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北冥密卷 > 455,比试

455,比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程阳距离他们有两百来丈,这点距离原本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完全可以听清楚前面的人在议论什么。然而令他吃惊的是,每当他释放念力打算去探查的时候,总是发现自己的念力被无数条念力触手阻挡住一样,根本就无法往前延伸半寸。

    “这里有实力极强的炼药师。”程阳立刻就知道了,同时也是知道,自己这么一释放念力,对方也一定能够感知到有人在试探了。

    正思量间,一道红色的身影倏的从人群中飞离出来,直扑程阳所在的方位,他也是一眼就认出那人是左五木。

    “你来了。”左五木几乎是在瞬间就来到了程阳跟前,他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看来外人所说的左家人体质特殊也不是虚传。

    “你伤都好了?才三天,你却是厉害。”程阳道。

    “是。”左五木道,“跟我来吧,刚好大家都聚在一起,现在就等一个人到场了。”

    “这个人是谁?”程阳问道。

    “司南,另外一个手里握着半片钥匙的人。”左五木道。

    “司南?”程阳重复着,而雷已经驮着他跟左五木往人群走去了。

    放眼一看,在场的四五十人当中明显是分了三派,一方身穿红色修身长袍,制式与左五木的一模一样,显然他们也是左家的人。另一方则是身穿翠绿色的长袍,在其间程阳还看到一个吊儿郎当的熟悉身影,那人赫然就是任花儿。

    第三方则明显是一群散人,他们穿着不一,神情各异,并且明显跟左家和任家的人不同,他们彼此之间甚少有交流,更多的是胡乱吼叫,看得出,大家都十分兴奋。

    几十个人围成一圈,圈内则是两个人正在较量。这两个人当中一个是左家的人,而另外一个则是任家的人。

    “你要是打不过这娘们儿,我们任家就算没你这号货!”任家阵营中,不断有人吆喝着呐喊着,为场内的那个彪形大汉呐喊助威,其中任花儿的声音最是洪亮。

    “咦?”任花儿眼光一转,看到了骑在雷背上的程阳,不由得大为意外,不过当他看到程阳正与左五木说话时,便是冷哼一声,身形一转,一道翠影一晃,便从自家阵营来到程阳身后。

    程阳原本正与左五木交谈,忽然间感到身后一股强大的念力威压逼迫下来,而后便是下意识的反手一抓,将一只拳头抓在手掌中。他回头一看,一张鬼似的面孔出现在视线当中,那张脸上嘴巴比水缸还大,两只眼睛一上一下,鼻孔就像是马鼻子一样,鼻毛清晰可见。

    “吓,你这家伙真是……”程阳闪开一步,看清楚了这鬼脸正是任花儿做的,不由笑骂道,“永远都没有正形么?”

    “老朋友忽然出现,我当然得表示欢迎了。不像某些人,我无论见多少次都喜欢不起来。”任花儿话里有话道。

    左五木将脸别过去,面无表情的看向场内的比武。场内的左家弟子实力不弱,也是四星炼药师,只不过是处在中期罢了,然而比起对手却是差了一点。任家的那个五大三粗的弟子肌肉疙瘩蓬爆着,三星炼药师的实力,武灵境中阶后期的武力,这让他在应付对手的时候显得游刃有余。

    砰!

    左家弟子躲避不及,被对手一记长拳击飞老远,重重地摔落在地。

    “哈哈,好,老三,好身手!”任花儿大笑道,同时可劲的拍巴掌,一边拍还一边冲面色冷峻的左五木挤眉弄眼。

    程阳看到这两人的对决,虽然他们都算的上是强者,不过跟自己相比还是有些差距,因此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倒是在场外有两个人让他十分感兴趣。

    左家阵营,一位身穿红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抚须微笑着,而任家阵营则是有一位中年男子,留着短髭,身穿翠色长袍,腰间系着一寸多宽的白玉腰带,左右还各坠着一片质地极好的玉佩,看得出是一个富贵华丽之人,然而让人奇怪的是他的脚上却是穿着一双草鞋。

    这两个人身上都是散发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让人不由自主的为之折服,程阳在看那老者的时候,甚至有一股屈膝跪下的冲动。

    “好强的念力。”程阳最终还是清醒过来,他知道自己之所以会有折服下跪的冲动,完全是被他们两个影响的,“这两个人都是顶尖的高手,那个中年人尤甚,不知是谁呢?”

