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全民分身总动员 > 正文 第二十四章:神圣之拳?

正文 第二十四章:神圣之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纵使秦游领悟出的闪避方式使得体力损耗大幅下降,但长时间的专注战斗也让他有些身心疲惫,便打定注意结束战斗,不再做危险尝试。

    反手拔出白雪,拍了一下后延,白色绸带迅速缩了回去,露出寒光毕现的刀刃。

    秦游再次借助蛮岩兽的砸在地上的前臂跃到它身上,仿佛知道秦游要做什么,蛮岩兽赶紧用另外一只前臂挡住之前受伤的眼睛。

    “你还真是可爱啊!”秦游见满野兽的动作有些莞尔,手上的动作却是毫不迟疑,对着蛮岩兽的另外一只眼睛狠狠刺了下去。

    白雪果然不一般,刀尖稍作停顿便直接刺入蛮岩兽的眼中,蛮岩兽吃痛之下疯狂起来,不顾一切的拍打秦游。感受到袭来的劲风,秦游迅速狠狠一扭白雪,拔出刀刃飞速逃开。

    蛮岩兽含恨一击直接击中自己的脑袋,顿时鲜血飞溅,轰然倒塌,挣扎几下便不再动弹。

    秦游稍作调息便离开,血腥味这玩意儿在乱石深林中犹如聚兽明灯,早走为妙,体力虽然有所损耗,却并不影响行动,眼看天色不早,今天收获也是颇丰,秦游便打定主意返回小镇。

    谁料秦游刚刚走出数百米,还隐约可闻后方荒兽夺食的兽吼,便被一个脸上有寸许刀疤,显得有些凶狠的男人挡住去路。

    秦游见此情形忽然想起他李叔最后的那番话,便觉得来者不善,不假思索便反手取下白雪,拍了一下下后延握在手中,有些警惕的看着刀疤男。

    看到秦游的动作,刀疤男眉头一挑,随即脸上带着自认为合适的笑容边走边说道:“这位小友莫要紧张,在下看这天色已晚,此处离林外小镇亦有些距离,途中恐生事端,看见小友便想能否同行而归,互相照顾一二,毕竟你我都是人类,自当互相照拂才是。”

    “不对!”眼前的刀疤男的话语虽然在理,表情亦是恰到好处,可是说话间与秦游持续缩短的距离让秦游暗叫不好。

    感受到体力并不充沛,秦游想要出言拖延些时间,而眼前的刀疤男却是不给他任何时间。

    当刀疤男离秦游只有数米远之时,脸上温和的笑容瞬间化为狰狞,躬身加速向秦游冲来,瞬息间便跨过数米的距离,右手中骤然弹出一把闪着寒芒的匕首,直接刺向秦游的脖颈,显然是怀疑秦游身上有防护。

    秦游心念急转,瞬间做出判断,“刀疤男的速度快于我,加上他想对我一击必杀,必定使用元灵加持到最大速度,那么,其实力呼之欲出,筑人品上位,而且敢毫无保留这般作为,必定对我的实力有所了解,看来已经暗中观察我许久,”想到此处秦游顿感背脊发凉。

    秦游纵使再聪慧再警惕却也很是青涩,因此错过了最佳的反击时间,既然已被刀疤男近身,作为中长距离兵器的白雪优势便荡然无存。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刀疤男匕首即将到达秦游面门,生死一瞬的千钧一发之际,秦游尽然使出了他内心中的完美闪避,他的头微微一偏,刀疤男的匕首便擦着秦游的脸颊刺了过去,带起几根如冰晶般的发丝。

    眼看蓄谋一击落空,即使刀疤男早有准备亦是微微有些吃惊,惊于眼前这位少年的天赋,吃惊过后便是恐惧,恐惧带来的是必杀的决心,于是刀疤男一个发狠,不顾秦游反手横切过来的战刀,左手横档,右手匕首再次袭向秦游的脖颈。

    秦游可不会傻到用自己命去换对方的一只手,手握白雪反手横切不过是佯攻而已,只见他一个后仰,一脚踢在刀疤男身上,顺势向后翻腾而去。

    刀疤男吃了一脚踉跄后退,但这一脚是秦游情急之下踢出,并未蓄力,刀疤男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实质的伤害,反观秦游,左脸至脖颈处被刀疤男的匕首带起一道细细的伤口,幸好秦游闪避还算及时,并未被割破脖颈的动脉,不然今天便要陨落于此。

