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北冥密卷 > 556,获救

556,获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冲出那个空荡荡的大厅,程阳顿时觉得心头似乎有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奇怪的是在大厅里的时候,他倒是并没有这种感觉。

    就在他准备休息一下,四处转转的时候,忽然间一股强悍无匹的力量侵袭过来,唬的他将身一跳,还以为是有人偷袭过来了。当他四处查看时才发现,原来那强悍无匹的力量,正来自这个院落的最中央,那是一座假山。

    就在那假山山顶,一颗鸵鸟蛋大小的石卵正熠熠生辉,那不是所谓的摩卡之卵又是什么?

    蒲九梅出现的时候,程阳已经跳入水潭,所以他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实际上在地动山摇的时候,那枚摩卡之卵就随着下陷的石台缩回了潭水里,而这里就是它的终点。

    那强横的力量就是自摩卡之卵当中逸散出来的,并且其表面又开始泛光,婴儿形状看的十分清楚。

    “啊,大圣爷!”程阳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那个女孩子倒是兴奋的叫了一声,不过这兴奋没有持续太久,她的情绪就低落下来,“大圣爷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

    程阳正要说什么,手里的龙矛便又不安分起来,就如同是受谁召唤一般,咚咚咚胡乱敲击着地面。整个长矛也开始泛光,其光辉隐隐于那摩卡之卵相互辉映。

    “快,快爬上去!”那女孩子拼命的叫道。

    程阳不知所以然:“你说什么啊,爬到哪里去?”

    “假山啊,快爬上去!”女孩子道,她既要求人,却又不会客气,竟然来不来就要吓唬别人,“如果不按我说的做,回头大圣爷发威,我看你怎么办。”

    程阳哭笑不得,不过也不与这个十万岁的小丫头一般见识,他略寻了一下路径,便顺着一条山径爬了上去。这座山虽然是假山,高却也有数十丈,方圆也有一亩地左右,山体陡峭,攀爬十分不便。

    程阳本来想要飞上去,又怕会触动什么机关,因此是一手一脚爬到顶部,这才发现那摩卡之卵原来是落到了一个祭台上。那祭台四四方方,像是一个巨大的石头做的箱子,在箱子的侧面,居然还有一把石锁。

    “把簪子放进锁眼里去!”那人又叫道。

    其实素昧平生,程阳也并不是那容易轻信人的人,可是这女孩子说话间直来直往,十分的率性,或许是那个年代的人还不曾学会什么勾心斗角吧。

    按照那人所说,程阳把那木簪子放入那个锁眼当中,霎那间,整个假山山顶动荡起来,一种地动山摇的感觉袭来。程阳身后还背着身怀六甲的筱月儿,自然是不敢轻慢,他慌忙稳住身形,静观其变。

    好在这地动山摇没有持续太久,伴随着一股青烟的袅袅升起而消失于无形。那青烟升起的位置,正是在摩卡之卵的正下方。如同炙烤一般,将那石卵完全包裹起来,青烟缭绕,诡异万分。磅礴浩荡的妖力就在这山头弥漫着,久久不能散去。

    咄咄咄!

    忽然间,程阳手里的龙矛再度不安分起来,就像是着急要从他手里飞脱出去一样。他死死的握着龙矛,皱眉看了看龙矛,又看了看摩卡之卵,心里涌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妖猿大人,妖猿大人!”脑海当中,那女孩子不住的高声尖叫着,吵得程阳脑壳闷疼,却又拿她没办法。

    “不要闹!”终于忍不住,程阳一声暴喝,其势如山崩地裂,竟也把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吓的一哆嗦,声音戛然而止。

    噗……

    在青烟的承托下,摩卡之卵悬空漂浮起来,其上的裂纹已经纵横遍布,到处都是了。一股股如有实质的金黄色光芒自那裂缝中不断的涌出,在半空中纠结成一股股,而那石卵之中,胎儿的眼睛已经完全张开。此刻石卵之内的情景清晰壳边,程阳吃惊的发现原来其内居然是一只小小的猴子模样,只是尾巴蜷曲被其抱在怀中,所以误以为是人类的胎儿。

    “妖猿,难道就要出世了么?”程阳诧异万分,忽然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遭了,如果这妖猿出世,第一个遭殃的不就是我了么?该怎么办?”

