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北冥密卷 > 209,夺回

209,夺回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刚才的对掌,他已经感觉出来了,破千城所发出的力量并非魂力,那是人间修真者所拥有的力量,而且破千城的手心有温度传出来,那就足以证明,他是一个人类。

    人类留在冥界,那就等同于是对整个阴司鬼界的挑衅,只要消息传出去,必然会引来大批阴司鬼界高手的针对,而到了那时候,就算是他破千城再强大,也会猛虎不敌群狼。

    而一旦破千城离开了,他程阳就会成为一个失去了保护的小鸟,邪云要捏死他,轻而易举。

    “他说的对,我不会永远保护着你!”

    破千城回过头来看着程阳,可紧接着,他便知道了答案。

    那张脸上的坚定是无法否认的,程阳他已经决定了要和邪云对抗到底,哪怕要被邪云从此无穷无尽的追杀,也绝对无怨无悔。

    “你以为他想要的是血色源玉吗?他要的是天丛云,他要的是整个阴司鬼界,但天丛云它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程阳说着,而此刻,天丛云的剑身开始颤抖起来,这是主人对自己的认可,是主人对自己的承诺。

    “小子,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邪云辣手无情了!”

    邪云大叫着,一并黑色的长剑开始出现在手中,强大的魂力开始源源不断地汇聚在黑色长剑之上。

    “魔剑屠戮?”

    破千城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下来,一双眼睛紧盯着邪云。

    “你的眼里不错嘛!”

    邪云冷笑着,这把宝剑可是他花费了大功夫才得到的宝物,而据说这把宝剑诞生于一万年前,它是在人间锻造,饮下了万人之血凝聚而成的魔剑,因此它的才号称屠戮!

    “本来,我无心和你争斗,本来,我也没有理由插手阴司鬼界之事,但你手中的魔剑,必须毁灭!”

    破千城的神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一双眼睛如同喷发出火焰一般,这是愤怒,这是杀意!

    而这所有的一切,只是因为一把魔剑,这把所谓的魔剑屠戮,事实上就是一万年前人间那场大乱的根源,破千城之所以要借助宋帝王手中的金光镜,也正是因为这魔剑的故。

    对于他破千城而言,这把魔剑就是所有这一切变故的开始,是所有这一切噩梦的根源,一万年前他没能够彻底把这把魔剑毁灭,今天再次遇见,他绝对不能够错过这一次机会。

    紫色的长剑缓缓出鞘,强烈的光芒冲天而起,而就在破千城长剑出鞘的一霎那,写云手中的魔剑屠戮,却开始不停地颤抖起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

    邪云看着突然剧烈颤抖起来的魔剑屠戮,这把魔剑可是号称阴司鬼界最强的一把魔剑,怎么此刻却竟然会颤抖起来,而且就连剑身内的剑灵,也开始变得极度不安。

    “你既然拥有魔剑屠戮,难道你就不知道魔剑屠戮的来由吗?”

    浩然正气飘荡在天地之间,而这股力量相对于阴司鬼界如今而言却是难以忍受的,那些心怀邪念的鬼魂们,纷纷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之中。

    “难道你是”

    “终于想起来了么?终于知道我的身份了么?可惜,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破千城的声音在空间中传播,整个大地都在震荡,邪云那原本高高在上的姿态,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因为,他眼前的这个人已经完全超越了他的想象,已经完全不是他所能够接触的人!

    程阳这才发现,破千城身上的力量竟然如此强大,之前所说的和邪云不相上下,根本就是虚伪之词,此刻他所散发出来的力量,早已经碾压了邪云,碾压了这阴司鬼界的芸芸众生!

    他是传说中的男人,他是神话中的半仙,他是历史上最接近神仙的人类,他代表着的是一个时代的到来,他的存在对于人间是希望,而对于邪魔,则是永恒的梦魇!

    “金光道人!”

    邪云颤抖着,他没想到自己竟然遇到了魔剑屠戮的克星,他为自己之前的狂妄而后悔,因为在眼前这个人眼中,他自负的所谓强大的力量,根本就不值一提。

    “寂灭!”

