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北冥密卷 > 472,祖父

472,祖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嗯,你也是瘦了,在这里能胖的了的大概也就只有小黄啦!”梓潼脸上的愁容顿时就消散于空气当中,她甚至指着小黄开起了玩笑。

    “吱吱吱,哥哥,你可算回来了,你不知道这三个月把我们熬的有多辛苦!”小黄卖乖似的跳到程阳肩膀上,抱着他的脑袋亲昵的说道。

    “我知道,你最乖了。”程阳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

    “咦?那傻狮子呢?”小黄好奇的看着程阳身后。

    “呵呵,雷想家了,我让它回去看看,再说了人家又不是咱们的奴隶。”程阳道。

    “俺的娘,程阳兄弟,这主意是你想出来的吧?”树下,一道粗壮的声音传来,李壮正吃惊的抬头打量着这座精致的树屋。

    “他是?”梓潼见程阳带了一个陌生人来,不由得问道。

    “是我在小秘境内结识的朋友,叫李壮,以后也就是咱们六方门的弟子了。”程阳介绍道。

    “哦,你真是走到哪里都能认识新的朋友。”梓潼笑了,“怎么样,接下来咱们去哪里?”

    “好好的休息两天,然后回明州城,下一步就准备去找你的祖墓群啦!”程阳道,“早点把你体内的毒搞定,我心里也会安稳许多。”

    “这一路来都承蒙你的照顾……”提及这些,梓潼心里就是一阵歉疚。

    “你我之间,还需说这些吗?”程阳望着他。

    朝霞透过树叶落到他们身上,两个人的身影被照的五彩斑斓,少年男女的心思在朝霞的映衬下被放大,而梓潼的脸上红晕似乎比彩霞更加美丽。

    “嗯,空气还真是新鲜!”一路上,李壮不住的深呼吸着,从葬心山通往明州城的路上,他一直都在赞这赞那,不是空气好就是山水好,看得出,他心情不错。

    “呵呵,你喜欢这里就好,明州城是有名的石城,到处都是石头建筑,一般外地人来到这里,多半都会不太习惯。”程阳笑道,“你若是住不惯了,跟我说一声,尽管可以走的,我们六方门从不会强行约束弟子做什么事。”

    “不会,兄弟,俺是铁了心要跟你走了!”李壮急了,“你要是不要俺,俺就在这里一头撞死算了。”说着,他的眼圈竟是红了。

    “怎么会,可是李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你这眼睛可是红了啊。”程阳打趣道。

    李壮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憨厚的笑了“程阳兄弟,你是不知道,俺从小就是个孤儿,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就这么一点点长大。好在俺身强体壮,练功那是一练一个准,练啥成啥,所以也就有了今日。”

    程阳好奇的看着李壮,这家伙确实是肌肉结实身强体壮,但是从外表来看,他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炼药师,更像是武者。

    “你师傅是谁呢?我是说炼药师。”程阳问道。

    “师傅?嗨嗨,俺是自学成才。”李壮得意的笑道,“当初为了混口饭吃,俺就去一个大户家里做护院,结果他家的老爷想做炼药师,就天天弄了书在那里看。俺又不识字,有一天不小心把他的书给用茶泼了,就被他逼着吞下整本书,结果第二天居然就……”

    说起自己的离奇经历,李壮至今依旧是历历在目,其中有心痛和屈辱,但是更多的却是幸运感。

    程阳也是诧异的看着李壮,他禁不住伸手去拍了拍李壮的胸膛,感慨万千,一句话也说不上来,还能说啥呢?都是命苦的人。然而这一拍,他却是吃惊的发现,李壮居然结实的很,远比他外表所表现出来的要结实,那肌肉就像是最坚硬的岩石一样,拍起来当当作响。

    “到了。”程阳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那风景,那城池村郭,一幕幕的往昔都是浮上心头,这一次离开明州城分明没有太久,他却感觉恍如隔世。

    进入城内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大街上依旧是热闹如白昼。到处都燃着街灯,店铺也是没有打烊,街上行人如潮,热闹纷繁。

