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吞噬世界之龙 > 第七十七章 郇山隐修会与血族十三氏族

第七十七章 郇山隐修会与血族十三氏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说主角要娘化的,你们在想什么呢。)

    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新世界,与旧世界截然不同,所有的一切都被新世界所重塑,黑影很清楚这一点。

    例如它的本体,在旧世界当中是身上承载了大地和海洋的庞然大物,如果旧世界的人类有足够的毅力,便能够一路挖到千里之下的大蛇的本体,但如今,庞然大物却被完全重塑成地球本身。岩层、地幔、地核、乃至最核心的液态金属核心、固态金属核,纯粹的星球,不含任何生命迹象。

    大蛇在旧世界当中沉睡,在新世界则作为星球而沉睡。

    又例如许许多多的神怪传说,在旧世界当中,受限于神魔之间“不得干预现世”的契约,那是一个拥有无数神魔妖鬼却罕有超自然力量现身的世界,但如今却完完全全蜕变成了一个近乎超自然力量不存在的新世界,仅有的一些超自然神秘力量,也完全是基于沉睡的大蛇对于这个新世界的干扰,才得以延续下来。

    过去在旧世界当中,被黑影曾经作为棋子所操纵的众多古代英雄,如亚瑟王、圣乔治、大卫王等等,这些有着屠龙与王者事迹的传说英雄,也都在这个新世界当中不曾出现过。

    出现过的历史依然会出现,然而却会被另一种形式所重新书写。

    看似类同的外表之下,内里却早已经历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这就是新世界,一个不完美的新世界。

    在旧世界当中,黑影一度寄宿于贞德体内,在这个新世界当中,这一行为便变成了黑影被囚禁在贞德体内,被迫与贞德一同焚烧成灰烬,仅有贞德的心脏没能被焚毁,黑影寄宿于其中,亦一时无法脱身。

    达芬奇认为雕像当中保存了什么秘密,他的预感并没有错,因为里面便是被蓝胡子小心翼翼藏在雕像当中的贞德心脏——寄宿有魔王撒旦的依托物。

    “哼……以为将我撒旦困在这里,我撒旦便无从脱身吗?未免太过天真。”

    虽然一时被困缚在雕像当中,就连本体也变成了星球陷入长眠当中,然而黑影却并不担心什么,反而是是嗤笑神灵的天真。

    对于黑影而言,死亡亦不过是一次沉睡,它终将会再度苏醒。变成星球本身的本体,此刻也不过是陷入到另一种沉睡当中,只要找到合适的契机,大蛇的本体终将会再度苏醒。

    纵然此刻它无从脱身,但只要它依然存在,大蛇的无形力量就会持续不断的影响着这个新世界,那些旧世界残留下来的眷属终将会自发的试图让大蛇苏醒,唤醒这个沉睡的星球。

    它有着足够的耐心,不管千年还是万年还是多久,怪物终将会苏醒。

    ……

    神圣罗马帝国,亚琛城外的某座古老城堡之内。

    夜幕之下,这座从查理曼时期就留存至今的古堡,显得格外古朴,附近毫无人烟,很多时候甚至被人以为已经废弃了。但只有不开眼的小贵族试图占据时,就会悄然出现几位权势滔天的大贵族将其拦住,久而久之,附近的人都知道在这座古堡之内绝对是居住一个强大的家族。

    而这一夜,古堡之内却罕见的出现了灯火,隐约还可见有人走动的踪影。

    “……”

    围绕着宽大的圆桌,十几位妆容不一的男男女女坐着。它们气质不一,或暴戾或优雅,唯一相同的则是其苍白的面容,只有偶尔响起的饮酒声,不过那猩红似血的酒杯,总是给人一种不安的印象。

    “我需要知道,这一次呼唤我来是为什么……”

    圆桌旁,一个神情淡漠的男子说道,只不过他口中所说的却是一种极为生僻的语言,那是六百多年前一个小民族所使用的语言。

    不过,在座的所有男女却都没有在意这一点,不过是一门六百多年前的语言,对于在座的很多人而言并不陌生,其中有的人更是在凯尔特语诞生之前便存在了。

    “尼尔,不要太过焦急,这一次是关于那个呼唤的声音……”

