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北冥密卷 > 431,后悔

431,后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那你就让吧!”周维步步紧逼道,“我们要选出一个能领着我们走向强盛,能带着我们把师祖救出来的门主!”

    大家的情绪再度被煽动起来,有一小部分人已经开始附和周维了。

    “好……”程阳冷笑着,“好,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从此以后六方门与我无关,我走!至于以后你们选谁当门主,这些都是你们自己的事!”

    “混球,这话你不要随便说!”古大山又急又气,他不明白一向懂事的程阳今天这是怎么了。

    古大山怒视着周维,指着他怒骂道:“周维,你不要恩将仇报,当初若不是我阳儿收留你,只怕你早就死在那个山谷里了!”

    “哼!”周维冷哼一声,“那我倒要多多感谢他了,只是若没有他,我也不会走到那一步吧?”

    “周维,我看错你了!”程阳走到他身边,死死的盯了他一眼,“念在同门一场,这一次我不与你计较,只不过下一次再见面,或许我就没这么心软了。梓潼,我们走!”他径直走向梓潼,看了她一眼说道。

    “嗯,我们走!这样的地方不值得我们留恋……”梓潼轻轻执起他的手,在程阳呆愣的神情当中,拉着他就往外走。

    “他走可以,你得留下!”周维伸手拦住了梓潼,“既然你说是因为你的关系,那么抱歉了,对我们来说师祖远比你重要!”

    周维的话再次‘点醒’了众人,许多人恍然大悟道:“对哦,有她应该就可以换回师祖了吧?”

    “梓潼,抱歉了。”江大炮也是满怀歉意的说道,毕竟他们和梓潼相处的时间比较久,大家如兄弟姐妹一般,现在要将她推出去,心里怎么都会有些难过的。

    嗡!

    一声轻响传来,程阳身上爆发出一阵极盛的青色念力光芒,而那刀身有血色纹路的匕首也虎视眈眈的漂浮在他肩头。

    “周维,江大炮,你们不要逼我!”程阳一字一句的说道。

    “吓,程阳,你要做什么?”江大炮道,“你不要以为自己强就可以来欺负我们,我们可以通过议事厅集会大家做出的决定!”

    “就是啊!”众人应和着。

    梓潼则是走到程阳跟前,望着他的眼睛说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或许这就是我的命,你就不要管我了,这段时间多谢你保护我!”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梓潼流泪,这种事从没发生过。

    程阳望着她的面庞,不知怎的喉咙居然有些哽咽,他攥了攥拳头,强忍住怒火。

    “程阳,你要走就走,要留就带着我们押着梓潼去换师祖,不要说我们没给过你集会。”周维面庞上浮现出的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只是这表情被掩盖在激愤之下,只有程阳一个人才能感受得到。

    程阳冷哼一声,他望了梓潼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走了?”

    程阳走后很久,大厅内都是一片死寂,许多人还不敢相信,那个曾经带领他们走上强者之路的人,真的离开六方门了么?许多人的内心在经历了最初的激动之后,开始陷入了彷徨。

    “这个混球,这个混球!”古大山老泪纵横,瘫坐在椅子上一个劲的低声斥骂着,又遥遥看着周维,心中暗道:“真是路遥知马力,如就见人心,这个周维当时表现的如此服帖,没想到全是装出来的……”

    “什么?程阳已经离开六方门了么?”车臣刚坐在书桌后,一边修着指甲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回门主,根据线报,确实如此。”手下人躬身道。

    “哼,跟我斗!”车臣刚伸手从桌上拿起一封信函,将它揉碎之后丢在一边,“有城守相助又能怎样,我照样能在不违法的情况下把你捏死!”

    原来城守沙炼山曾给他程阳同时发出一封信,心中暗指不能在城内发生门派争斗,否则亲卫队将不会对他们客气。这表面上看是普通的警告,实际上谁都知道,沙炼山是在偏袒程阳和六方门。

    “门主。”那手下又道,“据悉六方门已经选出了新任门主。”

    “哦?这些家伙动作这么快?啧啧,还真是无情无意,程阳刚下台,就迫不及待的想要上位了?”车臣刚冷笑着,“是谁?”

