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北冥密卷 > 369,念珠

369,念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砰!砰!砰!

    蛇行者也是倒飞出去,连续撞断了三棵树后,软软的倒在地上,而此刻他的下巴已经被打碎,口水和着鲜血流淌下来,剧烈的疼痛让他鼻涕眼泪横流,并且说不出一句话,只能不住的呜咽着。

    “呃……”蛇行者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脖颈和下颚痛苦的翻滚着。

    “记住,不要打六方门任何人的主意,包括家眷!”程阳冷冷说道,他体内念力之星中,一道青色的流光瞬间飞出,灌注到了匕首之中,那匕首青芒大作,嗖的向蛇行者的额头钉去。

    “不……”蛇行者含混的发出一个声音,那匕首速度如此之快,他居然是被吓的不知躲避了。

    嗡!

    匕首就在距离他额头不足三分之一寸的地方停止住了,而此刻蛇行者面上已经布满汗水,就像是刚刚落了一场暴雨一样。

    “呼!”他急促的喘息着,眼睛呈斗鸡眼的样子,盯着那匕首,他身子试图移动,可匕首也是跟着移动。

    “这一次,我就饶了你,你不如回去带话给你老大,你们什么荒野四怪的,最好是不要掺和六方门和黑虎堂的事。”程阳冷冷说道,他伸手一带,匕首便嗡的一声往回飞来,而他亦不再看那蛇行者一眼,大步往前走去,他现在急需一匹快马,快些感到另外一个地方。

    嘶嘶!

    四处都是蛇游动的声音,程阳停下脚步,见其周围草丛中,至少有十条大小不一的毒蛇正向他示威。

    程阳面色冷然,他缓缓转身盯着不远处的蛇行者:“我饶了你,你却这样对我?”

    蛇行者不语,可是他的眼神却是告诉程阳:“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从这一刻,程阳学会了一件事,那就是千万不要对敌人手软。

    毒蛇们似乎是约定好了,嗖嗖嗖分别从各处飞起,向程阳的咽喉扑去,而与此同时,程阳也是操纵匕首,在空中环转一周。

    噗噗噗!

    一阵响声过后,数条毒蛇被斩落成数十段,纷纷跌落在草地上。

    斩杀了毒蛇之后,程阳没有丝毫犹豫,便听嗡的一声,匕首迅速的往蛇行者刺去。

    “别……”蛇行者露出了害怕的模样,开始讨饶。

    噗!

    这一次程阳并没有可怜他,那匕首正中其眉心,全数没入了他的额头,蛇行者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便魂归西天。

    程阳冷冷看了他丑陋的尸体一眼,召回匕首,上马之后飞速的向另外一处地点跑去,他心里惦念着同门师兄弟们,要知道那蛇行者或许是荒野四怪中最弱的一个。

    此刻程阳体内的那颗念力之星正在闪耀着青色的光芒,而灵宫内的灵力也是源源不断的生出。每一次战斗都需要消耗灵力或者念力,一个人是否够强,不光看他是否会高等武学,或者力道有多大,更多的是持续战斗的能力,这主要是依靠灵力的恢复苏苏,而程阳现在念力和灵力恢复的速度似乎是增加了不少。

    一路狂奔,人困马乏,然而他最终还是来到了那条路上。

    “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一路上,程阳心里都在这样祈祷着,可惜似乎上苍太忙,没有听到他的祈祷。

    当程阳最终来到这处地方的时候,他看到了散落各处的车轮和血迹,这里一定是发生了一场极为惨烈的战斗,乃至于一辆马车和四五匹骏马都已经被打碎了。

    地上到处都是血渍,马车粉碎,还有残肢断臂,程阳的心揪起来了。

    “庄师姐,梓潼师兄!”程阳大声的喊着,“江大炮,你们在哪里?”夜空之中,只有夜风偶尔路过,带来了一阵强似一阵的血腥气,四周一片死寂,除了程阳的呼喝声,没有任何活物的动静。

    白药山,灵草庄园。

    院子里点满了灯笼,将整个庄园照耀的如同白昼。院子里,男女老幼二三十人浑身是血,或坐或趟,依偎在一起,他们就是刚刚从死神手里逃出来的那一路人。

    庄闲站在院子里,他脸色铁青,拳头紧握,整个人在瞬间衰老了近十岁。

    “师傅。”古大山上前,“伤者总共是二十一人,除了大炮之外,其他的都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家眷,十二个女人,七个孩子,一个老人。”古大山在说这些的时候,喉咙是哽咽的,声音是愤慨的,这里伤者中虽然没有他的亲人,但是却都是同门子弟们的亲人,与他自己的也是无异了。

