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北冥密卷 > 317,说话

317,说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听说程阳是个孤儿,那梓潼的眼神中也是闪过一抹痛楚,但是那痛楚很快就被冷漠所取代,他那一张俊美的不像是男孩子的面庞上露出个嗤笑的表情:“十三年,亏你也是六方门弟子,我们门派从来没有心法秘籍,难道你不知道吗?”

    “啊?”程阳还真是不知道这件事,他有些惊讶了,“为啥没有?”

    “心法秘籍比体战武学秘籍要珍贵的多,纵然是一本人字七品的心法秘籍,也是要卖上万两官银的,你觉得咱们六方门有这个能力么?”梓潼道,“再者说了,若是我们门派有一本属于自己的心法秘籍,估计也就不会沦落至此了吧。”

    程阳一琢磨,觉得也是,现在六方门上上下下几十口人,一个月光是吃喝修炼的开销就快要罩不住了,要积攒上万两银子,那还真是有些难度。

    “唉,既然没有,那就算啦!”程阳悻悻的说道,“梓潼师兄,我回去修炼了,回见。”

    程阳与梓潼告别之后,便很是失落的向外走去,而梓潼看到他的背影,心中不由的惊讶:“他居然已经修炼出灵宫了……”

    灵宫,修炼路途上极为重要的一个关卡,许多人便是在这一道上被卡住了。一般来说到武夫境六阶便可修炼出灵宫,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能修炼出,而且即便是能够修炼出灵宫,绝大部分的人也是到了七阶甚至八阶才将其完整的修炼出来。

    败兴而归,这一整天程阳都是闷闷不乐,自从昨晚之后,他就没再跟陈清联络上了,估计山河图内现在灵力肆意已经一塌糊涂了。虽然程阳也把自己那点微不足道的灵力灌注进去,但灵力毕竟太少,杯水车薪,并且他的灵力恢复起来十分缓慢。

    日月精华也是及时沐浴,然而这一切都是那么无济于事,现在程阳最需要的,就是一本心法秘籍,按照陈清所说,只要修炼了心法秘籍,灵力的增长和恢复便会大幅增加。

    “混球,干嘛呢?”古大山提着酒葫芦走出房门,这两天他又是忍不住要喝酒了。

    “师傅,为何咱们六方门没有心法秘籍呢?”程阳满脸惆怅的说道。

    “原来是为这个。”古大山呵呵笑道,“不独咱们六方门,便是整个响水镇,心法秘籍也是不超过三本的,而且都是人字七品,这东西太稀缺啦!”

    “那哪里才有?”程阳问道。

    “寄卖行。”古大山道,“寄卖行里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

    “寄卖行……”程阳牢牢地记住了这个名字。

    “嗝儿!”古大山打了个酒嗝,“我说混球,先不说别的,你跟那小猴子怎么回事?”

    “小黄?怎么了师傅?”程阳问道。

    “它是打定主意要赖在这里了吗?今天又把老子的酒偷喝了!”古大山脸上显出愠怒深情。

    程阳忍住笑:“有人陪您喝酒还不好啊?得,我去教训它!”说完他拔脚便往屋里走去,而在他房间里,此刻正有一只猴子大闹天宫。

    喝醉了的小黄通体泛着红芒,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睛在屋梁上跳来跳去,吱吱喳喳的叫唤着,也不知它究竟是兴奋还是痛苦。

    看着小黄的样子,程阳知道一定又是它体内的至纯灵力在作祟,于是便开口唤道:“小黄,是我,下来啊!”他是想用山河图帮小黄抵消痛苦,可当小黄落地后他猛地想起来,那山河图已经暂时无法应用了。

    虽然如此,程阳还是一把抱住了它,心里想:“死马当做活马医吧。”

    怀里的小黄是浑身滚烫,程阳只觉得自己像是抱了一堆燃烧正旺的木炭一样。虽然他也痛苦,可若不这么做,小黄就极有可能将自己暴露在危险当中。

    “吱吱吱!”小黄的小爪子紧紧地揪住程阳衣服,脸上显出痛苦表情,脑袋不住的往他怀里拱,就像是个孩子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要寻求母亲的庇护一样。

    “没事的,小黄!”程阳紧紧抱着小黄,嘴里不住的安慰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黄终于是安定下来,而程阳也是自腹部衣服褶皱里找到了两枚赤红色的珠子,他不由得松了口气:“呼,看起来虽然山河图进入了疲劳期,可是这萃取的功能还是存在的。”

    小黄身子软趴趴的,在程阳怀里一动不动,眼睛也是紧闭着,呼吸十分的微弱。

    程阳在经历了短暂的惊喜之后,立刻就发现了它的异样,不由的大惊失色:“小黄,你醒醒啊!”

