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吞噬世界之龙 > 第七十八章 历史下的阴影

第七十八章 历史下的阴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5世纪至16世纪之间的一百年间,这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伴随着拜占庭帝国的毁灭,大量的希腊难民前往中欧、西欧避难,它们带来了大量的古罗马、古希腊著作,这些古代贤哲的著作令当时的欧洲人为之诧异,长久困缚于宗教当中的它们,竟不知古代还存在过一个如此伟大的时代。

    新的建筑、新的艺术、新的学问、新的制度……

    古代的智慧在意大利被重新挖掘出来,意大利的学者们不断的讨论着那些闻所未闻的先哲智慧。然后,伴随着如达芬奇之类学者的脚步,这些新的思想不断在欧洲各地扩散开,威尼斯、米兰、奥地利、布拉格、卢森堡、汉堡、巴黎、伦敦……越来越多的人群开始接触到这些知识,最终,新的思想酝酿出了一个全新的事物……

    新的宗教。

    ……

    “义人必因信而永生……”

    1517年9月21日,德国维滕堡的教堂内,一个接近40岁的中年人正在面对着面前的信众耐心的解释着圣经上的话,众多的信众都听的很认真,但也有些并不是很专注,左顾右盼的。而中年人虽然看见了,但也没有动怒,凡人总是不耐于圣言,这也是常理。

    而当布道和圣餐结束之后,按照当地的习惯便是忏悔的时间。按照习惯,中年主教要在密室当中听从信徒的告解,信徒平常所不能说的罪行都可一一向神父倾诉,而神父纵然知晓亦不能告诉他人,因为信徒在诉说自己的罪行的时候便已经是忏悔了,神已宽恕了它,神父不可以再降罪于一个被神所宽恕的信徒身上。

    一如往常的告解一般,其中充斥了许许多多足可令常人瞠目结舌的罪孽,通奸、乱伦、偷盗、抢劫、强奸、杀人……罪行有大有小,信徒或是徘徊不安,涕泗横流,或是茫然无措,不知如何是好,而听着这许许多多的罪行,神父也只能是在叹息的同时劝慰着它们。

    告解一步步的进行着,而当一个人来向神父忏悔之时,并向神父询问自己是否能够上天堂,神父宽慰的说道,只要他悔改罪行便可以得到赎罪,然而……

    “神父啊,可是我买了赎罪劵啊。”

    睁大眼睛的信徒,向神父说道,中年神父一时语塞。

    赎罪劵,就在今年年初,教皇以修缮圣彼得大教堂为由谕令出售“赎罪劵”,只要愿意购买赎罪劵的人,无论罪行大小多寡都能够尽快的脱离地狱,进入天堂当中。

    “钱币落入钱柜底响叮当,灵魂瞬间脱离炼狱升天堂。”

    出售赎罪劵的教士更是如此大肆宣传,出于对于地狱的恐惧,许许多多的信众都购买了赎罪劵,这件事神父当然也知道。

    教会是神与信徒之间的中保,教皇掌握有对于教义的解释权,既然是教皇说的,自然也就是上帝所说的,纵然不少教士都感到不满,也只能是认可。

    听着信众的话,中年神父涨红了脸,竟不知该说什么。

    ……

    夜深,神父却仍然在想着白天的事。

    这样的事情已经是不止一次发生了,每次的忏悔,都或多或少会有这样拿出赎罪劵的信众出现,他无法否认赎罪劵,因为这是教会的意思,但他也无法认可赎罪劵,这完全背离了圣经的意思。

    “我应该怎么做……”

    躺在床上,神父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半个月之后,他又通过自己的渠道得到了一个消息,美因茨的枢机主教阿尔布雷希特·冯·勃兰登堡大肆出售赎罪劵,这位主教为了登上枢机主教的位置花费了大量的资金以贿选,因而债台高筑,此刻急需资金来偿还。

