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北冥密卷 > 第124章 孟婆(十四更)

第124章 孟婆(十四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云开雾散!”

    长剑在身前一招横扫,满溢的能量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剑气如同一阵清风般,吹走所有阴霾,只留下一片晴空万里,还有那如同太阳一般的金色光华!

    程阳先出招了,身体化作云烟一般,来无影去无踪地飘忽不定,剑光在四处闪烁,凌云剑法的奥妙在于他那凌驾于风之上的速度,如云一般的变幻莫测。

    天丛云剑身轻灵,与程阳剑法之间的配合更是巧妙无比,一人一剑在山谷之间穿梭,却是如同千军万马在汇聚一般,看似无形却威力无比。

    “布阵!”

    杀手们看着这四处闪动的程阳的身影,也是不由主地畏惧起来,随着领头的一声令下,所有人立马团结在了一起,凝结成一个强大的阵法。

    程阳的攻击快速、凌厉,但对方的阵法却是沉稳厚重,程阳的攻击每每打到跟前,却被轻易地抵挡下来。

    只是,天丛云的力量远比他们所想的要强大,剑身划过之处,一道道清晰可见的剑痕便出现在他们所用来抵挡的长剑或是盾牌之上。

    随着程阳的每一次攻击的加剧,杀手们武器上的伤痕就越重。

    “断层千浪!”

    一瞬间,散乱在四周的所有剑气突然回流到一个地方,程阳的身体清晰地出现在杀手们面前,天丛云的力量,如同波浪一般层层叠叠地累积在剑身上。

    累积的剑气,越发的强大,在剑身之后的一个断层,空间断裂般的分明。

    “破!”

    天丛云挥出,两拨剑气以排山倒海的力量,朝着杀手们所组成的阵法冲击而去。

    第一波的剑气,哪怕是十余名杀手同时用剑抵挡,却还是齐嗖嗖地被斩断殆尽,而紧随其后的另一波海浪,更是直接砍向那些杀手。

    “啊!”

    一片哀嚎声,剑气缓过他们握剑的手臂,甚至有的剑气直透杀手的身体。

    十几个杀手,此刻依旧能够站着的,竟然不足三个,而站着的,右手已经报废,没有战斗能力,也是必死无疑!

    “这怎么、可能?”

    杀手的头领看着程阳,明明就只是一个立命境初期的普通人,为什么仅仅依靠一把剑,却能够将他们这些地渊的卫士打败?

    “既然是将死之人,告诉你们也无妨,今日你们所败在的,不仅仅只是一个程阳,而是一个手持天丛云的程阳!”

    “你说什么?天丛云?”

    不止是杀手,就连站在程阳身旁的夜舞月,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程阳。

    她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程阳手中的宝剑非比寻常,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长剑竟然会是重宝八相之一的乾卦天丛云,号称八相之首的第一宝剑!

    “没错,八相之首,乾卦天丛云!”

    程阳点着头,手中长剑缓缓收回身前,他这一生到此为止所得到过的最好的两样东西,灭世鬼道、天丛云!

    最强的修炼秘籍,仅仅依靠立身境修为却能够战平、战胜聚魂期的高手,绝妙的炼丹秘术可以轻易练出四纹丹药!

    最强的武器,区区一把长剑,让他从八百年前便称雄整个阴司鬼界,通天修为的一代鬼雄邪云手下逃走,战鬼雾平原、破愁云城之围。

    如今,程阳仅凭一把长剑,一身立命境的修为,横剑立于这冥河前的一道山谷之中,以一敌众,取得完胜!

    “呵呵,没想到我们这些人,竟然遇上了阴司鬼界第一神兵天丛云,今日死在你的手下,我们也算心服口服。”

    杀手头领冷冷一笑,输就输了,哪怕他们马上就要死了,可能够亲眼见识如此顶级的宝物,也算得上是不枉此生!

    “只不过,你今日所杀的,乃是地渊之主夜家之人,从此之后,你将会成为夜家的敌人,就在这阴司鬼界之中,无论你走到哪里,你都将会遭受到无尽的追杀,哪怕你天赋异禀,手持神兵,但以你如今实力,也终究抵不过这地渊之主手下千千万的士兵,强大的鬼将!”

    “不管他日如何,今日,我是胜了!”

