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吞噬世界之龙 > 第九十四章 帝国的毁灭

第九十四章 帝国的毁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945年4月20日,柏林。

    “轰……轰……”

    才是清晨,但那轰鸣的炮声却吵醒了柏林市民的睡眠,同样吵醒的还有某位多日失眠的大人物。

    “咚……”

    地堡内,长长的走廊当中,踩着沉重的脚步,穿着军装的阿道夫·希特勒背着手,面色阴沉的扫视着那些在走廊当中站岗的士兵,他的眼睛旁是一圈晦暗的黑眼圈。战事的接连受挫已经让他难以入眠,不得不依靠鸦片和海洛因之类的毒品来镇定自己。

    “生日快乐,元首。”

    几名正在窃窃私语的将领看见阿道夫,急忙立正,并说道。..

    4月20日,这是阿道夫的生日,今天他55岁了。但对于将领的祝贺,阿道夫毫不在意,而是直视着其中一位将领说道。

    “怎么回事?柏林城外怎么会有炮声?”

    他直视着那位纳粹将领,那锐利到骇人的眼睛盯着他,布尔格多夫,这位纳粹德国陆军二级上将此刻却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元首。

    而看到他的反应,阿道夫的脸上浮现出了怒色,他已经猜测出了事情。

    “真是荒诞,我的敌人都已经逼近了柏林,而我的将领却还在瞒着我,直到炮声在我耳边响起时,我才知道这件事!”

    愤怒的向前走着,军靴踩着沉重的步伐,阿道夫的声音满是怒意,而身后的布尔格多夫和其他几位将领则急忙紧跟其后,一边走着一边还试图向元首解释些什么。

    “元首,那也可能是列车炮。”

    列车炮,装载在火车上、利用铁轨来前进的沉重大炮,其射程非常之远,如果是列车炮,还是有可能在数十里外对着柏林轰炸的。乍一听之下,仿佛这个解释合情合理,但面对自己手下大将的解释,径直向前的阿道夫只是头也不回的丢了句话。

    “放屁!”

    进入到军事会议室当中,阿道夫拨通了一个电话。

    “科勒,你知道柏林遭到了大炮攻击吗……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我的空军呢?它们怎么能让苏联人进入到柏林当中……我早就该把德国空军的领导层统统绞死!”

    然后,仿佛听到了什么让阿道夫怒不可遏的声音,他暴怒的咆哮着,用力挂断了电话。

    ……

    元首地堡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地下建筑群,里面甚至还有供将领们和元首会见的会议厅。

    在会议厅内,三三两两的将领们正低声相互说着对于战事的看法,但更多的则是对于同僚的不满、抱怨,以及对于战事的绝望,甚至不乏有人直接说着向盟军投降的决定。

    此刻的德国,正面临着美国和苏联的双面夹击,每一刻都有成千的性命死去,但德国也只能是苦苦支撑,而当苏联的军队开始炮轰柏林的时候,对于战争的绝望已经弥漫在了将领当中。

    “投降吧,我们没有机会了……”

    其中有一位国防军将领小声的说着,但就在这时。

    “元首到!”

    伴随着嘹亮的声音,所有的将领急忙排列整齐,如同最普通的士兵一般排成一排,等待着这个帝国主人的检阅。

    “咚……咚……”

    人未至,低沉的脚步声却已经响起。

    在将领们注视下,阿道夫慢慢走出走廊,步入大厅当中,他的身体看起来有些弯驼,一手则背在身后,唯有那凌厉的目光依旧。

    此刻的阿道夫已经患上了帕金森病,他的一只手总是会无意识的摇晃,他不喜欢让人看到“伟大领袖”脆弱的一面,所以他总是会把那只手背过去。

    在阿道夫的面前,所有的将领都表情肃穆,纷纷高举右手对着他致敬。

    “元首万岁!”

    而看着那一张张肃穆的脸,阿道夫的目光仿佛刀子一般试图挖掘出它们内心当中隐藏的东西,但最终还是抬起了自己的左手,作为元首对于将领们的回礼。

    耳畔已经炮火连天,但阿道夫依旧在检阅自己的将领,和他们一个个的握手以庆祝自己的生日,将领们也一个个的献上了自己的祝福。

    “元首,请你立刻撤离柏林,这里已经太过危险了。”

    当握手到海因里希时,这位德国集团军群司令突然开口说道,他试图劝说元首。

    然而面对着海因里希,仿佛是海因里希的话触动了他什么一样,阿道夫的脸色变的阴沉下来,他凝视着他,又看了看面前的将领们,并一字一句的说道。

    “知道上一次战争我们是怎么输的吗?德国没有在前线战败,我们是败在后方捅刀子的自己人,此刻德国的小伙子们还在前线里拼命战斗,你现在居然让我撤离?”

