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北冥密卷 > 第153章 更在乎的

第153章 更在乎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鸣夜城外的一场地陷,据说已经将他的心腹大患程阳掩埋,但朗杰却是始终觉得,那个人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死去。

    “将军,前面便是东部各中型城市派来的代表所居住的地方,城主的意思,是让你尽可能在其中寻找相对强大的城市,拉拢到我们这边来,你看我们是不是先去历邪鬼城的人那边?”

    身边的副将走上前来,他手中拿着的名单,是这一次前来参加比斗的东部各中型城市的名单,上面最先标记的,一个是血杀鬼城,而另一个,便是历邪鬼城。

    “历邪鬼城?就是程阳那家伙出来的地方?”

    朗杰看着名单上的介绍,想起来之前在鸣夜城的时候,曾经听程阳提到过,他自己是从历邪鬼城里出来的。

    “历邪鬼城最近的状况如何?”

    朗杰抬起头来看着副将,这所有关于程阳的事情,他都感兴趣,哪怕只是程阳曾经呆过的地方。

    “历邪鬼城的城主历邪鬼王,在东部这众多城主之中是修为最高的一个,但据说最近城内相当的混乱,城中三大家族内讧,已经是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鬼王府中,更是出现了叛徒。”

    “叛徒?”

    “是的,是一个叫做程阳的人,他在鬼王府时打伤了少城主王应熊,击杀了三大家族张家两个最有可能的继承人!”

    听着副将将所有关于历邪鬼城近期的情况报告给自己,却发现所有这一切的变动竟然都和程阳脱不了干系,朗杰顿时感觉到其中的不同寻常,也越来越发现,程阳这个人的诡异。

    “关于程阳在历邪鬼城里的事情,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还听说,在两个月前,程阳在鬼雾平原中找到了远古转轮王的道场,为此和三大家族中另两家的继承人一起,杀光了整个鬼雾平原犯人营的人,后被鬼将利隆赶到,在想要抓拿程阳时,却被那三大家族中的两个继承人阻挡,放走了程阳。”

    “宋家?”

    朗杰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那天在拍场上的时候,当看到宋濂拿出七色灵芝的时候,程阳当场便站起身来阻止了拍的继续,由此看来,程阳和宋家、李家之间的关系必然非比寻常。

    想必,那两个帮助他逃走的人,程阳必然不会放任不管。

    “那宋家和李家的两个所谓的继承人,如今在哪里?”

    “就在灭日城中,他们和王应熊是一起过来的!”

    “呵呵,真是天助我也!”

    朗杰微微一笑,转过身去,给副将留下一句话:“走,我们这就前往历邪鬼城他们所在的地方。”

    宋晓才、李双鱼,两人自从在鬼雾平原被利隆带回历邪鬼城后,便一直留在王应熊的身边,处处遭受王应熊的针对和欺负,若非最近宋濂送给了王应熊两颗四纹的立命丹,此时的他们,还得在院子里打扫卫生。

    如今的王应熊,为了应对即将开始的大比拼,正在依靠着立命丹的药效在拼命地修行着,这也让李双鱼和宋晓才找到了一个可以安安静静歇息一会的时间。

    此时,他们二人正坐在院子内的亭子中,回想着那段和程阳一起的日子。

    “宋大哥,你后悔吗?”

    李双鱼突然问道,他们原本是可以舒舒服服地呆在家里做所谓的家族继承人的,可如今却要在此承受这般的折磨。

    “不,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我一直都坚信,我们的选择是对的,程阳他,就是我们最好的大哥!”

    宋晓才说着,哪怕因为宋晓才,他如今要在这里被王应熊欺压,哪怕为了程阳他要被历邪鬼王在身体里下毒,可他始终还是对程阳有信心。

    那个带领着他们闯荡小世界的大哥,那个帮主他们进入到立命境的男人,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是特别长,但程阳对他们的心是真诚的。

    “可我后悔了,我后悔当天不应该让吴家兄弟和程大哥分开走。”

    李双鱼说着,她此时并不担心程阳,她真正担心的,是那吴家兄弟。

    “吴良还好点,那吴德虽然长得结实,但实际上他就是个孩子,根本什么都不懂!”