    “是蒋云。”那人道,“一个很平庸的家伙,我想他们很快就会来找我们了……”

    “哈哈!”车臣刚站起身来,哈哈笑着说道,“但愿如此,走,去会会那个老家伙。”

    万劫门地牢内,庄闲正盘膝坐在黑暗的角落里,在他身旁老鼠正肆意爬来爬去,发出吱吱吱的叫声。

    外面的通道尽头传来一声铁门开阖的声音,而后便是一阵脚步声,庄闲缓缓睁开眼。几日前在他修炼的时候,车臣刚忽然带人出现,并将他绑来此处,一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老家伙。”车臣刚站在牢门外冷冷的看着庄闲,“让你给你的宝贝徒孙写一封信,你不肯干,现在……”

    “我庄闲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却有气节。”庄闲冷冷道,“你无缘无故伤我六方门,依凭强力将我掳来,虽然不知你究竟有何目的,但是我却不会随便的低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活了这么久,也值了!六方门后继有人,我死也瞑目了。”

    “哈哈,后继有人,你指的可是你的徒孙程阳?那么我告诉你,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六方门门主了。”车臣刚冷笑着,“虽然你我无怨无仇,不过我车某人杀的人多了,也不在乎多你这一个……哦对了,想想看,六方门除了灵晶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宝贝么?”说完他便哈哈笑着扬长而去。

    庄闲愣住了,他根本就不知道他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此刻他的脑袋完全懵了:“阳儿,不做门主了?”

    夜风萧瑟,凛冽的北风呼啸着吹到程阳身上,他肩头蹲着小黄,一人一猴就这么落寞的走在街道上。

    “哥哥,就这样了么?”小黄抱着一个鸡腿,一边啃一边问道。

    “不这样还能怎样?”程阳苦笑着,“被赶出来了啊。”

    “我们去哪里?”小黄问,“不管去哪里,我不要再回去了,那些家伙讨厌死了,就让他们死去吧。”对于对程阳不敬的人,它是打心眼里不喜欢,刚才在议事厅内如果不是程阳竭力的阻止它,它早就变身大杀四方了。

    “先找一间旅店住下再说吧。”程阳叹了口气,月光将他的身影拉的老长又投放到墙上树上皑皑白雪上,更是凸显了他的寂寞。

    正午,原本应该是最烈的阳光此刻躲在了厚重的云层中,不舍得把一丝光亮投放下来,整个明州城都笼罩在寒冷当中。

    今天是月日,这本来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可是六方门上下却异常的忙碌,所有的人都严阵以待,因为今天是交换庄闲的日子。

    新门主蒋云指挥着手下弟子们做这做那:“大炮,带几个人守着后门。”

    “伟儿,带几个好手到前门去,随时向我汇报。”

    “周维,看看车臣刚来了没。”

    蒋云身着盛装,所有的人都没见他这么庄重过,初为门主,他脸上写着的全是紧张。古大山坐在走廊下,手里捧着一个酒葫芦,此刻的他已经喝的烂醉,一边打着酒嗝一边嘀咕道:“你们就作吧,使劲的作,好好的六方门就要败在你们手里了!”

    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没人有功夫去理会古大山说什么。然而忙碌没有掩盖住他们的慌张,大家脸上都十分凝重,他们不知道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

    “来了来了,万劫门的人来了!”一个弟子慌里慌张的跑进来说道,“已经到街口了。”

    “有多少人?”蒋云问道。

    那弟子结结巴巴,脸色苍白,额头上全是汗水,他擦拭了一下额头后才说道:“足有一百几十号人呢!”

    “什么?”蒋云的面孔也在瞬间变得苍白,他愣了愣,旋即镇定下来,吩咐大家道:“大家各就各位,今天能换回师祖就罢了,若换不回,我们就跟他们拼了!”

    “师傅,梓潼来了!”这时有弟子押着已经被捆起来的梓潼走上前来。

    蒋云看了一眼梓潼,那丫头脸上冷漠无表情,想到自己是看着她长大的,蒋云心里居然也有些不落忍了。不过为了门派的未来,他最终还是心痛的挥了挥衣袖说道:“先带她进去,等我吩咐再说,千万不能赔了夫人又折兵。”

    那弟子应了一声,推着梓潼转身回去,梓潼冷漠的走着,忽然身后传来蒋云的声音:“孩子,如果可能,我一定会救你回来的。”这话语有些干涩无力,然而终归是有人说了这么一句话。

    梓潼嗤笑一声,没有作答。

    蒋云带着众弟子和手下在院子里坐定,他们每个人都是全副武装严阵以待的样子,但是怎么看都像是即将走上断头台的人,脸上的表情有恐慌也有决绝。程阳不在,对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来说这都不算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有许多人心里已经在后悔不该逼着程阳让位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