    “兄弟,看啥?”任花儿轻轻拍了拍程阳的肩膀,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而后便是笑道:“那就是我叔叔,任峰。”

    “任峰……”程阳一愣,这个名字曾被他当作是假想敌在心中咀嚼了千万遍,某段时间里甚至成为他刻苦修炼的唯一动力,却没想到就在这样的情境下不期而遇了。

    震惊之余,程阳马上又想到正在几十里外密林中的梓潼,她会安全吗?

    “放心,现在我叔叔不会有闲心去做别的事的。”任花儿意味深长的说道,“所以不管你的朋友在那里,短时间内她是安全的。”

    程阳如释重负,也正在这时,场外传来一声极为张扬的吼声:“吓,我道是你们任家左家这样的大家族能有多厉害,原来也不过尔尔。”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人,手里拿着的是一把折扇。不过这把折扇看似普通,仔细看去,却是闪烁着寒冰般的光芒。他穿着黑袍,打扮随意,显然是散人一枚。

    “阁下这么说,想必实力定是超群了,不如就下来比试一番如何?”获胜的那任家大汉不满的说道,“也让我们看看,司南的手下到底能有什么样的实力。”

    “这个司南到底是什么人?”程阳奇怪的问道。

    “司南他……”左五木和任花儿不约而同的搭话,却又彼此瞪了一眼后,各自闭嘴。

    “呃,两位……”程阳无奈的看着他们。

    任花儿率性一些,他咳嗽一声说道:“说起这个人真是了不得,大概算得上是我们当中实力最强的一个了,他已经是武师境六阶的实力,即便是我叔叔都比他不如。”

    “什么?”程阳大吃一惊,“武师境六阶?”这样的高手他还是从未曾遇到过的,会如此吃惊也是难怪。不过这时候他却在想,这小秘境里究竟会有什么宝贝,引的这样的高手都蠢蠢欲动。

    “我还没说完咧,这人怪的很。”任花儿道,“我们当中的人都是实力强劲者,大家也都算是一方豪侠见识多广,可居然就没有一个人听说过司南这个名字,也不知他是何门何派何方神圣。”

    “或许他是隐去了自己的来历。”程阳道。

    “不,这世上往往越是大门派的人,越是无法隐藏身份,因为大家对那些大的宗门都十分仰慕,自然也就熟悉他们的武学了。”任花儿摇头道,“这人的套路,我们却无人认得,你说怪不怪?”

    程阳默然,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小镇上的早餐店老板,那位老伯所说的蛮荒之境,这个司南会不会就来自那里呢?

    “要动手了,我倒要看看你们任家的人能有多厉害。”左五木淡淡的说道。他这一句话把程阳从遐思中拉出来,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圈子里。

    那黑衣中年人手持折扇,他面白无须,眼神飘忽,骨子里透出一股邪气,看得出不算是什么正路之人。

    任家那位大汉却是不然,虽然刚刚开始就一直十分的张扬,可是却能让人一眼就洞穿他这个人,即便是坏,也是坏在明处。更何况程阳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已经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个模糊的认知,这世上除了黑和白,还有灰色地带,没有纯粹的好人,也没有纯粹的坏人。

    “如此,我便不客气了!”任家大汉抱拳道。

    “不必客气!”中年人刷的一抖折扇,一股寒芒便是透射出来,引的他周围空气都似乎停止了流动,气温也是降低了许多。而其周身亦有无数念力逸散出来,渐渐在他周身形成一股念力盾牌。