    “你说的也是,让他们两兄弟单独离开,没有了程大哥的照顾,不知道会不会又得回去做强盗呢!”

    宋晓才苦笑着,只是,就在他们两个为了吴家兄弟担忧的时候,朗杰却从门外走了进来。

    “对于吴家兄弟,你们大可放心,他们此时正在鸣夜城那里安心地生活着,只是你们诉说的哪位程大哥,或许结果不太好!”

    刚才他们二人所说的话,朗杰是一字不漏地全都听到了,他明面上好歹和程阳是朋友,诸葛家和鸣亮都对程阳有着非同一般的好感,他也得让自己看起来和他们一样,才能够确保诸葛超群和鸣亮不会与自己分化。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程大哥他们的事情?”

    宋晓才警惕地看着朗杰,除了历邪鬼城的人,难不成还有外人也知道他们的事情?还是这朗杰,根本就是王应熊的人?

    “你们不用紧张,我是这灭日城的鬼将之一,至于关于你们程大哥的事情,那是因为前段时间,我正好在鸣夜城那里看到过他和吴家兄弟。”

    朗杰说着,而宋晓才听到这里,心中不由得大喜。

    有人看到过他们,那也就代表着他们都平安无事,只是,朗杰怎么会认识他们?

    “说来,我和程兄,其实还算得上是好朋友,只可惜天妒英才啊,他数日之前,却竟然在鸣夜城外被一场地陷所吞噬,至今音信全无,生死未明!”

    “你说什么?”

    李双鱼猛地冲石凳上站起来,满脸着急地看着朗杰。

    “就在我会灭日城的前一天晚上,他和吴家兄弟一起离开鸣夜城,却不想刚刚出了鸣夜城不远,便发生了一阵大地崩塌的事件,吴家兄弟幸免于难,但程兄却和夜舞月小姐一起陷入到了地底之下,鸣夜城的人虽然一直在寻找他们,可好像一直到现在,也还没有什么具体的消息传来!”

    朗杰的话中时不时地透漏着惋惜,李双鱼却被他这样的话,弄得伤心不已。

    刚刚得到一点有关于程阳的消息,却不想竟然是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双鱼,你别担心,大哥他是个运气特别好的人,别说是什么地陷山崩了,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不会有事的。”

    宋晓才安慰着李双鱼,可他自己心中,也都不由自主地开始担心起程阳来。

    只是,关于眼前这个所谓的灭日城鬼将,宋晓才怎么看都觉得有那么一点点虚伪,他所说的话真的都是实话吗?还有关于程阳在鸣夜城的事情,难道他真的认识眼前这个人?

    以此同时的,屋内的王应熊等人听说灭日城鬼将来了,立马便迎了出来,看到正伤心的李双鱼和宋晓才,王应熊的一张脸顿时变得铁青。

    “你们这两个家伙算是怎么回事?大白天地搂在一起哭哭啼啼,算什么事情?”

    “王兄莫生气,这一切都怪我,是我不应该在这时候告诉他们有关于程阳的消息,惹他们伤心的,你就当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为难他们了。”

    王应熊要生气,朗杰拦着,但他们之间接下来的所有对话,在宋晓才的眼中,都更像是一场戏。

    没有再理会这些人之间的交谈,宋晓才扶着李双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去,极力地安慰着李双鱼,让她先放宽心来。

    而就在此时,距离他们不过一里之外的程阳和夜舞月,真看着他们收回来的药材,按照阎罗王药单上所记载的数量来分配出来。

    炼丹炉已经取出来放好,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程阳甚至专门花了一笔钱,让整个院子内所有其他的客人都搬走了,他们两人独自承包下来。

    “你确定,今天晚上就能把这丹药练好吗?”

