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吞噬世界之龙 > 第六十七章 英王亨利

第六十七章 英王亨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法国,巴黎旁的鲁昂城。

    阴暗的监狱内,通道两旁是星星点点的火光,在这里关押了许许多多的囚犯,小偷、强盗、杀人犯、异教徒、闹事的酒鬼……种种人群,不一而足,根本罪行的不同,有的只是关几天,有的则可能是关押到死,甚至是执行死刑。

    然而只有一间牢房格外的特殊,因为这间牢房当中只关了一个人。

    而且其他的牢房哪怕是几十人,也不过是由几名狱卒巡视,唯独这间牢房门外却有几位全副武装的士兵看守,很显然,监狱很害怕让这个人逃走,所以才严加看管。

    但在牢房内,却不是什么浑身肌肉的壮汉,也不是什么心机深沉的失势贵族,而是一个年轻的少女。

    昏暗的牢房当中,地上被细心的打扫过,在墙角处只有一个摆在案上的耶稣受难十字架,和两旁的高脚蜡烛,这是少女所提出的唯一要求。

    而面对着自己面前的十字架,年轻的少女跪在十字架前,双手握紧,喃喃祈祷着,平静的眸子当中带着某种不可动摇的坚定。

    平心而论,她并不是那种非常美丽的类型,但脸上充满的年轻朝气,和因为屡经磨难而养成的异样沉稳,让其看起来有一种莫名的庄重肃穆感,纵然是身陷囹圄,也没有动摇她的决心。

    “真是如圣人一般……”

    牢房旁的一名士兵偷偷瞥眼,看了看那个在烛光当中的年轻少女,他的心中不由赞叹道。纵然是以敌人的身份,面前的这个女人也依然让人敬畏有加,不仅仅只是因为她以十七岁便成为了法军的统帅,更是因为她被人们视为圣人。

    奥尔良的圣女,又有谁不敬重呢?

    ……

    六个月前,谁也没有想到已然成为法国偶像的奥尔良圣女,居然会被勃艮第人所俘虏。

    在率军前往法国东南部与勃艮第人作战时,不知为何,让娜所率领的军队行踪暴露,被闻讯赶来的勃艮第人率领大军包围。尽管让娜身先士卒,挥舞自己手中的旗帜鼓舞士兵的士气,更两次打退勃艮第的军队,但毕竟人数稀少,仅仅只有几百人,不得不选择撤退。

    而在向贡比涅城撤退时,让娜坚持要为士兵们掩护撤退,自己最后撤离,但就在她为士兵断后的时候,恐惧的贡比涅居民抢先升起了吊桥,被勃艮第人团团包围的让娜便这样被俘虏了。

    勃艮第人没有加害让娜,只是将让娜严加看管起来,好生招待,法军将领们试图赎买让娜,但勃艮第人却拒绝了,因为那个愤怒的英国国王在得知让娜被俘虏了,便开出六万法郎的高价向勃艮第人买下了让娜。

    而在这其中,被让娜以一己之力扶上王座的法王查理,反而没有什么试图救援的举动,因为他的财政已是极其窘迫,实在无力赎买。

    于是在被勃艮第人囚禁了四个月后,让娜又被转手卖给了英格兰人,英格兰人则又将让娜囚禁在这巴黎旁的鲁昂城内,准备在这里审判让娜。

    这位拯救了法国生死存亡的少女,此刻就像是一件货物一样,被几个国家之间相互转卖,但这个女孩并没有抱怨,而是默默地忍受着自己的命运,对着神祈祷。偶尔向卫兵询问法国现在的情况。

    当知道自己的伙伴们,那些法国将领的作战之时,她总会认真的倾听着,胜利了便会展颜一笑,为战友的胜利而祝福,失败了则是面露担忧,为他们的安危而担心。

    但从始至终,她都没有想过自己的安危,而是始终关心着自己的祖国。

    “你就从来不考虑自己吗?”