    这件事本身在教会当中反而是屡见不鲜,因为就连教宗都公开拥有情妇和私生子,为自己的私生子想方设法的在教会内寻找职位,主教和修女们之间纵情声乐也是不公开的秘密,整个教会已然腐烂透顶,贿选反而不足为奇,但真正值得惊讶的则是……

    这是来自教宗本人的秘谕……

    当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神父沉默了许久,只是无力的挥手示意信使离开。

    那一夜,神父失眠了。

    床榻旁的书架上,是诸多的希腊罗马著作,教会所明令禁止的“异端邪说”,但是无论如何禁止,学者们总是能够找到各种各样的办法保留下它们,神父也不例外。

    良久之后,神父从床上坐起,沉默的穿上修士袍,庄重的戴上十字架,然后走向教堂,他想要寻找一个答案……

    空荡荡的教堂内,穹顶之上绘满了圣经当中的经典故事,但那众多的故事却无一能够解释神父心中的困惑。

    这几年来,他阅读了许多的希腊著作,学会了古希腊文字,饱受古希腊古罗马的哲人们的熏陶。正如他无声改变的签名,从Luder改为了Luther,小小的差异其中的区别却异常巨大,Luther源自古希腊文,意为“被解放的人”、“自由的人”,其中的不满与抗争可见一斑。

    仰起头,望着穹顶上那许许多多的经典故事,神父心中的迷茫与徘徊越盛。

    “我该怎么做……”

    口中虽然迷茫,但心底却有一束灵光执着的闪耀着,那是他明白却不敢明白的答案,因为那个答案太过沉重,沉重的让他恐惧、无法承受,但是,在他的心中仿佛燃烧着一团火焰,无名的愤怒促使着他试图做些什么,至少也应该写下点什么。

    拳头紧握,良久之后缓缓松开,片刻之后再握紧,再犹豫的松开……

    最终,他拿起笔,试图写下什么,但是,平常普通无比的动作却变的无比沉重,那支笔足有千钧之重,重的让他几乎握不住。

    “呼……”

    不知不觉间,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明明正值凉秋,他的额上却莫名多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渍,手在不住的颤抖。

    圣彼得、圣巴西略、圣高尔乃略、圣盎博罗削、圣安德肋、圣巴尔多禄茂、圣方济各、圣额我略一世、圣若望、圣热罗尼莫……以及查士丁、克莱门、奥里根、安布罗斯、奥古斯丁、格雷高里、托马斯·阿奎那……压在那个答案之下的,是历代声名赫赫的圣人们与神学者们。

    此刻,那诸多的圣人与学者仿佛都一同浮现在他眼前,他所要面对的并不是一支笔,而是从古至今的无数圣人与学者、众多他所敬仰的前人。

    那昔日或和蔼或严肃的圣人们、学者们,此刻目光却仿佛变得无比锐利,一如一支支锋利的剑,令他不由得试图躲闪。

    “你在干什么!快停下!这是亵渎!”

    圣人们愤怒的呵斥着。

    咬紧下唇,浑不觉已然咬出了血,攥紧手中的笔,明明随时都能落下却迟迟不敢落下。

    “为何要有赎罪劵?”

    心中,仿佛有一个迷茫的声音响起。

    “教会是神的代言人,教宗是神在地上的使徒,你不可妄断神意。”

    圣人们如是回答道,不,不是圣人们在回答他,而是他的心在告诉他,但是,另一个声音却在告诉他。

    “教会已经腐朽了,它需要改变。”

    那两个声音撕扯着他,几乎要将他生生撕开,他则在其中痛苦的哀嚎惨叫。两个之中必然有一个错了,那么究竟是谁错了?是教会?还是自己?

    恍惚之间,他仿佛再一次看见了那个信众,那个向他忏悔,却睁大眼看着他的信众。

    “神父啊,可是我买了赎罪劵啊……”

    这是我所看见的教会吗?教会真的是对的吗?教会真的没有错过吗?