    说罢,手中长剑一挥,一道凌厉的剑气激射出去,三名杀手没有武器护身,也早已经放弃抵抗,被长剑划破咽喉,已然成为一具尸体。

    战斗打完,程阳不出所料地以少胜多,但眼下的程阳,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高兴,只因为他此刻还身处在冥河地界中,被一个强大得难以想象的人所观察着。

    和夜舞月对视一眼,收起长剑两人一同走向冥河所在的方向,翻越大山,走出山谷之后,方才看到一条大河横贯在眼前。

    可此间的距离,相差足足有数里之远,刚才孟婆的声音就是在那冥河对面响起,可他们身在山谷之中听起来,却宛如耳边。

    天丛云的力量如此强悍,她在远处却能轻松将它的力量阻挡起来,而不至于泄露到外面去。

    这两者不管是哪一个,都足以证明孟婆的修为和实力是如何的强大,哪怕是邪云,恐怕也做不到如此程度。

    难怪,这号称地渊之主的夜虚空,竟然也能被她叫做小子,横行霸道的地渊奴才,在听到她声音的一瞬间会不由自主地颤抖!

    走到河边,只看见河水正在不急不缓地流淌着,但河水之上,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东西,看不到任何的生物在河水里生长。

    这冥河号称飞鸟不过、鸿毛不浮,不管任何东西都没办法经过这冥河之水,可如今看起来,除了清晰一些外,并没有别的特别之处。

    “别想尝试碰这些水,它们可比那无极深渊中的无极之水还要厉害百倍,可不是你说碰到哪里就是哪里有事那么简单!”

    孟婆的话在空中回荡,程阳原本正想要放入到水中的脚,不由自主地收了回来。

    无极深渊的水它可是见识过的,就连石头放进去都能够瞬间腐蚀,可这孟婆此刻却说,这冥河的水比那无极深渊的水还厉害,这到底是什么水?

    “别想了,这水没有毒,它唯一的作用,那便是清洗所有的灵魂,你只要碰到它,你的灵魂就会被这河水吸收,化作一缕无灵智的魂魄,落入那轮回井中,转世投胎而已!”

    孟婆的话如此轻描淡写,但却足以告诉程阳,这水是他绝对不能够碰了的。

    地府消失,六道轮回遭到破坏,如果落入轮回井中转世投胎,到底会变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而且冥河不仅是吸收人的灵魂,它还会洗涤所有灵魂的记忆。

    程阳还有血海深仇要报,他可不能够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失去记忆,所以,他绝对不能够碰到这河水。

    “来吧,我带你们过去!”

    孟婆说着,船已经来到岸边,程阳看着这小小的船只,还有那上面站着的女人。

    突然,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击感刺激着程阳的五官,眼前这个被夜舞月称为老婆婆的人,竟然长着一战勋想都没有想到过的脸。

    七窍玲珑、肤白貌美,一张小脸雕琢的如此精细,淡淡眉毛下一双眼睛水灵灵如两颗深海明珠般透彻!

    “孟婆婆,好久不见了!”

    夜舞月倒是随意,想也不想地就跨上了孟婆的船,走到孟婆的身边粘着她,两个人站在一起,倒是一点没有看出来婆婆以孙女的关系来,反而更像是两姐妹,这孟婆,还是小的那个。

    “怎么,你小子也像那些凡夫俗子一般,被我这样貌所迷惑了?”

    “什么?”

    孟婆的一句话,让程阳从惊讶中恢复过来:“没,没有的事,我只是没想到,传说中的孟婆,竟然会是一个长相如此清纯貌美的少女!”

    “年轻人,世间一切都是幻象,不管是什么样年纪的人,只要修为高深,便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容貌,若是看一个人,只在乎其外表,那就是肤浅的!”

    孟婆说着,而以此同时,她的脸在开始一点点改变,从原本小巧玲珑变成了一个如同三十岁出头的少妇一般美艳。

    再一小会,美艳少妇又变成了一个中年妇人,虽然说是风韵犹存,却已然没有了那种让人看着欲罢不能的冲动。

    不出所料的,孟婆的脸再次改变,这一次彻底地变成了程阳最初所幻想的那个模样,八十岁的老婆婆,一脸的皱纹还有慈祥的笑容,满头白发披洒在肩上,远远看着便生怕她会被风吹倒一般的脆弱。

    程阳的眼前,短短的一小会便看到了一个人人生的各种状态,从年轻貌美到垂垂老矣,果然所有一切的外表,都只不过是肤浅的,只有一个人的内在,才是最为关键的存在。

    不论是在阴司鬼界还是在人间、魔界或者别的地方,只要修为达到了一点程度,便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容貌,变得漂亮一点何其简单。

    程阳此刻只觉得,之前自己那样的举动,如今看来是如此的荒唐可笑,果然,以貌取人都是些平庸者!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