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北冥密卷 > 392,教训

392,教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比武场门口,众人下了马徒步进入其内,这里场地极大,并且四周还有卫兵把守,各前来观战的门派家族子弟也是队列有序。而坐在场地看台上的,则绝大多数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以及其家人,这么打眼看去,居然也有数百人之多。

    “这么多人?”程阳有些吃惊,他原本是想悄悄的解决这场危机。

    “这人还多呢?他们是不了解干弟弟你,如果了解了,只怕人会一窝蜂的往这里涌来,毕竟那个曾荣枯在这里,也算不得多么优秀。”独孤有道笑道。

    众人进入场地,距离比武还有一段时间,程阳也是暂时先坐在看台上。这个位置确实是最好的,而在他们对面隔着擂台的位子也是不错,那里坐着的就是曾荣枯,不过这一次曾荣枯似乎不是跟荣枯门的人一起来的,而是另外一些人,为首的那个脸色阴沉,年纪在三十岁上下。

    “干弟弟,我跟你讲,这个曾荣枯我调查过了,他为人可不咋地。”独孤有道坐在他身边,小声跟他说道,“他是个自私贪婪,睚眦必报的家伙,他看上的东西,一般都会弄到手,看到他身边那个家伙没?”独孤有道说的正是那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

    “嗯,没见过,他是谁?”程阳问道。

    “他就是万劫门的门主,车晨刚,别看他看起来年轻,其实已经六十多岁了。这家伙实力可是不俗,据说已经是武灵境高阶中期的强者,比那个曾荣枯还要厉害几分。”独孤有道说道,“并且万劫门也是我们独孤世家在这明州城内的死对头,今天他来,就是为了给曾荣枯撑腰的,你待会下场,一定要小心。”

    “嗯,我知道了。”程阳点头,同时心里也是惊骇不已,武灵境之后,每一次进阶都是极为艰难的,虽然车晨刚与曾荣枯同为武灵境高阶,但是一个是初期一个是中期,这中间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曾荣枯比武,万劫门门主都出现了,他可是在明州城内数一数二的大人物。”程阳暗道,再环顾四周,独孤世家来的也是不少,就连西宗的族长也在座了,可见他们对自己也十分重视。

    独孤世家东西两宗虽然争斗厉害,但是那毕竟不过是家族纷争,在对头面前,他们自然还是团结的。程阳虽然打败了独孤华,可是今天却要与荣枯门的人战,而荣枯门又隶属于万劫门,这也就是等于他在挑战万劫门,车晨刚既然都来替曾荣枯撑腰了,他们独孤世家自然也不能落于人后。

    伴随着一声铜锣响过,比武的时间到了,众人就见一道白影嗖的掠过,而擂台上就多了一个白衣少年——程阳。

    与此同时,对面也有一道红色身影暴掠出来,转瞬就到了擂台上,与程阳面对面站了,他正是荣枯门的门主曾荣枯。

    “桀桀桀,小子,没想到你真的敢来迎战,勇气可嘉!”曾荣枯阴笑着,“不过勇气多了颗未必是好事,有的时候反而会令你送命。”

    “废话不要多说,我只希望你能够记住自己的承诺,别忘了,我们可是白纸黑字画过押的。”程阳冷冷说道。

    “哼,黄口小儿,这等事我岂会记不住?”曾荣枯道,“不过你也别忘了,我们今天可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打打就算了,今天你我上场,必定会有一个人横尸此处!”在他心里,程阳已经是一个死人,他似乎看到铁泥花田在向自己招手了。

    对于曾荣枯的话,程阳是深信不疑的,同时他也是暗下决心,今天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个大患除掉,否则以后六方门就永无宁日了。

    程阳和曾荣枯两个,都不是废话很多的人,他们的眼神碰撞在一起,战斗的火花立刻显现。

    程阳经历过的大小战斗也有数次,也算是血雨腥风中爬滚过来的人,可是从没有哪一个对手给他这样的压迫感,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对面的曾荣枯就像是一尊杀神,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和灵压迅速的侵向程阳。

    曾荣枯身上开始散发极盛的灵力威压,程阳居然被这灵压逼迫的连退三步。虽然是极小的三步,可已经让看台上围观的人们看在眼里了。

    “还以为是怎样的厉害角色,居然被灵压逼退,看来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初生牛犊不怕虎,少年人可不就是这么热血冲动么?呵呵,老兄,你还说他,你年轻时不也是一样么?不过说起来,他真的是自寻死路啊!”