    售卖神职的教会、家财万贯的教会、大腹便便的教会、嫌贫爱富的教会、出售赎罪劵的教会、与贵妇人私通的教会、和修女纵情淫乐的教会、争夺世俗权利的教会、教宗拥有私生子的教会、唆使信徒反叛国王的教会、用动物骨头冒充圣人遗骨的教会……

    这真的是我所看的教会吗?

    良久之后,不知不觉间手中的笔不再沉重,随之落下,这一次,心中再无一丝徘徊。

    ……

    几天后,1517年10月31日,万圣节前夕,德国维滕堡内的教堂。

    天刚亮,按照惯例扫洒的人便来了,这是一个并不重的工作,给教会就能够获得一定的减免,是个被人羡慕的活。

    但是,就在他准备打扫的时候,却看见教堂的大门上贴着一张长长的告示,他有些迷惑,不识字的年轻人并不认识上面写的是什么,随即便去找城堡内的学者。学者来了之后,他先是仔细的看着上面写的字,读懂之后愣了一下,然后不由的倒退了几步,险些跌倒在地上,脸上露出了惊恐和慌张的表情。

    “九十五条论纲……”

    ……

    1575年傍晚,佛罗伦萨郊外。

    “叮铃铃……”

    野外的小路之上,在渐渐落下的夕阳当中,由几辆马车所组成的车队正在慢慢的驶向前方,后方的几辆马车里装满了东西,马笼头上的铃铛不时响起,发出悦耳的铃声。

    马车的窗口微微撩起,一位贵妇人小声的对着马车旁的管家说了什么,然后管家会意,向赶车的车夫问道。

    “阿雷西欧,夫人让我问你,还有多远到佛罗伦萨。”

    马车夫不敢怠慢,忙低头回道。

    “就快到了,我的老爷。”

    虽然只是落魄贵族家的管家,但贵族终究是贵族,贵族家的管家也一样被平民敬畏的称呼为老爷,这是惯例。而马车内,听到他们交谈声的贵妇人,则对着一旁因为马车劳顿而无精打采的小男孩温声说道。

    “就快到了,等一下就给你找位医生。”

    “不过是有点不舒服而已,何必找什么医生,伽利莱家的孩子没这么娇弱。”

    另一旁,一位面容冷峻的绅士一边望着窗外,一边沉声说道,他的身上装扮的一丝不苟,哪怕是坐马车迁居去佛罗伦萨,这位古板的老贵族也不愿放下自己的矜持,不肯乱了一处衣角。

    而贵妇人则不满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而看着身旁的小孩子,随即脸上露出心疼之色。

    望着窗外,这位老绅士本以为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说不定刚好就能进城,免得在外面过夜,但是突如其来的一件事打乱了他的计划……乃至是整个家族的未来命运。

    “伽利莱老爷!这里躺着一个人。”

    突然之间,马车夫惊讶的说道。

    人?

    伽利莱皱眉,然后下了马车,只见在马车前不远处的草丛当中,静静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有些地方还很深,身旁还散落了一个包裹。走过去,他仔细的看了看那个浑身是血的人,轻轻摇动他,

    “喂!能回答我吗?”

    摇了几下之后,正当老绅士认为这个人已经死了时,他却听见了一个微不可察的呻吟声。

    “来人,拿水囊来。”

    老绅士也是异常的冷静,随即呼唤仆人,仆人赶忙拿来水囊。老绅士扶起男子,将水缓缓渡入他的口中,不一会儿,男子缓缓睁开眼,瞳孔当中仿佛还有些迷茫。

    “你没事吧,我们看你倒在这路边。”

    男子听着老绅士的话,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突然之间他的眼神当中露出了急切,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口,吃力的扭头向四周看去,当看着不远处那个包裹时,他的脸上随即露出了庆幸与欣喜,挣扎着便试图要摆脱老绅士,奋力向那个包裹爬去。

    “等等,你身上还有伤。”

    然而老绅士赶忙拉住他,急忙说道。

    此刻虚弱的男人根本无力挣脱老绅士的力量,只能无力的放弃挣扎,微微喘息着。然后,他仿佛也冷静了下来,又想起了什么一般,他看了看四周,脸上露出深深地惶恐和忧虑。

    “快……带……”

    他张开口,试图说什么,但好像他的喉咙也仿佛受到了什么伤,挣扎着也没能说完。

    老绅士皱眉,看了看他的表情,试探性的说。

    “你是指那个包裹?”

