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 > 第四百九十章 织网【五更】

第四百九十章 织网【五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位公公,我有家传的疗伤药,专治疗这种伤势。”张让轻声说道,随即偷偷看了一眼四周,小声说道:“这里给公公敷药也不太妥当......”

    小林子迷迷糊糊的点头同意,根本没有多想,因为那些宾客都已回去了,除了宫中的侍卫之外其他的人都不能留宿宫中。

    随后张让带着小林子回到了他的房间之中,张让整个人一阵闪烁,就像陈旧的老相片,然后化为一股黑雾融进小林子身躯之中。

    睡梦中的小林子迷迷糊糊的砸吧砸吧嘴,眉头皱紧似乎做了什么噩梦,翻了个身......

    睡梦中小林子身体内部的损伤在不断恢复,而停留在身体表面的皮肉伤却是没有丝毫变化。

    -----------

    “陛下,林公公就在屋内。”门外传来侍卫隐隐约约的声音,随后房门被推开,一袭金色帝袍的武曜面无表情的走进来,躺在床上的小林子迷迷糊糊的翻过身子,似乎是看清了陛下的模样,想要翻身起床。

    但是只挣扎着翻了一半就扑腾着摔倒在地面,但就算如此小林子依旧费力的爬起来跪倒在地上给武曜磕头,“奴才见过陛下!”

    “起来。”武曜淡淡开口说道。

    小林子费力的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脸上依稀可以看见青肿,至于身上的伤势被衣服遮挡住倒是看不见,不过看其行动的艰难想必伤得肯定不清。

    武曜心底想到。

    自己如今人仙巅峰的修为,小林子只有人仙初期的修为,自己修炼的又是帝族功法,暴怒之下出手确实伤得其不轻。

    虽然脸上依稀还能看清伤势,但是双眼清澈无比,崇敬的望向武曜。

    武曜眉宇不知觉中稍微柔和了一些,点点头,轻声说道:“昨日是朕冲动了......怪不得你......”武曜拍了拍小林子的肩膀,“回头朕让人拿些药来给你敷上。”

    “谢陛下!!!”小林子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声音之诚恳激动,真是令听者为之动容。

    以前的小林子虽然有点小心机,但如何会哄人,只是老老实实的完成陛下交代的任务,像个跟屁虫一般跟随武曜身旁而已。

    “咳咳,不用了,你还有伤在身,起来吧,早点把伤养好。”武曜说完这一句就转身离开。

    嗯,不得不说刚才小林子那噗通一跪,可是跪得武曜内心舒坦无比啊......

    自己这个帝王在宫中虽然没有人敢对自己冷眉横眼,但是那些人的恭敬也都只是表面的恭敬而已,只是在礼仪上说不出什么错误而已。

    何时遇见过小林子这么夸张、咳咳、何时遇见过小林子这么真诚的表现嘛!

    单纯的下跪自然无法影响武曜,但小林子也就是张让在跪下的一瞬间无声息中使用了心魔大法,并不是直接使用在武曜身上,那样久而久之难保不成被高手察觉,所以张让只是影响在周围环境之中。

    从侧面让武曜感受到一股舒坦感,同时对小林子感到一股亲切、顺眼的感觉。

    随后武曜命人送来的疗伤宝药被张让擦拭于身体表面,身体内部的伤势张让早已恢复完毕,只剩下身体表层的伤势,透明的药膏擦拭在伤口处后,一些淤青或者结疤的地方只感到一股凉凉的的冷意,就仿佛无数只小蚂蚁在伤口爬行一般。

    不消片刻,透明药膏就渐渐融进伤口之中,伤口彻底愈合恢复。

    “好强的药效。”张让喃喃自语。

    待到伤势恢复完毕后,隔了一日张让又才去寻找陛下,因为不知道内伤需要消耗多长时间,所以张让并未直接前去,否则要是被看出内伤早就恢复那就不妙,这可是欺君。

    自从那一日小林子被自己暴打一顿后,武曜就觉得小林子变得好用了。

    不是,是小林子就变得让他更舒心了。

    无论什么时候,自己有什么心思或者命令,不需要自己说完,小林子就会自己恭恭敬敬的将自己的命令完成,同时还做得令自己舒心无比。

    就算有时候自己没有照顾周疏忽的地方小林子也会帮自己不露痕迹的处理完毕。

    难道人都是要打一顿才开窍?

    不知不觉中武曜差点被小林子带偏。

    身为一个太监,所需要做的事情并不多,因为某些事情太监并没有权利去做,或者说太监只是负责照顾陛下的起居还有替陛下传递一些命令旨意而已。

    但看似简简单单的职务想要做好却并不容易。

    可这一切对于张让而言都是轻松无比的任务,太上心魔无相无形,张让的修为外人根本看不出来,就算手把手的搭脉都无法查出张让的修为,除非直接击破心魔的灵魂外壳。

    心魔的修为并不似其他生物那般是在肉体之中,而是存在于灵魂之内。

    肉体对于心魔而言只是一个空壳,一个工具。

    灵魂才是心魔真正存在的本质。

    作为操纵心灵的太上心魔,张让想无声无息之中影响武曜是再容易不过的一件事了。

    虽然武曜身上佩戴着天武帝国帝族武家给他的宝物防身,但张让可是几乎一天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围着武曜转,让一个太上心魔无微不至的贴身照顾武曜......

    恐怕武家老祖宗知道后会气得那一把刀追着张让砍吧。

    所以在宫中张让是小心又小心,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小心翼翼的修炼,然后无时不刻的勾动武曜的内心,影响他的心绪。

    就像一张大网,张让在慢慢的编制着手中的每一根蛛丝,而围困在中间的猎物却毫无所知。

    等到这张遮天大网编制完毕的那一天,就是他张让荣登帝父之位的那一日!

    ......

    与此同时,东宫之中,幔帐低垂,暗金色的梁柱根根耸立,一炉北山紫云烟轻轻燃烧,淡紫色的烟香弥漫在宫中。

    一张凤纹大床之上,一对光滑洁白的背脊露出,滑润泛着光泽的肩膀上有着根根青葱玉指在轻轻的揉着。

    “小萝啊,你这手按摩功夫倒是越来越不错了。”慵懒的声音从身下传出。

    赵萝跪伏在床沿,极为仔细的揉捏着太后的肩膀,听闻太后的夸赞,抿嘴轻笑。

    “哎——听说小曜那孩子越来越不省心了,你说,是不是有些不听话的人在教坏他啊?”太后有意无意的说道。

    赵萝神色如常,“陛下最听娘娘您的话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