    以往小黄醉酒之后,总是会沉睡片刻,但是那是沉睡,而现在的样子却是奄奄一息,这不由急坏了程阳。

    在经历了一番抓耳挠腮之后,程阳看了看手里的灵珠,再看看小黄,一咬牙一跺脚,撬开小黄的嘴巴,塞了一枚灵珠进去。

    “记得陈清前辈曾让我给小黄喂食一些灵草灵晶,可是那些灵草在野外极难寻觅,我不如就利用这珠子吧。”程阳心里暗道。

    灵珠自然是要比灵草灵晶等珍贵的多,但是若没有小黄也就不会有灵珠了,程阳心里对小黄是十分感激的,因此这东西要给小黄服用,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心痛。

    灵珠进入小黄的唇际之后很快就融化消失了,而小黄身体表面的红色光芒也是渐渐的退去,隔了一盏茶的功夫,它忽然就睁开了眼睛。

    “小黄,你终于醒了!”程阳在这期间一直都是守护者它,他的心也是一直悬着,因此当他看到小黄睁开眼之后,那种轻松和兴奋不言而喻。然而当程阳看到小黄的眼睛后,不由的大吃一惊,小黄的双眼里,居然各有两个瞳孔,一大一小,一青一红。

    双瞳的小黄睁开眼睛之后,先是吱吱叫了两声,又拿两只前爪抱在一起冲程阳作了两下揖,模样甚为搞笑,而后便是从他怀里蹦出来,在地上来回走了两圈,而后猛地弓起身子。

    在这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里,程阳一会紧张一会担心一会又开心,因此看到小黄做了这些怪模样,居然也是麻木了,只是呆呆的看着,想知道这家伙究竟要做什么鬼名堂。

    在上蹿下跳一会之后,小黄忽然正立在屋子里,它翘起尾巴,用右前爪自己的头皮,一双猴眼里透着机灵可爱的劲儿,然而这可爱劲儿并未持续太久。

    喀喀喀!

    一阵奇怪又密集的声音从小黄身上传来,听起来像是骨头断裂了一样,而小黄的身躯也从一只两尺不到的高度居然是一寸寸的在增加,当它终于长到跟程阳同样高的时候,这密集的声音终于是停下来了。

    程阳望着眼前的小黄,在这一刻,他忽然间觉得小黄或许是一个很恐怖的存在:“它这是在觉醒吗?一定是吧,可惜陈情前辈现在不能回答我……”

    虽然停止了长高,但是小黄的毛发颜色却开始发生变化,淡黄色的绒毛迅速的褪去,而后出现的则是深褐色,如同钢针一样的鬃毛,其全身肌肉也是如同小丘一样的隆起。

    “呵!”

    程阳正吃惊时,耳畔忽然听到一个十分怪异陌生的声音,这声音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十分粗犷不说,还带着一股莫名的威压。

    “我,小黄……”那个声音说的十分艰涩,就像是一个初学语言的孩童,不过这三个字程阳却是听清楚了。

    “小黄?”程阳诧异道,“你说你是小黄?”

    小黄往前走了两步,脚下的地面也是因它沉重的脚步声变得开始摇晃,桌子上的茶杯茶壶也是发出阵阵的碰撞声。

    走到距离程阳一尺远处时,小黄身形定住,它那青红相间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程阳,就像是在看一个久违的老友。片刻之后,它更是做了一个古怪的动作。

    只见小黄仰天长啸一声,双掌猛地提起,在空中结成一个光芒之印,而后便是用力一推,那印便向程阳飘去,并倏地消失在他的额际。

    那是一个锲形的印记,在进入程阳的额头时闪亮了一下,此后便沉寂了下来。并且程阳还发现,原来那个古怪的印居然是分了两半,一半飘向了程阳,而另一半则飘向了小黄。当两半印记都消失之后,一道亮闪闪的、连接程阳与小黄的长线陡的出现在空中。

    小黄仰天啊啊叫了两声,伸出手掌猛地拍向那长线,就听刺啦一声,那线居然是着火燃烧起来,并且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你,哥哥!”小黄指着程阳,再一次生涩的说道。

    这个时候程阳发现,原来小黄说话的时候嘴巴根本动都没有动过,换言之,它是在用心神跟程阳交流。

    有了这个发现,程阳也是在心里对小黄说道:“哥哥?噗!你想这么叫也行,不过你为什么会说话?刚刚又是怎么回事?”

    小黄从始至终都是个谜团,虽然陈清也说起过它的身份,但是对于完全没有这方面概念的程阳来说,陈清所说的都相当于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比如说火猴和灵体。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