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72章 以血养剑

第72章 以血养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谢谢“詹魔道叔叔”的打赏。)

    很快,整个承影剑的剑身都染上了易浊风的鲜血。其释放的蓝色光芒也愈显幽冷、愈显阴寒,令人发悚。

    曾经凌无邪和楚绍龙便听闻过,上古神剑承影剑附带邪性,若想让它发挥神力,持剑者必须先拿自己的鲜血喂剑。

    而从前他们都不太相信这一点,直到今天他们亲眼看见这一幕。因为从前易浊风对付的都是凡人,所以不需要激发承影剑的神力。而此时此刻,他要对付的是上古异兽。

    在彘牛距离易浊风仅三丈远时,易浊风忽然双手握住承影剑剑柄,对着彘牛凌空一劈!

    乍时,一声凄厉的吼叫声响彻云霄。

    彘牛被承影剑劈中,溅洒出无数黑血,然后它身子一偏,重重往下方寒潭中跌落。

    见此,易浊风又以自然之速收回承影剑,无谓转身,往他所来的那个方向飞。他明明杀死了彘牛,却如同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

    又是“砰”的一声巨响传来。

    在彘牛跌进寒潭中后,寒潭上方那道龙卷风也即刻消散、寒潭水面恢复最初的风平浪静。

    凌无邪和楚绍龙又你看看你、我看看我,心中都有感想,但是都没有说……

    而后不久,凌无邪和楚绍龙也往南面飞,直至飞到听风堂。

    听风堂正大堂,五大堂主齐聚于此。

    易浊风右手拿着承影剑、左手弯着手心血迹未干,背向大门站着。而其他四人,并排站在他的身后。

    易浊风还是面无表情,不过他的脸色明显比以往要阴暗,在他进来时,其他四人便留意到了。

    所以其他四人都比较拘谨,易浊风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他们便也沉默不语。

    直到过了好久,易浊风才终于启唇,他声音极低,首先喊着凌无邪,“无邪。”

    凌无邪微微一怔,回过神来,立马应他,“我在。”

    易浊风没有回头看他,直接给他安排差事,说:“这件事情由你去查,北寒潭那边为什么突生变故。”

    凌无邪又点了下头。

    易浊风再喊楚绍龙,“楚堂主。”

    本在轻轻摇扇的楚绍龙听之,连忙收起扇子,微微作揖,恭敬应他,“易少爷。”

    易浊风又安排他说:“今晚子时教主出关,而子时之后,月会如期举行。所以接下来的几个时辰,会有外面的舵主或执事进来。各大出口,你和花静静派人盯紧点,小心闲人混入。”

    “是。”楚绍龙又应说。

    其他三人都有确切任务了,唯独剩下庄罹。猜到接下来易浊风会给自己安排,庄罹神色乍变,微低下头,浑身轻颤,有点紧张。

    至于他为何紧张,易浊风心中也是有数的。

    又过了好一会,易浊风才冷然询问他,“庄堂主,史乘桴的女儿,找到了吗?”

    面对易浊风,庄罹的反应经常偏迟钝。今天也不例外,片刻后他才虚声回答,“没……没有……”

    因为他的回答,易浊风的心上仿佛也有一块石头落了地。背面他们站着的他,脸色也没有那么难看了。

    然后,他又安排庄罹说:“不必找了。龚家兄弟以及许家一个女人,还在我们这里做客。这两天,你就抽时间多陪陪他们,以示款待。”

    虽然庄罹一向畏怕易浊风,此时更是越来越紧张。但是,他的头脑时刻清醒。这会儿,听完易浊风的安排,他万分不解。

    他抬起头来,壮了壮胆后再结结巴巴告诉易浊风,“不……不必找了?为……为什么?易少爷……这样不妥的!那个史如歌她……她可是一个重要人质!”

    其他三人,也觉得这一点比较奇怪,纷纷心有所思。对他们天一教来说,无论如何史如歌都应该找到,易浊风却不让找了。

    乍时,易浊风的寒眸再变凛冽,眸底杀气腾腾。他还慢慢回头,一面目不转睛睥睨着庄罹、一面一步一步朝庄罹跨近,说:“已经三天了,三天都没有找到活的,毫无疑问,她就是死了。如果你找出一具尸体,再交给教主,让他拿着跟史乘桴做交换,你说最后,史乘桴会说出仙葩草的下落吗?他的女儿都已经死了,他的心里便只剩下仇恨和愤怒,只想不惜一切为女儿报仇……”

    易浊风每逼近一步,庄罹便跟着后退一步,浑身也颤抖得愈发厉害。而后,他又结结巴巴对易浊风说:“我我我我我……我明白了……不找了。”

    因为庄罹妥协了,易浊风的脚步又立马顿住。

    “滚。”他对庄罹说。声音很轻、很冷、很凶。

    庄罹又立马点头,先其他三人一步,率先离开了这听风堂正大堂。

    凌无邪和楚绍龙和花静静又悄悄互视一眼,面面相觑。

    凌无邪还在心中想,“浊风这是干什么?他这是在护着史如歌?还是史如歌已经被他杀了?”

