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吞噬世界之龙 > 第一百章 袭击!

第一百章 袭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波士顿,温蒂的家。

    在客厅当中安静无声,罗伯茨和自己的女儿琼面对面的坐在两张沙发上,中间隔着一个茶几,谁也没有开腔。

    琼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无意识的摆动着自己的脚,脸上的烟熏妆已经被擦除,身上的嬉皮士风格衣服也换上了中规中矩的日常服饰,而在她对面,罗伯茨则脸色阴沉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儿。

    不远的厨房当中,温蒂正在清洗盘子,但她的耳朵早已悄悄竖起,时刻倾听着客厅当中的动向。

    看着面前有几分畏惧的琼,罗伯茨明白女儿在害怕自己,这让他有几分失落,没有哪个父亲愿意看见孩子是畏惧自己而不是爱自己,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必须面对的。

    罗伯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我明白,你出生在美国,从小到大就一直生活在这里,很多地方的性格都会和美国人很像……但我不管美国人如何教育子女,你是我的女儿,是个英格兰人,你的曾祖父还是位受女王册封的爵士,我们家族世代都是绅士,在英格兰家庭里绝不允许你这样轻佻,尤其是还……”

    说到怒处,罗伯茨不知不觉有些急促起来,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点,努力压抑了下去,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

    “还去组建什么帮派。”

    罗伯茨见多了那些黑帮之间的争斗,或许年轻人里有人追捧这些,但罗伯茨却一点也不感冒,他也不愿意去让女儿参与到他现在生死搏命的生活当中,就普普通通的做个普通女孩,上学、长大、结婚、生子……静静渡过自己的一生就好了。

    正因为如此,罗伯茨对于女儿组建一个玩笑性质的帮派这一事情极为敏感。

    而女儿看起来也很顺从一样的低着头,这让罗伯茨在愤怒之余好歹有几分欣慰,至少也不是无法挽回,但下一刻,这份欣慰就被怒火撕成了粉碎。

    “就是和几个朋友玩玩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古板。”

    就在这时,罗伯茨却听到了女儿的小声嘀咕和不满。

    “还敢顶嘴!”

    罗伯茨勃然大怒,他不由站起来,脸上浮现出了习惯性的冷厉,但他下一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他的表情吓唬那些敌人和黑帮打手很好用,可面对女儿不该这样。

    但出乎意料的是,原本始终安静低着头的琼,却猛然抬起头,那双蔚蓝色的眼睛毫不畏惧的看着面前的罗伯茨,大声说道。

    “从小到大你都没怎么回来见我,一年才见一次,你从来就没有管过我,你现在有什么资格管我!”

    “你……”

    罗伯茨不由伸出手,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张不开。

    ……你从来就没有管过我,你现在有什么资格管我!

    这句话就像是刀子一样插在罗伯茨的心上,让他心中的暗藏多年的愧疚与彷徨瞬间爆发出来,虽然过去无论是琼还是温蒂都没有说过这个话,但他明白,自己不是一个好父亲。

    但琼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父亲那复杂的表情,她赌气一般的跑向大门,直接摔门而出。

    直到琼走后,罗伯茨才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陷入到了沉默当中,这时,始终在厨房当中倾听着这一切的温蒂才走出来,她的手上端着一杯泡好的茶。

    “要喝下午茶吗?绅士。”

    温蒂看起来出乎意料的安静,对于琼的离开也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

    “你应该是知道琼在学校里搞的这些事情吧。”

    罗伯茨接过茶,头也不抬的说道。

    温蒂选择了一个合适的位置,然后端坐在沙发上,一手捏着茶,微抿一口,然后抬眸看着面前的罗伯茨,嘴角含笑。

    “琼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我当然知道了。”

    罗伯茨没有开口,他知道温蒂肯定会有自己的解释,果不其然,温蒂接着说道。

    “其实我觉得也没有什么,琼只是觉得孤单无聊,她小时候是很胆小怕生的,经常见人都是躲在我身后,直到前两年你看她的时候也是这样,虽然有我在倒也没怎么受欺负,但终究没有什么朋友……”

    捏着茶,望着茶中的水光荡漾,温蒂仿佛想起了那过去的岁月,不由微笑了起来。

    “等上了高中之后,她才有所好转。因为她身体素质很好,很多比赛都能够拿到冠军,还参加了一些棒球之类的爱好者团体,所以逐渐的有很多同龄人都很追捧她,她也逐渐变的开朗起来,甚至就像你刚刚看到的那样,一些女孩子还管她做大姐头。”

    说着,温蒂不由掩嘴笑了起来,她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抬头看着面前的罗伯茨说道。

    “说到底,那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玩闹而已,你又何必这么在意呢。”

    罗伯茨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喃喃道。

    “我只是不想让她走上和我一样的路而已。”

    正因为参与到其中,罗伯茨才明白这究竟是一条什么样的路,所以他根本无法容忍自己的女儿有参与其中的迹象。

    闻言,温蒂不禁摇头。

    “你也太过敏感了……”

    说罢,她低下头,轻轻的晃动茶杯,然后若有所指般的说道。

    “况且……真的能够完全脱离吗。”

    温蒂的意思罗伯茨明白,像他们这样的人,真的能够让孩子完全不接触他们自己的世界吗?

    罗伯茨沉默了。

    他望着那个茶杯的杯身,突然之间,他的眼睛微微收缩,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异样,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只是平静的抬头看着面前的温蒂说道。

    “温蒂,你帮我去看看琼跑哪去了吧,我有点不放心她。”

    温蒂抬起头,先是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然后看着他的表情,随即点了点头道。

    “好吧,我现在去。”

    当温蒂准备离开时,罗伯茨突然叫住了她。

    “等等!”