    “这里就是明州城?”李壮像是第一次进城的乡下人,好奇的到处打量着。

    “呵呵,马上就到家了。”程阳看着越来越近的门派,心中也是无限的渴望。不知道江大炮现在在干吗?还是在欺负新进的弟子吗?师傅呢?还在喝酒?越是靠近家门,他反而越是局促不安起来。

    “这里,放在这里!”远远的那个气派的门楼就是六方门了,钱伟正在指挥一些工人搬运几个大木箱子,他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青年,完全褪去了少年的稚嫩。

    “大师兄,门主就要回来了,都准备好了吗?”门内跑出一个弟子,急急忙忙的问道,“城守大人今天也要来赴宴,现在三师叔正急得团团转呢。”

    “好了好了,马上就好了!”钱伟连声答应。身形变得高高瘦瘦的钱伟穿着一件浅色的长袍,袖子卷起在肘部,额头上满是汗水,脸上是一脸的认真,他指挥着工人把东西都搬到既定位置,这才满意的拍拍手上的灰尘。

    “大师兄!”冷不防,一道声音出现在他身后,钱伟下意识的说道“又有什么事啊?”可是当他转过身来,看到笑意盈盈的程阳后,却是愣住了。

    愣了片刻,钱伟便是开心,笑容也爬满了面庞,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什么,毕恭毕敬的躬身道“门主,您回来了?”

    程阳赶忙扶起他“钱伟师兄,你我兄弟何须多礼?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都是辛苦了。”

    “为了六方门,一切都是值得的。”钱伟道。

    李壮跟在程阳身后,看到这一幕之后禁不住是瞠目结舌,他结结巴巴的说道“怎……怎么,你是门主?”

    “怎么,他不能是门主吗?”梓潼从后面走上来,接话道,“他早两年就是副门主,现在更是门主了。”

    “太不可思议了,我看程阳兄弟才十几岁的年纪啊。”李壮有些不解的挠着后脑勺。

    “呵呵,李壮,难道门主就必须是白胡子老头吗?”程阳在前面听到了,便是转身打趣道,而后便是为李壮和钱伟互相介绍,众人一团和睦打过招呼,说说笑笑走进门去。

    宽敞明亮的客厅内摆满了红木家具,地上更是铺着鲜艳的红地毯,程阳洗漱之后换了一套衣衫,在众人瞩目下缓缓走到主位上坐定。在寒暄了一番之后,程阳便把他此行的一些趣事跟大家说了一遍,又问了问门里的状况。

    “门主,我现在已经进阶了……”江大炮得意洋洋的站起来道。

    “我也是……”

    江大炮带动下,几个弟子也是纷纷道。听到这个消息,程阳心里十分的开心。门派内的弟子强大,整个六方门才能真正的走上强盛之路。通过了解,他也是知道这段时间里,门派十分的平静,生意也是蒸蒸日上,而这也正是他所期望看到的。

    “师傅呢?”问完一圈,程阳才是发现原来古大山不在厅内,不由得皱眉问道。这一次出远门归来,他最迫切想见到的人就是如师亦如父的古大山,可古大山居然是不在。

    “三师叔刚才还在,现在也不知去哪里了,哦对了,好像是去陪客人了。”钱伟道,“有一位老前辈在早些时候来报信,说你今天会回来,果真是如此……”

    “哦?”程阳愣住,他回来的一路上都是紧赶慢赶,灵鸦也是用完了,没机会跟家里捎信,没想到有人居然抢先一步,他心里不由得在猜测,这个报信的前辈会是谁。

    与众师兄弟聊完之后,程阳便匆匆往后堂走去,古大山正在那里陪着客人。

    远远的,程阳听到屋子里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其中一个属于古大山,而另外一个也是相当的熟悉。

    “独孤荣添?”程阳皱眉。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都让程阳十分的困惑,比如说念力之泉。原本按照独孤荣添的说法,念力之泉根本就是一个小泉子,可去到之后程阳才知道,那是一个小型秘境。

