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直死无限 > 1140 只是看到了太多而已

1140 只是看到了太多而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甜…甜心假面?!”

    西奇惊呼出声了。

    这是在说什么啊?

    西奇有些着急了起来。

    不过,甜心假面却是举起一只手,拦住了西奇,像是不容许别人质疑自己的说法一样,目光只是停留在方里的身上。

    而方里,却犹如没有听到甜心假面的说法一样,表情依旧平静。

    只有席尔薇雅,禁不住撅起了眉头。

    在这样的情况下,甜心假面开口了。

    “很多时候,别人都会问我,想成为一名英雄的话,到底需要一些什么。”

    甜心假面像是在接受采访一样,闭着眼睛,带着从容的态度,如此诉说。

    “这个问题的答案有很多种,我也同样回答过很多种,像是需要一颗渴望和平的心,有着勇于面对困难的精神,或者是强大到足以解决任何灾难的实力,答案真的是应有尽有,根本无法在特地的场合进行固定的回答。”

    “可是,在这众多的答案之中,却有一个是可以被确定的。”

    甜心假面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直视向了方里。

    “那就是必须贯彻着可以对抗一切邪恶的正义。”

    “这,才是英雄。”

    说着,甜心假面的眼中燃烧起了某种情绪。

    那种情绪,名为执着。

    而且,还是执着到有些偏激的地步。

    “方里君,你是没有资格成为英雄的。”甜心假面毫无顾忌的如此说道:“因为,在你的眼中,我没有看到一丝对正义的坚持和对邪恶的愤恨,宛如有着再大的悲剧在你的面前发生,你都能够视若无睹的从倒在地上的尸体身上踏过去一样。”

    “无情。”

    “冷酷。”

    “这就是你。”

    甜心假面侃侃而谈似的说着。

    “所以,你无法成为正义的使者,更无法成为将正义贯彻到底的英雄。”

    斩钉截铁的话语,让整个会客室里的气氛都变得有些险恶了起来。

    西奇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心中暗暗的流着汗,根本不敢插嘴,只能干着急。

    席尔薇雅的眉头越撅越深,却丝毫没有理会甜心假面的理论,只是将目光转向方里。

    方里则是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顶着所有人的目光,面色始终未变。

    因为,甜心假面也没有说错。

    “你说的对,我确实称不上是一名英雄,更谈不上成为英雄,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英雄这两个字本身就是无稽之谈,怎么都轮不到我来使用。”

    方里坦然的承认了甜心假面的观点。

    但是,方里却是依旧迎着甜心假面的目光,陡然一笑。

    “只是,顾问先生,你该不会认为自己就是正义的执行者吧?”

    方里的发言,让甜心假面的眼眸微微一动。

    “怎么?”甜心假面讽刺般的说道:“难道你也想说,我没有资格成为一名英雄吗?”

    “我可没有这么说。”方里淡淡的说道:“如果说,英雄是指对抗邪恶的人的话,那你毫无疑问是一个英雄。”

    “可是…”方里似笑非笑的说道:“如果是指将正义贯彻到底才是英雄,那顾问先生,我必须告诉你。”

    “你啊,并不是正义的执行者喔。”

    哪怕不需要对原著有所了解,方里都察觉到了眼前这个男人的本质。

    就像甜心假面一眼便从方里的眼中看出了其内心一样。

    方里,同样从这个男人的眼中看出了一些东西。

    那是对邪恶的憎恨。

    “应该称你为嫉恶如仇呢?还是眼里容不得一丝黑暗的影子呢?”方里瞥了甜心假面一眼,语气平静的说道:“从你的眼中,我能看出你对世间一切的邪恶都拥有着无比的憎恨,但那绝对不是正义。”

    “如果有一座城市在你的面前被毁,你会产生「又被那些可恨的恶人给得逞了」的想法,而不会想着「我要拯救这里的每一个人」。”

    “所以,你只是单纯的对邪恶的存在抱有着恨意,却不是那种想拯救世间一切的正义。”

    “你不是正义的执行者。”

    “你只是一个憎恨着邪恶的偏执者而已。”

    话音一落,现场的气氛已经是变得冰冷了起来。

    甜心假面脸上的笑容第一次消失了。

    紧盯着方里的眼中,涌现着的是前所未有的锐利。

    一旁,西奇早已是满头大汗,被现场的冰冷氛围给冻在了原地。

    结果,只有席尔薇雅明白了方里的说法,看向了甜心假面。

    (这个人,应该在过去受到过心理创伤吧?)

    那或许是家人在自己的面前被杀害。

    那或许是容身之所被怪人给摧毁。

    因此,甜心假面憎恨着邪恶。

    只是,仅仅如此的话,那也称不上是正义。

    真正的正义,不应该只是对抗邪恶而已,还得是去拯救那些无辜的人民。

    真正的正义,不应该只有对邪恶的恨意,还得有着挽回一切的决心。

    所以,甜心假面只是一个英雄。

    亦,只能是一个英雄。

    理解到这一点,席尔薇雅同样开口了。

    “我也对你的说法抱有不同的意见。”席尔薇雅叹息似的说道:“或许,就像你说的一样,方里没有一丝对正义的坚持和对邪恶的愤恨,再大的悲剧在他的面前发生,他都能视若无睹的从倒在地上的尸体身上踏过去,但这不代表着他就能够无视悲剧。”

    此时此刻里,席尔薇雅想到了很多的例子。

    例如,茵蒂克丝。

    这位曾经遭受到英国清教的束缚,戴着项圈,无法得到自由,只能在仅有一年的记忆里到处逃跑,将身为禁书目录的命运视为自己的生存意义的少女,便是得到了方里的拯救。

    再例如,御坂美琴。

    这位因为「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而陷入绝境的大小姐,同样是在方里的多管闲事中,重新生活在了阳光下。

    还有,食蜂操祈。

    如果不是方里的话,这位常盘台的女王可能早就迷失在精神的失常中,甚至会被一群篡夺之枪给杀害。

    而席尔薇雅自己又何尝不是因为方里才得到了拯救,找回了如母亲一般的恩师?

    想到这里,席尔薇雅望向了方里,即像温柔,又像心疼般的说了一句。

    “他,只是看到了太多的悲剧,所以麻木了而已。”

    席尔薇雅的话语,在此方空间里传开。

    使其余的众人,相继沉默了下来。

    一会以后,甜心假面亦是叹息了。

    “看来,我们无法互相理解了呢。”

    这么说着,甜心假面向着方里露出笑容。

    那是挑衅。

    “与我对决吧。”

    挑战,便是这般突如其来。

    而在西奇还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时候,方里却也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