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吞噬世界之龙 > 第一百零一章 城市追逐

第一百零一章 城市追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没有在意女儿的想法,罗伯茨俯身骑着哈雷摩托车在街道上疾驰,耳畔只有如刀的风。

    趁着间歇的功夫,他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只见数辆车辆正在他身后紧紧追着,有警车,也有不知名的车辆,他们丝毫没有顾及其他车辆和行人,一路横冲直撞。

    并且,罗伯茨还清晰的看见有健壮的男人从车窗当中探出身体,手里握紧突击步枪,看他的样子,显然是没有在乎可能会伤及无辜平民。

    握紧摩托车手柄的手猛然发力!

    “呲!!!”

    “嘟嘟嘟!”

    骤然之间,伴随着身后一连串的子弹呼啸声响起,哈雷摩托车突然在街道上甩出一条华丽的曲线!

    伴随着急促的转向,地上顿时多出了一串冒烟的痕迹。

    而那子弹并没有射中哈雷摩托车和上面的人,而是在路面上击飞出了一个个的坑洞,引起路人的尖叫和大规模骚乱,众人纷纷闪避。

    “fuck!这些人真是疯了,在这里也敢公然开枪?”

    虽然避开了那子弹的射击,但罗伯茨却不由的狠狠咒骂道。

    罗伯茨不是没接触过枪械,他本身就是精通格斗与枪械射击的行家,用反器材狙击枪远程轰杀黑暗生物更是他的拿手好戏,但他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胆敢在世界最强国的重要城市里公然枪战。

    如此荒诞的场景,纵然是罗伯茨见多识广也是闻所未闻。

    “我该不会是闯进了好莱坞的摄影棚吧。”

    心中已经充满了危险感,浑身上下的寒毛都快立起来了,但越是如此,罗伯茨的心中反而越是沉下来,甚至还有心情开玩笑。

    因为他的经验告诉他,越是紧张不安死的越快,只有保持高度的警觉和张弛有度的情绪才能应对这样高度危险的情况。

    “爸爸……怎么回事?我们为什么要跑?追我们的人是谁……”

    直到这时,脑海当中一团浆糊的琼才回过神来,然后赶忙抬头对着驾驶哈雷的父亲追问道。

    此刻她的心中充满了害怕,但尚未等她说完,父亲突然粗暴的一手按着她,强行压低了她的身体,与此同时方向猛然一个转向。

    “嘭!”

    伴随着耳旁的巨大爆鸣声,下意识的从父亲的怀中看向身后,只见那里丝毫看不出曾经的公路模样,剩下的只是一处弥漫着浓烟和剧烈大火的巨大深坑……

    “那是……”

    清澄的瞳孔望着身后那个飞速远去的大坑,少女近乎梦游般的呓语着。

    “是rpg火箭筒。”

    仿佛听到了女孩尚未说出的心声一般,头顶响起了女孩父亲平静的声音。

    那个声音异常的平静,平静的有些冷漠。仿佛不是自己差点被那个赫赫有名的武器击中,而是学生在面对一道困难的考卷一样,紧锁眉头,无暇顾及其他。

    这种变化让女孩无所适从。

    在她眼里,那个有些古板、保守、甚至是显得软弱的父亲,却在这个时刻展现出来其非凡的一面。

    众多的人和汽车都在追赶他,甚至不惜动用重型武器,他却依然这么从容不迫。

    从原本安宁平淡的日常,突然变成这样枪林弹雨的厮杀当中,让这个只是有些叛逆的女孩感到手足无措。

    “到底怎么回事……”

    “你等会儿就知道。”

    没有直接回答女孩的疑问,这位父亲只是随口应道,然后将手伸向怀中,掏出了一只做工精细的小手枪,对准了身后。

    “砰!砰!砰!”

    接连三枪,一枪不多,一枪不少,却直接命中了不远处三辆汽车的轮胎。

    “嘶……”

    伴随着轰鸣的刹车和和轮胎打滑声,三辆猝不及防的汽车在突然的打滑当中碰撞到了一起,并直接阻拦了后面几辆追踪的车辆。

    “嘭!!!”