    长剑挥舞,一道凌厉的剑气化作惊雷从天而降,巨大的冲击波幻化成强烈的光芒,照射在天宇,引来天地回应。

    “啊!”

    一声怒吼,魔剑屠戮猛然朝着半空挥舞出一道剑气,去抵挡那从天而降的惊雷,但巨大的恐惧却将邪云压得喘不过气来一般,在挥出剑气的一瞬间,转身便朝着远处跑去。

    号称鬼雄的邪云,纵横阴司鬼界八百多年的强者,却竟然在仅仅一个回合的对战之后便落荒而逃,如此一幕的发生,让所有人都难以预料。

    “逃跑吗?”

    破千城冷冷一笑,左手手心处金光镜浮现,一道金色的光芒朝着前方照射出去,正好照射在了邪云的身上,将邪云整个人都束缚在光芒之中。

    “这这是什么?”

    邪云挣扎着,可不管他怎么努力,那尽管却恍如沼泽一般,他越是挣扎,身体就陷得越深,越加难以动弹。

    “收!”

    金光回收,邪云被这强烈的金光拉回到破千城的面前,双膝跪倒在地,不断地喘着粗气。

    “我本不应该插手阴司鬼界的事情,我和你也并无冤仇,但你却偏偏使用魔剑屠戮,仅此一条,我便没有任何理由放过你!”

    破千城说着,而此时的邪云已经失去了抵抗的意志,只是低着头喘气,没想到他控制阴司鬼界的宏伟计划竟然还没有开始,就要面临终结了!

    “但是,我今天心情不错,就和你做一个交易,如何?”

    “交易?”

    如同在黑暗中看到一丝曙光,恍如坠入万丈深渊时遇到一根救命的稻草,邪云看到了生存的希望。

    “魔剑屠戮我是必须毁掉,但你却并非魔剑屠戮的人,我可以放你一马,而条件是,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你得就此作罢,不得再找这些年轻人的麻烦。”

    “这”

    邪云扭过头去看着程阳:“你为什么,一定要帮助他们?”

    “其实,原因很简单,他们曾经救过我,如今我得救他们一命作为回报,而作为我放你一马的回报,你也得放过他们,这是一笔绝对公平的交易!”

    破千城回答着,而邪云抬头看着他那严肃的表情,看着他手中的金光镜和寂灭剑,邪云知道,他已经没有了任何选择的余地。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放了我,从此之后我将不再踏足阴司鬼界东部一步。”

    邪云点着头,而就在此时,破千城收起了金光镜,长剑将魔剑屠戮挑起在半空,紧接着一道惊雷从天而降,魔剑屠戮的剑身瞬间化作一团烟雾,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血杀鬼城外,程阳等人正跟在破千城的身后,朝着历邪鬼城所在的方向缓缓前进,而在他们身后,是已经破败不堪的血杀鬼城,还有那倒地不起的血杀鬼城守卫。

    在不久前邪云和破千城之间的对掌中,强大的波动所造成的伤害,还远远没有消散,百鸟惊散、万兽奔腾,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狼藉。

    看着城外这惨烈的一幕,程阳这才发现,原来之前的那一掌的威力竟然如此强大,他们在城内所受到的冲击,竟然是冲击波中威力最小的。

    而此刻,他们虽然跟在破千城的身后,但此刻的感觉却和之前他们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再见识到破千城动真格的那一刻起,他们便意识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何等强大的人。

    那强大的震慑力,以至于连邪云这样不可一世的人物都会被吓得落荒而逃,那两道惊雷的力量,也是惊人的强大,号称阴司鬼界最强的魔剑屠戮,一瞬间便化为乌有。

    只是,长时间的沉默,让现场的气氛变得更加诡异,程阳也不得不硬起头皮来。

    “那个谢谢你刚才出手相助!”