    刀疤男止住退势,毫不停留,再次向秦游飞奔而来,仍然是将匕首刺向秦游,不花哨却致命。

    秦游这下毫不客气,挥出手中的白雪与刀疤男的匕首在半空中相遇,火花四溅中刀疤男的匕首竟然被秦游的白雪砍出一个大大的豁口。

    贪婪的看了一眼秦游手中没有丝毫损毁的战刀,刀疤男的攻势更加猛烈,秦游只得攻少守多,疲于招架。

    由于刀疤男有元灵的加持,无论力量、速度、反应等等都全面高出秦游一筹,打法凶残,多次试图以伤换伤,若不是顾忌秦游手中的战刀,秦游恐怕已经饮恨于此。

    一直处于上风的刀疤男却是有些疑惑,“这小子从与蛮岩兽战斗到现在的岌岌可危,都未曾露出战斗力大幅提升的迹象,难道这小子打一开始便一直处于元灵运行的状态?不,且不说不可能有如此浑厚的元灵,若是这小子已经处于元灵运行的状态,实力应该达到筑人品极限才对”,刀疤男哪里知道秦游根本就没有元灵。

    刀疤男再次在秦游的手臂上留下一道伤口。

    之前为了避免秦游看见他们二人直接运行元灵逃跑,刀疤男才与猴子商定,由他先行以以伤换伤的打法消耗秦游的元灵,而后由猴子给予致命一击。

    而秦游如今全身被他留下十数道伤口,虽不致命,却是能大量流失秦游的体能,这种情况下都不见秦游爆发,有些生疑,看着单膝跪地浑身是血的秦游,刀疤男对无法掌握的情况开始有些迟疑。

    刀疤男显然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多疑!

    于是再次进攻时动作有些迟钝,不似之前的凶猛,似乎是留力三分以应对突发情况,而秦游感受到攻势的减弱,加上之前与刀疤男的一系列战斗,对闪避的领悟更加深刻,居然打得平分秋色起来,刀疤男居然没能再在秦游身上留下伤口。

    …………

    一直隐蔽在一旁伺机而动的猴子眼见秦游身上的血腥味越来越重,即便附近有一头刚刚被秦游杀死的荒兽吸引其它荒兽的注意力,也难免有些担心,进而有些焦急。

    而此刻正在战斗的两人在招架间,渐渐向猴子藏身的地方移动过去,待战斗的二人接近猴子时,猴子眼看时机不错,便跳了出来,使用他臂力最大的左手抡起手中的武器狠狠的袭向秦游。

    身材瘦小的猴子所持的武器赫然是一对大锤!

    而此刻正与刀疤男激战正酣,等待时机祭出杀招的秦游再次在千钧一发之际拉开了与刀疤男的距离,闪开了致命一击。

    突然感觉身后一阵劲风袭向他的脑袋,情急之下只得偏了一下脑袋,顿时感觉一股巨力砸在自己的左肩之上,即便有软合金內甲的保护,骨头并未碎裂,但强大的力量却是直接将秦游的左肩砸得脱臼,左臂耷拉起来。

    秦游不假思索地全力挥出手中的白雪,这是他到现在为止第一次全力挥刀。后面的猴子早就预料到秦游会如是反击,举起右手中的锤子招架而去。

    然而一击未能致命准备左锤再次出击的猴子赫然发现,自己锤柄架住的刀刃在双方力量的作用下居然直接切断了他合金打造的锤柄,余势稍减却是快速划向他的胸腹,猝不及防之下猴子吓得肝胆俱裂,然而却无力回天。

    他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散发着寒光的刀刃如切豆腐般轻松划破他身上廉价的合金护甲,然后切开的胸膛,然后带着自己的一抹鲜血离体而去,他并未感受到太大的痛苦,锋利的刀刃在他感受到过多痛苦前便直接变切断了它的生机。

    或许对他来讲算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吧!

    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一瞬之间,快到刀疤男来不及救援,快到刀疤男来不及感谢,来不及感谢猴子替他抹去了他内心中那抹疑惑和恐惧,更来不及感谢猴子救了他一命。

    这便是秦游在第一次与刀疤男武器对拼时目睹刀疤男武器损毁程度,便一直在心中运量的杀招,只是刀疤男武器是匕首这种小巧轻便型,从不用作全力招架之用,都是闪避为主,因而秦游一直未能找到时机。

    方才肩部受到巨力袭击,秦游便知对方是重型武器,面对秦游的反击定会用武器做招架,继续进攻,而非拉开距离给秦游喘息机会,于是秦游便使出了他仅能使用一次的杀招。

    而白雪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

    目睹同伴饮恨当下,原本就多疑的刀疤男心念急转,“难怪这小子如此劣势仍然不动用体内的元灵,依然故我,将我当做如蛮岩兽般的生死陪练,小小年纪尽有这般心性,着实令人生畏,而现在猴子战死,方才一番毫不估计的猛攻,我体内的元灵所剩无几,这小子虽然受伤颇重,但若他动用元灵我全然不是对手,看来今后只得苟且偷生了,不过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脱身。”

    秦游万万没想到还有一人,即便将其秒杀,最后杀招却已暴露无遗,而且当下体能所剩无几。就在秦游以为自己即将追随父母而去,遗憾不能再照顾小萝莉,不能亲手收拾墨夜之时。

    眼前发生的一幕着实让他目瞪口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