阵也是很有效果的,只不过被张宁强压了下去。张宁要的就是憋一口气,以致于再次“夜袭”的方案,黄巾渠帅少见的没什么脾气。张宁笑了一声,吐了吐小舌头,对晚上有些期待,她想看看对加了料的“夜袭”,董军能有什么反应?黄巾渠帅们个个仿佛变成了金刚,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眼前娇美的小娘子如同红粉骷髅一般有万般恐怖。张宁“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房间,留下了大眼瞪小眼的精壮汉子。

    渠帅们小心翼翼的看了下四周,小娘子终于走了!各人舒了口气,看了对方,均是苦笑了起来,同时内心未免不是有些懊悔,在中军虽然能常见大贤良师,但那有自领一军的快活!只是这话却只能咽到自己的心里,各自抱着拳随后就散了。

    张宁的道童推着把小木车,说道:“小娘子,车我推过来了!”张宁溺爱的拍拍道童的头,说:“好了,没你的事了!下去吧!”张宁坐了一下,感觉有些硬梆梆的,想了想,又拿出一个垫子铺到了上面。今晚,可就靠着它了!

    深夜,汉营,董卓红着眼从垫子上爬了起来,他好不容易睡着了,可是却被营外的鼓声给惊醒了。董卓有些口渴,拿出水袋,润了润喉咙。李傕小心的掀开了营门,探了探头,看见董卓已经醒了,就连忙进来,说道:“主公,那帮子天杀的蛾贼又来了!”董卓不耐烦的说:“哼!我耳朵好得很,不至于连鼓声都听不见!这帮子蛾贼还变本加厉了!你赶紧派人回京催促一下,没了军械,难道我们就这么靠着?”

    董卓也是无奈,手下这帮子边军野战可说得上是天下无双,但制造军械可就一眼黑了,他们可不像卢植手下带的禁军,至少简易的攻城器械还是能造出来的。至于如今在董营里的卢植部残兵,他已经忽略了,李傕也没有提起。

    李傕说:“主公,蛾贼不仅敲鼓,而且又偷袭了前营两次,好笑的是丢了几百个首级就跑了!”董卓有些诧异,说:“这倒奇了,难道昨晚杀得还不够?”董卓有些头痛,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后悔将李儒留在河东。事实上,若不是河东黄巾突然暴起,董卓也不会将李儒留下辅佐牛辅。某只蝴蝶,小小的翅膀似乎越扇越远……

    李儒不在,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手下尽是老大粗,董卓叹了口气,看着李傕,说道:“罢了,点起军马再出营一次吧!”李傕犹豫了下,还是说道:“要不就由末将出去吧!”董卓“嗯”了一声,好奇地盯着李傕。李傕的性子,虽然有时也杀良冒功,但是在明面上不是个爱争功的人,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腹黑、闷骚。

    李傕说:“末将,只是觉得,蛾贼似乎有些不妥……”董卓有些欢喜了起来,手下的一根筋似乎有了些长进,说:“你说说看!”李傕组织了下语言,说道:“昨天偷营还能说得上是疲兵之计,今天知晓了我军的破敌之计还如此的猖狂,甚至击鼓诱惑,末将认为其中必然有诈!”

    李傕抬头看着董卓,见到上司鼓励的眼神,心神更足了,说道:“蛾贼想必是有埋伏,或以火攻,末将认为,不如让末将打头阵,再派一军呼应,即使是有误,也能将末将救回来!”董卓哈哈大笑,说:“不错!不错!你就打先锋,本将自带一军呼应,莫要叫蛾贼小觑!你告诉郭阿多,让他警醒点,小心被偷了大营!”李傕应了声,欢天喜地的下去了。

    辕门哗啦一声,一阵轰鸣,骑兵们“大咧咧”的冲了出去,李傕依着昨天的“法门”又宰了几个小头目,心里又放松了不少。李傕的亲兵张李准说:“主公!似乎是没什么异常啊!”李傕说道:“害我虚惊一场!你派人禀告主公说一切正常!”

    很快,董卓接到了前军来报,眉头皱了起来,不过还是问道:“一切顺利?抓住敲鼓的人没?”李傕的亲兵一愣,赶紧说道:“没有,绝对没有,别说是大鼓了,连鼓槌都没搜到!”话还没说完,又是一阵“激昂”的鼓声似乎在嘲笑着什么,董卓静下心听了一会儿,说道:“没找到?听声音好像离着并不远!”

    董卓似乎想到了什么,说:“你赶紧回去!让李傕小心点,恐怕这事儿有变!”董卓又低下了声,嘱咐道:“你告诉他,审时度势,若还弄不清楚虚实就赶紧回来!”董卓这也是有些无奈,自打他出了辕门后,总是有些心惊肉跳的,总感到会有什么事发生,只是此时骑虎难下,莫名的退军只会让蛾贼更猖狂。随后郭汜传来的消息倒是让董卓心安了一下,大营到现在还平安无事。

    出营大概有三刻了,李傕虽然兵器还没染血,但手下的斩获还是很喜人的。李傕不自觉的小声的哼了家乡小曲,有些飘飘然,似乎升官发财就在眼前。李傕借着火光看了看周围,说道:“差不多了,准备撤退!”

    事实上,李傕所部离着城池已经不远了,此时已经是走了三分之二的路。有个副将说道:“反正离着近,要不去偷城?”李傕笑骂道:“方明你这个人不厚道啊!先不说那帮子蛾贼能不能养得起马匹,就说我们连蛾贼的军装都没有,怎么偷?哦?胯下那玩意又管不住了?”方明笑呵呵地说:“这也没办法啊!这都快两个月没见女人了,真是想念白嫩嫩的小娘子啊!还是汉女好,那跟那些羌女似的,皮肤又粗脾气还火爆!”(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