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北冥密卷 > 204,真相

204,真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开工没有回头箭,既然都已经来到这里了,就没有再回头的可能,还是先找到晓才和吴德吧!”

    程阳说着,一边加快步伐朝着前方走去,李双鱼回头看了一眼吴良和夜舞月,没想到程阳的意志竟然如此坚定。

    只是,那站在旁边的破千城此刻却竟然露出了一个笑容,看向程阳的眼神中多了一丝赞赏。

    “朋友,一万年前因为我的关系让你的地府毁于一旦,如今我就帮你一把,培养一个能够重整阴司鬼界的高手出来吧!”

    没有说话,安静地跟在程阳的身后,走在这拥挤的街头,穿行在人流之间,寻找着那悦来客栈所在的位置。

    很快,他们几个人便找到了悦来客栈的所在,这诸葛家的生意果然是做到了阴司鬼界的每一个城市之中,这血杀鬼城如此严防死守下的紧张气氛,他的悦来客栈却依旧红红火火,来往的客人络绎不绝。

    “店家,这段日子里有没有两个男的入住你们客栈?”

    程阳走到店掌柜面前,将诸葛超群给他的紫金徽章在那掌柜面前露了一下脸。

    诸葛家选的掌柜,自然也是聪明人,立马便知道程阳他们几个有着特殊的身份和目的。

    “客官,我这悦来客栈一向都是人来人往,来往的客人太多,要说两个男的入住了客栈的花,那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客官可否再详细地说一下他们的容貌?”

    “一胖一瘦!”

    “噢,原来是那两位客官啊!”

    掌柜恍然大悟,果然吴德那庞大的身材始终还是突出了,竟然连这客栈的掌柜在听到这样随意的形容之后,都能够第一时间联想到他。

    “他们来到这里已经好几天了,一直都在房间里住着,只不过他们的脾气恐怕不怎么好,我无意中看到过他们两个打了两三次架了!”

    掌柜说着,而听着他的话,程阳身后的吴良无奈地摇起了头。

    果然,吴德那暴躁的性格,也只有他能够驾驭得住了,宋晓才虽然也是他的兄弟,可毕竟性格上并不怎么合适,想必也是因为如此,两个人才时不时地动手吧。

    程阳不再说什么,问了一下他们的位置便直接朝着吴德和宋晓才居住的院子里走了过去。

    然而,还没有等他们走进院子的门,却听到院子里传出了乒乒乓乓的声音来,吴德那粗狂的声音还在不断地叫骂着。

    “宋晓才,大哥他们都已经消失好几天了,你怎么就一点也不着急,你小子是不是压根就不在乎他们的死活,就想一辈子躲在这里当缩头乌龟?”

    “吴德,你给我冷静点,大哥他们如今在什么地方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就算出去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我们只有相信他们,留在这里等他们到来!”

    宋晓才苦口婆心的劝说,吴德却完全没有理会,还在大吼着职责宋晓才的不是,而院子内打斗的声音也越来越激烈。

    但来来回回听到的都只是斧头挥砍的声音,想必宋晓才一直都让着他,并没有出手反击,否则以宋晓才的实力,想要撂倒这冲动又没脑子的吴德,必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吴良实在是忍不住了,怒上心头,一脚便将院子的门给踹开,飞身进去以极快的速度冲到吴德的面前,抡起手来就是一巴掌。

    啪

    院子内瞬间肃静了下来,吴德看着眼前的吴良,还有院子门口上站着的程阳等人,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只是捂着脸低下头一句话也没说,倒是旁边的宋晓才,这下着急起来了。

    “吴大哥,你这是干什么?无无故的干嘛打吴德啊?”

    “晓才,你就是人太好,舍不得动手打这混小子,他才敢在这里胡闹!”

    吴良说着,而吴德在看到吴良出现的一瞬间,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他虽然和吴良一直以来相依为命,但同样的他最害怕的人也是吴良。

    吴良的怒火,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他怎么还敢对吴良说什么,只能够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等到吴良气消了为止!

    看着院子里突然发生的一幕,程阳忍不住笑了,从在灭日城**到夜舞影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再没有像这样笑过,甚至他还以为自己那样的计划会害了自己的这些朋友们。

    如今看到大家都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也就释怀了,他终于明白,自己的这些兄弟也并非是那么弱小的人,他们都有着自己的一技之长,都有着一般人无法比拟的实力,那些没用的太初城的手下想要抓住他们,还不够格。

    “好了,小打小闹地说几句就可以了,吴德也是因为担心我们才这样,就别再责怪他了!”

    程阳走上前来,听到大哥开口为自己求情,吴德知道自己今天这一劫算是过去了,吴良就算再怎么生气,在程阳面前也会克制,这一点毋庸置疑的。

    “程大哥,这家伙他做事情太没有分寸了,不教训他一下的话,他是不会知道悔改的。”

    “那个,哥,我知错了,真的,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吴德赶紧开声认错,顺着程阳给自己打的台阶赶紧下来。

    只是,他这肥胖的模样装着可怜求饶的样子,却让夜舞月和李双鱼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呵呵吴良,你就饶了他吧,你看他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这么可爱,你舍得打他啊?”

    夜舞月一边笑一边说道,往日里只看到吴德那傻头傻脑的样子,难得一次看到他这样萌的表情,少女那点萌的防御力瞬间化为乌有了。

    “唉!”

    吴良长叹一声,事已至此,再想教训吴德已经是不可能了,也只能够借着这样的机会放他一马吧!

    “看在大哥他们的面子上,就饶了你这一次,要是让我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一定要你好看!”

    “不会,以后都不会了!”