    “呵……”庄闲胡须抖动着,他的身子在颤抖着,就在他三路交替勘察的时候,黑虎堂又来到白药山捣乱,并且牵制住了他们的主力,这才使得第三路护送队伍受到重创,尽管有庄小兰和梓潼的增援,然而对方毕竟人多势众,还有荒野四怪中的三怪在,实力差距太大了。

    “三爷爷!”庄小兰的眼睛哭的通红,“你骂我吧,都是我无能……”她心里很是难过,虽然在送了那些家眷到庄园之后,她和梓潼尽全力赶路,依旧是援救不及,当她们到的时候,那里已经是一片血海了,而这些伤者就是她们送回来的。

    此时,一些亲人受伤的弟子们已经拔出刀剑,齐声要求出战,复仇的请求一个接着一个的传来。

    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紧接着就是更加急促的脚步声,哐当!程阳推开大门闯了进来,当他看到地上的尸体之后,愤怒更甚。

    “师傅,师祖。”程阳快步走上前去。

    “阳儿,我都听兰儿说了,这一次他们那一路能够完好的保存下来,多亏了你。”庄闲看着程阳,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的赞许,程阳在这一次的表现尤为突出,直接救了十几条人命。

    “可是他们……”程阳望着那些安静的躺在地上的伤者,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不是你的错。”古大山道,“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什么时候?”程阳问道。

    “很快了,冤有头债有主,谁做的这个孽,谁来偿还!”庄闲冷冷说道。

    黑虎堂。

    “来,吃菜!”冯远山坐在酒席上首,在他左右两边,分别是一个黄面老者和一个美貌妇人,他们便是荒野四怪中的黄天霸和毒娘子,至于另外两个,则一个死在了程阳手里,另外一个被六合门的弟子合力杀死了。

    “这一次多亏了你们二位!我敬你们!”冯远山道。

    其实这两个人的实力都不及他,他打心眼里是看不起他们的,不过现在事情还没有结束,他们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不了,老夫不喝酒。”失去了两个兄弟,黄天霸的面色可不好看。

    “呃,我来替老大喝。”毒娘子不想拂了冯远山的面子,毕竟钱还没到手,她娇滴滴的笑着,端起酒杯,顺便冲冯远山抛了个媚眼。

    “呵呵,好,先干为敬!”冯远山心头涌起一丝不悦,不过他还是在克制着,并且一仰头将酒一饮而下。

    “不知可否结帐了?”黄天霸道,“这一次可是个亏本的生意,老夫若是知道六方门是个难啃的骨头,绝对不会来走这一遭。”“不急,最后一出戏马上就要开场了。”冯远山道,“到时候戏码结束了,我会给你们双倍的赤灵币。”双倍,这个价格可是有极大的诱惑力的。

    “什么戏码?”黄天霸问道。

    “再过段时间,就是程家的小子和庄小兰成婚的日子,那一天,我要他们血溅当场!”冯远山道。

    “何苦?”黄天天霸道。

    “哼,我们黑虎堂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更何况这场戏已经收不了了!”冯远山冷冷道,他的握着酒杯的手稍一用力,那就便被捏成了齑粉。

    虽然经历了一次打击,六方门上下还沉浸在悲痛之中,程阔和庄小兰的婚期还是悄悄的来临了,而程家和六方门也都没打算将婚事延期,他们就是要办个热热闹闹的婚礼给黑虎堂看。

    在那次劫杀之后,黑虎堂似乎也暂时潜伏了下来,响水镇表面上看也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事实上谁都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程阳在这段时间里,也是抓紧时间开始修炼,他知道荒野四怪中的两怪被他们杀了,另外两个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而那冯远山更是如此。

    夜。

    经过了一天的闷热,晚风终于松来了一丝凉爽,程阳沐浴过后,坐在窗前吹着冷风,他手里捧着一卷书,这是他从那个无名山谷的小木屋中带出来的,关于炼药师的书籍。

    “念力的运用原来是这么复杂。”放下书卷,程阳长长的吐了口气,看来做什么事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练了一天的功,看了一晚上的书,程阳便站起来走动走动,这时他忽然想到自己在那小屋子里找到的那串像是手环又像是念珠的东西,不由得暗暗说道:“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呢?中间镶嵌的那块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的又是什么呢?

    念珠都很普通,紫檀木打造的,尽管过去了五千年,依旧在散发着檀香,而这中间那枚青色的玉石……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