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北冥密卷 > 第八十四章 冲突

第八十四章 冲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些场景让程阳看得目瞪口呆,热血沸腾,恨不得以身代之。他从来没有想到,人能做到这种地步。

    这还是人吗?和仙人的手段差不多!

    画面消失,悉数化作一缕雾色,轻巧的钻入程阳的灵魂之中,没有带给他一点不适,仿佛本身它就和程阳是一体的。

    灭世鬼道!

    也只有霸气的名字,才能配得起刚刚那移山填海,举手破天的神通。

    程阳站在原地,灵魂中一团团金色的字体不断浮现消失,印刻在他的灵魂上。

    这是灭世鬼道的修行法门,同时也有那名强者修行的感悟。

    程世勋细细的品味着灭世鬼道的修行法门,内容太过玄奥,他有点似懂非懂。

    好在有强者修行的感悟,让他少走了很多弯路。

    很长时间过去,程阳不过才消化了强者小小一部份感悟。

    不过,就算只是一小部份的感悟,也让程阳受益非浅。

    虚空中的阴气跟魂力像是决堤的洪水,倒灌进程阳凝结出来的鬼体内。

    鬼体一阵有节奏的跳动,和心跳一个节拍,配合着灵魂的跃动。鬼体就像是还未成形的神兵,不断用大锤敲打着,让鬼体更加的结实,将杂质排出去。

    修行一日,相当别人苦修一周的成果,这就是灭世鬼体的强大之处!

    不知道过了多久,沉浸在灭世鬼道中的程阳,感觉自已受到外界的拉扯,睁开眼睛。眼眶中迸发一道光线,射于虚空。眼珠烁烁生光,过了很久,才慢慢回复正常。

    站了起来,程阳发现自已的身体更加的凝实,力气增加数倍。体内流转一道小溪流般的魂力,缓慢坚定吸取虚空的阴力和魂力壮大已身。

    更加让程阳惊喜的是,这灭世鬼道不单单是一部修行法门,里面还包括相配应的战技。

    灭世鬼道到底是什么级别的修行功法,程阳不得而知。从之前鬼塔中传来的画面,灭世鬼道绝对不是什么烂大街的普通功法。

    更让程阳感觉到惊喜的是,灭世鬼道中竟然有着相应的炼制丹药之法。

    这就意味着程阳只要有充足的药材下,他可以炼制出丹药,让他的修为突飞猛进。

    程阳在鬼塔的吸力下,如一片树叶般徐徐从空中落了下来。

    就在此时,虚空鬼塔再次生变。

    轻轻一动,天空像是要破碎一样,如同狂风暴雨中的大海,掀起层层滔天巨浪,以袭卷一切的姿态横扫。

    从鬼塔中分裂出十数块小小的石头,从空中落了下来,落在包括程阳这十数人从鬼塔内得到修行法门的鬼魂面前。

    悬浮于程阳面前的小石头,足以拳头大小,散发着蒙蒙的光芒。

    程阳心中产生一种冲动,要将这块石头吸收于体内的冲动。

    强按住心中的那股冲动,伸出手掌。

    小石头缓缓飘到他的手心上方,轻轻的掉在他的掌心之中。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刚刚恢复神智的程阳,搞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

    但是从鬼塔上掉落下来的东西,想来也应该是一件宝物。

    “小子,把黄泉石交出来!”

    就在程阳在心里猜测这小石头是什么东西时,身后传来一个十份嚣张的声音。

    带着一种目空一切,命令的口气。

    转过身来,看到三个鬼魂,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跟自已差不多的鬼魂。

    程阳心中一动,想起他刚刚所言的黄泉石。

    程阳不知道黄泉石是什么,但是黄泉在阴司鬼界中大大有名,那怕在阳世也听过黄泉之名。

    黄泉从天而下,没地而入,横于虚空之上。

    看不见源头,瞅不见去处,万物不浮,群鬼不渡,魂体沾之必魂飞魄散。

    不管身在阴司鬼界任何地方,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头顶虚空中有一条咆哮奔腾的大江。

    “小子,你胆子不小啊!对我的话都敢置若罔闻,我看你是想魂飞魄散啊!”

    见程阳久久不回话,说话十分嚣张的鬼魂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厉声道。

    程阳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站住!你竟然敢如此无视我张家!”

    见程阳竟然转身走了,而且走之前那一眼,像是没有看到他一样,让他感觉到自已受到了极大的屈辱。

    在厉邪鬼城中,他们张家的势力虽然比不上城主厉邪鬼王,却也算得上中等势力。

    这个说话的鬼魂就是张家三公子,张青山。

    这一次他也是想从鬼塔内得到修行法门,只不过他根本没有撑过去鬼塔的考验,若不是有一些保命手段,早就被鬼塔给吸收了。

    没有得到修行法门,他便将主意打到了鬼塔落下的黄泉石上。

    这黄泉石乃是黄泉中孕育的奇物!

    黄泉对鬼魂来说是大凶之物,沾之必魂飞魄散。

    但是黄泉石却是好东西,所有沾到黄泉的鬼魂,灵魂会被黄泉溶解,化作最精纯的魂力,最后积累沉淀成黄泉石。

    黄泉石会缓慢释放出魂力,缓慢改造着鬼魂的躯体,让鬼魂的躯体更加坚硬,足以媲美金石。

    程阳从空中落下来的时候,恰好落在张青山附近,被他盯上了。

    只不过,他的威胁对程阳毫无意义。

    刚刚恢复记忆的程***本不知道张家意味着什么,他只是好奇,在这阴司鬼界里竟然也有世家的存在,难道阴司鬼界的众鬼魂也得繁衍生息不成。

    “给我杀了他!”