    男子的眼神当中顿时生出浓浓的急切与希望,那虚弱的身体也不知何时从哪里生出的力量,手死死的攥紧老绅士的衣裳,力气大的不可思议,嘴唇张了张,却硬是说不出话。

    “……逃……”

    最终,从他的口中只是艰难的吐出了一个词。

    快、带、逃……

    这三个词令老绅士感到困惑,而看着老绅士脸上的困惑不解,男子脸上越发焦急起来,最终甚至是露出了绝望与懊悔之色,然而仅仅是这几个词,老绅士实在难以理解男子的意思。

    突然,他的脑海当中灵光一闪,不由问道。

    “你是让我带着包裹快逃?”

    老绅士一生都难以忘记男子那一刻眼神当中的意味,那是仿佛即将溺死的人终于浮出水面呼吸到第一口新鲜空气的感受,那种激动和欣喜简直无以言表。

    那只攥紧他衣裳的手越发用力起来,老绅士已然明白,只是点了点头道。

    “放心吧,我会带着那个包裹离开的。”

    但是胸前的那只手却并没有随之松开,老绅士望着面前的男人,这才发现男人的瞳孔已然没有了神采,他已然死去,只是心中的那种执念和不甘让他死也无法松开手而已,事实上,他死前并没能听到老绅士的那句话……

    费了好大的劲才将那只手扣下来后,老绅士的衣裳上早已是血迹斑斑,但素来喜好整洁的老绅士此刻却没有在意这些,而是有些沉默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很难以想象,究竟是何等的执念才让这个男人临死前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

    包裹当中的东西也已经被仆人递了上来,那是一个不足一尺的小型雕像,看起来十分英武的少女身穿戎甲,飞扬的神色和其栩栩如生都是老绅士从未见过的,不过有些奇怪的却是,上面被人绘满了各种各样的诡异纹路,似乎是某些宗教符号。

    老绅士并不懂这些,他看不明白,只是抬起头看了看逐渐日落的天空,他冷峻的脸上眉头逐渐紧锁。

    “走!”

    没有过多的话,老绅士当机立断的说道。

    “可是……老爷,这个男人的尸体还躺在这里。”

    一个仆人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但老绅士却断然拒绝了。

    “没有时间了,快走。”

    老绅士不傻,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一个被格外看重的塑像,临死前都无法甘心的执念,这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事件,此刻绝对不宜久留。

    甚至连尸体都没来得及掩埋,一行人便匆匆坐着马车离开了此地,消失在了天际线当中。

    过了一会儿,天色已然昏黄,突然之间浓浓的乌云袭来,天空变的阴沉的可怕。

    伴随着阴沉的天气,众多的蝙蝠群在乌云的遮掩之下出现,凄厉的啸叫声响彻四周。然后蝙蝠群在男子尸体上空盘旋了一会儿,化作一群男男女女落在了尸体旁,这些男男女女的气质不一,唯一的特点就是脸色异常的苍白,毫无血色。

    而为首的一位男人看着那具尸体,发现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脸色格外的冰冷,隐隐有怒气浮现,最终仰天发出了愤怒的枭叫声。

    ……

    此刻,佛罗伦萨的某座庄园当中,一个小男孩正坐在一个高凳子上,看着窗外的阴沉天气脸上满是无聊。

    马车上的劳顿并没有太过影响这个小家伙,天性的活跃很快就让他恢复了精神,吵着要找玩伴,但是忙于搬家的大人们并没有理会这个小家伙,让他十分的泄气。

    “伽利略……”

    听着母亲的呼唤,小男孩随即扭过头去……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