    比如归途,这一路无惊无险,他甚至没跟任何人说起过自己要回来了,可独孤荣添却是早早的就来通报,这不能不让人产生疑虑。

    在门口,程阳大声道“师傅,徒儿回来了。”

    屋内的人听到这声音,都笑了,古大山喊道“混球,你总算是回来了,快进来,看是谁来了。”

    程阳进屋,果然是看到古大山正陪着独孤荣添坐着喝茶。程阳落座之后,下人又添了一杯茶,三个人把盏言欢,聊了许多的别后之事。

    “那好,你们坐,我就先去准备饭菜了。”古大山坐了一会,便站起来说道,“混球,今天师傅就给你露一手,你们坐,继续聊你们的!”他哈哈笑着离开,屋子里便是只剩下了程阳和独孤荣添。

    一老一少坐着,沉默了很久,程阳才开口道“老前辈,您有什么要说的吗?”

    “呵呵,你也都经历了,有什么要问的吗?”独孤荣添笑了笑。

    “我想知道,您知道念力之泉是秘境吗?”程阳问道。

    独孤荣添点点头“我自然是知道的,也知道那里十分凶险,不过你不是已经平安回来了吗?”

    “不但回来了,而且成长了。”程阳道,“所以我更加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这样栽培我?”

    独孤荣添将目光投向墙上的一幅画,他沉默良久,对程阳说道“三年之后的事,你应该是知道的。”

    程阳点头。

    “其实选择门徒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独孤荣添顾左右而言他,“一个继承你衣钵的人,必须要有好的品德,必须要有非凡的资质,而这两者能融合到同一个人的身上,非常不容易。程阳,你就是其中一个。”

    程阳不语,独孤荣添这样的夸赞,放在任何一个跟程阳年纪相当的少年身上,可能都要洋洋得意了,但现在的程阳却是淡然的很。经历了这生死磨难,他已经学会放下该放下的。

    “现在你的实力应该不比我差多少,关键却是你的年纪。”独孤荣添道,“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绩,他日前途不可限量。在炼药师同盟,我能有你这样一个徒弟,以后的地位也会不可限量,不知道我这样说,你可满意?”

    程阳盯着独孤荣添一直看“前辈果真是快人快语,虽然这样说有些伤人感情,不过倒是比那些口是心非的伪君子强上百倍,哈,既然如此,那我就希望以后不会令你失望了。”

    腾。

    明州城内的六方门已经很久没有举行夜宴了,今天晚上却是例外。程阳的归来就像是兴奋剂一样,注入了每个人的体内,他们脸上都是洋溢着笑容,意气风发,推杯换盏,就连隐居在响水镇的庄闲也来了。

    程阳、庄闲、沙炼山和独孤荣添坐在上席,其他人依次坐下,大家有说有笑,正在推杯换盏间,忽然有人通报“独孤世家来访。”

    独孤世家和六方门现在已经是同盟,这件事满城皆知。独孤有道又和程阳交好,知道好兄弟回来了,来拜访也是正常。

    “快快有请,添置座椅和碗筷。”程阳吩咐道。

    进来的是独孤有道,他大步走着,还没见到人笑声就已经传了进来“哈,我干弟弟回来啦?在哪里?”

    程阳见老友来到,也是很开心,他笑着迎了下来,两个人结结实实的拥抱了一下,而后便是携手入席。

    “我这一次来……”独孤有道坐下之后,正打算向大家打招呼,当他看到独孤荣添之后却是一愣,而后就是急忙站起来,走到他跟前躬身到底“祖父,您也在这里?”言语之间,他十分的惊愕。

    “祖父?”

    “祖父?”

    惊愕的可不止独孤有道一个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万分惊讶。程阳不在的这段时间,独孤有道没少来找古大山喝酒,渐渐的门派内的一些弟子也是跟他熟悉起来。现在看到独孤世家的嫡孙居然管那个老头叫爷爷,一时间都是懵了。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