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吞噬世界之龙 > 第七十章 火刑

第七十章 火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43年5月30日,正是阳光明媚的时候,一双被锁链所束缚的赤脚,在时隔半年之后第一次走出了监牢。

    “哗啦……”

    伴随着铁链响动的声音,一个女人走出了这处监牢。

    晕眩感,强烈的晕眩感。

    走出监狱的那一刻,外界过于刺眼的阳光,令许久没有见到太阳的让娜忍不住的眯起眼睛,头脑阵阵发晕,唯有那不带腐臭气息的清新空气,能够令她稍微感到有些好受。

    面前站着几位神职人员,其中一人手中还捧着什么文件,让娜似乎还认识。

    但在她的面前到底是谁?

    她没有注意,因为她并没有关心这些,毕竟判决结果她已经知晓了,此刻不过是例行公事而已。

    “珍妮·达阿克,你被指控犯下异端信仰、自杀、不从教会……一共十一项指控,将被判处火刑。”

    那苍老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着。

    意识有些恍惚的让娜并没有仔细听面前的神父说什么,她只是捂着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但她的病并没有痊愈,甚至于英国人之所以这么急急忙忙的想要审判她,就是因为唯恐她在被判刑前死去。

    虚弱的状态,令她不时发出细弱的呻吟。

    神父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一个昔日率领法国军队的统帅,此刻却脆弱的宛如琉璃人偶,即将走向死亡,无助而可悲,忍不住讥讽道。

    “可怜的女人啊,你的查理国王好像没有试图救过你啊,你如此的信任他,但他又回报给你了什么呢?”

    这时,好像听到了神父的话,让娜的痛苦呻吟停了下来。

    她抬起头,喘息着,睁大眼睛,蔚蓝色的眼睛当中满是愤怒。

    “你没有权力攻击查理,查理是个好基督徒,他是个好国王。”

    哪怕是在自己生命的最后,那固执的声音一如既往,正如所有人给她的评价一样,一个特立独行、固执己见的高傲女孩,她所认定的事情就谁也无法改变。

    她相信查理,那是一个并不强势、甚至有些平庸的人,但他并不是一个坏人,她相信他会是一个好国王的。

    “是吗?”

    然而,回应她的却是神父的嗤笑声,那嗤笑当中带着轻蔑,仿佛暗藏深意。但尚未等让娜想明白,没有更多的废话,神父随即挥手示意,让娜身后的两名狱卒便押着她前进。

    ……..

    “嗡……”

    沿途路上,众多道路两旁的民众窃窃私语着,有些甚至是从巴黎及其法国附近地区赶来的,只是为了能够一睹奥尔良少女的尊容,然而,令它们失望的是,奥尔良少女也并不如传说当中的光辉璀璨,此刻狼狈不堪的她,看起来和普通的女孩并没有什么区别。

    “那个就是奥尔良的圣女吗?”

    有的人失望的说着,过于落魄,甚至是狼狈不堪的形象,让其根本无法感觉到那是一位宗教圣人,而只是一个寻常的女人而已。

    正如那个年幼的英国国王所说。

    “我就是要让那些法国人看看,那个救国圣女是多么的落魄。”

    而让娜则被士兵推搡着,一步步的走上了城市广场上的木柴堆之上,在那里是积的极高的柴堆与一根木柱,让娜将会被绑在木柱之上,按照教会的意思,被处以火刑、焚烧躯体,接触女巫身上的不洁。

    被绑在木柱之上的女孩,可以轻易的看见下方众人的表情,看到他们的窃窃私语,看到他们的麻木……

    在他们看来,什么奥尔良圣女,什么拯救了法国的人,或许他们只是好奇于一个女人即将被烧死在这里,正如同他们曾经多次看见过的火刑一样,是女巫还是圣女,并没有什么区别。

    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法国,不知道什么是英国,虽然生在法国的土地之上,却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个法国人,毕竟是哪国人又有什么区别吗?来来去去的还是那些贵族,无论是哪国的贵族都只是想要他们交税而已,又与他们何干。

    麻木,茫然,这就是法国。

    让娜很久以前便知道这是法国现状,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试图号召法国人起来反抗,在她看来,正是因为不团结,法国才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可纵然是知道,但看着那些茫然麻木的脸,让娜的心中还是不由生出了几分黯然。

    她多想对着他们喊“我的同胞们!我们都是生长在这里的同族,为何我们不起来反抗!”

    但她说不出,因为火刑已经要开始了。

    “点火!”

