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吞噬世界之龙 > 第二十四章 人性?兽性?

第二十四章 人性?兽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与此同时,在无尽的深海当中,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巨蛇躺在海底最深处静静歇息,另一边则饶有兴趣的注视着少女的哭泣,感受着从少女心中所传来的种种诸如悔恨、狂热、嫉妒、愤恨、畏惧等等复杂情绪,其感情之复杂多变,令这条拥有人类思维模式、却没有完整的人类记忆的大蛇看的饶有兴趣。

    “有趣。”

    而感受着这一切的大蛇,则是对于自己所作出的选择大为满意。

    大蛇没有什么野心和欲望,所求不过是满足自己的饥饿和酣睡而已,而自从他将太阳吞入腹中之后,也确实是得以不再感受到饥饿了,事实上,那个无限炽热、始终散发着无尽的光和热的太阳,此刻还完完整整的待在他的肚子里呢。

    相比起那些食物,这个令大蛇浑身上下都感到极为舒服的暖炉,可谓是让大蛇不但是满足了原本永无止境的饥饿感,还让他得以有时间去思考和理会另外一些他原本所忽视的东西。

    比如说……

    那些时常在他耳旁回荡的细小声音。

    那些细小的声音,早在大蛇刚诞生没多久之后便出现了,只不过一直处于极度饥饿感当中、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大蛇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理会那些比蚊子嗡嗡叫的声音大不了多少的细小声音。

    而在大蛇吞下太阳之后,这样的细小声音便一下子变得非常之多了,而且时时刻刻都在不断增加。

    不过恰好,正处于酒足饭饱阶段,终于有闲心去思考一下这些声音究竟是什么的大蛇,开始兴致勃勃的对待起这些时刻缠绕在自己耳旁的细小声音了。

    “请将太阳还回来吧……”

    “希望……”

    “……”

    无数纷杂而细碎的呢喃声在大蛇的耳旁环绕,有的声音在乞求他把太阳还回来,也有的声音在朝拜她,更有一些声音在向他许愿,还有的声音甚至是傲慢的命令他、呵斥他。

    声音的主人不一而足,有的是学者,有的是国王,有的是预言家,还有的是野心勃勃的篡位者、将军、贵族、海盗……

    种种声音不一而足,种种提及到耶梦加德之名的声音也都会被大蛇所听到,不过,在饶有兴趣的听取了一些声音的祷告之后,大蛇便很快对此失去了兴趣,因为有太多太多的祷告都是一样的,无外乎乞求力量、乞求财富、或者试图向他献上牛羊祭品等等。

    假如是在大蛇没有吞噬太阳之前,对于那些牛羊祭品大蛇或许还会很感兴趣,毕竟能够填饱肚子,但现在,那个永不熄灭的太阳就在他的肚子里,就算那些牛羊再肥美、鲜嫩,大蛇也已经对此兴致缺缺了。

    不过,也并非所有的祷告和祭祀,大蛇都毫无兴趣,也有一些能够让大蛇颇感有趣的东西,比如说……

    “强大而智慧的存在,卑微的凡人在此向您献上祭品……”

    在他陷入沉睡的时候,一个呢喃的祈祷声传入了他的耳中。

    正常来说,这种献上祭品的祭品本不会被大蛇所在意,而他也是这么做的,但是,这个呢喃的祈祷声却有所不同,对方极为的固执和坚持。

    一次祭祀不够便两次,两次不够便三次。

    但仅仅只是坚持可不足以令大蛇动容,如果要论坚持,还有一位国王在听取了祭司的意见之后,每日用一百头大公牛来作为祭祀品,一连坚持了十几天,只为了能够作为换取太阳的交换,但是,大蛇却直接打了一个喷嚏,化作那无数肆虐的龙卷风暴,将那个贤明国王统治下的整个国家都给毁灭掉了,无他,对方的祈祷声实在是太烦人了。

    而最关键的却是对方的一次献祭……

    一名诺斯战士全身上下仅有少数几处护甲,手里拿着战斧,与对面的一头黑熊进行生死搏杀。

    那名诺斯战士很勇敢,全身上下的伤疤都足以证明对方确实是一位善战的勇士,但是在搏杀当中,他最终还是措手不及之下被黑熊抓住了机会,一熊掌拍翻在地上,然后被黑熊直接咬断了喉咙。

    周围的人群当中则带着兴奋与欢呼之声

    而从那祷告声当中所传来的,就不仅仅只是祈祷声,还有那种勇士临死之前不甘与绝望的负面情绪,正是这股情绪,令大蛇感到了几分有趣的地方。

    他很清楚自己的体内蕴藏着一个人类的记忆,或者说是一个人类穿越者的记忆,他思考问题的事情也是按照人类的思维模式去思考,但是,令他感到困惑的地方却在于,他根本难以感受到自己作为人类的时候那些复杂多端的人性,驱使他行动的根源和方式,更多依然还是属于野兽的兽性,而非记忆当中的人性。

