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白宇的礼物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白宇的礼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二长老。”有些诧异白宇清晨就来找自己有何事,那些白家青年一辈还不知晓,他自己还能不明白吗?白家如今已经决定选择投靠白宇,也通过了上层长老们的同意,可以说在白家如今白宇的地位是要高于自己的,如果这次行动白宇有什么想法或者决定其实只要告诉自己就行。

    轻轻咳嗽两声,有些别扭的将手中的木盒子放置于房内的桌子上,漆木盒子吸引了白逐鹰的目光,一种发自内心的触动感让他感觉这其中放置的东西不一般。

    白宇点头道:“之前答应了给二长老您一件神秘礼物,如今礼物已经送到,还望二长老能够喜欢,我就不打搅了。”说完淡淡一笑,就退出了房间并关好房门,在离开房间的最后一刻,白宇身形一顿,“这件礼物只是开胃菜而已,总有一天二长老会收到真正的大礼的。”

    二长老哑然失笑,还神秘礼物,还大礼,这白贤侄还真够别出心裁的。

    打开木盒外层的暗扣,双手放置于盒盖两边向上推开,里面是一个灰黑色的布袋,随着盒子打开,布袋里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散发出来。

    白逐鹰面色一僵,有血腥味,说明里面的东西应该不是寻常天材地宝,犹豫了一下,将右手放在布袋上方系着的绳索上,在触摸到粗糙的绳索的一瞬间,白逐鹰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直跳,一种特别的感觉浮现于心底。

    拇指食指捏住绳索,轻轻向外拉扯,安静的房间里全是绳索摩擦的沙沙声。

    绳索解开,布袋的开口处瞬间崩开一个小口,白逐鹰双目一凝,从布袋上方的开口处隐隐可以看见黑色的头发,很像是人的头发,这是人头?!

    深吸一口气,白逐鹰仿佛想到了什么,眼底浮现一丝激动,右手伸进去一把握住黑色的头发然后将其中的人头提出来。人头而已,这么多年他白逐鹰见的人头还少了吗?

    “晃荡。”看见人头外貌的一瞬间,仿佛一道惊雷炸在白逐鹰的心底,白逐鹰激动的绊倒一旁的木凳,“哈哈哈!”在外人眼中刚硬无比的白逐鹰这一刻激动的流下了眼泪,虎目通红,发出撕心裂肺的大笑声,笑声过后隐隐带着一丝哭腔。

    望着手中人头,白逐鹰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从嘴里说道:“你也有今天!”语气森寒无比,刻苦铭心。

    听见二长老房间里的动静,有白家子弟过来询问,白逐鹰深吸一口气,忍住情不自禁流出的眼泪,对着门外呵斥道:“没事,回自己房间去!”

    手中青筋爆出,右手死死握住手中人头的头发,白逐鹰抬起头闭上眼睛,这一刻是那么的孤独,寂寥,思绪摇晃间仿佛回到了十六年前的那一夜。

    夜色下,屋宅里火光一片,一大批蒙面匪徒冲进来见人就砍,他目呲欲裂,因为他的妻子以及两个儿子都在里面,暴怒的他想要冲进去救援自己的妻子,却被一名蒙面杀手拦住,尽管他拼尽全力,却一时间无法突破这名蒙面杀手的纠缠,等他摆脱这名蒙面杀手的纠缠后,已经晚了。

    为了保护儿子,妻子倒在血泊中,年幼的幼子也惨遭不幸,只有长子逃过一劫,却也被袭击者击断双腿,劲力冲进经脉导致终身无法修炼,袭击者也在看见白逐鹰赶来时匆忙逃跑,暴怒的白逐鹰一剑斩出,却只坎坎击碎袭击者脸上的面巾。

    遭逢大变,让白逐鹰险些疯狂,最后是赶来的大长老制住了白逐鹰,因为那个仇敌是白家无法得罪的大人物,这一次也是那位大人物的警告,为了避免将家族拖入深渊,白逐鹰只好忍气吞声,日日夜夜每当想起此事时就心痛如焚,痛到这么多年来他都几乎不敢再回想这件事。

    他怕,他怕当他再想起那一夜时他会疯掉,他会忍不住向那个家族复仇。可是为了家族他又不敢复仇,一边是家族,一边是亲情,两边的重担能将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险些压垮,也让他性情越来越冷漠。

    虽然无法复仇,但是当时看见他并逃跑的蒙面人身份却被他查出,当时那位蒙面人脸上的黑巾被毁掉,惊鸿一睹之间他牢牢记住了那人的模样。

    事后查出了此人的身份——飞雪剑费宏,燕国顶级杀手,行踪隐秘来往不定,而且步伐鬼魅善于逃跑。这么多年来他好几次查出了费宏所在的位置,但每当他感到时都人去楼空,加上身为白家的长老要负责白家的大小事务,也分散了他的经历,无法让他全力去追杀费宏,导致这么多年来一直没能复仇。当时让白宇帮忙也只是报着一个侥幸的念头而已,毕竟白宇有灵神境强者作为后盾,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收到白宇的礼物!

    杀妻杀子之仇,就像毒咒一般狠狠折磨着他的内心。

    白逐鹰这一刻突然想到了白宇离开房间时说的开胃菜和真正的大礼,他体内的血液速度流淌加快,脸上露出畅快的笑意,或许大仇真有得报的那一天。

    慎重的将手中头颅保存好,然后放进木盒之中,等这次事情完结回到白家后,他就要用费宏的人头在自己妻子、幼子的坟前祭奠!

    “萧儿得知这个消息一定会很开心吧。”白逐鹰想到了家中卧病在床的长子,这么多年来长子很少露出笑容,一直待在自己的小院中,和他这个父亲也不怎么说话。

    ......

    焦县县府一处宅院之中,一名消瘦的老者面无表情的坐在房间之中,柳叶般的双唇锋利如刀。细薄的嘴唇张开,低沉沙哑的声音从老者口中缓缓传出:“这次老夫奉燕王之命前来处理此事,你把消息传递给焦县里的所有家族,明天焦县县府举办宴会,邀请燕国境内所有大小势力前来参加。”

    老者面前站着一名身穿藏青色官袍的男子,正是焦县县令穆河。穆河苦着脸对着眼前老者说道:“国师大人,这,如果有人不愿意前来怎么办?”

    听见穆河的询问,国师沉默良久,最后眼底闪过一道寒光,最后寒光熄灭,化作深深的疲惫与无奈,“就说是朝廷下令对雷叶山中新发现的灵石矿进行收益分配。”燕国,已经不是以前的燕国了,如今燕王的威信已经很难震慑住这些蠢蠢欲动的世家们,有时候也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