    “原来此人也是一位炼药师。”程阳自言自语道。

    “来这里的每一位都是炼药师。”左五木道,“因为念力之泉秘境对炼药师最为有用,其他的人么,即便是想来也来不了,除非他有把握能够对付得了五十名炼药师的联手攻击。”

    程阳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同时心脏也是突突狂跳着,他望着前方那波光流转的五彩漩涡,总觉得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召唤自己。

    正午时分,山谷入口处到处都洒满阳光,知了在树上不停的鸣叫着,似乎是在向地面上的生物宣示主权。

    场内的任家大汉面色通红,已经是被逼到了绝路上,他双拳翻飞,企图依靠自身的武力来反抗,然而在相同境界下,一名好的炼药师明显要强过武者。

    黑衣中年人扇子一翻,数道寒芒便从扇尖射出,噗噗几声就钻入那大汉体内。大汉原本通红的面庞刷的惨白下来,浑身的汗水瞬间就凝结成冰。

    “嘘!”四周传来一片嘘声,这嘘声来自左家阵营和散人阵营,瞬间所有任家人的脸上都是显出不自在的表情。

    “什么豪门大派,什么任家左家,就算你们是大门派又能如何?还不是像狗一样被我打的满地找牙?”那中年人立定在中央,极为傲慢的环视四周,刷的将扇子展开,悠闲的扇着。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嘲讽,即便是作为围观者的程阳也是感到心里有点不舒服了。

    胜就是胜了,胜了再去嘲笑失败的人,这就显得有点不仗义,尤其是在眼下这种切磋的情况下。就凭这一点,程阳从心理上已经是倾向于那个大汉了。

    任家的人,包括任峰在内都是默不作声,如此低调,倒是让人十分意外了。

    “来啊,左家任家,有种就上啊!”在散人阵营当中,有一个莽汉不住的挑衅着,“前几天你们不是挺牛气的么?怎么现在就蔫了?还是不是爷们?是不是怕我们司大哥回来找你们算账啊?哈哈哈……”

    他的话语引的众人也是一阵哄笑,而两大家族中的人终于是有人按耐不住了,先是任家一个弟子上,而后是两个左家弟子,结果三人无一例外都被打败,这更让对手气焰嚣张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程阳见状便问道,“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嗨,还不就是那些狗屁糟糟的事么?”任花儿道,“来到这念力之泉门外,自然是要淘汰一些渣渣了,在司南没出现的时候,他们这帮人被咱们虐了,现在这不是在找场子么?那个黑衣人是司南带来的,不过还不是最厉害的一个。”

    “原来如此。”程阳从雷背上跃下,下意识的往人群中躲了一下,在这样的节骨眼上,他可不愿意惹什么麻烦,节外生枝的事是他最不愿做的。

    任花儿眼睛瞟了他一眼,嘴角一弯露出个坏坏的笑容,可惜他站在程阳身后,因此这笑容没被其看到。

    “来啊,你们就这点本事?”那些人继续叫嚣,似乎是要把积日的怨气都发泄出来,这本是情有可原,但是做的过火了就会惹人厌烦。

    终于在人群中有个懒洋洋的声音冒出:“既然如此,那爷爷就陪你们玩一场。”

    众人还没寻到那声音从哪里来,就见到一条白色身影恍惚间来到场中央,而在那道身影背后,还有一只庞大的狂狮紧跟其后。不过那狂狮在兜转一圈之后,又离开了。

    “没什么,比试罢了。”雷嘀咕着,只要程阳没有性命之忧,它就认为自己没必要出手。

    程阳哭笑不得的站在那黑衣人跟前,刚刚自己是什么出来的他再清楚不过了,他回头望了任花儿一眼,而那家伙正在人群里冲他坏笑。

    黑衣人将程阳上下打量一眼,傲慢道:“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还是快些回家撒尿和泥巴玩吧,这里不适合你。”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