    对于这一点,他甚至有些困惑,自己究竟是一个名叫孟的穿越者穿越到了一条巨蛇的身上,还是一条巨蛇获得了名叫孟的穿越者的记忆呢。

    为了验证这一点,他便决定以这群人类部族作为实验对象。

    实验很成功,当那个正在主持祭祀,精神处于冥冥之中的空灵状态的女先知时,他尝试着与对方接触,而对方也瞬间便看到了他的部分姿容……

    不过,似乎对于一个凡人而言,接触到一个庞大到令她根本无从用语言来形容的庞大存在时,那种感觉还是太过震撼了。

    恐惧感和震撼感,瞬间便令对方从那种空灵状态当中退出去。

    不过,大蛇终究还是在她的灵魂深处留下了一个印记,这个印记令这个女先知逐渐开始朝着半人半蛇的形态转变,并顺带影响到了以她为中心的几个氏族。

    狂热的祭祀、血腥的仪式,越发高涨的崇拜和信仰……

    相比起大蛇的意识,人类的意识实在是太过卑微与渺小,即使只是单纯的注视,那投射下的大蛇意志也在渐渐越来越深的影响、扭曲着这些凡人的性情,令这群凡人在大蛇的观察之下表现出了更多的复杂性格和阴暗面,而当大蛇观看着这些凡人相互之间的阴谋、背叛、仇杀、欺诈等等剧情的时候,也是得以逐渐将自己记忆当中那些残缺不全的人类记忆与这些行为一一对应上,令大蛇对此深感满意。

    不过……

    “果然,还是没法代入吗。”

    再次注视着一次人类之间的阴谋背叛,剧情无外乎就是两个曾经的好友,在这种窘迫的情况下,其中一人乘对方不备、生生掐死在阴暗的小道旁,其中的各种犹豫、迟疑、心灵拷问自然是不用说了,实在是有些稀疏平常。

    但看着面前在自己还是人类时候的世界,足以拍成三十集连续剧的剧情,大蛇却很明显的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法代入其中了,看这些人类之间发生的事情虽然也有趣,但是,就好像他以前观看《动物世界》的剧情一样,不能说没有意思,但无论是什么,都没法让他产生什么感同身受的感觉。

    对于美女的**、对于金银的贪婪、对于权力的渴望……

    种种的欲望都在大蛇很难找到,不是大蛇没有欲望,而是因为大蛇的欲望与人类的欲望根本是截然不同的。

    大蛇所追逐的,是满足自己的饥饿感,属于最原始的根源欲望,但人类却是在追逐着种种更多更复杂的欲望。

    “是因为我对于人类的身份根本没有什么认同感吗。”

    这里面的深层次原因究竟是什么,大蛇想不通,他也不准备想,对于他而言,从前那个名叫孟的人类身份他不会去否认,但现在的巨蛇身份他也不会去否认。

    或者说,两者都是他,他就是他,一条具有人类思维模式与野兽本性的巨蛇。

    那些残缺不全的人类记忆,他也不打算去追究,也对自己的过去和来历毫不介意,反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懒得理会。

    而在默默地对比了那些自己亲眼所见的人类情绪,与自己记忆当中的人类情感的差别之后,这群氏族也就在大蛇的眼里失去了价值。

    唯一让大蛇所没有想到的就是,居然还有一个人能够抵抗住自己的精神感染,以至于令大蛇颇为惊讶,好奇之下,不惜显现出一个虚幻化身,然而……

    凡人终究也还是凡人,纵然是有些特异天赋的凡人也终究只是凡人,只是因为在濒死状态之下,心防失守之际,看见了大蛇的姿容,便瞬间被击溃了所有的精神防线……

    彻底坏掉了。

    虽然略感失望与无趣,大蛇还是慷慨的吞下了那些疯狂向他膜拜、歌颂的祭品,而那个少女则并没有被他所吞噬,毕竟她根本没有被他的意志所感染、疯狂,没有向他献上那些种种疯狂而变态的邪恶欲望,根本算不上是祭品。

    不同于女先知自以为是的理解,她虽然隐隐约约的察觉到大蛇喜好人类的欲望,但却没有察觉到……

    大蛇根本不是把那些摆放在祭坛之上的祭品当做祭品,真正的祭品,其实从来都是那些疯狂向他献祭的人群。

    他们之间的种种邪恶、扭曲、堕落的灵魂与行为,才是大蛇真正感兴趣、真正想要的祭品。

    真正的献祭仪式,从来都只有一场而已。

    一群逐渐疯狂而堕落、扭曲的人类,这才是真正的仪式和祭品。

    “既然他们想要太阳,那我就给他们太阳……从此和太阳永远在一起吧。”

    大蛇还是比较大方的,只要献祭成功,凡人的愿望大蛇还是乐意满足的,并不会违约。

    不过,除此之外,大蛇其实也还在思考另外一件事情……

    “我……耶梦加德?”

    “托尔?奥丁?我是穿越到了北欧神话当中?”

    经历了漫长的时光之后,这条大蛇才终于从自己祈祷者的祈祷当中,意识到了自己原来是在北欧神话当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