    危急时刻,忽然间一道粉色身影从他身后流转出来,却是已经清醒过来的筱月儿。虽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可筱月儿却是明白眼前发生了什么,她神容大变,挥舞双袖,漫天之中顿时犹如粉色花瓣飘飘落下,又如天女散花,美丽绝伦,她自这漫天花雨中飘飘而落,神态仪表温柔端庄。然而就在这美丽当中,却又夹杂着庞大的红色灵力光芒,杀气腾腾,一柔一煞间,倒也是相映成趣。

    轰!

    庞大的灵力威压抵住了那逸散出来的金黄光芒,发出轰隆一声巨响,程阳就感到那半空中的筱月儿身子一个趔趄,栽倒下来。他忙伸手接住,同时驭起自身灵力、元气、水源力以及念力,一股脑全都冲上去,才勉强抵住一条金色光芒。

    “这是怎么回事?”程阳骇然道。刚才发生的事太过突然,他根本就没意识到危险,也不晓得筱月儿已经清醒过来。

    “你还在这里傻乎乎的做什么?”筱月儿喷出一口血来,以手捂着腹部,护住胎儿,在这危难之时,母性激发,她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腹中的孩子。

    “那石卵是控制整个水帘洞府的法门,收了它便能控制整个水帘洞府,就相当于是在这彼苍大陆之外又有了一个属于你自己的隐秘空间。”筱月儿道,“你若不要,我便不客气了。”说完她便是一挥衣袖,甩出一道红芒去覆盖住那石卵。

    金黄色光芒被红芒罩住,就像是被网兜网住的鲨鱼一般,东挣西闯,极度想要挣脱出来。然而它力量被封印依旧,又尚未完全挥发出来,再加上这筱月儿也是实力强劲,灵力威压巨大,因此一时间相持不下,只是那被红芒罩住的石卵开始激烈的反抗起来。

    程阳不明所以,脑子飞速的消化着筱月儿所说的话,同时下意识的驭使自己的所有力道覆盖上那石卵,与筱月儿两个一同开始收伏石卵。

    “遭了,妖猿大人!”就在这时,他脑海中那丫头的声音再度传来,“你们不能这么做,堂堂妖猿大人,岂能如此被你们玷污。”

    也不知妖猿和这小丫头究竟是什么关系,她居然是几次三番如此的维护它。

    此时此刻,程阳才没闲工夫去打探这些事,他只是一门心思的去罩住石卵,因为石卵在反抗的时候,不住的有金黄色的光芒透出,凭借他或者筱月儿的一人之力,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

    筱月儿皱眉看了看程阳,对方正一门心思的‘帮’自己。在她看来,这可不是帮忙,而是竞争,可程阳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完全是下意识的出手,纯粹的想要帮忙,情急之下竟没想到,这石卵究竟会被谁收伏。

    咄咄咄!龙矛不安分的跳动着,期间程阳也曾将它收入储物手环内,可即便是在手环里,它也是跳动不已,大有冲破手环窜出来的征兆,无奈之下,只好又取出来。

    这个时候程阳可谓是焦头烂额手忙脚乱,一方面要用尽肉身力道去稳住龙矛,另一方面又使出吃奶的力气去‘帮’筱月儿。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那石卵中有一丝极尽透明的淡淡乳白色的人形雾气从重重压制之中钻出,在半空中指点着,只是这个时候大家都忙得很,没人注意到它罢了。

    咔咔!

    一声声细微的响动传来,程阳和筱月儿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原来那石卵下面的石头裂开了一道缝,就像是打开一扇门一般,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拳头大小的孔洞。这一幕被重重光芒力道包裹起来,想要发现却也不容易。

    “怪了,这弑神平时虽然古怪,却也不至于造反,今天这模样,完全是要造反啊!”程阳心里暗暗的吃惊。

    “妖猿大人!”又是一声尖利的叫声,一道黑影从程阳的身上挣脱出来,猛地扑入了那道裂缝里,瞬间就被几道金光缠住,送入了那黑洞当中。

    这一幕不光是程阳看到了,就连筱月儿也是瞠目结舌不敢相信。不过她到底是大门派出身,对一些传闻秘闻知道的比程阳多出许多,吃惊过后也就更加相信,这里今天是要出大事了。

    喀嚓!

