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直死无限 > 1593 也将你蹂躏致死

1593 也将你蹂躏致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  “唉?”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在场众人均都愣在了当场。

    然后,一辆轿车便是以飞快的速度窜进了场内,在刺耳的刹车声中,扬起一阵灰尘,停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你们…!?”

    驾驶座上,看到「道具(Item)」的一众少女们浑身遍体鳞伤的模样的滨面仕上直接露出了惊容。

    这些以往在滨面仕上的眼中极其可怕的少女,居然沦落到了这个境地?

    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会去在意滨面仕上了。

    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一道身影给吸引。

    “砰!”

    清晰无比的车门声中,他就这样从副驾驶座上下来,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看着「道具(Item)」的一众少女们那个狼狈的模样,再看着以毫发无损的垣根帝督为首的三名「学校(School)」的暗部成员,方里蓦然一笑。

    “挺热闹的嘛,让我也来参一脚怎么样?”

    声音,平静得吓人。

    那不是像垣根帝督那般,有些高高在上的平静。

    那是一种深邃、纯粹、冷淡、冰凉的平静。

    要做比喻的话,那就是刀刃了。

    宛如能够刮伤人的皮肤一般的存在感,在方里的话语传出的瞬间里便从其身上隐隐约约的散发了出来。

    令人心悸。

    “你…!?”

    即使面临垣根帝督的单方面碾压都不曾露出过惊容的麦野沉利这会终于是震惊了。

    “为…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绢旗最爱、芙兰达和泷壶理后三人更是面色微微一白,如同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一脸的惊惧。

    “该不会…”

    “他就是…”

    洋装少女和怪异少年则是有些惊讶而起。

    至于垣根帝督,看着从车上下来的方里,眉头微微一皱,紧接着便是恢复了原状。

    “你就是第七位?”

    垣根帝督出声询问。

    “果然,想对那位歌姬出手的话就一定得对上你,这也是之前预想到的状况了。”

    这么说着,垣根帝督的声音中却充满了从容。

    显然,垣根帝督并没有将方里视为威胁,反倒有些饶有兴致的模样。

    于是,方里瞥了垣根帝督一眼。

    随即,抬起步伐,缓缓的向着垣根帝督的方向走去。

    “哒!”

    脚步声,像是一个动听的音符一样,响起的瞬间,让那落下的脚掌的周围亦是掀起了一阵淡淡的粉尘。

    方里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向着垣根帝督的方向走去。

    眼神,与其话语一样,呈现一片深邃的平静。

    “————!”

    以麦野沉利为首,一众「道具(Item)」的少女们的呼吸已经停了。

    洋装少女与怪异少年互相对视了一眼,眉头亦是皱了起来。

    而垣根帝督脸上的从容却是稍微产生了一些变化。

    变得多少携带上一丝不快了。

    自以为掌握着全场所有人的生死的垣根帝督并不喜欢方里那平静无比的表现。

    因为,占据绝对的有利优势的人应该是他,垣根帝督。

    方里的那份平静,却是让垣根帝督产生了一种这个空间乃至这片天地都被其占据了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垣根帝督觉得非常的不爽。

    可是,还没等到垣根帝督发话,方里反倒突然开口了。

    “将那个狙击手派到演唱会会场里去的人就是你吧?”

    直截了当的询问,让在场的所有人又是一怔。

    垣根帝督也是眉头微微一挑,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将砂皿给解决掉的人就是你吗?”

    垣根帝督如同打算玩味着方里的反应一样,笑着如此回答。

    “没错,让砂皿对歌姬开枪的命令的确是我下的。”

    垣根帝督就这么爽快的承认了下来。

    当然,即使垣根帝督不承认,方里也不会说什么。

    本来,方里就已经做好了打算。

    这个询问,只不过是在做一些确认而已。

    确认接下来的战斗方式。

    那个战斗方式便是…

    “你刚刚说了要将我蹂躏致死对吧?”

    方里抬起眼帘,注视向了垣根帝督。

    话语,缓缓的传向了四周。

    “决定了,我也将你蹂躏致死吧。”

    话音一落…

    “磅————!”

    一个炸裂般的响声陡然在场中响彻而起,震向了四面八方。

    “呼————!”

    将地面给踏碎的方里直接化作了一道模糊的黑影,携带着一阵呼啸的旋风,暴窜而出。

    转眼间,突进到了垣根帝督的面前。

    “什…!?”

    在垣根帝督的旁边,洋装少女与怪异少年同时面色陡变。

    “……!?”

    垣根帝督的瞳孔亦是猛然一缩,清楚的汇映出了突进到其面前的方里的脸。

    那张脸上,携带着致命的冷冽。

    “嘭————!”

    闷击声,立即有如响雷般的乍现。

    携带着千钧之力的拳击如闪光一样的重重落在了垣根帝督的身上,将其轰飞了出去。

    一拳之力,不但掀起了飓风一般的冲击,将旁边的洋装少女和怪异少年都给震飞,亦是令垣根帝督直接化作了炮弹,在尖锐的破空声响之下,倒飞而出,砸进了一栋大楼。

    “轰隆————!”

    轰鸣声中,大楼蓦然一颤,如遭雷击,底下扬起了一片沙尘暴一样的粉尘。

    玻璃的破碎声、墙壁的炸裂声与家具的爆鸣声通通都夹杂在了轰鸣声之中,向着周围传递了出去。

    而垣根帝督则是早已撞进了那栋大楼之中,被无数的瓦砾给掩埋,不见了踪影。

    方里就站在垣根帝督之前所站的位置上,缓缓的收回了手,让拳击带起的冲击劲风亦是消散而开。

    “啊…啊…”

    旁边,距离方里仅仅只有不到一公尺的距离的洋装少女和怪异少年浑身颤抖着,连动都动弹不得了。

    “…………”

    麦野沉利、绢旗最爱、芙兰达和泷壶理后一行四人也是哆嗦着嘴唇,半天没有能够说出一句话。

    “骗人的…吧…?”

    车辆里,滨面仕上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开始发干。

    当着这所有人的面前,方里无视了站在身旁颤抖的洋装少女和怪异少年,再次抬起脚掌,向前踏出一步。

    “磅————!”

    炸裂声,再次响开。

    踏碎了地面的方里不顾被冲击波给吹飞的洋装少女和怪异少年,身形如影,掠向了那摇摇欲坠的大楼中。

    “轰隆————!”

    当第二声轰鸣从大楼里传出时,恐怖的冲击终于是撼动了整栋建筑物的钢筋。

    “轰隆隆…”

    整个下方楼层都炸裂开来的大楼失去了支撑,在一阵阵摇晃之下,渐渐的倒塌了下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