    正高速追踪的车辆根本来不及闪避,几辆汽车顷刻撞在了一起,一时之间汽车翻滚。

    而附近诸多被迫急停的车辆则又加剧了这一混乱,整个公路直接陷入到了瘫痪当中,在这种情况下,再继续追踪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虽然有些对不起那几个误入战斗现场的普通人,但此刻的罗伯茨也已经无暇去顾及其他人了,为了他深爱女儿的安全,他愿意去做一切事情。

    不过,即使后面的汽车一时无法追踪自己,但这并不他安全了……

    罗伯茨朝着身后的空中瞥了一眼。

    在那里,隐约可以看见有几个黑点正在逐渐放大,与此同时的则是那逐渐响起的低沉轰鸣声。

    先是呼呼呼的声音,然后是低沉如雷声的轰轰轰,黑点逐渐放大成巨大的黑影,展露出了其庞大的身姿……

    一,二,三,四,……

    整整六架武装直升机正在这高楼大厦林立的大都会当中低空前进,如同鹰隼群一般,紧紧的追踪着自己的猎物——罗伯茨驾驶的哈雷摩托车。

    那强健有力、充满威慑力的躯体向世人展现着自己的威严。

    如果说之前罗伯茨还有些希望的话,那么当这六架武装直升机出现时,罗伯茨心中就只有绝望,就连嘴唇都感到在发干。

    没有人比罗伯茨更清楚这种大家伙的威力,只需要一次扫射,任凭罗伯茨再大的能力也只能无奈俯首。

    他是个人类,虽然精通战斗,但这样战斗能力也并没有超出人类的极限。

    “我到底惹上了什么麻烦……”

    绝望之余,不由的,他的心中浮现出了一个疑问。

    追捕、窃听器、时间、波士顿、女儿、原因、武装直升机、政府、美国……

    这千头万绪,都仿佛毫无原因,但又仿佛都因为某个原因而连接在一起,仿佛一点就透,但又死活找不到理由……

    就在这时,突然从他的衣衫当中响起了一个女声。

    “hello,好像我们的罗伯茨先生惹上麻烦了。”

    那个戏谑的声音,罗伯茨只听过一次,但他却发誓自己绝不可能忘记这个声音。

    “乌贝托·布鲁尼。”

    伴随着这个名字,心中的那千万思索刹那间找到了方向……

    “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在公路上疾驰着摩托车,一边竭力的试图躲避空中那些武装直升机的追捕,罗伯茨一边看着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咬牙切齿的说着。

    “别这么说嘛,好歹我们也是同一条船上的人……”

    “fuckyou!sonofbitch!youstupidjerk……”

    那戏谑的声音还试图说点什么,但迎接他的只有劈头盖脸的怒骂!

    罗伯茨的心中满是愤怒,虽然对方没有说,但此刻他也已经大致猜测出了原委。

    疏漏无外乎是那次他和乌贝托·布鲁尼的见面,然后那个婊子养的却偷偷留下了一点线索,于是乎隐修会认为自己和那个家伙是一伙的,并秘密监视自己,而在自己察觉到了监视之后,隐修会便毫不犹豫的试图抓捕自己。

    以隐修会的庞大势力,他毫不怀疑他们能够调动美国政府的力量,而想通这一点,一切就都有解释了。

    而对面的女声则仿佛有些无奈一般。

    “算了算了,我也没打算这么快就让你解释,不过事情紧急,我没时间和你解释,也只能先强行将你绑上船了。”

    “shit……”

    “你想不想带着你女儿活下去?”

    仿佛意识到罗伯茨又要开骂了一样,对方的声音很干脆的问道。

    罗伯茨原本要脱口而出的脏话,硬生生被他咽了回去,他可以不在乎自己,但他无法抛下自己的女儿。

    而感受到罗伯茨这边的沉默之后,对方传来了一个笑声。

    “想活下去,那就先听我的。”

    ……

    华盛顿,某处地下堡垒。

    某个会议室当中,灯火通明,一群人围在圆桌旁。

    “我还是无法理解,追捕一个人有必要花费这么大代价吗?”

    圆桌旁,一只粗胖的手夹着雪茄,然后手的主人疑惑道。

    “如果真的如我们猜想的那样,那恐怕还未必能够抓到他。”

    “掌控了整个世界的信息,这太过可怕了,这种力量绝不能被允许。”

    一旁,一人言辞激烈的说道,不过所有人都知道,他所没有说出的则是另一句话。

    ‘如果这股力量是被我掌握,那就可以能够被允许了。’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

    在这个圆桌旁汇聚了许许多多的人,他们代表了整个美国各自不同的利益,有人想要钱,有人想要权势,还有的人则试图追寻另外一种东西。

    “威尔森,你还太过年轻,很多东西你还不了解。”

    圆桌的上首,一个瘦削的身影平静的说道。

    他显然具备极高的威望,当他说话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正襟危坐。

    缓缓的环顾四周,然后他说道。

    “在七十年前……**德国曾经试图寻找一个东西——世界轴心,他们相信世界轴心拥有无限的能量,曾经前往西藏寻找过,最终一无所获。”