    有一次,勃艮第的公爵忍不住说道,而面对着那位勃艮第的君主,让娜则睁大眼睛,认真的说道。

    “为了法兰西,我视死如归。”

    ……

    “轧……”

    突然之间,伴随着沉重的吱呀声,仿佛有门被打开了。

    让娜被关在牢房当中,看不见外面发生了什么,但从那些嘈杂的脚步声她可以猜出,似乎是有什么大人物来了,所以才有那么多前呼后拥的脚步声。

    不过,这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望着自己面前的十字架,让娜依旧喃喃祈祷着。

    “咳咳……这里可真是难闻啊。”

    远方,尖细声音的主人一边咳嗽着,一边抱怨道,他的声音很细,听起来年龄并不大,就像是个小男孩,然后好像还有什么人在旁边附和的声音。

    “蒙上帝祝福……英格兰与法兰西的国王到……”

    人尚未到,那趾高气扬的声音便已经响起,高声宣扬起所到之人的尊贵身份。

    “哗啦……”

    伴随着锁链的响动,那被牢牢锁上的铁门打开。

    而随即,就仿佛有光射入一般,即使是面对着墙壁,让娜也依然能够感受到身后的强光,那是被众多火把所照耀的光亮。

    “你就是那个珍妮。”

    倨傲的尖细童声响起,那声音仿佛是在和奴隶说话一样。

    让娜是法语,而如果以英语说出便是珍妮,很显然,身后的人是专门来找她的。但让娜并没有立刻起身,而是继续喃喃祈祷着,做完了祈祷结尾之后,然后才不紧不慢的起身,看向自己的身后。

    在众多火光和衣着华贵的人群簇拥下,是一个尚不及让娜腰身高的小男孩,看起来不过十岁,身上穿着相对而言过大的王袍,正昂起头看着面前的让娜。

    虽然是昂着头,但那目空一切的傲慢姿态却让人觉得他根本没有在注视着让娜,因为让娜根本不值得他看一眼一样。

    “如果你是说那个法语名叫让娜的女人,那么是的,我是珍妮。”

    让娜点了点头道,她已经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究竟是谁了。

    英王亨利,他今年正九岁,但作为整个欧陆之上最具权势的强国君主之一,无人敢因为他的年龄而轻视他。

    “那你应该向我跪下。”

    不容置疑的童声高傲的说道,那理所当然的语气就仿佛这和太阳升起一般自然。

    “为什么。”

    让娜反问道。

    “因为我是法国国王,是你的国王,你应该向我跪下!”

    仿佛有些恼怒了一般,那个小男孩大声说道,那声音又尖又细,让人忍俊不禁,但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笑,因为这位英王的年龄虽小,但敢于忤逆他意志的人可决定没什么好下场。

    但让娜却摇了摇头,丝毫没有为面前小男孩的倨傲与专横而不满,而是固执的说道。

    “法国国王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在兰斯加冕的法王查理。”

    当听到那个名字之后,面前的小男孩死死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忍不住大声说道。

    “查理……那个废太子根本没有资格做国王!法国已经战败了,他的父亲早就将法王的王位继承权转让给了我的父亲,那些无耻的法国贵族背叛了协议!我才是唯一的法国国王!”

    亨利所说的,也正是阿金库之战后的事情,战败的法国被迫与英国签下协议,法王查理六世死后,法国的王位将由亨利的父亲亨利五世继承,所以,百年战争本应该早就结束了。

    但奇妙的是,两位国王几乎同一时间去世,相隔不过几天时间,以至于让法国贵族们找到借口,拒绝承认亨利的王位继承权。

    在这位英王亨利眼里,法国人都是背信弃义的骗子。

    然而,面对他的质疑,让娜则平静的说道。

    “法国人不需要一个英国人做国王,法国人的国王只能是法国人,也必须是法国人。”

    她并不是一个很强势的女孩,相反,她的性格一向很温顺,始终是那个虔诚单纯的牧羊女,但在她的骨子里却意外的有一股犟气,在重要的地方格外的固执,绝不肯让步丝毫。

    面前的亨利则气涨了小脸,脸色通红,但他却意外的强忍怒气,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意外的好声好气说道。

    “向我跪下……效忠于我,向法国国王效忠,我会允诺你以自由。那个查理能给你的,我也都能给你,无论是财富还是封地,什么都可以。”

    “我是个法国人,只效忠于法王查理,不效忠于英王亨利。”

    但毫无婉转,让娜直接一句话顶了回去。

    亨利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的阴沉起来,一字一句的说道。

    “那你会死在这的,我发誓。”

    让娜没有再回答他,而是转过身去,闭上眼睛,再度默默向面前的十字架祈祷。

    身后一片安静,然后便是转身离去的脚步声以及咒骂声,良久之后,隐约还能听见远方,那个稚嫩童声所发出的愤怒声音。

    “我要那个女人死!”

    众多的嘈杂声,伴随着和人群一同簇拥着那位年幼的英王离去,只有让娜依旧在牢房之内。

    睁开眼睛,明亮的眸子当中有所沉默。

    “死……吗。”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