    程**本连个回应都没有,似是未听到张青山的喊话,这让张青山更加怒火中烧,报出自已的家门,竟然还被无视了,这已经关系到张家的脸面问题了。

    若是让程阳知道程阳知道他在想什么,肯定会大喊冤枉!

    得到张青山的命令,跟在他身边的两名家将向程阳扑了出去。

    两人双手齐出,凶猛的攻向程阳的后背。

    这是下了死手,要一击将程阳毙命!

    “这家伙是谁啊?竟然敢得罪张家!”

    “对啊,在这厉邪鬼城中,就算是厉邪鬼王也得给张家家主几分面子!”

    “可惜了,这小子刚刚才从鬼塔内得到修行法门,若是成长起来,将来肯定是一个大人物,却因为黄泉石得罪张家,黄泉石虽然是宝物,但为此丧了性命太不值了。”

    这里的动静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看到张青山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攻势未至,背部传来一种尖刺般的疼痛。

    眼中似有火焰升腾而起,程阳一只脚向旁边挪了一步,让两人的攻势落到空处。

    “你竟然敢躲!”

    其中一名家将眉头一挑,语气阴沉道,说话间,双脚如风,抬腿向程阳踢去。

    程阳脸上厉色一闪,双腿合拢将这名家将的脚夹在双腿之间。

    这名家将试图将自已的脚抽回来,却发现程阳两腿像是两根铁柱,任他如何用力,他的腿像是生根一样,根本就抽不出来。

    “你做好死的觉悟了吗?”

    即然对自已下手,程阳自然不会手下留情,身体猛然一扭。

    “啊!”

    这名家将惨叫一声,脚脖扭向一旁。

    面对这样的伤害,就算是鬼体,也会产生类似于般的疼痛。

    抬脚,踹出!

    严如松一脚踹在因为脚脖断裂,痛得在地上打滚惨叫的家将下巴上。

    家将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几下,然后寂然不动,看样子是晕了。

    见程阳竟然敢还手,围在旁边的人心头一跳,他们知道有好戏看了,无论如何这张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家伙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是啊,连张家的人都敢打,这胆子真是大了天了。”

    张青山一脸阴鸷的神色,他完全没有想到程阳如此难缠,以修身境的境界,竟然发挥出如此大的战斗力,只是一击便将自已家将给踢晕过去。

    这么说来,眼前这个小子在鬼塔得到的好处不小。

    想到这,张青山脸上露出嫉妒的神色,对程阳的杀意更加重了。

    见自已的同伴被程阳一脚踢晕过去,不知道是死是活,场上仅存的一名家将脸上闪过一丝凝重的神色。

    一缕缕阴气从他的身体内飘了出来,如蜘蛛网一般将他全身包裹,形成一副盔甲将他全身上罩在其中。

    这种阴力形成的盔甲叫鬼甲,鬼甲是用魂力和阴力凝结而成,随着实力的增长,鬼甲也会变得更加坚固。

    见张青山的这名家将竟然凝结出鬼甲,在场的人没有一个看好程阳的。

    程阳脸色不变,心如坚铁。

    修行是什么?

    修行先修心,心中要有一种无畏,无惧,舍我其谁的信念!

    与人斗,与地斗,与天斗,最后超脱出来!

    依本心行事,若是做事畏畏缩缩,还谈什么修行!

    “看来是小看你了,不过到此为止吧!”

    这名家将的声音嗡声嗡气的从头部盔甲内传了过来,一步一步的向程阳走了过来。

    每一步都让他起很大变化,当离程阳几步远时,他仿佛身化一只猛虎,惨烈的杀气自他身中迸发出来。

    “不能这样下去!”

    再让他这走下去,他身上的气势越来越盛,到时怕自已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程阳动了!

    大跨步冲了出去,眨眼之间窜到沈安身前,一拳就轰了出去。

    这一拳程阳用了全力,就算是一块大石头,程阳也有信心,在自已这一拳下,也得四分五裂!

    拳劲破空,响起如炸雷般的响动。

    这名家将脸上神情变了!

    程阳这一拳,拳未至,却能感受到这一拳上所挟带的力量,如同山岳般沉重。

    这样沉猛的拳头,他也用不出来。

    他想不通,程阳不过跟自已实力相等,同样是修身境巅峰,并且程阳还没有凝结出来鬼甲,他是如何击这样一拳。

    他不能接,不敢接,也接不下。

    这样的念头一升起,再也压不下去。

    程阳的拳头在他眼里,威力无限被拔高,心中不能平静!

    躲!

    瞬间下了决定,身体一停,飞一般的向后退去。

    他退,程世勋却借势而进。

    带着逼退着家将的那份凶悍,身体一摆,拳头轰向家将的头部。

    被程阳逼退,家将脸上有点挂不住,何况自已主子就在旁边看着,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张青山,果然看到张青山脸色阴沉的都快滴出水了。

    再见程阳颇有得势不饶人的姿态,顿时怒了,真以为自已是泥糊的了。

    身体腾空,高高的窜了起来,腿如鞭子抽向严如松。

    腿影所过之处,撕裂空气,形成一道气流。

    程阳心中无喜无悲,无惊无惧,面对上方如战斧劈下来的腿影,眼皮都不带颤动,平静的令人害怕。

    拳头一动,和家将的腿碰撞在一起。

    砰!

    两人实打实对碰一击,家将直接被轰飞出去,落到地上一个跌跄,身体不稳,差点坐在地上。

    低头一看,腿部的鬼甲,一个深深的拳印出现在上面。

    好猛的拳势,好大的力量!

    家将一阵心惊,这得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在自已的鬼甲留下一个拳印,家将不知道。

    但是他却知道,以前跟聚魂境的武者相斗,对方也没有在自已的鬼甲留下那怕一点痕迹。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