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北冥密卷 > 319,算账

319,算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程阳定定的看着他,并没有准备开口询问的意思。那江大炮也知道程阳如今是六方门的红人,今非昔比了,实力也远非他所能比的。

    “那个,多谢。”江大炮讪讪的说道。

    “不谢。”程阳道。

    “那个……你能帮我一个忙么?”江大炮又道。

    “什么?”程阳问。

    “梓潼师弟和庄师姐还在里边……”江大炮道,“我们被黑虎堂的人给围住了,他们欺负小兰师姐,我跟梓潼就反抗,可他们人多……冯林也在里面。”

    听到这里,程阳才算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没有说话,只是大踏步往前走去,沿途江大炮就吼着:“让开让开,打死不赔了!”

    看着江大炮在自己身边鞍前马后的样子,程阳心里忽然就感慨起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料得到江大炮也有今天呢?这世上终究还是实力说了算……”当下就更加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的修炼。

    “吱吱吱!”程阳刚走进人群中,小黄便吱吱吱叫着跳到他肩膀上去了。

    “哥哥,我也要动手!”小黄像是个看到玩具就迈不开步子的孩子一样,跟程阳用心神撒娇道。

    “不行,你现在还不够强,而且我也不想让你在这种时候出风头,好钢要用在刀刃上。”程阳是一口就拒绝了它。

    观察了一下两边的形势,程阳发现六方门这一边要吃亏不小,在他出现之前,六方门总共就只有江大炮、梓潼和庄小兰三个人,而黑虎堂算上冯林在内,一共有六七个人,并且个个实力都在五阶左右,也难怪江大炮会被欺负成这个样子。

    “程阳师弟!”庄小兰和梓潼原本正面红耳赤的盯着对方,一脸愤怒的样子,一看到程阳出现,立刻就松了一口气,心里也是有了一种依靠感。

    “怎么回事?”程阳皱眉看着庄小兰,她头上戴着的簪子都已经掉在地上,头发也有些散乱,再看梓潼,脸颊上更是有一道明显的伤痕,看样子是被人打了一拳。

    “今天赶场,我就跟梓潼和大炮出来逛街玩耍,谁料到半路上碰到了冯林他们……”庄小兰气的不轻,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抖。

    梓潼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他看了程阳一眼,而后就将目光移向冯林等人,一双小拳头也是握的死死的,似乎恨不得把他们一拳打死。

    “冯林,流氓!”江大炮在程阳跟前指着冯林骂道。

    冯林个头不小,面容丑陋,原本是得意洋洋的把江大炮三个当猴耍,现在看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他先是一愣,而后便嗤笑道:“我还当你们请来了什么保护神,原来不过是个毛头小子,看样子你们六方门真的是后继无人了,现在连耍猴的也收……”

    冯林的话引得旁边众人一阵哄笑,许多人更是在背后指指戳戳。

    “六方门?就是那个快倒台的门派?听说穷的要死。”

    “嗯,这边是六方门的,他们的铺子门可罗雀,生意都没几个,听说连弟子穿衣吃饭都成问题啦!”

    “难怪打不过人家……”

    对这些流言蜚语,程阳也是全都听到了耳朵里,虽然心中气不过,脸上却是没表现出来,因为他知道,此时比流言蜚语更可恶的,是冯林等人。

    “耍猴的,对付你足够了。”程阳微笑着看向冯林,淡淡的说道。

    小黄也是在程阳的肩膀上支愣着尾巴冲冯林龇牙咧嘴,还捏紧两个前爪,冲他们做出个击拳的手势,一副气愤不平的样子,它倒不是为了别的生气,单单是为了那句耍猴的。

    “小子,我见过你。”冯林立刻就想起那晚在六方门,程阳站出来怒斥乔大千的事了,“你不就是那个废物弟子么?怎么,翅膀长硬了,想来扑腾了?我可羡警告你,别还没飞起来就先掉进油锅里了!”

    在冯林身后的几个黑虎堂弟子便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其中一个还说道:“要我说这小子真是不识趣,这分明是林哥和嫂子的家务事,他凭什么出来多管闲事啊!揍他娘的!”