    一声脆响,那石卵已经破开一块,小猴儿的尾巴已经隐隐可见,骤然间,金芒更盛,程阳、筱月儿感到压力大增。

    程阳说不清这是什么情况,那筱月儿其实也搞不清,只不过当初曾听邪月阁的一些前辈说起过自己的奇遇,有些情况与这十分类似,她便模棱两可的依葫芦画瓢,希望能奏效罢了。

    筱月儿被程阳带入黑水潭,起初她是昏迷的,可后来却也模模糊糊有意识,隐约间觉得自己被一个人保护的很结实,那人的气息又十分的熟悉,后来清醒了才发现原来正是自己痛恨的程阳。但是她这个人又有一个恩怨分明的性子,人家救了自己,在关键的时刻她也就奋不顾身了,是以在刚才,那石卵爆发的瞬间,程阳尚未反应过来,她便替程阳结结实实的挡了一下。这样一来,她便是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尴尬又有点可怕的循环:一方面自己心心念念想要杀死程阳报仇,一方面却又不断的在救他。

    两个人苦苦支撑着,一直到这石卵破开之后,他们终于都是力竭了。程阳还好,他修炼的各种古怪功法,一路走来都与常人不同,无论是灵力还是念力,恢复速度极尽变化,可筱月儿却不同,她是正规大门派出身,修炼的也都是宗门内正统的武学心法,靠着天分和努力,这才在区区二十几岁的年纪有了如今的实力,但这也正是意味着,她的灵力已经几近枯竭了。

    红芒越来越稀薄,那金芒便欺身而上,压制下来,大有把两个人都包裹起来吞掉的趋势。筱月儿又是有孕之身,疲态毕现,程阳看了心里也是不由自主的焦急担忧。

    咚咚!

    龙矛越来越张狂,终于趁着程阳一个不留神,嗤的挣脱了他的手,斜斜的飞了出去。

    “不好!”程阳暗暗的跺脚,恨自己刚才一个不留神就放走了它。这么多年来,从弑神到龙矛,一直都是他的趁手武器,现在忽然间就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他心里说不清的滋味。

    却见龙矛在半空中反转一下,身上散发出诡异的黑色烟芒,黑芒与金芒相接处,产生了道道波纹。片刻之后,龙矛飞速的旋转着,冲向那黑洞,猛地一头扎了进去。

    “啊?唉!”程阳傻眼了,龙矛就这么眼睁睁的被金芒吞噬,这个时候他还根本没看到有黑洞的存在,所以误以为龙矛被吞掉了。

    古怪的类似车轱辘门轴转动的声音传来,紧接着程阳便看到一道深深的裂缝自这假山山顶出现,在那裂缝当中,龙矛正横躺着,飘在山体当中。

    “哈哈哈哈!”一个尖利的笑声猛地传来,紧接着一道透明的淡黄色身影从石卵中蹦出,漂浮在空中狞笑着。那猴子模样倒是俊秀,就是面容狰狞,形成了奇特鲜明的对比。

    “出来了,我终于出来了!”那猴子狂笑着,说话间是成年的模样,可声音却是稚嫩的小猴子模样,十分不相称。

    这小猴子身形虚无缥缈,一看就不是实体,倒是与山河图中的陈清有几分相似。不过这猴子一出来,便是带着磅礴浩荡的妖力,逼仄的程阳都呼吸不来,陈清身上可是不带有任何的灵力、念力感觉的。金芒结成道道光束,尽数灌入那猴子的体内,它在半空中将手一招,龙矛便从山体中飞出,而承托龙矛的,则是一个扎着两个羊角辫的丫头身形,只是这身形与小猴子一样,虚无缥缈,看起来更稀薄一些,就像是烟云所化。

    搜索书旗吧,看的书!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