    伴随着命令,火把落在沾满了油的木柴之上,干枯的柴堆随即剧烈的燃烧了起来,木柴噼里啪啦的烧着,燃起的大火伴随着浓浓的烟雾,令让娜眼泪鼻涕都忍不住流了下来。

    “咳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着,被烟熏的眼睛忍不住的流泪,逼迫让娜不得不闭上眼睛。

    耳畔,只有那嘈杂的人声,没有神的声音……

    “嗯?奥尔良的少女,听吧,这就是人世啊,这就是人类,这就是你所试图拯救的法国人民……”

    闭上眼睛的让娜看不见东西,耳旁只有一个低沉的笑声响起。

    让娜并没有理会她,她只是咬紧牙,不愿开口,不愿意发出软弱的痛苦声音,那个家伙最喜欢听的就是别人对它痛哭流涕的声音,但对于让娜而言,她绝不肯向那个家伙屈服。

    “你试图拯救法国,但谁又来拯救你呢?没有人!你只是一个工具而已,无论是谁,神还是查理,所有人都只是把你当做一个工具而已,用完就抛弃……”

    闭上的眼睛依然在忍不住的流泪,朦胧间,少女仿佛看见一个黑影朝着她缓步走来。

    白皙的不似男人的肌肤,肌肉分明的赤裸身躯,冰冷从容的姿态,以及……那没有光,就连反射都不存在,仿佛是吞噬了所有的光一样,宛如黑洞般吞噬一切的瞳仁。

    贪婪,黑暗,连光都会被其所吞噬的黑暗。

    那个姿容,太过美丽,美丽的令人窒息。

    “看吧,谁也不会来拯救你。”

    晕眩的视线当中,只能感受到那暗紫色的嘴唇开合着,口中吐出充满魔性魅力的声音。

    狂野的头发充斥在视野当中,千万根、亿万根,如毒蛇般扭曲着,恍惚间,那些头发仿佛都长出了眼睛,那亿万的竖立蛇瞳都注视着她。

    伴随着那声音,它朝着自己伸出手……

    那宛如大理石般雕琢而成的手,坚固,充满细腻的质感。

    明明看着那个身躯就会感到莫名的恐惧与颤栗,心脏仿佛是被大手死死握紧一般,让人喘不过气,但与此同时,却又会由衷的生出一种亲近感,渴望被那个手所抚摸。

    它太过强大,也太过美丽。

    因为恐惧,所以试图亲近,因为只有努力的靠近它,才能够让自己感到自己是有意义的,有意义的自己才不会被它随手抹去。

    “让娜,你愤怒吗?”

    那低沉的磁性声音,在让娜的耳畔响起。

    愤怒?

    真的一丝一毫都没有吗?

    自然不会,自己为法兰西付出了多少,以一己之力将法国从毁灭边缘救回来,但法国又有谁来救自己?那些法国贵族、那些法国将领,又有谁试图救过自己?

    或许微不可查,但那抹委屈感和愤怒感又何尝不是真实存在的呢?

    “让娜,你对这些法国人愤怒吗?”

    而此刻,那个低沉的磁性声音再度响起。

    让娜的面前,闭上眼所没有看见的画面再度浮现,那些鲁昂的市民们、那些巴黎的市民们,从各地赶来的人们,此刻正看着被火焰所焚烧的自己,不时惊呼着,有时还会发出尖叫声,但却没有谁露出不忍的表情。

    他们只是为了来看“圣女”被火刑的。

    纵然是素来坚定的让娜,心中也浮现出了茫然。

    “这就是我所要拯救的法国人民吗……”

    “这就是你所要拯救的法国人民吗……”

    恶魔的低笑声逐渐变的肆意起来,被烟雾呛的喉咙痛苦不已的让娜、被火烧的肌肤灼痛的让娜,伴随着恶魔的肆意笑声。

    “可怜的让娜啊,法国人民不在乎你,法国国王也不在乎你,你的所作所为又究竟有何意义。”

    “不许你……侮辱查理……”

    但是,在恶魔的肆意笑声当中,一个虚弱却固执的声音吃力说道。

    她的脸颊被火焰炙烤的发焦,头发已是一片火海,到处都是被火灼烧的痕迹,但那个女孩依然固执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美丽的令人窒息的生命。

    “查理……是个好人……”

    有些神志不清的她,只是本能的说道,查理是个好国王,让娜始终这么坚信着。

    漫天的长发宛如一条条毒蛇,那亿万的竖立蛇瞳都望着她,无情而冷漠。而看着面前这个即使是在生命最后,也依然固执己见的女人,暗紫色的嘴唇随之勾起,露出了嘲弄与怜悯的笑容。

    那个笑容让娜曾经见过,同样是因为查理国王,同样是这种嘲弄与怜悯的笑容,那个神父也曾经如此笑过,如同是在看待一个傻瓜一样。

    “可怜的女人啊,时至今日你也没有明白自己为什么沦落到这个境地。”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