    夜舞月说着,自从刚才看到朗杰之后,夜舞月就觉得,这灭日城中要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一般,可她就是说不出来,到底会是什么事情。

    “应该可以,这凝神草虽然珍贵,但要炼化他们的药效却并不难,只要把握好火候和时机,就能够将它的药效激发出来。”

    程阳说着,一边将挑选好的药材丢人炼丹炉中,凝神草此刻就摆放在旁边,它是最关键的一味药材,也是最终决定凝神丹功效的药材,至关重要。

    “大比拼两天后就要开始了,也就是说我们最多就只有两天的时间来提升自己的修为,我总感觉,这一次我们救你那两个朋友的行动不会那么顺利,所以”

    夜舞月的话才说了一半,但程阳已经明白,她心中所担心的是什么。

    鸣夜城那天晚上看到的那一男一女,夜舞月十分肯定那就是朗杰和幻千灵。

    这个号称天之骄子的家伙,表面上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背地里却联合幻千灵这样的恶毒女人来陷害他们,这便足以证明,他并非是一个好人。

    这灭日城的氛围本应该是热闹非凡,但却因为这些巡逻的灭日城部队而变得如此沉闷,街头巷尾的窃窃私语都是关于这场大比拼,可灭日城的表现,却根本完全不像是在乎这场比拼的样子。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眼下我们做的每一步都得按照计划来,有任何一步疏忽了,我们恐怕都会陷入困境之中。”

    程阳安慰着,轻轻拿起那散发着金色光芒的七叶凝神草。

    他心里十分清楚,这一次的行动哪怕是成功了,他们也会因此而暴露自己还存活的消息,到时候那些想要至他们二人于死地的人,必然再一次到来。

    那夜舞影和手下的三大护卫,心机恶毒的幻千灵,不管是哪一边都不是好惹的主,也只有尽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有可能在他们的围攻中活下来。

    炼丹炉的炉鼎已经盖起来,炉下的火焰烧得更加猛烈,这凝神丹至关重要,是他们能够最快突破立命境的关键所在。

    宋晓才、李双鱼,还有那在鸣夜城里找寻他们两人的吴家兄弟,他们的实力也都需要提升起来。

    他必须认真地练这凝神丹,他不能够只练到像那阎罗王所说的三五颗,他需要的,至少得是六颗!

    夜已深,程阳端坐在炼丹炉前,双目紧闭,感受着炼丹炉内传出的每一丝气息,观察着炼丹炉上的每一种变化,他需要炼制出最好的凝神丹,需要炼制出尽可能多的凝神丹!

    夜舞月早已经忍不住疲惫,在旁边睡下,程阳却丝毫不敢松懈,只因为这凝神丹对他而言,至关重要。

    以往所炼制的所有丹药,基本上都是一些普通丹药,炼药的目的,也只不过是为了赚点小钱,可眼下不同,这凝神丹乃是丹药中极其上乘的丹药,凝神草更是仅此一棵。

    “啪”

    一声轻微的响声从炼丹炉内发出,程阳立马睁开了眼睛,右手凝结成掌印,朝着炼丹炉下的火焰打去,将原本的火焰瞬间压下去一半。

    丹炉中有这样的声音,那是丹药在凝聚过程中感受到的火焰太过猛烈所致。

    凝神草要和那些普通药材混合在一起,就得需要所有的药材都能够完美无缺地将炼化后的凝神草包裹在其中,哪怕是出现任何一丝丝的裂缝和偏差,都会让凝神丹的功效失效。

    魂力源源不断地输出,在将火焰控制住后,程阳开始控制丹炉内炼化的药材的变化,以魂力控制所有的药材来凝聚在一起。

    时间再一点点地流走,程阳体内的魂力不断输出,身体在炉火的炙烤之下不断地流出汗水,手心更是因为他不断地而变得火红!

    夜舞月感受到屋内的魂力突然加大,忍不住地从睡梦中醒来,看着正如此紧张地在炼丹的程阳,忍不住地心疼。

    程阳的内心有着十分想要达到的追求,而他更在乎的,是他身边的这几个朋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