    “**德国手里已经有了世界秘钥,但他们却依然还在试图寻找一个叫做世界轴心的东西……那究竟是什么,没人知道,但希特勒对此痴迷不已。”

    “他手下的极北之地本只是一个小组织,最后却伴随着**德国的强大而膨胀起来。后来,极北之地伴随**德国一同覆灭之后留下了一些资料,被当时的苏联所找到,美利坚找到的不多,仅仅能够从只言片语当中发现一个被反复提及的事情……”

    说着,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

    “达芬奇……曾经打开过世界秘钥。”

    闻言,那位抽着雪茄的人脸上也露出了震惊之色,他张大了嘴,就连雪茄掉在裤子上也浑然不觉。

    而其他人当中,也有不少人猛然睁大了眼睛,虽然有所听闻,但当真正听到这个消息时,他们还是不免露出了震惊之色。

    “世界秘钥被打开过?”

    其中一人顾不得仪表和风度,急切问道。

    世界秘钥,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秘宝,数百年来,有无数的人在追逐着它的身影,但最终一无所获。

    很多人都相信,那里面蕴藏着神明的秘密,永生、不死、力量、知识、财富……

    一切都可以从这其中得到。

    而那些偶尔获得过世界秘钥的人,无一不成为了传奇般的人物。

    “但达芬奇曾经是隐修会的一员,为什么隐修会却不知道?”

    其中有一人不禁疑惑道。

    达芬奇,这位天才创造了无数的奇迹,世界往往只知道他是个画家,但却会忽略他其实是个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全才。

    他是艺术家、画家、工程学家、武器专家、建筑学家、物理学家、数学家、文学家、戏剧家、医学家……

    在解剖学方面和生理学方面,他在解剖尸体的过程中,对人体骨骼结构与肌肉组织观察得非常仔细,论述之详细甚至超过同时代的许多医学家和艺术家,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正确全面描述人体骨骼以及摹画了人体全部肌肉组织的科学家。在神经和血管系统方面以及生理学和生物学等方面也有许多独特的见解。

    在物理学方面,达·芬奇在牛顿发现万有引力之前,就发现了重量总是以最短的途径落向地心这一规律,对后来万有引力的发现是一个十分重大的启示。而在哥白尼创立太阳中心说之前,他就曾经有过“太阳不动”的想法,否定了地球中心说。

    在光学方面,他设计过望远镜和聚光镜以及研究色彩的设备,发明了光学玻璃磨制机。

    在地质学方面,达·芬奇研究过地形的演变和各种岩石的构造以及古生物的痕迹,最早确立了地史学和地质学的概念。

    在军事方面,达·芬奇还设计过飞行器、直升飞机、降落伞、攻城武器、云梯、野炮、战车、战舰、双重底的船只、潜水用具和轻便桥梁等等。

    在机械工程方面,他设计了自动机床、纺织机、印刷机、冶炼炉、起重机、钟表仪器和抽水机等。他发明了有几个纺锭的捻线机、轧机、拢丝机、车螺纹机。

    在水利工程方面,他设计了运河、河道、水库、水闸、水利资源的利用、土壤改造工程等方面的方案,还发现了室形水闸、各种不同构造的扬水机……

    他是如此的才华横溢,只要稍微认真一下,便可以轻易的站在当时时代该领域的巅峰,达到无数人用一百年也无法达到的伟大成就。

    与他相比,就连牛顿还是爱因斯坦都要相形见绌,后者仅仅只是某个领域的天才,达芬奇却是所有领域的天才,当之无愧的“全才”。

    也正是在这位天才的推动下,当年的隐修会才逐渐膨胀成为了今天的庞大组织。

    但如果达芬奇留下了什么密码,那为什么隐修会不知道呢?

    “没人知道原因。”

    为首的瘦削身影摇了摇头。

    “但我们能够肯定的是,**德国确信达芬奇打开过世界秘钥,因为他们曾经找到了达芬奇当年留下的密码,并成功的破译了他。只不过我们不理解的是,达芬奇所留下的密码那个世界轴心有什么关系……”

    “而现在,可能有一个人知晓了答案。”

    为首的瘦削身影没有再说话,但所有人都已经知晓了他所没有说出的。

    “以光照会之名,抓住他。”

    肃穆的说着,圆桌旁的众人低下了头,这象征着这个过去名为“共济会”的古老组织,已然统一了意见。

    而望着面前的众人,那瘦削的身影露出了微笑,隐修会自以为无人知晓他们追捕乌贝托·布鲁尼的目的,但事实证明,这只不过是他们的一厢情愿而已。

    半个小时后,一个消息传来。

    “目标驾驶私人飞机逃脱。”

