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 第629章 报应

第629章 报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蒋雨霆也知道自己不下车不行,只能硬着头皮将车门打开,出来说道:“大哥,怎么是你们?”

    “我还想问你呢,慌慌张张的上哪去呀?开车都开到哪来了,想同归于尽呀!”蒋雨霖对这个三弟也没什么好心气。

    “不是......我女朋友突然生病......我、我着急去看她......”蒋雨霆编了个理由。

    “父亲现在病危,你去看你女朋友!开什么玩笑!”蒋雨霖怒道。

    “啊?”蒋雨霆故作大惊,“怎么会这样?”

    “赶紧跟我走!”蒋雨霖上去,一把抓住三弟,拉着他上了萧铭山的大奔。

    那奥迪车主见他们要走,紧张地说道:“那、那我的车怎么办?”

    蒋雨霖拦着跟他纠缠,从包里掏出来一叠钞票,丢了过去,“自己拿去修车!”

    这一捆钱就是十万,一辆普通的奥迪才多少钱。车主见状大喜,拿着钱就走。

    他也知对方是土豪,对开迈巴赫的打官司,那是占不到便宜的,何必多做纠缠。

    蒋雨霖打电话让人来事故现场处理一下,他和萧铭山、张禹、蒋雨霆是直奔天子马场。

    一到蒋宪彰的房间,就看里面站了能有七八个大夫,另外马鸣雪的哭声极为响亮,就跟哭丧一样。

    蒋雨霖急道:“情况怎么样?”

    “父亲......走了......”蒋雨震哽咽地说道。

    “父亲!”“父亲!”蒋雨霖和蒋雨霆马上冲了过去。

    张禹和萧铭山也都赶紧过去查看。

    蒋宪彰的心跳,现在已经成为一条直线,躺在床上的蒋先生,身上蒙着白布,大夫似乎已经宣布了他的死亡。

    张禹抓住蒋宪彰的手腕,手腕冰凉,没有脉搏,已然是死透了。

    “这......不可能的......蒋伯伯怎么会这样?”张禹惊诧地叫道。

    “父亲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蒋雨霖也哭着大喊起来。

    蒋雨霆更是放声大哭,什么都没说。

    “我也不知道......你父亲的心跳突然减缓......医生进行抢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马鸣雪哭着说道。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我上次来还好端端的......”张禹明显不信,现在的胜负关键,就是在蒋宪彰的身上,如果蒋宪彰一死,那便会涉及到遗产官司,蒋家的资产就更动不了了。而且,以张禹的手段,上次来的时候,可以判断,只要使使劲,用不了多久,便能让蒋宪彰重新醒过来。

    他又急切地叫道:“今天有没有出什么事?有没有外人来过这里?”

    “没有......就不久前蒋雨震来了一会......然后他就走......等他走后,宪彰就突然不行了......”马鸣雪哭着说道。

    一听这话,张禹和蒋雨霖、蒋雨震瞬间一起转头,看向蒋雨霆。

    蒋雨霆本在大哭,一看到这个架势,吓了一跳,急忙说道:“你们、你们看我干什么......我怎么会害父亲......”

    “因为这并不是第一次!父亲先前好端端的,你来过之后,父亲就不行了......很难让我不怀疑你!”蒋雨霖咬着牙,恨恨地说道。

    “老三,事情未免也太巧了吧!”蒋雨震说着,看了眼屋里的大夫们,说道:“诸位,你们就先出去吧!”

    瞧他那意思,是打算等大夫们走后,再好好的盘问蒋雨霆。

    大夫们点了点头,这就要走,蒋雨霆知道事情严峻,一旦这些人出去,房门再关上了,十有八九得被活活打死。

    他也是做贼心虚,当即一转身,抢在大夫们的前头,拔腿朝外面冲去。

    “还想跑!”......见他逃跑,张禹和蒋雨霖、蒋雨震一起追了出去。

    “啪嚓!”

    不等他们三个出门,就听到外面响起一声清脆的玻璃撞碎的声音。

    待三人出去,随即发现,旁边不远处的一个花盆被撞倒了,花盆后面是大玻璃窗,玻璃窗被撞的粉碎。顺着撞碎的位置往下看,蒋雨霆趴在下面的草坪上,现在已经不动了。

    张禹三人马上下楼,来到蒋雨霆摔落的地方,旁边已经围过来四五个打手观看,一个个不明就里。张禹蹲下身子,一抓蒋雨霆的脉门,就说道:“他的伤势不轻,胸椎好像断了,得赶紧抢救!”

    好家伙,蒋宪彰死了,蒋雨霆重伤昏迷。

    重新回到蒋宪彰的房间,马鸣雪只是痛哭,似乎完全没有半点法子,蒋雨霖和蒋雨震、萧铭山都显得是心事重重。

    “张禹......我父亲......你有没有办法?”蒋雨霖看向张禹。

    “我能医活人,却治不了死人。”张禹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那现在怎么办?我父亲走了,我们蒋家......范世吉!”蒋雨霖恨恨地一拳砸在床上。

    “大哥,我看吞掉吉祥集团的事儿,咱们还是等等再说吧。先研究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一旦父亲死亡的消息公布出去,蒋家势必大乱,那些私生子什么的,都会冒出来。对于现在的局势,更是火上浇油。”蒋雨震还能勉强保持着冷静。

    “通知下去,不要将父亲走的事说出去,严守秘密。”蒋雨霖站了起来,看向张禹和萧铭山,说道:“萧叔叔、张老弟,我们蒋家突逢大变,关于范世吉的事儿......等明天再谈吧......”

    张禹和萧铭山也知道,蒋家现在得想办法处理善后,实在是没心思再研究对付范世吉的事儿了。二人无奈,只能告辞。

    回去的路上,萧铭山的神色无比凝重,似乎更多的则是落寞。

    他已经隐隐看到,自己即将失败,自己的公司要成为别人的了,自己就要一无所有。

    可是现在,他已然无能为力。因为他们唯一的依仗就是蒋宪彰。

    “张禹,你觉得咱们还有希望吗?”开车的萧铭山无力地说道。

    张禹此刻也没了主意,不过在张禹的背后还有一个军师。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潘重海的身上了。但是他不能把潘老爷子的事儿说出来,不能带萧铭山去见潘重海。

    张禹只好敷衍,“萧叔叔,你别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现在不见得就输。我回去之后,再琢磨一下,这边蒋家兄弟冷静了之后,咱们明天再好好研究一下。或许,还能有别的转机。”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