    “放屁,他才不是废物!”听到别人骂程阳是废物,没想到那江大炮直接就蹦了起来,跳着脚与对方叫骂,看到这幅情形,谁也想不到数月前他自己也是口口声声这么说的。

    “这胖子还活着,哼,看样子刚还没把他教育到位,林哥,交给我吧!”一个黑虎堂弟子摩拳擦掌道。

    “哼!”冯林冷冷哼了一声,自从那晚求婚被拒之后,他心里对这六方门就恨之入骨了,再加上今天遇到庄小兰,对方对他那种如见了垃圾一样的态度更是刺激了他,因此今天是打定主意要好好的给六方门一个教训。

    “上,不要客气!”冯林深呼吸一口,往后一招手,他身后的六个少年便闪身而出,向江大炮靠拢上去,这几个少年平均实力都在武夫境四阶以上,江大炮若是被他们抓住了,只怕不死也要残废了。

    “我们六方门虽然不是个什么大门派,但是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就在那六个人的手即将触及江大炮的衣服时,一道白影一晃就挡在了他们前面,程阳冷然看着他们,眼神中可是完全没有友好可言了。

    “有这么容易?”程阳冷笑着,一道苍龙摆尾,飞起一脚直接踹向离江大炮最近的那个少年。

    那人根本就没意识到危险已经临近,更没想到程阳的动作竟是这么快,是以,被他结结实实一脚踹中了侧腰,人已是闷哼一声,重重的摔到了两丈开外。

    那人是黑虎堂中比较出色的弟子了,年纪轻轻已经到了武夫境五阶,谁能想到他居然会被程阳一脚踹飞?即便是没有防备,这也是令人十分震惊的一件事。

    程阳这一脚,直接是惹怒了众黑虎堂弟子,那冯林也是把目光投到他身上:“先干掉这耍猴的!”

    剩下的五个黑虎堂弟子在冯林的一声召唤下,纷纷调转枪头,对准了程阳。他们从左右两侧向程阳包抄过来,两个“哼,不让你知道知道厉害,你还真当自己是螃蟹,可以横行了?我告诉你,在这响水镇,能横行的就只有我们黑虎堂,只有我们冯家!”冯林在旁冷笑着,他那原本就丑陋的面庞更是显得狰狞了,很明显,现在他已经是完全被程阳点燃了怒火,非要找回面子不可了。

    五个黑虎堂弟子听到这话,更是张狂了,纷纷扑向程阳,左拳右腿,吼声不断。

    程阳如今已经是武夫境七阶了,在武夫境,每晋一阶,实力就会增加不少,越是往后增加的越多,如今的程阳独自面对两武夫境六阶的人都不惧怕,更何况他们不过是四五阶的实力,因此便在举手投足间,那几个家伙已经是东倒西歪,败落了下来。

    “螃蟹?我看你们确实是属螃蟹的,不过不是横行,而是爬行。”程阳望着冯林冷笑一声说道。

    “你……你敢!”冯林被程阳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威压给吓住了,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两步,即便是说话也带着几分结巴,原来他自己也不过只是六阶武夫罢了,要他对付五个师兄弟,也是十分吃力的,而程阳居然是在谈笑间就将他们解决,这等实力绝非冯林所能比拟。

    “程阳,好样的!”在旁的江大炮看到这一幕,先是目瞪口呆,而后便是兴奋的手舞足蹈起来,此时此刻,他心里已经完全摒弃了之前与程阳之间的罅隙,只是为他感到骄傲。

    那个冯林显然是有胆子惹事没胆子顶事,他见程阳实力已经超过了六阶,心中不免心虚了,然而此事是他惹出来的,也是他将之恶化的,围观者众多,他若是在此刻退却,丢的可就是黑虎堂的脸,到时候只怕回去免不了要被他爹痛批一顿。

    冯林的眼珠子转了转,扫过人群之后,眼神中便是掠过一丝惊喜,但是瞬间就被他隐藏起来。他踏上一步,盯着程阳道:“耍猴的,你现在胆子大了,敢跟我们黑虎堂较真了,好,你冯爷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才叫做修炼之人!”

    对于冯林的厥词,程阳并未理会,相反,他将目光转向梓潼,并盯着他脸上的伤痕问道:“梓潼,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梓潼看了程阳一眼,缓缓回答道:“被冯林一拳打到了……”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态亦是相当的淡然,似乎被打的不是他而是别人一样。

    “好,我知道了。”程阳点头。他转向冯林,冷冷的盯着他:“下面我们就来算账吧。”

    冯林冷笑一声,一言未发,身子忽然间暴长一寸,拳头如同醋钵一样,带着呼啸声击向程阳的右肋,这正是黑虎堂的人字六品拳法——黑虎拳。

    “程阳师弟,小心,他的拳头很快!”在旁的庄小兰不由自主的提醒道,而江大炮和梓潼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些焦虑神色。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