    ……

    美国,波士顿附近海域。

    在这架小型私人飞机上,琼在温蒂的膝上睡着了,这个小姑娘在受到接连的惊吓之后,现在还是昏沉睡去。

    也是任凭谁发现自家的废弃老屋后,其实是一处地下机场也会被吓到的。

    当琼发现自己那个服装设计师工作、温文尔雅的养母温蒂,突然浑身上下带满了枪支弹药,杀气腾腾的开着自己的私人飞机迫降在被众多士兵围困的两人身旁,最后强行带他们逃脱成功的时候,她的嘴巴已经张大到快要脱臼了。

    这个世界简直就像是疯了一样。

    自己小时候经常去玩的老屋是个军火库,下面就是地下机场,随时都能开飞机出来的那种;而看似普通的房屋,墙壁实则都是由特殊合金材料铸成,连云爆弹都能防的那种。

    平日里温文尔雅、插花为乐的养母,此刻手揣机关枪,扫射的时候都根本不眨眼,比悍匪还要悍匪。

    过去一年只见一面,除了对自己之外,对谁都客客气气到有些软弱的爸爸,居然是浑身上下都藏满了杀人工具的杀人机器……

    而在最后成功上了飞机之后,这个神经紧绷的女孩才终于安定了下来,一松懈下来便只觉得浑身疲惫。

    而看着枕在自己的膝上睡着的女孩,刚刚还手持机关枪扫射的温蒂,此刻却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轻轻的撩动女孩那散乱的发丝,低下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一吻。

    “晚安,宝贝。”

    而在前方,正驾驶着飞机的罗伯茨则朝着后方的温蒂打手势。

    “睡着了?”

    他没有说话,因为生怕惊扰了刚刚睡着的女孩,突遭巨变的她,此刻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而在得到了温蒂的确认之后,他才低下头,望着自己面前的手机,无声的动着嘴唇。

    他知道,对面的那个婊子养的看得见自己,也能够读唇。

    而对方也确实如此,同样没有出声,而是在上面显示出了一排字。

    “罗伯茨,就是因为你太过关心自己的女儿,才会导致你关心则乱,不然我原本可没有十足的把握,本来我是有十四种预备方案的……”

    “去你妈的。”

    罗伯茨一边驾驶着飞机,一边无声的骂道。

    虽然这么骂,但罗伯茨却很清楚对方的强大与可怕。

    罗伯茨无法理解对方的手段,不知道为什么,那几个武装直升机内就发生了骚动,紧接着隐约能看见火光之类的,然后便是几个武装直升机直接撞在了大厦上。

    然后便是种种怪异现象,通过那个声音的指引,罗伯茨可以轻易的避开所有的追捕人群,哪怕是被追捕到了,可对方只要接到一个指令,便会面露疑惑,最后不甘心的把他们放走。

    “世界支配者,这是我自己想的称呼,酷吧。”

    对方很得意,但罗伯茨却不得不承认其能力,仅仅半个小时的认识,他就已经初步了解了对方的可怕。

    能够监视所有的人群,能够利用所有诸如伪声之类的手段误导对方,错误的地址显示、错误的信息,让自己拥有全面的信息网之余,还能误导对方的信息。

    无名的世界支配者,虽然看似狂妄自负,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他确实有这种底气自居。

    自己也没有办法再脱身了。

    他明白隐修会的手段,哪怕有办法证明自己和这家伙之间毫无瓜葛,隐修会也是抱着宁杀错不放过的态度,绝不可能让他继续像过去那样逍遥。

    此刻,罗伯茨心中唯一的疑问就是。

    “你为什么选中我?”

    罗伯茨无声的说道。

    在这个世界上,他虽然是个极其出色的雇佣兵,但也绝不是唯一的一个,对方没必要非选择自己。

    而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罗伯茨,我说过,你我之间其实是同伴,虽然你现在还无法理解,但你终究会明白。”

    “我会引导你前往我现在的位置,当你我见面之后,我将会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说完,对方再也没有了回应。

    在试探几次之后确认没有回应之后,罗伯茨沉思着,他能够感觉到对方似乎特别看重他,但他不明白这种看重是因为什么……

    “我们是同伴?”

    这种意义不明的话让他无法理解,但当他瞥见身后的温蒂和睡着的琼时,他的心中浮现出了一股暖流……

    贝蒂,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保护好你我的孩子。

    他的心中默默地重复着当初的誓言,无论是隐修会还是那个躲在幕后的家伙,谁也不能伤害到琼。

    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那个充满好奇与活力,古灵精怪的女孩。

    贝蒂,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天堂,你还好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