    “可耻,可耻!”

    他愤怒的咆哮着,鲁海因里希在元首的愤怒面前噤若寒蝉,然后阿道夫又看着其他的将领,然后说道。

    “我不会离开的,我会与柏林共存亡。”

    然后庆祝生日的环节结束了,将领们本应该去忙碌自己的事情,但就在这时,阿道夫又对着自己的亲信戈培尔说道。

    “戈培尔,你跟着我来。”

    ……

    另一间房间当中,在巨大的方桌之上摆放着一个按比例呈现的微型城市模型,教堂、凯旋门、政府大楼、歌剧院……每一处角落都被精心设计。

    “轰……轰……”

    炮声还在不断的响起,而在这房间当中的两人却置若不闻,阿道夫环顾着面前的城市模型,瞳孔当中带着罕见的迷恋与喜悦。

    他用手轻轻抚摸着这个模型,低沉的声音响起。

    “戈培尔,我们花费了四百多天才终于将这个蓝图设计出来……从古至今,历代的人们在柏林建造了太多的建筑,新的,旧的,杂乱不堪,这些理应被重建,德国人民需要一个全新的、不朽的新柏林城市。”

    耳畔,炮火声依旧。

    说着,他莫名停顿了一下,然后仿佛安慰自己般的说道。

    “柏林被轰炸也不全是一件坏事,这样一来,等我们重建的时候能够容易的多。”

    在戈培尔的面前,元首仿佛是一个不愿意相信即将到来的命运的小孩子,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幻想。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德国现在的处境,已经没有任何胜利的希望了,然而他却不愿意相信,始终抱有幻想。

    “戈培尔,今天一直都有人劝说我撤离柏林,你怎么看。”

    突然,凝视着面前城市模型的阿道夫转过头,看着戈培尔道。

    戈培尔一凛,然后他说道。

    “我们应该守在柏林。”

    他是阿道夫的忠实死忠,狂热的相信着这位元首,而闻言,阿道夫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了微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然后他再度转过去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城市模型,继续喃喃道。

    “只要史坦纳的军队突破成功,苏联人就必须撤军回防……放心,能赢的。”

    想到史坦纳,他的心中仿佛再度多出了一份信心,脸上的笑容越发炽热起来。唯有一旁的戈培尔沉默不语,人人都知道史坦纳那里只有一支被打到溃不成军的残师,他们连自身都难保了,又怎么可能指望他们突围呢。

    然而,他不愿打破元首此刻的幻想。

    ……

    “元首,我可能已经说过了,我认为第九军团现在必须撤回来,不然他们会被全歼的。”

    军事会议室里满是将领,充满了一种死寂而茫然的氛围,一位将领则满头大汗的急切说道。

    “不行,第九军团不能撤退,通知布赛,让他坚守阵地。”

    然而看着面前的地图,阿道夫说道,但一旁的另一位秃顶将领则喘着粗气说道。

    “元首,他们会被歼灭的。”

    “我们要他们来抵挡北面和东面的苏联军队,没什么可说的,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我们要马上向苏联军队发起持续猛烈的攻击。”

    面对将领的询问,阿道夫挥了挥手道。

    “要靠哪只部队呢?元首。”

    之前的将领声音沙哑着,他不得不再问道。在他面前,元首沉默了一下,然后用手指着地图上的一处,固执的说道。

    “让史坦纳的那一师从北面前进,然后和第九军团会师。”

    “但第九军团无法向北移动,敌军的人数是我们的十倍。”

    一位将领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道。

    “沃尔特·温克,让他带着十二军团去支援。”

    阿道夫看着地图,不假思索的说道。

    “但军团正向西前往易北河。”

    “那就命令他们调头回来!”

    仿佛是接连不断的质问激怒了阿道夫一般,他勃然大怒的拍着桌子。

    “可是西线怎么办。”

    “约德,难道你是在质疑我的命令吗!我想我刚才已经很明确的说过我的命令了!”