    然后温蒂疑惑的转过身,尚未等她反应过来,罗伯茨已经上前一把抱住了她,然后在她耳边说道。

    “这么多年,委屈你帮我照顾琼了……”

    温蒂也仿佛被感动了一般,眼眶当中带了些许雾气,咬着唇,点了点头。

    然后,温蒂也离开了,整个别墅当中只剩下了罗伯茨孤零零一个人,他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静静地喝着茶,等待着两人的回来……

    大街上,温蒂拎着一个女式手提包,然后她路过一家冰淇淋店,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便进入了这家冰淇淋店当中,而这一切则都已经被暗中的一双眼睛所看见。

    某处看着监控摄像头,一位男子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对讲机,说道。

    “目标b进入xx冰淇淋店,请求在场人员侦查,重复一遍,目标b进入xx冰淇淋店,请求在场人员侦查……”

    没过多久,他便得到了回应。

    “……没有在xx冰淇淋店内发现目标,目标已丢失,重复一遍,没有在xx冰淇淋店内发现目标,目标已丢失……”

    男子愕然,怎么会跟丢呢?冰淇淋店就那么大,她能去哪里?

    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紧接着又有一个回应。

    “目标a喝茶之后去了厕所,但现在已经有15分钟没有动静,怀疑我们已经暴露……”

    默默听着这些传来的消息,男子的脸色阴沉,将手中的对讲机狠狠的丢在了地上。

    “fuck!fuckyou!”

    ……

    与此同时,在冰淇淋店不远的某处大街上,一个戴着墨镜的女子在人群当中匆匆走过,她依然能够感受到了罗伯茨抱着她时……在她后背处用手指微微写出的符号触感。

    那是只有他们之间才能够懂的暗中沟通符号。

    “我们被监视了。”

    ……

    “古板!野蛮!臭家伙!坏蛋……”

    在大街上,一个俏丽的红发女孩一边走,一边踢着一个空饮料罐,口中还愤愤不平的骂着什么,那个可怜的空饮料罐被她踢来踢去。有路人看了皱眉想要阻止,但却被她狠狠的瞪了一眼,硬生生闭上了嘴,不得不灰溜溜的离开。

    等气逐渐消了之后,这个女孩便靠在一面墙上,无声地看着路上的行人。

    有时看到那些被父母牵着的孩子时,她便会默默的看着它们,然后撩一下自己的长发,随即转过头去,努力让自己不再去看,毕竟看的久了,其实也就那样……不是吗。

    好吧,她确实是很羡慕,那又怎么样。

    虽然温蒂对她很好,但如果从记事的时候就看不到自己的父母,那个唯一还在的“父亲”也只是一年见一次,无论如何都会感到怯懦的。

    在琼很小的时候,她一直都会做一个噩梦,梦见就连温蒂也不要自己了,所有人都不要自己了,自己哭着喊着却怎么也喊不回它们,每当梦见这个梦的时候,她都会被吓醒,然后躲在被子独自哽咽哭泣。

    直到长大之后,虽然已渐渐不再做那样的梦了,但那种害怕被抛弃的胆怯却始终伴随了她很久很久……

    心中莫名变的失落起来。

    不知为什么,她会想到自己摔门而出前,罗伯茨脸上的那种复杂难言的表情,当时她只顾着生气,却没有仔细观察,现在回想起来,似乎罗伯茨也很难过。

    她不傻,小时候或许还无法理解为什么“爸爸不回来”,但生活了这么多年,她也隐约能够猜到温蒂和罗伯茨之间的复杂关系绝不是什么“好朋友”,甚至于它们两个也有着什么特殊的身份……

    有时她也会幻想,难道自己的爸爸是什么特工?或者国际大盗?又或者是什么一到晚上就变身夜幕执法者的蝙蝠侠之类的?所以因为种种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法回家?

    但是,她也已经不再做这样的幻想了,这怎么可能嘛,你以为拍电影吗?

    当想起罗伯茨那个复杂难言的表情时,她的心底里便有一种深深的报复快感,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些的怜悯和不忍,她明白自己的父亲有着自己的苦衷,她其实并不想看到罗伯茨露出那种难过的表情……

    不不不!他是大坏蛋!比九头蛇还坏,根本不值得同情!

    察觉到自己心底那抹同情的女孩,急忙摇了摇头,努力拍打着自己的脸,深呼吸着,想要把那份同情甩出去,她根本不想同情那个家伙,那个家伙怎么样都是活该。

    就在这时,她的身旁突然响起了摩托车飞速驶过的声音,那个声音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人群的声音都无法掩盖住。

    她疑惑地转过头去,却只见伴随着身旁的那个摩托车,一只强壮的手臂强行将自己搂上了摩托车,与此同时,突然之间响起了枪声。

    “哒哒哒!”

    “啊啊啊啊啊啊……”

    身后是众多的尖叫声和恐慌逃窜,尚未等琼反应过来,正本能的试图反抗,那只搂着自己的手、戴着驾驶头盔的主人突然吐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快!坐稳!”

    那焦急的声音……

    琼不由望去,那锐利的眼睛、胡子拉碴的脸,不正是自己的那个父亲吗?而与此同时,身后也出现了警车的鸣笛声,此刻依然脑海当中混乱一片的琼,勉强从千头万绪当中隐约感觉到……

    自己好像和这个一年才见一次的爸爸,一起被追捕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