    楚绍龙和花静静也微微皱眉,心中也觉得易浊风真是奇怪。

    忽然间,注意到易浊风左手手心还在流血,凌无邪面容上再次浮现一抹焦急的神色,还连忙关心他说:“浊风,你的手……我马上叫人给你包扎一下!”

    说完之后,凌无邪正要走去外面,准备叫一个侍女进来。结果,易浊风又轻声喊住他,“不用了无邪。”

    这会儿,凌无邪自然又停下脚步,望着易浊风,目光中夹杂着一丝对他的担忧之情。

    易浊风又看眼楚绍龙和花静静,再对凌无邪说:“没其他事了,你们也散吧。”

    楚绍龙和花静静又冲易浊风点头,随后快步而走。只有凌无邪,临走前他又看了易浊风好一会,越来越不解。

    待其他三人也离开后,易浊风又一个人,默默往琼华居的方向走。

    一路上,他左手手心的伤口,在静静的慢慢的自动愈合。而且他的心情,既平静又复杂。

    某一瞬间,他还有点后悔,后悔昨天傍晚赶走了史如歌,所以心里惦念着:不知道那小丫头现在在哪儿,会不会被人欺负。

    然而,对于赶走史如歌的后悔,真的仅仅只是在他心上停留了一瞬间。那一瞬间过后,他的心上、耳边、脑子里,全部都响起了易玄衣的声音。

    那是他很小的时候,易玄衣对他说的:浊风,你发誓,这辈子你都会效忠于你的姑父溥侵,绝无二心!否则将来你爱的女人,她不得好死!

    当易玄衣的声音响起无数遍后,随之,他不再后悔。并且他紧紧攥拳,在心中告诉自己:她的死活与你无关,你不要再管她的事了。八年前她救过你一命,可是这两天,你也救了她帮了她,该还的都已经还清了。

    下午未时,天一教东面集镇上,正在客栈房间内休憩的史乘桴,又收到了一封密信。

    信上说:乘桴兄,今晚子时溥侵出关,如歌侄女仍旧不知下落。不过易浊风,他好像知道如歌侄女的下落。

    看完这封信后,史乘桴整个人都不好了,嘴边虚声念叨着,“易浊风……难道如歌已经被他杀了……”

    每隔几天,他都会收到这位密友的信,却不曾回信。今天这一回,他断然回信,说:今晚亥时,在罹绝峰东面等我。

    他太担心史如歌了,所以他决定不等了,尽快去天一教,直接找溥侵要人……

    下午未时,天一教内的微翠居,庄罹刻意过来这里,见龚子期兄弟和许芝兰。

    原本龚子期兄弟和许芝兰都非常忿气,因为来这天一教,他们受到了极大的冷落,被无视得足够彻底。而且昨天下午,溥侵明明已经回来了,却丝毫没有见他们的意思。

    此时看见庄罹过来了,他们的心态才稍稍放平,暂且没有去计较那些了。

    “庄叔叔,你们教主他知道我们在此么?”龚子期还礼貌询问庄罹,总觉得溥侵不应该如此对待他们。

    说到天一教的人,跟他们龚家关系最好的,也就数庄罹了。何况曾经,他爹龚战还投其所好,忍痛将上古神器九天神弓,献给了庄罹。

    庄罹无声一叹,对他们的态度也确实较为谦和和客气,告诉龚子期说:“应该还不知道。龚少爷,不好意思,我本以为易浊风说了,今天才发现昨天他并没有对教主提起你们。”

    蓦然,龚子期眸光变厉,内心更加记恨易浊风,嘴边轻声嘀咕,“果然又是他作梗……”

    庄罹早就看出来了,初见易浊风,龚家兄弟和许芝兰便觉得其非常不顺眼。此时又听见龚子期的嘀咕,他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推断。

    他阴冷一笑,而后忽然又询问龚子期,“对了龚少爷,你们龚家跟史家,从前关系不错。那么你知不知道,史乘桴跟易浊风,他们是不是认识啊?”

    龚子期的心中还在咬牙,只想杀了易浊风。听见庄罹这样的问题,他又立马回过神来,甚觉意外反问庄罹,“哦?庄叔叔,为何突然如此一问?”

    庄罹又简单讲述说:“最近我们发现,我们天一教里有奸细。因为前几天,我们从川州城掳来了史乘桴的女儿史如歌,结果有人助她从石牢里逃脱了,至今下落不明。而易浊风,他三番两次,阻止我找史如歌。”

    之前龚家兄弟和许芝兰都想不通,为什么昨天许芝兰会在琼华居里碰见史如歌。现在听完庄罹的讲述,他们三人才大彻大悟,目光中纷纷释放着震惊的光芒。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