    阿道夫脸色涨的通红,他愤怒的大吼着。

    谁也不敢再激怒此刻的元首,军事会议室当中一片死寂。

    良久之后,突然一位将领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当看到他时,阿道夫的脸上恢复了几分镇定,威廉·孟克,纳粹德国的党卫队旅队长兼武装党卫军少将,是经验极其丰富的将领,他的出现让阿道夫感到了几分慰藉。

    “孟克,你来了……现在克劳塞维兹行动开始了,柏林已经是前线城市,你负责守卫政府区……”

    在军事会议室当中,对着威廉·孟克点了点头,然后又看着自己面前的地图,阿道夫沉思着,并喃喃着自己的想法。

    然而威廉·孟克,这位冷静而刚毅的将领则开口问道。

    “元首,如果柏林发生战争,党卫军愿意为了保护柏林而死,但是柏林还有三百万的平民,他们现在急需要疏散,他们怎么办。”

    见惯了生死的他声音毫无起伏,阿道夫没有说话,而是想了一下,然后说道。

    “感谢你提出顾虑,但我们现在必须冷血一点,现在没时间担心平民了。”

    威廉·孟克沉默了,随后他再度用冰冷而毫无起伏的声音说道。

    “元首,我无意冒犯,但柏林城里的老弱妇孺以及上万伤员该怎么办。”

    无人回答。

    ……

    几天后,依然是那个军事会议室,一名将领正在用自己的手指,在地图之上滑动。

    “敌军以及攻破了大范围前线,他们占领了南部的挫森,正朝史当斯多夫前进,他们处于弗罗瑙和庞科的北部郊区,到达了东部的利希滕贝格、卡尔斯霍斯特。”

    此刻带着眼镜的阿道夫·希特勒则听着将领的话,再看着地图,然后用自己的手指点了点地图上的位置,并说道。

    “史坦纳的进攻一定能控制局势。”

    然后伴随着元首的声音,会议室当中却充满了诡异的氛围,将领们之间无声的相互看了看。

    一位将领额头上满是汗渍,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

    “元首,史坦纳……”

    他停顿了一下,没敢把话继续说下去,一旁的一位将领便接着他的话,忐忑的说道。

    “史坦纳调动不了足够的人马……他无法发动进攻。”

    元首沉默了下来,他一句话也没有再说,良久之后,颤抖的手将眼镜从自己的鼻梁上取下。

    “下面的人留下……凯托,约德,克雷布,伯格道夫。”

    然后,面面相觑的将领们无声的挨个离开,仅有三人留下,不安的看着面前的阿道夫·希特勒。

    随即,暴怒的声音响起。

    “这是我的命令!我命令史坦纳发动进攻!你以为你是谁?竟敢违抗我的命令。原来真相是这样的……军方一直在对我撒谎!所有人都在撒谎欺骗我!”

    暴怒的阿道夫·希特勒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愤怒的骂着。

    “没想到就连党卫军也不例外,我们的将领就是一群卑鄙不忠的懦夫!”

    “元首,我无法容忍你羞辱军人。”

    有一位将领试图反驳,但回应他的只是更大的愤怒咆哮。

    “他们就是一群懦夫!叛徒!失败者!”

    “元首,这有些太过分了……”

    “这些将领就是德国人的耻辱,耻辱!毫无荣耀感!”

    但阿道夫根本没有理会他的反驳,只是愤怒的把自己手上的笔重重的往地图桌上一丢。

    然后他喘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道。

    “他们自称是将军,可是在军官学校里带了那么多年之后,他们却只学会了用刀叉吃饭,他们什么本事都没学到。这么多年以来,军方一直都在扯我的后腿!他们给我设置各种障碍,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学斯大林一样,杀了所有的高级军官!”

    他愤怒的锤着桌子,将桌子锤的砰砰作响。

    然后他喘着粗气,仿佛骂累了一般,重新坐回到了座位上。

    “我没上过军校,但我依靠自己的力量成功征服了欧洲……叛徒,原来从一开始我就被蒙在鼓里,被一群叛徒欺骗着,这种可耻的行为是对德国人民多么可怕的背叛,但这些叛徒一定要偿还,他们要用自己的鲜血来偿还,他们要倒在自己的鲜血中!”

    当愤怒的声音停歇之时,门外仿佛有女人的哭泣声。

    沉默,然后坐在座位上的阿道夫低声说道。

    “对于我的命令充耳不闻,那么,既然这样我没有办法再领导了……结束了,德国人民没有完成我交给他们的任务。”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