    “没什么,你们救我出迷神谷,我救你们离开血杀鬼城,这只是一场公平的交易。”

    破千城说着,而此时他的脸又变回了往日那个和蔼可亲还有那么一点不正经的表情。

    而看到这样表情的出现,让夜舞月他们也顿时轻松了下来,纷纷忍不住地长吁了一口气,要是再这么压抑下去的话,他们真要被憋死了。

    “那个,你真的相信邪云会按照承诺的那样去做吗?永远也不踏入阴司鬼界东部一步?”

    程阳很怀疑,像邪云那样的人所说的话,是否真的可信。

    “会的,他确实会从此都不再踏足阴司鬼界一步,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不会拍他手下来对付你们!”

    “那你既然明知道这样,为什么不要求他的那些手下们也离开阴司鬼界东部?”

    李双鱼终究还是最不知道跟破千城客气的一个,她早就已经被之前那压抑的气氛憋的不行了,如今终于能开口,有太多的问题她得质问破千城。

    “魔剑屠戮只是邪云一个人的,所以我只能够和邪云一个人做交易,而其他的人与此并无关系,我应该早跟你说过,我是不会插手阴司鬼界各势力之间的事情的!”

    “呃!”

    李双鱼无语了,她没想到都到这个时候了,破千城竟然还是这么说,明明都已经出手干预了,却还非要划清界限。

    “好了,作为你们对我的回报,还是赶紧带我去历邪鬼城吧,我得和你母亲见一面,然后就得返回人间了!”

    破千城说着,开始加快脚步朝前方走去,程阳等人对视了一眼,虽然无奈,却也只能加快脚步跟上去。

    一群人就这么随意地走在前往历邪鬼城的道路上,而以此同时,身后血杀鬼城内,那些受到波动的人开始缓缓地恢复过来。

    与血杀鬼城无关的人匆匆离开,而血煞等人恢复之后,便匆匆忙忙地来到邪云身边,将受到沉重打击的邪云扶回到血煞殿内。

    魔剑屠戮被毁,对邪云来说那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因为使用魔剑,往往是要通过契约来达成共识的,而魔剑屠戮被毁,作为魔剑的主人,邪云的身体也受到了重创。

    “主人,你没事吧?”

    血煞看着虚弱的邪云,焦虑地询问着,而此时,之前被破千城以力量拍晕了的天寿城主也苏醒过来,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也是一脸的惘然和惊讶。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够连他们这修为通天的主人也打成了重伤。

    “我没事,那金光道人并没有要杀我的意思,所以他只是毁了魔剑屠戮,却并未伤害我的元神,我如今只不过是受了点伤,休息一段时间便可恢复!”

    邪云擦去嘴角的血迹,他自从战胜历邪鬼王之后,就再没有受到过任何的伤,如今却被破千城弄得如此狼狈不堪,心中已是愤怒到极点。

    只是,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和破千城之间相差多远,就算他还想要出手,也绝对不可能是破千城的对手。

    “你们马上传我的命令下去,让阴司鬼界东部所有的人前来血杀鬼城汇聚,等所有人伤势痊愈之后,便立刻前往历邪鬼城,我们必须得趁着李麟那家伙服下成熟的血色源玉的果实吃下之前,把它给夺回来。”

    “可是那个金光道人现在和程阳他们那些小子在一起,而且我们的人看到他们此刻正朝着历邪鬼城而去,以我们这些人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打得过他们!”

    不是他不愿意听从邪云的命令,只是那破千城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既然连主人都没办法打赢的人,他们这些人又怎么可能赢得了。

    “这个你们不必担心,金光道人虽然实力强大,但他终究是人间的生灵,在阴司鬼界上不能够干预这里所发生的事情的,他之所以伤我,也只不过是因为我拥有魔剑屠戮而给了他一个借口动手而已。”

    邪云说着,像破千城这样的在人间修界拥有着极高地位的人,自然也会十分在乎那些所谓的规定,人间不干预冥界,否则破千城早已经直接出手帮助历邪鬼城的人抢走血色源玉了,何须在这里折腾那么长的时间。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