    一位略显老态的中年人缓慢的说道,对于它们而言,过于漫长的寿命让它们习惯了缓慢的节奏,人类身上所特有的快节奏与它们无关,以至于说话也习惯了慢条斯理。

    呼唤的声音,没有人知道那个声音意味着什么,但自从神魔消失之后,那个声音就逐渐被少数一些血族长老们所察觉。

    那个低喃的声音在潜移默化的呼唤着所有的血族,绝大多数的血族都听不到那个声音,却会无意识的被那个声音所牵引,只有极少数的血族长老能够隐约听到那支离破碎的梦呓声。

    虽然无法知道是什么,但那低喃的梦呓声当中所透露出的强大力量,依然令血族长老们为之颤栗,而在经过了数十年的摸索之后,血族长老们终于隐约察觉到了那个声音所牵引的地方……

    法国的某处地方。

    尚未等血族长老们前往,十几年前,那个声音所牵引的地方便发生了改变,这一次,又将是一次漫长的感应。

    “那个声音的主人究竟想干什么,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没必要去寻找。”

    最先开口的人皱眉说道,它的脸上充满了抗拒。

    对于很多血族而言,它们并不关心那个声音,甚至感到警惕,这些血族主张不要去探索那个声音,淡漠的男人就是其中之一。但是,有的血族也意识到了那个声音的力量,以及那个声音的无可动摇性。

    按照有些血族学者的说法,纵然是不愿意,那个声音也会让你在不知不觉的前往那个地方,促使你去接近它。

    “但如果真的是始祖呢?”

    一个举止典雅的女人开口道,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充满了威仪,很显然,她过去曾经位高权重,所以才有如此的威严。而当那个词响起时,所有的长老们都为之肃然。

    始祖,这个词在血族当中专指一人……

    血族的始祖、杀害了最古老人类的该隐,传说,当他创造了最古老的血族之后,最终抛弃血族而去,不知所踪。

    事实上,不乏有声音认为那也许正是始祖的呼唤,也正因为是始祖,所以才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所以才能给让整个血族都受到影响。然而也有反对的声音,因为血族的老对手狼人也一样能给感受到那个声音,事实上,无数的黑暗种族都能给感受到那个声音。

    能给令所有的黑夜种族都感受到同一个呼唤的声音,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拥有如此力量的个体,纵然说是黑暗源头也不为过。

    争论依然在继续,最终,只是不欢而散而已。

    客散,唯有此地的主人——洛林老公爵独自坐在圆桌旁,良久之后,在众多的烛火当中,他喃喃的说着。

    “神魔消失……那究竟是为什么。”

    很明显,声音的出现与神魔消失有关,但谁也不知道神魔消失的根源是什么,只知道数十年前,仿佛一夜之间,世上的神魔就都消失了,降灵术也无法呼唤那些昔日无比强大的存在,有的只是死寂沉默。而在远东,这种情况一样有出现,据说远东的巫师们将其称之为“末法时代”。

    数十年前,就连那些沉睡了数百年的古老血族长者都为之苏醒,但纵然是那些古老的血族长老,也无从解释缘由,唯一有点线索的便是那个低喃的梦呓声了。

    “或许,还是再等些时间吧……”

    老公爵并不着急,血族的寿命极其漫长,并不在意这一时的争论结果,但是,纵然是他也无法料到后来的事情。

    一年之后,484年,罗马教宗英纳森八世宣布了“猎巫行动”,轰轰烈烈的时代浪潮开始,吸血鬼猎人在那个时代由此诞生,不久之后,血族十三氏族分裂成魔党与密党,这样的会议再也没能被召开过……

    ……

    浑浑噩噩间,身旁都是茫茫的白雾,达芬奇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个梦呓般的声音仿佛在诱使他不由自主的试图前进。

    那重重的黑暗当中,依稀有着众多的窃窃私语,白茫茫的迷雾当中隐现着诡异的踪迹,还有一双双在迷雾当中看着他的眼睛,他就像是误入危险丛林的孩童,四周都是野兽环伺却浑然不觉。

    “那个声音是什么……”

    但此刻,达芬奇的心中却莫名的只有一个执着的念头,那个声音对于他有着异样的诱惑魅力,让他忍不住试图探索,最终,不知在迷雾当中找寻了许久,他拨开阻隔在自己面前的怪异植物,浮现在他面前的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画面……