    “不看好他,他叫什么?来自六方门?什么六方门?哪里来的?听都没听过。”

    类似的议论声不绝于耳,嗡嗡的回荡在比赛场地四周,就像是围在茅坑上的苍蝇一样惹人心烦。对于这些不利言论,程阳怎能听不到呢?只不过现在的他念力过人,意志力也是超乎寻常,早已经学会了如何淡然处之,嘴巴长在别人身上,随他们说去吧。

    在来的路上,独孤有道已经把关于曾荣枯的信息都告知程阳了。曾荣枯,武灵境高阶,成名绝技是血魔枯爪,人字三品武学,灵力也是邪而强大,许多人都曾经死在他手里,在这明州城,单人排名也在前二十,算得上是个值得一提的强者了。除此之外,他在明州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当然这主要是倚仗着万劫门的势力。

    相比曾荣枯,程阳的背景明显要单薄许多了,一个乡下来的野小子,一个从不被外人所知的小门派,虽然看起来有些天才,但是实力似乎也不怎么强,一时间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一面倒的倾向于曾荣枯了。

    “唉,也不知道阳儿这一次……”看台上,庄闲面色无比的焦虑,他双手揉搓着衣襟,居然失去了往日的淡然超凡模样。

    “师傅……”古大山虽然也是担忧,但是在师傅面前,他只能是尽量的淡定,“虽然曾荣枯很厉害,可是我们家阳儿却也不是吃素的,他在灵修炉里修炼过,您就放心吧。”

    此刻庄闲注意力已经全部集中到那个少年的身上,别人说什么都如浮云一般,只是机械的点着头。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曾荣枯,看我今天怎么把我们之间的事了断掉。”程阳望着曾荣枯,心中暗暗的说道。

    嘭!

    一阵极强的破空之声自曾荣枯身上传来,他双手如同鬼爪一样,紫色的盛芒在他的双手处笼罩着,如同紫色火焰一般吞吐不已。

    “小子,今天我就要替你师门教训教训你,首先就要知道什么才是尊重长辈!”曾荣枯阴森说道,与此同时他的灵力居然也幻化成一只鹰鹫的摸样,在他身后张牙舞爪,停顿片刻之后,伴随着曾荣枯双手一挥,那灵力幻化的鹰鹫便猛地向程阳扑去。

    在这一刻,程阳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做刀割一般,那血红色的身影在灵力激射出来的同时,也是猛地向程阳扑来。

    曾荣枯的双手手指甲大概有一寸多长,坚硬锋利并且呈现诡异的黒色。他的速度明显要比程阳快一筹,至少目前来看是这样的。

    在程阳反应过来之前,曾荣枯的双手已经如风一般掠过他的面颊,当双方身影交错之后,几道血痕在程阳脸上慢慢显现出来。一滴滴的鲜血瞬间就从伤口处沁透出来,顺着他的面颊一路往下流去,很快就染红了程阳胸前的白衣。

    “哼,小子,知道被猫玩的老鼠是怎样的心情么?如果不知道,今天你就好好的感受一下吧!”在曾荣枯心里,程阳就是一个不知死活的老鼠,偏偏要来挑战他这只凶猫。

    曾荣枯一边说着,一边围绕程阳飞速的转动起来,在绝大多数的看客眼里,他的身形快的就如同是一阵风,只在空中留下了道道红色的残影,将程阳完全包拢起来了。

    “我……我竟然看不出他出招了。”这一下,看台上的庄闲士再也坐不住了,六方门从开派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是籍籍无名的,如今好容易门下出了一个惊才绝艳的程阳,他是真的不愿意看到程阳就这么陨落了。

    其实此刻不光是庄闲,那古大山已经是担忧的面色赤红浑身发抖,连庄闲都看不出那曾荣枯出的什么招,更何况是他?

    “混球,你一定要活着走出这比武场,不然老子追你到十八层地狱也要把你揪出来胖揍一顿。”古大山喃喃自语道。他的面色从赤红转为苍白,又从苍白转为赤红,心跳加速,气息也是完全失去了控制。

    “糟了,我那干弟弟……”独孤有道也有些坐不住,他焦急的往场地内张望着,甚至随时准备飞身营救,可他一旦出手,万劫门也一定不会坐视不管,他们独孤世家和万劫门的积怨只怕也就此爆发了。

    场内,那高速旋转的红色残影终于停了下来,在他身侧,程阳身上居然是多了数百道血痕,身上的白色长袍也是破碎的丝丝缕缕,结实的肌肉裸露在外随意可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