    吴德摆着他那双厚重的手,一边庆幸这一次还好程阳和吴良一起来了,否则仅仅就吴良一个人来的话,他这皮肉之苦,恐怕少不了。

    一番嬉闹之后,众人开始安静下来,他们这让一次来血杀鬼城可是还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的,而眼下的血杀鬼城有是如此的危机重重,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落得个全军覆没的可能。

    宋晓才和吴德最早来到这里,本来是应该出去打探消息的,可因为吴德那狂暴的性格,宋晓才也没有办法出去走动,所以对如今血杀鬼城的具体情况,也是一无所知。

    “就今天在城门口处看到的情况而言,如今的血杀鬼城想必已经是戒备森严,在历邪鬼城的战争中损失的人马,有了邪云的流云骑补充,战斗力应该更加强大才对。”

    程阳分析着,眼下他最担心的就是流云骑,搞不定这些家伙,他们所有的计划都将会是空谈的。

    “程大哥,我觉得现在最大的麻烦不是城内,而应该是城外!”

    李双鱼说着,她可是看着那红色烟云升起的,而她十分清楚,那些红色的烟云代表着什么。

    “你说的是那红色烟云吗?”

    “那是邪云手下的人用来在最关键时候使用的火云令,每一次使用,就能够在三天之内聚集数百位凝魄境以上的高手前来,当年我们和血杀鬼城之间大战的时候,就是忽略了这火云令,最后被邪云的手下突然加入战场,才导致大败的!”

    “三天之内?不是说如今邪云还在寒域那边吗?而且这阴司鬼界的东部这里那里来的那么多邪云的手下?”

    吴良疑惑地看向李双鱼,眼前这统治四方的十大巨城,怎么就完全没有任何动作,血杀鬼城和历邪鬼城之间的大战没有参与,如今邪云还能够一下子召集那么多的手下,难道他们也无所谓?

    “邪云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你想想看,他拥有远远超越十大巨城城主的实力,却怎么可能会仅仅只是甘心做一个独行客?”

    宋晓才走上前来,不管是什么人,对于权利的追求都是永远也不会有尽头的。

    邪云在一千多年前只不过是寒域的一个天才少年而已,但却已经几乎掌管了整个寒域的大权,就连当时寒域的国王,也都对他言听计从。

    而在他成为通天修为的强者之后,更是一心想要开拓除寒域以外的其他势力,而首当其冲的就是阴司鬼界的东方,曾经和他有过争执的历邪鬼王,成为了他进入阴司鬼界东部最好的理由。

    为此,他策划了血杀鬼城和历邪鬼城之间的战争,又帮助血杀鬼城一方对付历邪鬼王,这才导致了历邪鬼王成为没有肉身的灵魂状态,而他也有机会,在阴司鬼界东部发展自己的势力。

    “阴司鬼界的地下,隐藏了多少强大的势力?”

    程阳抬起头,他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没错,这阴司鬼界明面上的老大是十大巨城没错,可实际上这十大巨城的势力却有限,在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上,也都只能够选择冷眼旁观。

    能够产生这样的效果,只能说明在阴司鬼界的地下,其实还隐藏着很多更加强大,而不为一般人所知道的强大势力。

    “我知道的有四个!”

    就在所有人都为此而想不明白的时候,夜舞月说话了,她站起身来看着在场的这些人。

    或许,她真的到了该说出一些有用的事情的时候了。

    “阴司鬼界上如今实力最强的四个人,他们都拥有者通天修为,但他们却很少在明面上走动,是一些隐藏在黑暗角落里的强大势力!”

    夜舞月说着,而程阳这时候才想起,夜舞月原来的身份并不寻常,那个叫夜舞影的修为竟然达到了脱胎境以上,这就更加说明问题。

    地之渊就在他们家,却被他父亲随意送给了她,可想而知这夜舞月的父亲,必然非比寻常。

    “四个?我只知道一个邪云,还有一个传说中的地渊之主,还有两个是谁?”

    宋晓才也激动了,这传说中的通天修为,竟然有四个。

    “另外这两个人的身份比较特殊,他们虽然都拥有着通天修为,但却从来不过问世事,手下也只有少数的几个弟子而已。”

    夜舞月说着,一边开始回忆曾经和她父亲在一起时,听她父亲所说过的那些阴司鬼界上实力能够与他相媲美的高手。

    “西边的一念和尚,他在世之时曾经是个和尚,自愿焚身进入阴司鬼界之中,重新修行以求普渡众生,但在进入地府之后,却被这地府的前程而困惑,如今正留在太初城外的一个寺庙里修行。”

    “南边的萍水道人,关于她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她的实力超凡,手下四大弟子均是阴司鬼界一等一的高手,而且个个都是才貌双绝的人才!”

    夜舞月说着这些传说中的通天修为强者,告诉着程阳等人这世界上隐藏着的那些高手的情况,但所有的这一切都仅仅只是她知道的皮毛,真正的情况到底如何,就连她父亲也并不是十分清楚。

    “一念和尚?萍水道人?这听名字就是一些出家修行的人物,果然是很少与外界接触的人,就算修为强大,那也只不过是个人,并没有势力可言,那岂不是如今的阴司鬼界,真正的强大势力,只有那邪云和地渊之主了?”

    程阳看着夜舞月,如果他的这个猜测是真的话,那么事情的真相可就远比他想象的要麻烦。

    邪云如果是阴司鬼界暗地里的最大势力之一,一旦他通过血色源玉再培养出一个通界修为以上的血煞来,那岂不是实力更加庞大?

    而邪云和程阳之间的那点恩怨,恐怕邪云只要一有空闲,绝对不会放任自己不管吧?

    “我知道的是这样,但似乎期间还有一些别的因素存在,就连我地渊之主也都说,阴司鬼界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平静!”

    夜舞月的话略有迟疑,那差点说出口的话语,到了嘴边强行收回,却还是逃不过程阳的眼睛。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