    炽热的太阳下,一个无限美丽的生物肆意的沐浴在太阳的光辉当中。

    那宛如千万毒蛇飞舞的长发,危险而冰冷的暗紫色嘴唇,竖立的蛇型瞳孔,白皙不似人类的肌肤……那是个看似是人却完全不像人的怪物,强大,冷漠,美丽,却也令人莫名感到深深的恐惧。

    一如是身上披上了一层人皮的怪物,像人一样的外表下,无时不刻不透露着一种怪异的非人感,傲慢从容,如同俯瞰天地的神灵一般。

    明明是最深沉的黑暗,却能够肆意的沐浴在光辉当中……

    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所死死攥紧一般,无法呼吸,无法动弹,深深地莫名恐惧蔓延至全身。

    “……”

    呼吸已然停止,甚至也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全身的肌肉都僵硬了起来,这种感觉达芬奇并不陌生,曾经他感受过。

    达芬奇曾经亲眼接近过狮子,在一次去北非的冒险之旅当中,他偶然见到了一只狮子。

    那是一种慵懒而从容的强大生物,强大而美丽。当它踱步走向人类时,那硕大瞳仁当中所释放出的冰冷,让人仿佛赤身裸体的置身于万年前的蛮荒时代,当时,他的手上握有一只意大利的手铳,但在那头狮子面前,他却根本没有任何试图开枪的念头,甚至连想都不曾想过一次。

    无他,恐惧。

    在那一刻,文明与理性消失不见,只有一只体重不足七十公斤的猴子,与一头体重近三百公斤的猛兽。恐惧支配了他的理性,让他无法做出冷静而正确的思考,就连狮子何时离开都未曾意识到,在那之后,达芬奇再也没有去过北非。

    而此刻,达芬奇再一次的感受到了那种恐惧感,千万倍于当时的恐惧感……

    ……

    “啊啊啊啊……”

    伴随着惨叫声,公元5年7月2日的清晨,达芬奇爵士从噩梦中惊醒。

    额头处布满了细密的汗渍,苍白的脸上满是不安,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良久之后,当这位已然六十岁的老人看向了一旁,在矮桌之上,摆放着一个英武的女性雕像,没有任何的尘埃沾染,明显被日常精心清理过。..

    但看着那个雕像,达芬奇的脸上却异常铁青,下意识的咬紧了下唇,那正是他的恐惧根源……

    勉强站起,然后坐在案前,拿起羽毛笔,蘸着墨水,他开始写起了一封信,不过里面的文字却是颠三倒四,是外人所绝对无法理解的密文。

    “我的兄弟姐妹们……如我所言,快三十年了,我已然有所明白那个雕像的秘密,我无法告诉你们太多,但我唯一能说的是,那是绝对不能被人类所知晓的禁忌……”

    “多少次,多少次的梦里,我都深感恐惧,无论看见那个身影多少次,我都难抑平复自己的情绪……人类不可能战胜那个东西,唯有逃避是唯一的办法,唯一庆幸的是,它还在沉睡……”

    正在达芬奇奋笔疾书时,窗外,仿佛有什么阴影浮现……

    突然之间,达芬奇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猛然看向了自己左侧的窗户。

    “吱……”

    窗外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树的枝条和鸟儿的吱叫声。不过,达芬奇并没有大意,而是谨慎的再度观察了一番,最终确认什么都没有。

    是自己太多心了吗……

    心中有些疑惑,但他感到自己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再度想了想之后,他接着在纸张上写到。

    “我已然独自保守了这个秘密三十年,本不在意多保守几年,不过,似乎有些黑暗里的东西已经盯上了我……所以,谨以长老的名义,我恳请各位兄弟姐妹们,请帮帮我,帮帮人类,将这个秘密共同守护下去……”

    “郇山隐修会长老——列奥纳多·达·芬奇。”

    ……

    半年之后,著名的学者列奥纳多·达·芬奇,突然离开了自己从青年时代就一直居住的米兰,开始在罗马和佛罗伦萨等地漂泊,最终死在了法国。

    死后,仆人发现他似乎有些书信文件莫名消失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